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回 不该来的来了。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44 2019.06.19 22:45

  开封城的北门,迎着朝阳走进来一个身影,这人迈着八字步,缓缓走到了长街上。

  一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蓝衫,头上束起的发髻插了根竹筷,腰间别一个系着红绸子的酒葫芦,这人大约三十岁左右,一副不拘小节的样子,走起路来歪歪扭扭,他很瘦,瘦的看起来弱不禁风,脸上的胡子剃的干干净净,他这打扮虽说不常见,但也不怪。要说最突出的,还是那只鹰勾鼻,简直快弯到了嘴里!他倒比关鹏海更像鹰爪门的掌门人!

  可鹰爪门是容不下他的,因为他叫洪道。

  道法自然的道。

  一个月前力排众议当上了丐帮帮主!拳脚功夫被誉为当世第一!这一个月内若是没有福禄宴,他洪道当掌门就是江湖最大的新闻!

  七月十八,丐帮也会在长安宴请各路豪杰参加掌门大典,只是那时候,可不会邀请什么朝廷的人。

  洪道这次来开封,没有带一个丐帮子弟,孤身赴宴,他丐帮是武林第一大帮,虽然功夫参差不齐,可是人口却是一等一的多!

  这也成为了各大势力的争夺对象。有丐帮相助,无论是朝廷,亦或是判官店,夜枭等地下组织,都是一大助力!

  “嘿,老哥,这开封可有什么特色的美酒?”

  一架板车的前面,洪道停了下来,询问着一个苦力模样的男人。

  “玉冰泉吧,这里大大小小的酒肆都有的卖,您第一次来开封吧?”

  这男人抹了抹头上的汗,撂下了板车。

  “还真是,老哥有何指教?”

  那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洪道。

  “你一看也不是什么江湖豪侠,这几天开封有大人物要大摆宴席,晚上可千万别出门,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洪道连连点头称是,这个男人煞有介事地认真让洪道差点笑了出来。

  转过身来,洪道就走向了一家小酒肆。

  “掌柜,来一碗玉冰泉,给我尝尝味儿!”

  “好嘞!”

  哗啦啦,这醉人的仙酿倾倒在了洪道的面前。

  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嘶~~”

  “这酒还真是烧膛啊!再来二斤,另外把我这葫芦打的满满的!”

  “再来两盘拿手的小菜!”

  “打酒!”

  “再来再来!”

  “再来二斤!”

  “哎?这桌子怎么转了?...”

  这一大早,洪道就在一个小酒肆里,喝的酩酊大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开封城的另外一侧,慢步进来了一匹灰马。

  这人也卡着福禄宴的当天而来。

  翻身下马,牵着马缰拴到了城门口的驿站。

  这人看起来可比洪道大上一些,得有个四十多岁,腰间一把长剑,剑柄都被磨的锃亮!看来这人也是个使剑的高手!

  一身玄青色长袍,体格魁梧高大。

  棱角分明的脸上,天生着一副大侠的五官!浓眉大眼,四方大嘴,大又挺的鼻子看起来一身正气!

  从鬓角到下巴连成了一片的络腮胡,生的是威风凛凛。

  可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角也有着几道浅浅的皱纹。

  这十年来,他也沧桑了不少。

  衡山派掌门人,郎峰!

  对郎峰来讲,这些年的福禄宴他都没有和宾客有太多交集,也没有说过太多的话。一直给人一个憨厚又沉默寡言的形象。

  他上任以来衡山派稳步发展,虽说没有太亮眼,可也在武林站稳了脚跟。

  他也被冠上了豪侠的称号,游走江湖时也除了不少的恶人。

  可这一次他再来开封,心里不仅带着疑问,也有着自己的目的!

  他背上了红袖山庄的惨案!他需要洗清自己的冤屈!郎峰可以站着死!但不能被泼了脏水跪着活!

  殷灵的出逃,阿福上山带来的信,和半路遇见关鹏海的对话。都让郎峰心中起了天大的疑问!

  殷灵为何出逃!阎啸又是什么用意!他这次一定要问个清楚!

  想到这里不禁攥紧了拳头,

  郎峰抬起了头,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向着万寿阁走去。

  ———————

  城西的一个小小的院子里,四五个太监跪在了厢房,等待着他们的主子训话。

  刘公公说了,正房的阳气太足,他要住厢房。阴气重的地方比较适合他。

  自从锦王爷的宅子逃了出来,刘桐就一直窝在这里,盘算着自己的阴谋。

  “楚万里,黄天霖。这老匹夫和这皇族废物,觊觎我的人头很久了。今年这福禄宴,我怕是要成为靶子了。”

  刘桐还不知道这次何清陽的到来,也不知道贾云腾也在盯着他。若是知道,恐怕也坐不住了吧。

  “公公,您只需要注意楚万里便可,黄天霖做戏肯定要做全套,既然受了重伤,必然放出消息然后家中休养,这时候露面,千万百计设的局不就自己破了么?”

