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回 深藏不露贾老板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43 2019.07.02 23:46

  阎啸看着眼前的贾云腾。

  “所以,不光是为了神机门。你也担忧刘公公会站在宁丞相那一队,

  想杀了以除后患!”

  贾云腾露出了一丝赞许的笑容,几年来,阎啸对于官场权力之事,也颇有自己见解了。

  “可是我想错了,刘公公虽然为人邪恶,对权力也足够渴望。可我今天看到这个人,觉得他并不会屈居人下。

  起码,不是宁丞相可以操纵的了的。

  我怕今天这些事,会让刘桐也被逼成为一方争夺霸权的势力!”

  贾云腾是个生意人,习惯了去权衡利弊,他要做一件事,一定是极有把握。

  他的谨慎和周全,才成就了他富可敌国的家业。

  “今天宴席上盯着他的人太多了,我没想到刘桐实力,居然我师父也不是对手...”

  “阎啸,不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若是楚前辈年轻二十岁,刘桐必败。”

  阎啸苦涩地摇了摇头,以他的境界,实力差距一眼就看得出来,即便楚万里年轻二十,也不过是相当而已。

  “这江湖,怕是真的要乱了...”

  “明天开始,很多消息会不胫而走,尸丹,丢尸案,都会给整件事笼罩一层迷雾。

  如果我猜的不错,

  接下来要大难临头的,

  是少林。”

  贾云腾就像一只等待猎物上门的老狐狸,满眼的精光。

  阎啸想了一下,便明白了。

  少林最重要的不是他的高手,和江湖地位。

  而是那数以百万计的信徒。

  一个国家的基础是百姓,而在这个愚昧黑暗的年代,信仰无疑是一盏他们心中的灯,得了少林,也就得了大部分的民心。

  试想,夺位之时,皇城里少林高僧大手一挥,振臂高呼这是天意。

  那百姓会马上跪迎新天子!

  “如果皇帝命不久矣的消息再传出去...”

  那就真的变成乱世了,

  现在的皇帝,虽说不算昏君,可也无作为,朝廷都在这些大官手中掌控,他若病死,会有无数人揭竿而起。

  那等乱世,堪比东汉之末,和隋唐交接!

  没想到,

  今年的福禄宴,很可能开启了一个时代,也可能预示着终结了一个王朝。

  而此时此刻,楼内楼外,都是这场盛大节目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贾云腾和阎啸就这样默默地喝着酒。

  ——————

  楼外面,清风徐徐。

  这雨后的凉爽让杜喇嘛心情好得很,谁还愿意回那个又潮又闷的柴房?

  他盘着腿坐了下来,看着倒地的阿七,和邪笑着的刘桐。

  他按耐不住自己想去试试刘桐武功的心,可既然答应了如心大师,他就不能现在对无关之人动手!

  真难受啊...

  黄伯风此刻站在三楼的外面阳台,对着刘桐比了下杀的手势!

  刘桐会心一笑,一脚过去把半坐着的阿七踢躺下,直接踩在了他的心口!

  “愣头青,谁叫你踩了老虎尾巴呢?”

  右拳淡淡白气蒸腾,一拳就砸向了阿七的脑袋!

  阿七就看着这个拳头不断地在放大!

  自己的手使出了能用上的所有力气!

  嗖!

  又一个铜板!

  没有打向黄伯风,也没有打向刘桐!

  杜喇嘛抬起了脑袋,他的角度看的最为清楚。

  四楼天字三号房的窗户,打出了一个洞。

  这个洞,很圆。

  而阿七,已经永远无法再扔他的铜板了。

  这一拳,打的他七窍流血!

  他憋着全身的力气给自己的老板传了最后的信息!

  楼外有危险!

  他睁着的双眼还隐隐带着笑意,

  阿七了解贾云腾,

  他相信贾云腾一定会给他复仇。

  嗒,嗒...

  两个人影从四楼落了下来。

  贾云腾的轻功,居然可以比肩阎啸!

  他扫了一眼刘桐的脚下,又看了看三楼的黑衣人,手上的骨节都被自己攥得发白!

  “你们杀了他?”

  贾云腾依旧保持着儒雅,他正微笑着,看着刘桐。

  这个微笑已经足够生硬,甚至看着有些诡异。

  “原来贾老板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就这手轻功,足够我学几年了。”

  刘桐一脸不在乎的模样,当真可恶至极。

  阿七在他眼里不过是个下人,就像他在深宫杀小太监一样,猪狗一般的东西,也值得记住?

  “我问你,是不是你们杀了他?”

  贾云腾的脸,逐渐变了颜色,他的怒气就像烧红了的水壶,积蓄在一点随时能爆发出来!

  嗒,

  黄伯风落了下来,飘逸的身型平稳地落了下来。

  “我杀的,你能奈我何?”

  他的声音带着戏谑和嘲弄。

  本就是为了阎啸而来,多杀一个又能怎样?黄伯风根本不把这两个人放在眼里!

  “那就好。”

  贾云腾长舒了一口气。

  “总得有人给他陪葬!”

