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回 聪明的卞遥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30 2019.07.23 23:34

  阎啸抑着翻腾的气血。

  发甜的喉咙强行把血咽了下去!

  不愧是苗疆的大长老,这最后一掌内劲着实雄厚!阎啸也仅仅险胜而已。

  自己也受了不小的内伤!

  慢慢走进了伞店,把门闩紧紧地插上。

  咚,

  阎啸瘫坐在了椅子上。

  许灿阳当真是他遇到最棘手的对手!

  他低头看了看关鹏海和阿福,两人依旧昏迷不醒。

  阎啸拖着疲惫的身子站了起来,掐开二人的牙关,把药顺了下去。

  不等二人转醒,他便穿过庭院来到了彤儿的面前。

  台阶上的彤儿双眼紧闭,眉头深锁。

  阎啸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

  轻轻抱起了彤儿,把她放在了客房的床上,也同样给她吃了一粒解药。

  阎啸这才放下心来,一个人转回到庭院。

  自从福禄宴之后,他一直很难入睡,经常坐在院子里,望着满天星月,靠着椅背一直到天亮。

  沉沉地睡上两个时辰,就算是最多了。

  他给自己的手臂浇了一捧烈酒,自己又仰头痛饮一大口!

  这股火辣钻心的疼让他更加清醒!

  内伤等阿福明日醒来再说吧,

  他又自斟自饮了许久,终于被倦意催沉了眼皮。

  阎啸靠向了摇椅椅背,双手抱着碧霄刀缓缓闭上了双眼。

  “阎老板,这厢可好?”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从墙上传了下来。

  阎啸双眼瞬间睁开,抽出碧霄刀挺身而立!

  没有人能看出来他的疲惫和刚刚所受的内伤!

  “阴阳怪气,下来!”

  刀尖轻挑起三枚鹅卵石,射向了声音传来的树梢!

  宛如泥牛入海,一点声音都没有。

  嗒,

  一个人影落在了庭院里。

  手上把玩着三枚石子,似笑非笑地看着阎啸。

  阿福如果在,一定会认出他!

  他便是当日袭击彤儿的南宫雪!

  “刚刚长街一战,在下当真折服于阎老板的武功,那等高手都被你摧枯拉朽般征服,真乃江湖第一人也。”

  南宫雪的丹凤眼似是毒蛇一般!

  上下打量着阎啸,妄图看出一些破绽。

  他没有暗中偷袭,他相信判官店这样的杀手组织头目,绝不会让自己得手。

  即便夜枭也是一等一的组织,

  可刘峰暴毙在判官店的前车之鉴,让南宫雪心有余悸。

  “废话说完了?”

  阎啸强压一步!身上气势依旧逼人!

  这一步迈出南宫雪有些吃不准了,

  按理说刚刚大战完许灿阳那样的绝顶高手,多少都是会受伤。

  可看他的样子....

  不对!

  他瞟到了阎啸的左臂在气血翻涌下,伤口开始缓缓渗血!

  原来是虚张声势!

  南宫雪鬼魅一笑,从后面抽出了两把银光闪闪的峨眉刺。

  “原来是你。”

  阎啸一眼便认了出来!和那日阿福捡到的一模一样!

  “被你认出又能...”

  当!

  阎啸不等南宫雪说完,一刀就劈了下来!

  “妈的疯狗!今天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南宫雪作为夜枭的第一杀手,又岂是易于之辈?

  银闪闪的峨眉刺和他的性格如出一辙!

  鬼魅狡黠!阴险毒辣!

  总会在最刁钻最奇怪的角度刺向对手!南宫雪柔软的像一条银环蛇!在阎啸的刀影里来去自如!

  阎啸一往无前的气势逐渐减弱,旧力将泄,新力未生!

  刚刚一战损耗了太多精力,此刻已是强弩之末!

  可他又能如何?身后是彤儿,身前是阿福和关鹏海。他不顶住,谁来顶?

  嚓!

  抓住这个空档!南宫雪把阎啸的左臂再度划开!正是刚刚伤口的同样位置!

  一股鲜血洒到了南宫雪惨白的脸上,他的瞳孔细长,就真的像一条蛇一样!

  沾了血之后的面孔更加残忍!

  阎啸闷哼一声!一刀逼退了南宫雪!

  后撤两步拉开了距离,擎着刀大口地喘着粗气!

  “碧霄六斩灭轮回!”

  阎啸把心一横!拼的自己折损功力!也要保护判官店的三人!

  “哈哈哈哈,阎啸,今日你便要死在我的手里了!”

  一阵狂笑,南宫雪知道他这是拼死的一击!

  南宫雪可不是什么自诩为大侠的人,他绝不会去接这一招,他要将阎啸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

  要让判官店从此在江湖消失!

  不仅帮了段将军,也帮了夜枭!

  咚咚咚!

  咚咚咚!

  “阎老板!阎老板!”

  阎啸即将腾空而起的身子压了下来!他认得这人的声音!

  南宫雪也是一愣!这都宵禁多久了,怎么还有人敢来敲门??

  “杜府尹和我特来看看!刚刚听士兵说,你在长街与人交手!

  阎老板!贾老板也特地过来了!

