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回 现实的江湖,势利的朝堂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28 2019.07.03 23:48

  “青莲灭世手!”

  这是神丐之前的老帮主金铎传给洪道的不世绝学!

  练到巅峰可无坚不摧!劈金裂石犹如砍瓜切菜!

  他现在的酒已醒了大半!

  虽然不记得自己和刘桐交过手,可刘桐间接害死他哥哥的事,他没有忘!

  现在他挥出的这一拳,集了灭世手所有的精髓!

  非童子金身绝对挡不住!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没想到瞬间扭转局面的人会是洪道。

  可他们也不知道刘桐的童子金身一天只能用一次。

  这个时候最难受的人,莫过于刘桐。

  如果让这些人知道我童子金身的秘密,我还能活?

  刘桐的额角罕见地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这一拳已经躲不掉了!

  刘桐索性闭上了眼,右拳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击了出去!

  没有任何花俏和技巧,但是力量,同样大的惊人!

  轰!

  刘桐猛地睁开了眼!

  他这一拳挥空了,

  洪道倒在一旁的街道上大口吐着鲜血,右臂扭曲成了奇怪的形状,分明就是骨折了。

  “小小乞丐,胆大包天!”

  黄伯风!

  刘桐对于他来讲也是不小的助力,这种时候必须保住他!

  “你是个什么东西?管老子的闲事?”

  洪道表情痛到扭曲,托着自己的右臂站了起来。

  刚刚的电光火石之间,黄伯风的龙爪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洪道的肘关节!

  站起来的洪道心有余悸地看着黄伯风的手,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作为亲历了这一击的人,他比贾云腾还有话语权。

  黄伯风的右手就真的像一条苍龙!拳未到,气先至!打乱了自己全身的气势和呼吸!

  他不敢再出手了,

  胆大并不是鲁莽,

  气盛不代表自负,

  他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黄伯风的对手,

  如果继续打下去,他就要步地下阿七的后尘了!

  楚万里还站在几个人的面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并没有被黄伯风这一手吓到。

  他年轻时也见过几位这种绝世高手!

  可他也明白,现在人到暮年的他,已经够不到那个境界了。

  不过黄伯风要是冲着他徒弟,他拼了老命也要拉上黄伯风!

  林贤头上的汗珠更密了!

  他小时候随他爹林洪庆见过黄伯风!他已百分百确定这黑衣人就是他!

  怎么办?

  这里没有人能打得过他!

  而且黄伯风绝对知道自己是谁,这个时候强出头,就是找死!

  林贤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踏入江湖这些时日,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第一次觉得离死亡这么近。

  近到他一出手,就必然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后面的如心大师饶有兴趣地看着黄伯风,同样处于这个行列高手的他,并没有认出来他是谁。

  黄伯风到现在也没有用过九转神龙诀,面对贾云腾一爪,面对洪道一拳,都是朴实无华!

  如心大师身旁的寒虚子的眼睛倒是亮了起来,左手攥紧了铁拂尘,看向了黄伯风的方向!

  嘴角微微地笑着。

  “嘿嘿嘿,这牛鼻子,发现我了。”

  黄伯风正后方的巷子里,南宫雪左手按住了彤儿的嘴,喃喃地道。

  说话间他后退了几步,隐没在了更深的黑暗里。

  开玩笑,这黑衣人猛的一塌糊涂,等等再说!

  柴房前的杜喇嘛眼里光芒更盛!他的喉结上下不断地动着,他真是压抑不住自己想动手的心!

  他这个武痴从不看差距,只想试试自己的实力!

  我能接下他几招?

  刘桐后撤了一步,站在了黄伯风的左侧偏后,劫后余生的他不能再犯险,等到明天童子金身恢复,他还是那个无敌的刘公公!

  “这位施主,今日贾老板大摆福禄宴,你楼外就杀他手下,着实有些欠妥。”

  说的人是如心大师。

  一旁的阎啸冷笑了一声,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如果杀人的是个普通高手,没人会跟他讲道理!

  可眼前是个比刘桐更猛的人,不讲道理又能如何?这里人多,但是各自为政,出头鸟就得做好躺下的准备!

  如心大师已经做到了他能做的。

  “我想上楼拜访,这人不由分说,便对我出手,莫不成我活该被他打死?

  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那边有位密宗的大师,你们问问他?”

  几人的眼光挪向了杜喇嘛!

  “小僧确实看见了,那个小护卫先动的手。”

  杜喇嘛诵了声佛号,站起了身。

  “如何?”

  黄伯风得意的很,

  谅你富可敌国家财万贯,你奈我何?

  沉默了片刻,

  “弱肉强食本就是武林的一部分,我没能力复仇,江山不改、绿水长流!”

  贾云腾说完便走到了刘桐的旁边,抱起了满脸鲜血的阿七,站起来的时候,给刘桐留下了一个终身难忘的表情,

  那是野兽一般的狰狞!

