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回 真亦假来假亦真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96 2019.06.21 22:59

  百尺高楼千里路,

  清明上河一苇渡。

  万寿阁内神鬼驻,

  众生皆叹阎王怒。

  ———————

  “恭迎段将军驾临万寿阁!”

  “剑圣楚万里前辈来贺!”

  “嵩山少林方丈如云子大师来贺!”

  .........

  “锦王爷驾临万寿阁!万寿阁上下蓬荜生辉!”

  刘喜跪了下来,这是他必须要跪的皇亲国戚!可他这一跪跪得开心,跪的满足。这里所有的客人都代表了万寿阁的面子!

  “不必多礼。既然来得早,就先入席吧。”

  “锦王爷”还是那般儒雅随和,跟着小厮走了进去。

  刘喜满意地笑了笑,又转回了身。

  “刘,刘公公!小的刘喜有失远应!”

  刘喜诚惶诚恐地匍匐在地,如果说跪王爷是身份尊崇,那跪刘桐就是心生畏惧了。这个狠人的名声,可是传遍了大江南北。

  阴鹫惨白的脸庞,意味深长的贼笑,一身官服的刘桐点了点头,缓步走进了万寿阁。

  迎接完了刘桐,刘喜在大门前探出头去,左右看了一看,空荡荡的长街连个鬼影儿都没有。

  紧接着拎起了金丝元宝长袍的下摆,小碎步移上了二楼。

  咚咚咚,

  “贾老板,贾老板。”

  “进。”

  贾云腾正在品茶,赵管家立在他的身侧。

  “宾客差不多到齐了,只剩阎啸和小王爷了。”

  “还有半个时辰,这两人不会迟到的,带到来的贵客先入席吧。”

  放下茶杯摆了摆手,刘喜便躬身告退了,二人身份地位越差越大,刘喜在贾云腾面前已经不由自主地变成了一个家奴。

  咚,咚。

  贾云腾的手指叩了叩桌子。

  一道黑影窜上了窗棂!

  “阿七,宴席开始之后,若有人来访,可放进前两个。其余再来的不必留情。”

  贾云腾伸出了两根手指晃了晃。

  “属下遵命!”

  听着声音,正是当年吹笛子给阎啸传暗号的小七儿,贾云腾的贴身心腹。

  阿七拱手得令便走,不多做一丝停留。

  “贾老板,今夜危机四伏,宴席后没必要留在楼内犯险。”

  赵管家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主子。

  “福禄宴的名声不能败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落跑过?稍安勿躁,静观其变。我不会引火烧身。”

  贾云腾显然有很足的信心。何清陽,阎啸都在宴席内,外面还有个锦王爷,加上自己。怎么也不会吃亏。

  ———————

  当!

  万寿阁的大门被踹了开来!

  刘喜刚刚从楼梯下小跑着下来。

  “怎么了?谁?谁?”

  “怎么这么大个场面,都没人迎我么?”

  林贤!

  阎啸!

  两个人并肩站在门前!

  阎啸沉默地看着林贤发难,这几天林贤也是憋着一肚子火,他觉得来福禄宴完全是给贾云腾面子。贾云腾算什么?朝廷让你死你就得死,你的钱都是给朝廷赚的!

  我一个小王爷赏你脸,你还不亲自来接?

  “这位,这位想必就是江南的林贤小王爷吧!小王爷我这刚刚才上去给您安排房间,天字二号房!贾老板特意给您留的上房,这才耽搁了下来接您!”

  刘喜冲着阎啸偷偷地挤了挤眼睛。

  阎啸心领神会,二号房本来这些年都是他的,可是看林贤这个誓不甘休的样子,就做个顺水人情罢了。

  “林贤,刘老板也是一片好心,去看看房间吧。”

  林贤环顾了一周,这万寿阁布置的倒真像个宫殿,整体红金色为主,花瓶古董随手一件至少都是前朝的古物,楼梯的扶手上都嵌着小孩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天井小路铺满五彩的鹅卵石,大小,形状看起来完全一样。每个房间都是能工巧匠雕的屏风和房名,墙壁上的画任哪一副都是价值连城!

  奢侈!

  连小王爷都要感叹的奢侈!

  “罢了,一是看阎啸的面子,二来这布置也算用心。带路吧。”

  二人随着刘喜来到了二楼。

  天字二号,天字三号。

  “这是二位的钥匙,不过五楼的摘星苑马上开席,我们去赴了宴,再回来休息也好。”

  刘喜摸出两把银钥匙,递给了二人。

  “走吧,早去也不错。”

  阎啸率先跟着刘喜走上了楼梯,林贤摇了摇头,也跟着走了上去。

  摘星苑。

  今年刘喜用了贾云腾拨的巨款打造了半年的豪华包厢。

  整座五楼都是摘星苑的范围,四面琉璃打造的窗沿,阳光斜射在地面的大理石上,温暖灿烂。

  一进门便是三座小小的拱桥,石砌藻饰,横跨过一条蜿蜒绕着整个包厢的小溪。溪水里金色锦鲤在愉悦地扭动着身子,溪底都是水晶和鹅卵石,像一条五色的宝石彩带。

  四周牡丹,芍药,月季,蔷薇,杜鹃,绽放在一片片的低矮灌木里,包围着中间的大圆桌。

  大圆桌由厚实的红木制作而成,边缘镶嵌了一圈金箍,四周是黄花梨木的一圈椅子,椅子上都有一颗璀璨的珍珠,用朱砂在椅背刻着每个人的名字。

  至于其他摆设,玉石古董,翡翠屏风,金雕象牙,一样不少地摆在诺大的包厢内。

  阎啸和林贤环顾了一大圈,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落座,没想到两个人还挨着。

  “诶哟呵,这房子,真他娘的气派!”