  您在的话就开下门!”

  妈的!

  南宫雪的眼神变得怨毒无比!狠狠地盯着阎啸!

  贾云腾就在门外!阎啸只需要守住彤儿就好!南宫雪面对困兽犹斗的阎啸,没有一击必杀的信心!

  他只有退!

  贾云腾的武功已经不再是秘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天池圣教白刑的徒弟!

  他和阎啸联手,自己根本走不了!

  南宫雪望着阎啸,最终还是无奈地拔腿飞上了房檐,遁去了踪影。

  阎啸回过判官店,抱起了彤儿。

  他不想再犯姚龙的错误,

  抱着她回到伞店,将彤儿放在了柜台的椅子上,

  这才开了门。

  门外足足几十根火把,将巷子照的比白昼还亮!

  为首一人正是府丞卞遥!

  定睛看去,哪里有杜明禾和贾云腾!有的只是十几名散兵,和几个敲梆子的更夫!

  “您、没事吧?”

  卞遥看到阎啸脸色发白,赶忙上前搀扶。

  若论察言观色,为人处事。

  还无人能出这卞府丞左右。

  无奈出身贫寒,只能做个府丞。不然以他的诡辩狡诈,在朝堂也可呼风唤雨了。

  适才便是他借杜明禾官威,和贾云腾的权势,来强压里面的贼人!

  他听到有打斗声,便当机立断喊了出来。

  也正好救了阎啸。

  “多谢卞府丞搭救,速速带我几位朋友去万寿楼。我已无力再护他们。”

  阎啸苦笑着对卞遥说道。

  他刚刚受了内伤,又提着气劲强行和南宫雪交手,此刻已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好!好!”

  卞遥赶忙招呼士兵进到伞店抬人。

  卞遥是个聪明人,判官店当年天榜杀王爷的事举国震惊!贾老板和阎啸的关系他也有所耳闻。

  眼下阎啸遇难,正是最好的机会和他们要个人情!而且还是天大的人情!

  卞遥一边扶着抬不起眼的阎啸,一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贾云腾这颗大树,可比杜明禾强百倍!

  至于那段云澄不过尔尔,不足与谋!

  聪明人,总是喜欢和聪明人在一起的。

  ————————

  不明白为什么,聪明人总是很难入睡。

  贾云腾端着酒杯坐在天字一号房的桌前,看着面前画的花花绿绿的地图。

  郎峰被他派去了洛阳,带着他的衡山派一起。

  现在他唯一头疼的就是兵力!

  段云澄已和宁江联手,

  守卫京师的九门提督姜白玉是个软硬不吃的保皇派。

  各府府兵根本没上过战场,一点儿用场都派不上!

  黄伯风和刘桐强强联手在暗处虎视眈眈!

  唯一可以用的就只有林洪庆的江南铁骑!

  可那老家伙不是能轻易说动的!

  本来就称霸了江南,谁做皇帝都与他无关,他何苦来趟这趟浑水?

  只有从他儿子林贤那里下手!

  看来,还是得和阎啸好好谈谈....

  贾云腾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咚咚咚,

  房门被人敲响了。

  “贾老板,”

  是刘喜的声音,

  “卞府丞带着阎啸来了,他好像受了伤。”

  嗯?!

  贾云腾眼中精芒一闪,砰地一声推开了门,快步来到了楼下!

  天井里阿福和关鹏海躺在地上,阎啸面色惨白地抱着彤儿坐在椅子上。

  一旁的卞遥和赵管家正说着些什么。

  “阎啸!

  怎么搞的!”

  贾云腾挥挥手示意赶紧关上万寿楼的大门!

  阎啸苦涩一笑,已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贾大哥,麻烦了...”

  “别说了!”

  “刘喜,赶紧安排房间!把我府上王太医叫来!速速去办!”

  贾云腾接过彤儿,交给了身后两名侍女,

  阎啸这才放下了心,长舒一口气,闭上双眼晕了过去。

  “是!是!”

  刘喜点头哈腰,赶紧备马直奔贾府。

  余下侍者赶忙抬人进房间。

  “卞府丞?这是怎么回事?”

  贾云腾眉头一皱,并没有对卞遥太过客气。

  “贾老板,巡逻士兵说阎啸与人在长街大战,我便赶紧派人去了伞店。

  发现院子里还有贼人对阎老板下手,我这才救下了他,送到您这里。”

  有钱能使磨推鬼,

  卞遥对着贾云腾客客气气地说道。

  贾云腾点了点头,

  “既是如此,便多谢卞府丞出手相救了。

  眼看天要亮了,此事不易外传。

  明日贾某亲自去府上拜谢!”

  贾云腾深施一礼,倒是让卞遥受宠若惊了。

  “贾老板无需客气,我这便走了,有需要随时来府衙寻我!”

  卞遥微微一笑,离开了万寿楼。

  “贾老板,要跟着他么?”

  赵管家看了看大门的方向,对贾云腾说道。

  “无妨,好大喜功之人,以后用得着。谅他还不敢做什么事。”

  贾云腾摆了摆手,一甩衣袖走上了楼。

  在这个时候救下阎啸,

  这人情比什么都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