  刷!

  一道白光如同霹雳一般甩向了黄伯风!

  啪!

  黄伯风伸手去抓!

  后背却被打了个结结实实!

  那是一节长鞭!

  通体银亮,关节处都嵌了金刚石,虎皮的护手和虎骨的鞭把,这一下直接把黄伯风抽了一愣!

  “天池圣教?”

  他愕然道!

  黄伯风和刘桐这个等级的人,江湖不会超过十个。

  大多都在隐居。

  这天池圣教的教主,白刑,便是其中一位。

  他的离怨神鞭,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杀器!

  只是见过的人甚少,所以不及碧霄刀出名。

  他只是没想到,

  从商这么多年这么成功的贾云腾,居然是天池圣教的人?

  “不管我来自哪里,也要送你下地府!”

  贾云腾就像一头狂兽!身上的气息无比强大!阿七跟了十五年,是他一手带大!

  不管是谁杀的他!

  都得死!

  阎啸在一旁也看得出神!

  他知道贾云腾武功不错!可没想到他居然是长白山的高手!

  “九曲黄河绕江山!”

  贾云腾一步撤后!

  他的长鞭足有三丈!

  重重鞭影里夹杂着九式杀机!

  劈打卷挂缠!

  像一面天罗地网罩向了黄伯风!

  “哼!”

  黄伯风只是被他的身份惊了一下,如今看他的武功和内力,虽说足够强大,可也达不到自己的水准!

  他无招无式,两手并成爪,探入这万千鞭影里,摘下了所有实招!

  “你师傅来,还差不多,就凭你?”

  贾云腾呆住了!

  他怎么这么强!

  自己这一招绝对可以问鼎天下武功的前列!比起打狗棍都不遑多让,怎么会被他空手给破了?

  “小子,练武的人就像一个瓶子。

  你是一个油瓶,装了再满,也碰不过一个空的水缸。

  实力才是硬道理,招式不过是加持。”

  黄伯风难得来了兴致,他不会杀了贾云腾,杀了他白刑那老东西找上门了也怪麻烦。

  “你让开,我要的是他!”

  单手一指,指向了阎啸。

  还没等贾云腾回过神来,一个身影伴着洪钟一般的的声音从天而降!

  “哈哈哈哈,这么巧?老夫也要他!”

  咚!

  楚万里!

  刚刚长鞭啪地一响,惊醒了许多人。

  寒虚子和如心大师也落了下来,林贤也先一步跃到了阎啸的身边,给了他一个镇定的眼神。

  这林贤,是在安慰我吗?

  阎啸哭笑不得。

  林贤鄙夷地看了看刘桐,又看向了黄伯风,他的身份他已经猜的七七八八。

  他心里很清楚,

  这个人惹不起!

  “嘿嘿嘿”

  巷子里的南宫雪,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他盯着林贤的眼神就仿佛看自己的爱人一样,他的眼睛像针一样锁定着林贤。

  今晚恐怕难以掳走他了,

  看看再说!

  另一边柴房前杜喇嘛看到如心,马上站了起来!

  如心却给了他一个别动的手势。

  今晚福禄宴殷灵真假难辨,万佛陵一案众说纷纭,没法确定是不是殷灵,就算是,也不知道是哪一个殷灵。

  本来想从阎啸下手,可如今确定不了的情况,还是不惹他为妙。

  如心大师可不想在这个敏感时刻给少林竖敌,他也感觉到了最近一段时日会有大事发生!

  杜喇嘛见状扭了扭脖子,又坐了下来。

  “都说阎王好送,小鬼难缠,你这恶鬼戴了个面具,莫非是见不得人?”

  楚万里上前一步,挡在了阎啸和贾云腾的身前!

  “手下败将,还不乖乖回山里种地,跳出来丢人现眼吗?”

  虽然人数落后,可刘桐心知寒虚子和林贤不会轻易动手,如心虽然瞄着他,可有着黄伯风撑腰壮胆,倒也没什么好怕!

  咣当!

  大门被一脚踹了开来!

  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左一下右一下地曳了出来。

  “嗝~”

  杜喇嘛离得老远都闻见了酒气。

  洪道看来是酒醒了一轮,被吵吵的不耐烦走了出来。

  “各位,刚刚我是被谁给打了?”

  原来这丐帮帮主喝的断了片,宴席上的事全都忘了,揉着自己的胸口走到了近前。

  眼前的黄伯风和刘桐被他完全的无视。

  正当洪道想再问问时,

  林贤伸出了手,

  “他。”

  洪道转头看去,

  刘桐!

  “噢?”

  呼!

  又是那个葫芦!

  洪道猿臂一抛!

  铜葫芦带着破空之声砸向了刘桐!

  我行我素的洪道,可不会跟刘桐讲什么道理!

  刘桐白云诀即刻运气,双掌托出接下了这一招!

  不好!

  他的力气怎么变的这么大!

  刘桐只觉得手掌发麻!

  童子功都接不下这破葫芦!

  “老子送你上西天!”

  葫芦后面,便是洪道那斗大的拳头!

  “去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