  贾云腾真不愧是人中龙凤,压下了所有的情绪和悲愤,退回去了福禄宴。

  “施主,贾老板不再追究,你也请回吧。”

  说这话的时候,如心一直盯着刘桐,

  可他和黑衣人明显是一个阵营,即便他抵得住刘桐,又如何?

  只得放他们走。

  楚万里和洪道没有再争强斗狠,都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

  “哈哈哈哈哈!”

  “看看你们,这就是江湖,这就是高手如云的福禄宴!

  这就是....”

  黄伯风的狂笑像被噎了一口风,

  戛然而止。

  大门里又走出了两个人,

  前面一个,

  衡山掌门郎峰。

  而后面缓缓走出来的男人,

  一身金色华服,左手拇指的翡翠扳指在黑夜里尤为闪亮!

  锦王爷,皇帝的亲大哥,

  黄伯风的大儿子,

  黄天霖!

  ————————

  京城,

  皇宫,

  养心殿。

  “咳,咳,咳...”

  金色帷帐的后面传来了连串的咳嗽声,

  “皇上,皇上您喝药吧!

  刘公公回来了责问下来,奴才担当不起啊!”

  一个小太监跪在帷帐的外面,手里端着一个鎏金紫碗,颤颤巍巍地说道。

  “滚出去!刘桐!刘桐他巴不得我死!你们这些奸臣贼党!都想我死!”

  略显稚嫩的声音传了出来,

  一只苍白的手掌一下子拉开了帷帐!

  露出了一张龙床,

  上面坐着一个萎靡的年轻人,大约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满头乱发四散披开,深陷的眼窝和脸颊,嘴唇发紫,眼眶发黑,额头一抹黑气久久不散。

  他就是当朝的皇帝!

  盛帝!

  黄远宗!

  十岁即位,执政近十一年!

  近来重病在床,七日不早朝!

  此刻的他像一头暴躁的野兽,他什么也看不下去,什么也吃不下去,他只想把这些人都杀了!

  还是大哥聪明啊!

  早早地退出了朝堂明哲保身!

  在江湖上混的也风生水起,享受的东西也比我要好得多!

  而我还自我感觉良好地站在这风口浪尖!

  身边都是觊觎我权力的贼党!

  稍有不慎,我就会陷入万劫不复!

  赶走了小太监,黄远宗重重地捶了一下床!

  我不想死啊!

  他双眼无神地看着空落落的养心殿...

  ———————

  小太监退到了门外,

  外面站着一个苍老的身影,看样貌这老人得有七十了,但是身型依旧挺拔!

  一品大员的深紫金边官服整整齐齐地穿着,一头的白发整理的干干净净,脸上已经有了许多老年斑,可那双清澈的眼睛却还和年轻人一样,充满了机智和灵动!下巴蓄着长长的胡须,一直垂到胸口。

  手里握着一把古朴的折扇,背在身后纹丝不动。

  “宁丞相,皇上,皇上他不喝...”

  “嗯,你退下吧。”

  宁江!

  从政四十六年的老臣子!

  在朝中有自己的一言堂!

  数十位大臣皆对他俯首帖耳!

  他有足够的野心和理由,去扳倒黄远宗!

  可是碍于刘公公的强大,和黄天霖的智慧,他久久没有动手。

  他挥了挥手,安排小太监离开了这里。

  自己敲了敲门,便径直地走进了养心殿。

  “皇上,

  老臣宁江,给您请安了!”

  双袖一打,宁江匍匐在地。

  “有劳宁丞相了,

  宁丞相日理万机....

  咳!咳!咳!

  还不忘惦记着朕!”

  黄远宗和宁江彼此的惺惺作态,他恨自己前几年被宁江一直操纵!

  自己的皇帝就只是个身份,黄伯风意外而死,没有给后代留下保皇派,有的只是暗中窥伺的各种奸臣!

  孤立无援的他只能对宁江言听计从!

  “皇上哪里的话...”

  “平身吧!”

  宁江扶着地面站了起来,苍老的样子已经有些行动不便。

  “皇上您要喝药,您身体只是小恙而已,喝了药,很快就会好的。

  各地的奏折还等着您批阅。”

  黄远宗暗暗发笑,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了。

  奏折!

  继位十年,他就没打开过一本奏折!

  朝中所有事他能做的就只有一件!

  那就是赞同宁江!

  随着年龄的长大,他对于权力有着自己的偏执!这本来就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要让这个老不死永远的消失!

  宁江又何尝不这样想?

  他也看得出黄远宗越来越不受控制,面对着自己的想法,黄远宗逐渐有了自己的意见。逐渐想摆脱自己!

  “就由宁丞相代劳吧,朕这些日子实在累了,也没胃口下咽这些东西,换成水果来吃吧。”

  皇宫的夜风,比外面,更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