  说话的正是他的心腹,徐迎。

  “小迎子,你虽然聪明,但是权力的东西你还是知之甚少。”

  粉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刘桐很想提拔一下这个小太监。这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心腹,他也希望借这个机会多教给他一些。

  “黄天霖那天本来的想法是除了我,但是没料到我的童子功已经如此高明!就变了招,想我背上刺杀王爷的罪名。他现在一定会去福禄宴!若我出现,他必定想办法除我,我死了便遂他心意,我不死,便要背上罪名,我不赴宴,也要背上罪名。

  他去的原因就是搏一下能杀了我!以绝后患。

  所以,你公公我必须赴宴!而且要借刀杀人宰了黄天霖!

  这是唯一解决的办法!”

  锦王爷的局缜密的可怕,可刘桐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这几句话听的后面几个抬轿子的小太监惊的肝胆欲裂!

  男人么,没了那话儿,胆子总是有些小的。

  这几个小太监可不想被刘桐杀死,只得低着头瑟瑟发抖。

  “公公,那我们今天是早去,还是晚去?”

  “哈哈哈哈,小迎子,自然是早去,万寿阁的房间,可比这破院子舒服的多!”

  一股精芒从刘桐的眼里闪出,手里的铁核桃被他捏出了道道裂痕!

  想杀我?那就看看谁能活到最后!

  刘公公并没有看见,这所谓的心腹,徐迎。

  露出了毒蛇一样的目光。

  —————————

  殷灵!

  她现在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坐在一个床榻上。

  这里已经不是那口枯井的暗道,不过也是一个地下室。

  殷灵的神志已经彻底模糊,她的嘴里不停地做着咀嚼的动作,双手摩擦着自己的裤子,来来回回地重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面的墙壁,再也不复往日的机敏聪明。

  当!

  铁门被一脚踹开!

  那个黑衣人戴着夜叉面具走了进来,背了一个大大的麻袋。

  关上了门就把这麻袋甩在了地上。

  “唔....唔唔!...”

  麻袋里还有着呻吟和挣扎。

  咚!

  黑衣人重重地踢了一脚!这麻袋马上老实了。

  “你还好吗?我给你带的血呢?”

  黑衣人走到床榻旁边,拿起了一个还沾着血迹的小桶。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听话啊?嗯?都喝光了?”

  一只大手捏住了殷灵的脸颊,左右拧了十几下。殷灵的脸上瞬间淤青了起来。

  这黑衣人马上又换了副嘴脸。

  “你怎么这么美?明天之前,明天之前!我把所有问题都解决!我就带你走!带你回红袖山庄!好不好!”

  他捧着殷灵的脸,痴恋的表情看着无比的可怕,舔舐着她的嘴角。

  殷灵一直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呆滞的样子让这个男人越来越变态!

  他鞭挞!亲吻!殴打!抚摸!

  半柱香之后,才满意地放过浑身是伤的殷灵,走到了那麻袋的旁边。

  一只手抽出了束着麻袋口的绳子,把里面的人倒了出来,摘掉了他嘴里的棉布。

  这是个矮胖子,一绺鼠须随着他的喘息上下起伏,小小的眼睛惊恐万分,倒真像个被老猫逮住的耗子!

  “大人!爷爷!您,您这是把我带到哪儿来了?”

  这个胖子环顾了一周,眼睛在殷灵被扯开的衣领那儿停留了一会。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胖子被抽出去一丈多远!

  “好看么?”

  黑衣人的嗓音携带着杀意!

  “爷,爷爷!我不敢了!您说,您说我都照办!”

  这胖子紧闭着双眼、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脑门儿都开始渗血了。

  “行了!你好歹也是盐帮的帮主!怎么这么无能!”

  黑衣人不耐烦地把他轻轻踢到了一边,嫌恶地说到。

  “爷爷,识时务者为俊杰,盐帮本就不是武力见长,落到您手里,我只想活命。我是个很现实的人,我还有荣华富贵等着我享受,我替您办事,您饶我一命,这很合理。”

  没想到,这胖子就是十年前孟大山死后上任的副帮主。

  焦海。

  这是个典型的墙头草,他上任盐帮后,盐帮赚了很多钱,可是名声却每况日下,再也不复当年孟帮主的雄威!

  “焦海,这次的福禄宴,我会安排你进去,你知道该怎么说么?”

  黑衣人冷冷地看着他。面具上露出的一双眼睛像猎鹰一样锐利!

  “小的知道!当年孟帮主的尸首!是被阎啸偷的!我今天要来为盐帮讨回公道!”

  焦海义正言辞的样子,看着很真实。

  虽然他很丑。

  但是黑衣人还是满意地笑了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