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回 金榜题名时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62 2019.07.12 23:19

  如果能回到那天,我一定亲手杀了他!

  锦王爷在开封城外的马上,被一阵西风拉回了思绪。

  脸上是难掩的懊悔和决绝。

  杀谁?

  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伸手一扯缰绳,

  疾驰而去。

  ————————

  “林贤,这便走么?”

  阎啸站在判官店的门口,身后立着阿福。

  “嗯,不留了,多留一分,我父亲那边便多一分危险。”

  这一趟下来,林贤的脸上多了不少的成熟,两天来没时间打理自己,下巴也多出了淡淡的青茬。

  身后的豪华车驾现在装着姚龙的棺材,自己骑着了前面新买的马上。

  “下次见面,定请你饮上几杯。”

  阎啸抬手扔了过去一个酒葫芦。

  “罢了,欠你的人情够多了。再见面,我请你便好。”

  林贤这两日紧锁的眉头,此刻也稍微松动了些。

  “好,到了扬州,有需要给我来信。”

  林贤轻轻点了点头。

  “走了,他日再会!”

  “再会!”

  二人的关系,更像是高处不胜寒的惺惺相惜。

  做为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两个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啸儿。”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巷子里传来。

  阎啸扭过头看去,

  楚万里!

  “师傅,我还正待要去寻您,您怎么亲自来了。”

  阎啸躬身行礼,身后的阿福看见了也赶紧拜了下去。

  “来和你道个别。”

  “十年不见师傅,徒儿还想尽尽孝道!您说什么也要多留几日。”

  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地上一片斑驳,也同样洒在楚万里的脸上。

  他露出了一丝慈爱的笑,有关心,也有无奈。

  “听为师说。我老了,这次的福禄宴过后,我更清楚这一点,

  这个江湖不适合我了。

  这是你们的舞台,

  你已经比为师要强了,我要回去了,种种花,看看书。

  比在这汹涌的漩涡里,要快意的多。”

  说到最后,楚万里的眼神重新变的坚定!他相信他的徒弟一定比所有人都要强。

  微风吹过这安静的巷子,阎啸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干哑。

  “师傅...”

  “别留我了,我在关外桃源归隐,

  待得我百年以后,

  去给我上上香。

  也不枉我们师徒一场。”

  楚万里拍了拍阎啸的肩膀,转身走出了巷子。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楚万里一边说,一边走的远了。

  阎啸在门口,久跪不起。

  这一别,怕是再也难相见了。

  ———————

  悦来客栈二楼的一个房间里。

  传来了杯子跌碎的声音,

  秋风老道端坐在椅子上,看着面色惨白的寒虚子。

  “我初见时,也是如此表情。”

  那黄澄澄的布包裹里,是一张摊开了的图。

  星罗棋布,晦涩难懂。

  可这张图,每一个武当弟子都会认得!

  《九宫八卦万星图》!!

  道教的第一至宝!

  武当山仅存一部分托本,这一张可是原版!

  据说此图可推演江山气数,道术通天者甚至可以逆天改命!

  虽然后者仅仅是传说,但推演之说倒是千真万确。

  得此图,便可聚拢天下道门!届时龙虎山,茅山,全真教,都会俯首称臣!

  平日里云淡风轻的寒虚子,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我姜家自开朝便世代维护皇权,

  至今已有百年,此宝乃老祖宗所传,当年他正是混元派的弟子,机缘巧合得此至宝。

  如若武当肯站在我这一边助我一同抵挡叛军!

  我姜白玉,将万星图拱手相送!”

  话到此处,姜白玉的眼睛爆射出两道精芒!

  高手!绝对的高手!

  寒虚子心里有了数。

  “眼下武当的确需要万星图。

  姜提督,说说你的计划。”

  一旁的秋风老道满意地点了点头。武当可以不争不抢。但是道教一统的问题上,武当寸土必争!

  “好!我这便说说我的计划!”

  姜白玉收起了威势,又拿出了一张皇城的布防图!

  ————————

  哒,哒,哒。

  一匹快马疾驰在古道上,奔着开封的南门便闯了进来!

  这人一身黑衣,身后背着一条竹筒。神色疲惫而紧张。

  马匹在伞店的门口急停了下来,鼻孔喷着粗气,马蹄都有些颤抖。

  黑衣人翻身下马,快步闪进了伞店。

  “阿福管家!加急榜!”

  他大手一拍柜台,按下了三张榜单!

  “阿六,别急别急,喝杯茶!”

  那“阿六”头都没回,又窜了出去。

  “我还要去洛阳!下次再喝!”

  一停一走,只留下了这三张榜。

  阿福拿起来逐张看了看,脸上也少有的凝重。

  掀起了门帘,来到了院子后面的判官店。

  “阎老板!”

  阎啸正在翻着生死簿,看这段时日交的榜单,阿福就直接冲了进来。

  “嗯?怎么了?”

  “你看这三张榜...”

  阎啸伸过手拿到了眼前。

  前两张是血红色的地榜。

  “西域密宗杜喇嘛,出关打死昆仑派三名弟子,目前正在开封。

  赏银五万两!”