  洪道就这样歪歪扭扭走了进来,看起来酒也是醒了不少,顺手抄起了架子上的一个金碗,揣到了怀里。

  “这个我拿走了啊?我丐帮拿个碗没问题吧?”

  “洪帮主您随意,随意。”

  门口的刘喜连连点头。

  洪道满意地笑了笑,寻找着自己的座位。

  “哟,在这儿!”

  一把扯过了椅子,正好在林贤的左边!

  “兄弟,尊姓大名?”

  林贤冷哼了一声,没有过多理会。他并不知道洪道是个什么人物,在他眼里,丐帮就是臭要饭的,哪有什么资格与他说话。

  洪道也不生气,脚尖勾着桌子,整个人斜着椅子靠向了后面。

  “阎啸!哈哈哈!多日不见,你可是有些消瘦了啊!”

  锦王爷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向了端坐着的阎啸。

  “多谢锦王爷挂念,近来公事繁忙,也没去拜访王爷。”

  阎啸起身抱了个拳,这两人老朋友了。没必要太过客气,这种时候,别太过明显的亲近比较好。

  一旁的林贤也起身施礼,朝堂中人,他还是需要意思一下。

  “林王爷的公子吧!果真一表人材!”

  锦王爷也冲林贤点了点头,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在阎啸的对面,相隔甚远。

  洪道眼皮都不抬一下,他这人从小到大也没遇见过什么当官的,反正他眼里,没人值得他行礼。

  不过锦王爷也没过多表示,江湖中人么,很正常。

  “阿弥陀佛。”

  如心大师披着袈裟走了进来,对着落座的各位施礼后坐在了锦王爷的左手处。

  “锦王爷,林家小王爷!段某来迟了,哈哈哈哈!”

  段云澄没有背着他的长枪,依旧一身银铠,寒暄了几句之后,坐在了锦王爷的右手边。

  紧接着,走进来了一位魁伟的老者,一把铁刀挎在腰间,眉眼之间都是坚毅和峥嵘。

  楚万里来了。

  这里只有锦王爷知道楚万里是阎啸的师傅!

  可是此锦王爷,非彼锦王爷了。

  他昂首而入,坐在了洪道的左边,和段云澄中间留下了一个位子。

  全程一言未发,也没有人与他寒暄。阎啸也没有过多表示。师傅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

  刘喜见人来的差不多,也走了进来,坐在了锦王爷的左手处。对着每一位都是点头哈腰。

  “各位,郎某来迟,还请见谅!”

  郎峰!

  进门后目不斜视,这金碧辉煌的包厢在他眼里仿佛空无一物,对着满桌大人物抱了抱拳,坐在了段云澄和楚万里的中间。

  他和阎啸的眼神在空中交接了片刻后,点了点头便分开。

  至此只剩下了三个位子,在如心大师和阎啸的中间!

  嗖!

  飘过了一阵风,寒虚子闪身出现在了楼梯口!

  寒虚子一身道袍虽然陈旧,却洗的干干净净,双眼清白透亮,鹤发童颜,翻了下拂尘,浅施一礼。坐在了如心大师的旁边。

  如心大师对着寒虚子频频微笑示意,可寒虚子却不为所动,闭上了双眼。弄的如心大师也尴尬得很。

  “咳,咳。”

  没等大家仔细看看这老道,门口就又来了一位大人物!

  刘桐!

  油头粉面,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缓缓地走了过来。

  “小王爷,段将军,气色不错,一向可好?”

  林贤微微颔首,段云澄也点头示意。

  “诶哟!锦王爷大驾!老奴听闻王爷前些日子遇刺!不知道王爷身体可好?”

  刘桐假装惊讶地跪在了地上!

  “托刘公公的福,已无大碍,只是还没抓住凶手,回到朝廷,少不得请刘公公帮忙彻查。”

  锦王爷面色红润,笑的十分真诚,倒也把刘桐看了一愣!

  短暂迟疑后刘桐便回过了神,落座在了阎啸的右侧。

  还对着阎啸笑了笑。

  楚万里轻蔑地瞟了一眼刘桐,锦王爷的眼里笑容过后也暗藏杀机!

  刘桐把一切都收在眼底,依旧沉着冷静的脸上,还在微笑。

  “哈哈哈,各位,今天有新朋友,也有老朋友!多日不见,想必叙旧的话有许多要说!待咱们宴席开始,再聊个痛快!”

  贾云腾到了!

  他哈哈大笑着,坐在了刘桐和寒虚子的中间,满面的春风得意!

  “奏乐!

  开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