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回 接踵而来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42 2019.07.14 20:00

  昨夜里,

  整个江湖都乱了。

  判官店一天内连发两张地榜!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一是名声大噪的杜喇嘛,二是神秘莫测的千手婆婆!

  初九发榜!让人很难不和福禄宴联系起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江湖上所有人都在猜测,福禄宴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关这两人的信息和密报,价格都炒破了天,无数杀手和豪侠都想赚这笔钱!

  可仅仅过了一天,

  杜喇嘛的地榜就被阎啸给划了。

  销榜!

  ————————

  静谧的夜,

  少有的晴天。

  天上除了星星,便是月亮,一朵云彩都没有。

  院子里依稀还听得见巷子里孩童的嬉闹,阿福刚修剪过的草地里,也传来了蛐蛐儿的虫鸣。

  彤儿已经睡去了,她现在记不得许多事情,阎啸只想让她好好休息。

  阿福还在前面的伞店里收拾着,看着时间也差不多要关门了。

  “那小妮子倒是真俊,配阎老板倒也不差。”

  阿福拿着鸡毛掸子扫着柜台。

  “啧啧啧,胖子,咸吃萝卜淡操心,你不看看你?啥时候娶亲,也让我老胡沾沾喜气!”

  门一推,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下午擒了杜喇嘛的胡庆。

  他一脸笑眯眯地看着阿福。

  “哟呵!胡老板啊,什么风给你吹来了,茶楼赚了大钱,想批点伞?”

  阿福放下了鸡毛掸子,

  这胡庆他是熟悉的,吟风茶楼的掌柜,武功还算凑合,但是为人极其阴险毒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三年来,开封数他交的榜最多!

  “这不是来问阎老板要钱了么,他人呢?”

  胡庆直入主题,从门口提进来了一个大袋子。

  “后面儿,自己去吧。”

  阿福冲着帘子努了努嘴,

  这是老客户了,不需要过多言语。

  胡庆拱了拱手,便扛起袋子走进了院子。

  阎啸正坐在石凳上,看着月亮照的波光粼粼的小池塘,正看的出神。

  “咳,打扰了,阎老板。”

  胡庆站了一会儿,还是先张了嘴。

  阎啸一愣,向来最为敏锐和谨慎的他,居然没察觉身边站了个人。

  他现在脑袋里都是彤儿,思绪和警惕都乱了...

  “胡掌柜啊,这么晚来,有什么事?”

  阎啸不咸不淡地问道,

  “那杜喇嘛,抓着了。这不给您送过来。”

  胡庆颠了颠背上的袋子。

  “噢?”

  阎啸意外的不是胡庆能抓到他,而是没想到这么快。

  “跟我来吧。”

  起身便带着胡庆进了黑乎乎的判官店。

  一如既往地掌了灯,坐在了断案桌的前面。

  胡庆也不绕弯子,直接打开了袋子的封口,杜喇嘛被绑了个结结实实,嘴里还塞了块茶楼的抹布,像个粽子一样一动不能动。

  胡庆又从袋子里面把两面大锣也拿了出来。

  “阎老板,就这些东西了,咱这次的榜也没说要活的还是要死的。

  您要是想活的,咱这就给您,

  要死的,我便一刀扎了他。”

  说着胡庆从怀里摸出了一把牛耳尖刀。

  阎啸看着拼命瞪眼的杜喇嘛,确认了就是在万寿楼外看见的他。

  “人没错,杀就不用了。这单给你记下,三天后来拿银子。”

  阎啸翻开了生死簿,在胡庆的名字后面大笔一挥,添上了一个“地”字。

  “好嘞,那我这就回去了,一会儿宵禁了我这轻功也不方便。

  阎老板,有空去我那喝茶!”

  胡庆拱了拱手,便退了出去。

  “一定。”

  阎啸一边答应着,一边走下了桌前,来到了杜喇嘛的旁边。

  他端详着这个恶名昭著的杜喇嘛,倒真是一脸横肉,凶相毕露!

  他伸手扯掉了杜喇嘛嘴里的抹布。

  “咳,呸!”

  杜喇嘛狠狠地啐了一口,看来这抹布确实很恶心。

  “抓我来做什么?”

  杜喇嘛恶狠狠地看着阎啸,刚刚的话都被他收在了耳朵里。

  “昆仑山下你可杀过三名道童?”

  阎啸居高临下,冷冰冰的话语像一柄柄利剑刺向杜喇嘛。

  “刀剑无眼,切磋有点儿死伤能如何?你阎啸一生没杀错过人?”

  阎啸听完,眼皮明显地跳了跳。

  一把抽出腰间的碧霄刀!

  嚓地一声,割开了杜喇嘛身上的绳子!

  “来!我和你切磋!”

  杜喇嘛愕然地望着阎啸!

  是不是有些太托大了?

  从地上捡起了两面大锣,杜喇嘛眼神转而变得凶狠!

  蚀骨虫的毒已经褪去了!正面交锋,我可不怕你!

  杜喇嘛二话不说!左手铜锣直接甩了出去!带着嗡嗡的旋转飞向了阎啸的咽喉!

  阎啸的心情很差!

  他轻轻侧身便让过了这一招,回手刀尖抵住了铜锣的下面凹陷处!

