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 武侠

    类型
  • 2019.05.16上架
  • 39.25

    连载(字)

567位书友共同开启《判官店》的武侠之旅

堂主开心小谢 舵主skillyz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回 油伞店的阎老板。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2083 2019.05.16 16:13

  开封府,长街后巷,冷雨夜。

  这条巷子有点儿窄,窄的只可以通过一辆卖烧饼的手推车,恰好的是,现在正有这么一辆车被人推了进来。

  老刘是卖烧饼为生的,家里三口都指着他赚点铜板来糊口。今天之前,老刘还是挺高兴的,最近这开封府来了很多大人物,也带来了不少的士兵护卫,这烧饼每天都能卖的精光。可是今天这雨下了一整天,淅淅沥沥一直到晚上,炉子里还有大半的烧饼躺在那里,是绝对卖不出去了,只能推着车回来。

  “这该死的雨。”

  老天爷都仿佛听到了老刘的抱怨,这雨越来越大,可是离家里还有二里路,老刘只得在旁边一个没打烊的油伞店的房檐下避避雨。拿下了头上的斗笠,对着房檐外用力的甩了甩上面的水珠。

  店里面是个满脸麻子的胖子,正端着碗用力地扒拉着碗里的熏鸡和米饭,算盘旁边还立着一个小小的酒杯,紧挨着放了一小坛女儿红。看来这个油伞店生意不错。

  老刘也饿了,从铁炉子里夹了一块烧饼出来,自己靠着外墙啃着,时不时瞟上两眼扒拉熏鸡满嘴流油的油伞店老板,仿佛把他那碗熏鸡也一起啃到了烧饼里面。

  “嗒,嗒,嗒。”

  一队士兵从巷子口经过,前面的将领骑着匹大宛驹,通体漆黑,青金色的盔甲看着整个人威风凛凛,手里拿着一杆银枪,在路过巷子口之后,又折返了回来,独自一人走了进来!

  老刘明显察觉到了不对!一个军队的将领,怎么会去而又返,走进这么一个破巷子里面。他戴上斗笠就要走,可他刚转过身去,就看见了两个老者堵住了他的去路。

  “啊!!”

  老刘惊叫了一声,手里的烧饼被顺手扔了好远。眼前这两个老人他居然一点也没听到脚步声就出现在他身后,这里可是下着雨啊,踩过地上的积水,怎么会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

  这两位老者看起来是一对夫妇,男的白面白须,手里拄着一个修罗头的拐杖,满头银发束到头顶打了个书生的发髻,佝偻着背,被旁边的老妇人搀扶着。老妇人挎着一个被黑布蒙着的篮子,脚下踩着一双有着红牡丹的绣花鞋格外显眼,手上的骨节奇大,一看就是个外家高手。可惜老刘并不懂这些,他惊叫了一声之后马上回头看向那个将领,生怕他责怪下来。

  那将领已经站在了油纸店的门口,手里擎着银枪,看都没看老刘一眼,老刘现在前面一对老者,后面巷子口是一列军队,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条巷子里的几个人,就这样站好了位子。

  雨越来越大,巷子外的军队里依旧整齐,,仿佛天塌了他们也不会移动分毫,眼前的老夫妇和将领都在屋檐下,沉默地看向油纸店的里面。

  那里面,不是只有一个胖伙计么,他们在看什么?

  老刘心里直打嘀咕,却也耐不住好奇心,伸过头去瞧里面的情况。

  店里的胖子已经吃完了饭,门外的一切他置若罔闻,收拾好了酒杯和饭碗,把那坛宝贝女儿红放在了架子的最上面,紧接着开始摆弄他的铁算盘。

  “铁面银枪,顾煜,三千两白银,活捉加五成。”

  “魔公神婆,五千两白银,死活不论。”

  那胖子停下了手里的算盘,粗哑的嗓子像破锣一样大声叫嚷着。

  “一朝富贵在眼前,各位看官,揭榜办事!”

  胖子一手甩出了两张纸,正是顾煜和魔公神婆的画像,两张轻若鸿毛的草纸,被他嵌进了墙内!这是何等的内力!

  “嗖!嗖!”

  这油伞店的房上扑下来了几道身影!两张榜马上就被人掠走,老刘擦了擦眼睛,他连影子都没有看到,随着掠走的人影,神婆甩出了两枚追魂钉!可惜都是铿锵两声无功而返。

  “我们走吧,该来的,躲不了。”

  魔公扯了扯神婆,两个人走进了巷子深处,隐没在了黑暗里。

  顾煜还站在门前,手里的银枪攥得越来越紧,望着店内目不转睛。

  那胖子走了过来,满脸的麻子看上去再没有吃饭时的一脸平庸,他刚刚甩通缉的那一手,这天下也没几个人做得到。

  “别死在我们店门口坏了生意,要死滚去别处,半柱香,你要是不走,休怪我不客气!”

  胖子咣地一声关上了门!

  老刘吓得一抖,车都不要了,飞快地跑出了巷子!

  当当当!

  顾煜叩响了油伞店的门。

  “我说你听不懂人话么?”

  胖子极不耐烦,眼看就要出手了!

  “我找阎老板!”

  顾煜拱起手来,说了他今天来的第一句话。

  “门外已无外人,我的军队都在巷口,我想找阎老板请教几句话!”

  “你想见谁就见谁?”

  胖子攥紧了拳头,一步把门框踩得粉碎,额头正紧贴着顾煜的金盔,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从店里滑了出来,像一条毒蛇一样从两人的缝隙中站了出来,一手隔开了胖子,也走到了屋檐下。

  他一袭黑色华服,上面点点雪花点缀,腰间一条纯白缎带,脚下蹬两只踏云长靴,披散的长发挂在耳后,明眸皓齿,眼睛灿若星辰,怎么看都是一个贵公子,可唯一不太协调的是,这贵公子的腰间,挂了一把杀人的宝刀。

  “阎老板!当时的事不能怪我!我被人下了蛊,侮辱妇女那种事!我顾煜是死也不会干出来的!求阎老板明察!”

  顾煜咚地一声跪在了贵公子的面前,两行热泪刷地流了下来!

  “阎老板,我一双子女才刚刚满月!我不能死啊!”

  顾煜地头重重的磕在地上,一个接一个,整个巷子都是咚咚咚的声音,巷口的士兵们,依旧挺拔,依旧整齐。

  “无涯令,是判官店根据各个分部收回来的信息发布的,不是由我定罪,但我可以破例帮你重审一次,但如果你依旧有罪,可别怪我无情。”

  “谢谢!谢谢阎老板!”

  顾煜低下的眼睛闪过了一丝狠厉!他从来都是右手拿枪,战场上杀敌无数都是凭这一手霸道的枪法,可没人知道,他是个左撇子!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淬着毒的匕首!抬起了头!怨毒的眼神仿佛可以渗出血来!

  小巷里拉出了一条血线,迎空飞起来的,是顾煜的人头。

  巷外的士兵永远等不到他们将军的信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