  “神机门大长老千手婆婆,万佛陵假扮武当寒虚子抢肉身舍利,目前无踪迹。

  赏银六万两!”

  阎啸眉头紧锁,翻到了最后一张。

  那是耀眼的金色,

  在朝堂,金榜题名是莫大的荣耀。

  在江湖,金榜题名是最恐怖的招魂幡!

  这金榜上面两个大字尤为显眼!

  “天榜!”

  判官店成立三年以来的第二张天榜!

  到底是何人有如此大的场面?

  阎啸看了下去,

  “宁江!

  当朝丞相!挟天子以令诸侯!独揽政权!近年来杀朝廷重臣数十位!敛财千万两白银!眼下欲起兵造反!大逆不道!

  赏金!

  十万两!黄金!”

  阎啸面沉如水,手里紧紧捏着这三张榜。

  他一眼就看明白了这天榜的意图!

  贾老板刚刚叮嘱自己,朝堂的权力更迭之事不可泄密。

  如今便吩咐长安加急发来这张天榜!

  如果张贴出去,那造反之事便天下皆知!

  这张榜的意思就是,要我杀了宁江!

  而且必须保密!

  如果事情败露,或许我没事,可阿福也必死!

  除了我,只有他看过!

  贾云腾啊贾云腾,你是一定要让我上这艘船啊!

  “阿福。”

  “阎老板你说,”

  “这两张地榜,今晚子时贴出去。天榜之事,你打死也不能说。

  明白吗?”

  阎啸的眼光从没有这么锐利的看过他!

  阿福点了点头,没有问为什么。

  “杜喇嘛会变成众矢之的,开封城,并没有多大。

  不过同他也没什么交情,死了,便死了罢。”

  阎啸又变成了那个冷漠的索命阎罗。

  他把榜交给了阿福,自己依旧握着那张天榜。

  阿福点了点头,便回到了伞店。

  “这阎老板,今日是怎么了,朝廷的一个大官而已,咋这么认真。”

  阿福在柜台里喝着小酒,手里也摆弄着两张地榜。

  “千手婆婆是谁?没听过。这杜喇嘛好像和阎老板齐名,这么猛的话,居然只是地榜?”

  丁零~

  门口的竹子门帘被打了开来。

  这几日雨水多,买伞的自然不会少。

  “掌柜的,伞怎么卖?”

  一道阴柔的声音传到了阿福的耳朵里。

  “嗯?”

  阿福懒洋洋地看了过去。

  刷!

  只看见一把峨眉刺以诡异的角度钻到了阿福的面前!

  “他妈的!又是这事!”

  经过了张叶和阴鬼童子之后,胖子的铁算盘永远摆在手边!

  峨眉刺的刃上闪着寒光,像一条毒蛇!

  当!

  阿福抄起了算盘一按一压一拉!

  卸了他的峨眉刺!

  刷!

  还有一只!

  阿福不敢怠慢,狠狠抡起了算盘抽了过去,打飞了这一只。

  来人面相俊美,身材纤瘦。

  南宫雪!

  不过阿福可不认识他,飞身跳出了柜台,一拳砸向了他的脑袋!

  南宫雪鬼魅一笑,双手接了这一拳借力飞出了伞店!

  “啊!~”

  门外传来了一声惨呼。

  阿福赶紧夺门而出!

  地上躺着一位苗条的女子,南宫雪已经不见了踪影!

  阿福左右看了看,炎热的下午巷子里空无一人,他背起了女子便来到了判官店内。

  “阎老板!阎老板!”

  “嗯?不是刚走么,怎么又回来了?”

  阎啸放下了天榜,抬起了头。

  “一个女子在我们店门口被人打伤了,那人还偷袭了我,被我给打跑了!”

  阎啸没有说话,走过去看了看那个女子。

  他的眼角跳了跳,身上又散出了黑气!

  阿福知道,阎老板是真的生气了!

  “先带她去判官店,你替他把个脉。”

  阎啸的声音压的极低!

  环顾了一下院子,纵身便来到了伞店!

  地上是两把突兀的峨眉刺!

  ————————

  福德酒楼。

  一个房间里坐着一个英伟的男子,

  满头狮发,鼻直口方!

  正是夜枭的盟主,陈玉堂!

  他这一个人喝着酒。

  刷!

  一个人影从窗外翻了进来!

  “嘿嘿,盟主,手脚还算利落吧?”

  南宫雪!袭击完了阿福,马上便折返了回来。

  “怎么样,演的真么?”

  陈玉堂递给了他一只酒杯。

  “让我杀人我就会,让我假输,我也不知道他信了没有,反正也没人认识我,他也不知道我几斤几两。

  不过那胖子,实力倒也不错!”

  南宫雪把手里的酒喝了进去。

  “彤儿呢?”

  “放心吧,交代好了。出来的时候我给了她一掌,真气灌体,看似严重,实则根本没事儿。

  如果那胖子真是鲁文洲的传人,治好她只是举手之劳。”

  南宫雪笑了笑。他对自己下手的分寸,十分自信。

  “很好,那我们就在开封,等彤儿的好消息!”

  陈玉堂展颜一笑,深邃的眼神逐渐变得狠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