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回 两副峨眉刺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2166 2019.07.25 21:19

  判官店的毒雾还没有完全散去,顺着伞店蔓延到了整条巷子。

  那是一股说不出的刺鼻味道。

  院子里那三棵杨柳和满地花草都枯萎发黑,池塘的水也散着逼人的恶臭。

  阿福手捂着鼻子走了进来,身后关鹏海也皱着眉头进了院子。

  “和当时齐瞑的毒雾如出一辙!

  不过比齐瞑的毒更加猛烈。

  果然又是苗疆狗贼!”

  阿福眼睛瞟到了地上的一大滩血迹,正是当时阎啸割臂放血留下的。

  如今已是凝结成了褐色,深深烙印在了地砖里。

  “这老家伙的武功这么强,你我二人去了也未必能赢。先回万寿楼吧。”

  关鹏海找了个毒雾稍微轻点的地方,对着阿福说道。

  阿福心里也明白,能和阎啸拼个你死我活的人,即便自己去了又能如何?

  苗疆之人手段诡异多变,更是难以对付。

  他缓缓地点了点头,拔腿便要走。

  “哎?”

  他突然看到了脚边的一道划痕!宛若一张白纸上的一点墨!

  那么突兀,那么显眼。

  这绝不是碧霄刀!它的刃锋比碧霄刀要短,而且浅,也不似宝剑那般细长。

  阿福只觉得眼熟无比,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在哪呢??

  阿福拼命回忆着见过的所有兵刃!

  “我知道了!”

  猛地一拍额头,阿福瞪圆了眼跑向了伞店!

  关鹏海一头雾水地跟了过去。

  阿福在柜台里东翻西找,摸索了半天终于拿出了一把奇怪的兵刃!

  一把峨眉刺!

  他抓起来对着柱子就狠狠来了一下!

  嚓!

  尺寸,深度,一模一样!

  阿福全想了起来,定是那日来找茬,还打伤了彤儿姑娘的小白脸!

  看院子里留下的痕迹,再对比贾云腾所说的话。

  可以知道阎老板与那苗疆人是先在院内,又挪到长街打斗,可这院子里怎么会有一道峨眉刺留下的缺口?

  那个小白脸是什么时候溜进来的!

  他那日伤了彤儿姑娘,真是巧合么?

  阿福的面色沉了下来,他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那日见他出手,还以为是刘桐手下的太监,可看眼前的情况,他应该和彤儿之间有什么猫腻!

  他两次出现都在彤儿近前,第一次还无端端对我出手,纵有天大的理由也说不过去!

  阿福咬了咬牙,

  “大海,你先回万寿楼。

  老板的伤刚刚我看了,需要养一些时日,今天是无论如何也醒不来的。

  你切记看住了彤儿别让他跑了,我去一趟开封府衙,问问情况!”

  关鹏海点了点头,他现在只想为阎啸做一些什么。三番两次为他所救,心里这股歉意越来越深。

  阿福一出门便向西掠去,直奔开封府衙!

  ——————————

  福德酒楼。

  二楼左边的厢房里。

  南宫雪正一脸怨毒地看着面前的桌椅板凳。

  他从判官店回来便一直在暴怒的边缘!

  天赐良机就这样浪费掉了!

  好一个贾云腾,好一个卞遥!

  今天杀了阎啸,对夜枭来讲,是天下最好的消息!可都被这该死的卞遥给坏了好事!

  咚咚咚,

  房门被人敲响!

  “滚。”

  南宫雪轻叱了一声,随手一只酒杯便抛了过去!直接打穿了木门!

  当!

  一只手稳稳地接住了杯子!

  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阿雪,怎得如此大的怒气?”

  陈玉堂把酒杯轻轻放在了桌子上,坐在了南宫雪的对面。

  “陈盟主,不知是你,多有得罪。”

  南宫雪看到来人是陈玉堂,脸色稍稍缓了一些。

  “今日绝好的机会便可以宰了阎啸,烧了他的判官店!

  可被那府丞卞遥,和贾云腾给坏了好事!”

  陈玉堂点了点头。

  “无妨,只要彤儿还在他身边,一切便都在我们掌控之内。”

  周紫彤是夜枭最大的筹码!也是陈玉堂最紧要的一枚棋子!

  本想借由她接近林贤,混进福禄宴去刺杀阎啸。

  可姚龙的命案让林贤几乎忘了彤儿这个人,只得重新做戏把彤儿直接安排在阎啸身边。

  “我近日去看过她,我在她眼里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她似乎想起来了什么。”

  南宫雪冷冷地说道。

  “段将军刚刚传消息来,说暂时不动判官店,另有别的任务传来。

  让彤儿按兵不动陪着他便好。”

  陈玉堂把手伸向了怀里,摸出一张纸摆在了桌上。

  “段将军的心腹大患,姜白玉的踪迹已经查到了,他人就在开封,现在我们的首要目标,就是暗杀姜白玉!”

  姜白玉肥胖的身子,跃然纸上,那一脸的憨笑勾勒的和本人一模一样!

  “姜白玉?莫不是那什么九门提督?”

  南宫雪拢了拢散乱的头发,看着陈玉堂问道。

  “此人谨小慎微,这趟离开京城必有大事!他家世代保皇,他若横死街头,对段将军他们的大业,是一股最大的助力!”

  陈玉堂面露慷慨之色,他对段云澄的崇拜,是无私,且盲目的。

  “好,我去通知地下联络线。掘地三尺也要把这胖子挖出来!”

  南宫雪话音一落,便掀开窗子跳了出去。

  迎风开合的窗子来回敲打着墙壁,

  桌边的陈玉堂,

  轻轻撕碎了那张画像。

  ——————————

  京城。

  一条歪歪扭扭的胡同里,藏着一个破烂的小房子。

  四周墙壁已经被熏的黑黄,

  大名鼎鼎的蓬莱何探花正躺在这里面的土炕上。

  一边的千手婆婆在灶前给他熬着药。

  “清陽,你太鲁莽了。”

  她端着快要漫溢出来的一碗药,走到了何清陽的身边。

  何清陽现在脸色苍白,右手缠满了厚厚的药布,挂在胸前。喘气又粗又沉,和段云澄力拼那一下,着实受了太重的伤!

  “是我失策了,本想借机除了宁江,给刘桐惹祸上身。

  可我低估了宁江的脑袋,也低估了段云澄的武功。”

  说罢他抬起了身子,把药喝了个干干净净。

  “在看到段云澄时,你便该夺路而走,而不是想着和他死拼。”

  千手婆婆看他喝完了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天邪气甲乃是昆仑山的至高绝学。

  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得来,不过就目前看来,他还够不上天下十大的行列。

  这次让你看到差距也好,免得日后眼高手低,吃了更大的亏!”

  何清陽无奈地点了点头。

  “婆婆,下一步怎么办,京城戒严,我又重伤,很难跑出去了。”

  千手婆婆一边收拾着药碗,一边答道,

  “等你能走动我带你去见个人,那人现在就在京城。”

  何清陽没有多问,缓缓闭上了眼睛。

  婆婆在江湖上人脉极广,能要她主动登门拜访的人,会是谁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