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回 阎王要你三更死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2007 2019.05.22 13:01

  江湖上,兵器多种多样,不止像寻常百姓口述的十八般兵器。而常用的刀,枪,剑,无疑是世人最熟知的三种。

  枪!百兵之将也,刺一往无前的气势,踏马山河,驰骋疆场!

  剑!百兵之君也,挥一身正气的凛然!快意江湖,称霸武林!

  刀!百兵之胆也,砍一鼓作气的决绝!刚猛无匹,行侠仗义!

  阎啸手里,正紧攥着一把武林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刀,碧霄刀!

  这把刀当年由冶炼大师上官垣得西海碧霄神石所锻造,淬火出世那一刻,引得无数武林中人疯狂,上官垣也因为注入刀身大量精血,刀成那一刻,便吐血身亡。

  但是江湖上的人,怕的并不是碧霄刀,而是握着这把刀的人。

  一个从未败过的男人。

  “宁愿被凌迟,也不想触了阎罗王的怒。”

  阴鬼童子马上就会深刻地理解这句话。

  他现在正惊恐地看着阎啸,他当然知道阎啸是谁,但伴随了他三十年的一双匕首,也给了他莫大的勇气,正是因为这一双匕首和自己精深的武功,让所有人不敢嘲笑他这个侏儒,他的手沾的鲜血,一定比阎啸多!想到这里,阴鬼童子冷静了下来。

  传说的再厉害,他也只是个人,并不是真的阎罗王!

  阿福爬了起来,啐了两人一口之后退到了一边,他看到了阎啸身上升起的黑气,他可不想夹在中间给阎啸添麻烦,他得赶紧去解毒了,那匕首的毒,很烈!

  诺大院子里只剩下三个人。

  张叶斜靠着大树,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他脸上撒下一片斑驳,他的眼睛没有因为光线而眯起,手也紧紧扣着铁伞的机关,生怕因为疏忽的一秒钟而错过出手的时机!

  阴鬼童子还保持着弯腰抬头的姿势。汗水已经沁透了他的绿色布衫,架着匕首的胳膊有点开始颤抖,喉结沉重地动了一下,他感觉嘴里特别的干,周遭的事物都变得模糊,空气仿佛都能凝出水来,他知道,那是阎啸的气息牢牢地锁定了他。

  阎啸迈下了台阶,

  一步,

  两步,

  第三步轻巧地踢了下阶石,整个人在空中像大鹏一样飞向了阴鬼童子!手中的碧霄刀牵出一条碧绿的光!飞舞的黑衫有着腾腾的黑气在身后弥漫,黑白分明的瞳孔里不带一丝感情!脸部肌肉的调动让阎啸看起来像个毫无生机的死人一样,没有任何表情!

  就是这样一张脸,在阴鬼童子的眼中不断地放大,放大,再放大!

  阎啸好像从他身体钻过去了。

  阴鬼童子来不及回头,他看见了判官店的招牌,看见了蔚蓝的天空,看见了自己掉在地上的匕首,和自己那已经没有了头颅依旧站着的身躯。

  骨碌碌...

  “我判你死刑。”

  一招!江湖上以毒辣狠厉著称的阴鬼童子,身首异处!

  阎啸根本没有把一旁的张叶放在眼里,挑衅判官店的权威,打伤他的管家,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谁也救不了他!

  但张叶不这样想!阎啸收刀的这一刻是他出手最好的时机!

  “呔!”

  他大喝一声妄图扰乱阎啸的心智,紧跟着铁伞撑开!右手快速地旋转着伞把,一招风搅雪!卷向了刚收刀的阎啸!铁伞重逾百斤,搅动起来当真有狂风卷雪的气势!

  张叶自问要比阴鬼童子强上一些,虽然敌不过阎啸,但是争取一些时间全身而退,应该还是可以!他眼中光芒一闪而过!铁伞带着惊人的旋转从他手中飞了出去!眼看就要卷到了阎啸!这一根根闪亮的黑铁倒刺和锋利的伞骨,血肉之躯,是无论如何也接不下的!

  张叶右脚点地,一招烟云纵,腾身而起就跃向墙外!

  铁伞离阎啸的面门只剩下三尺,他右手摸向了刀柄,碧绿的光芒又是一闪而过!那看起来寒光凛凛的铁伞被劈了八刀!已经成了一堆废弃的铁条散落在阎啸的脚下,有些铁条还带着刚刚的旋转在微微颤抖。

  砰!

  阎啸双脚猛蹬了一下地面,震的满地的铁条都飞起了三寸!他的身体像射出的弩箭一样!加速度和瞬间速度都达到了极致!身体舒展到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后发先至!站在了墙上,一脚把迎面而来的张叶踢回了院子里面,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阎老板!阎老板饶命!阎老板饶命!”

  张叶用手在身后撑着自己不断地后退,眼里的惊恐在一点点地放大!他第一次感觉离死亡如此之近!

  “阎老板!是郎峰让我干的!是郎峰!他派了杀手来夺回他的地榜妄图销案!和我没关系!我什么都告诉你!”

  他的手已经被沙砾磨出了血,但还是在不断地往后划,他现在只想和阎啸保持着距离!他不想面对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

  “张叶?”

  阎啸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慢慢地走向他,轻描淡写地吐出了他的名字。

  “是我!阎老板!我愿意加入判官店!我愿意做您的一条狗!我,我我办事很利索!我也很听话!阎老板,求求您别杀我!”

  张叶鼻涕眼泪混了一脸,丑陋的嘴脸那还有刚才在伞店的威风!

  阎啸弯下了腰,左手按在了张叶的头上,右手摸向了腰间的碧霄刀。

  “你知道吗?如果你出手的人是我,我现在可能会饶你不死,但很可惜,你挑衅了判官店,还伤了我的朋友,那么你的下场只有一个。”

  右手一翻!一个扬手刀,划开了张叶的咽喉!

  “下面也有判官等着你。”

  “唔...我...”

  他的喉咙汩汩地流淌着血沫,放大的瞳孔和突起的眼球,让张叶本就已经脏兮兮的脸看着更加恐怖。他一个手捂住脖子,一个手四处乱抓!

  院子里这时刮起了风,片片叶子打在了刚刚地上的铁条上,也打在了躺在地上的张叶身上。伴随着落叶再被卷起,他双腿一蹬,永远也不会再动了。

  他在对阎啸出手的时候,

  忘记了一句话,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