  一点!一抛!

  将铜锣甩回给了杜喇嘛!

  杜喇嘛也不是易于之辈!轻巧地接了下来!贴近了阎啸的身边!两面大锣舞的虎虎生风!

  二人过了四五十合,阎啸眼神一亮!挥刀刺了过去!

  “就这样吗?”

  阎啸像一条毒蛇一样!

  在两面锣交叉进攻的缝隙中!把碧霄刀插了进来!一拨一打!

  杜喇嘛手里的两面锣脱手而出!

  他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大气都不喘的阎啸!

  怎么会差距这么大!

  我和他不是齐名吗?

  可他已来不及多想!

  阎啸扑了过来!杜喇嘛看见他的瞳孔缩成了针鼻大小!浑身的黑气缭绕!

  碧霄刀越来越盛的绿芒仿佛点亮了黑夜!

  我要死了!

  杜喇嘛只有这一个念头!

  他双臂交叉挡在了自己的眼前!

  “杀人者,人恒杀之。”

  这是杜喇嘛这辈子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阎啸没有劈他的咽喉,碧霄刀直接插进了杜喇嘛的心脏。

  刷!

  拔了出来!

  滴滴鲜血顺着刀尖滴在了草叶上,滑落浸入了地面。

  杜喇嘛摇摇晃晃地站着,嘴里满是血沫。

  “那你呢?”

  他用尽全身力气问了这么一句,便直挺挺地倒在了鹅卵石铺成的路上。

  阎啸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动!

  握着刀的手依旧沉稳!

  他觉察到一直有人盯着他!

  “出来。”

  阎啸扭过头,看向了黑乎乎的院墙。

  片刻后,

  两个人影毫不避讳地跳了下来。

  并肩而行,迈出了大树的树荫,露出了两个人的样子。

  为左一人,身着红袍,四十岁上下,手拿一根蛇头拐杖,脸上涂着花绿的油彩,小眼大嘴,塌鼻陷耳,端的是奇丑无比。

  为右一人,身着黄袍,约莫有五十岁了,这人倒是仪表堂堂,不仅五官生的威风凛凛,身板也挺拔无比,对比着左边佝偻的那位,也甚是好笑。

  这两人耳朵上都带着绿色小蛇的耳环。

  他们的身份不言而喻!

  苗疆而来!

  “不愧是判官店的老板,威风得很!”

  阴阳怪气地说完,左边红袍人桀桀地诡笑,

  “这里有我们苗疆特有香包的味道。”

  黄袍人从背后摸出了一把骨笛。

  这二人正是龙苓族长派出来的赤龙寨长老,齐瞑!和黄龙寨长老,周屠!

  这二人刚刚见识过阎啸的手段,还能这般有恃无恐,难道有着必胜的把握?

  —————————

  洛阳城!

  一间很普通的客栈里。

  两个人正对着一面镜子仔细地端详。

  “婆婆,您看我还有哪儿需要动动么?”

  说话这人长眉入鬓,阴柔无比,脸上还有着淡淡的红晕。

  与那刘桐一般无二!

  “清陽,扮这太监,最重要的是身段儿,你拿捏的好,便怎么扮都像!”

  镜子里的“刘桐”皱了皱眉。

  何清陽扮太监已是十分为难,如今还要学刘桐的那股子贱样儿,真是让他恶心死了。

  “婆婆,初八那天,肯定有人猜出了我的身份,起码阎啸和林贤已经知道了。

  我扮刘桐还有什么意义?”

  何清陽想最后再挣扎一下。

  “傻孩子,刘桐现在深陷锦王爷的圈套无法回宫。

  可我们与锦王爷是一头的啊!

  这个时候你回到皇宫里!

  不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

  说话的千手婆婆是个极其瘦弱的老太婆,没人猜得到风情万种的假殷灵是她所扮!

  “这朝堂之事,我也没接触过,万一露了马脚,就真的难以收场了。”

  “刘桐”有些担忧地说道。

  “记着,刘桐永远不会有你这种表情!一个朝中呼风唤雨的大太监!

  绝对不可以露怯!”

  千手婆婆生气地说道,

  何清陽赶紧收回了表情!

  易容,不仅仅是形似!更要神似!

  二人说话之时,都没注意到,房顶的瓦片有一处孔洞,一只提溜转的眼睛把一切都看的仔仔细细!

  嘿嘿嘿,没想到这宗地榜被我给追到了!

  不过这何清陽据说和阎老板相差无几,我可是打不过他,这个什么千手婆婆,等她落了单,便做了她!

  房顶的人,正是前些日子杀了魔公神婆的杀手。

  侯晨!

  他抬起头看了看月亮,差不多子时了。

  他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千手婆婆,可值六万两白银啊!

  等到了手,我得去怡红楼住上它一个月!

  侯晨矮小的身材紧紧地贴在房顶,再低下头想接着听听这两人说什么。

  !!

  嗯?!

  何清陽哪去了!

  诺大的房间只剩下了一个人!

  眼前的千手婆婆,正诡异地笑着!

  冲着的方向!

  正是瓦片上侯晨的眼睛!

  侯晨赶忙起身!

  看见了一双白色的靴子,靴子的主人正弯着腰笑眯眯地看着他。

  “喂,看够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