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回 贾老板再设局中局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87 2019.06.28 22:07

  瓢泼大雨打湿了楼外的灯笼,

  阿七从二楼的窗户退回了身子。

  放进去了两个,应该不会有第三个人来了。

  他心思着现在就去向赵管家先复命。

  当当当!

  楼下的大门被敲响了!

  三个人影站在门口,两个健硕的男子正为中间的人撑着一把大伞。

  阿七一个翻身便落在了三人身后。

  “速速退去!今夜贾老板福禄宴,谁也不许进!再进一步,休怪我不客气!”

  阿七抽出了腰间的银蛇软剑,点点雨滴打在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寒光!

  雨伞下的人抬起了头。

  锦王爷!

  身边跟着邱大和邱二!

  “阿七,去给贾老板通报一声,本王来迟了。”

  淡淡的语气却透露着不容置疑。

  阿七当然知道他是谁,

  “原来是王爷大驾,麻烦王爷稍候,檐下暂避。”

  既然是锦王爷来了,请示一下贾老板应该不会责怪吧。

  阿七手脚并用,从外墙翻上了五楼!

  ———————

  “诸位。今日是贾某招待不周了,出了这么两个插曲。”

  贾云腾面对着众人深鞠了一躬。

  “贾老板不必如此,今日但凡赴宴的人,都会有这个准备。”

  寒虚子回了个礼。

  “除了楼下那位酣睡的,应该没有人是真正想来吃宴席的。”

  林贤靠着墙,手里把玩着他的锻魂剑。

  “今日天色渐晚,还请留宿一夜,明日贾某再摆一席以表歉意。”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摘星苑里的人看起来都没有杀人的凶相。

  刘喜生怕他的万寿阁再出什么命案!

  阎啸自己走到了楼梯口,回头看了看贾云腾,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便下去到自己的房间。

  林贤也没什么好留的,这里的人他也不认识,也随着阎啸走了下去。

  “那老衲便留宿一夜,如此大雨,也无法赶路。”

  “刘掌柜!给大师和道长选两间天字房!”

  “是,是!两位随我来!”

  寒虚子看了看郎峰,看了看贾云腾,一甩拂尘跟着刘喜下了楼。

  待得这几位都走了下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郎峰和贾云腾。

  “郎大侠一言不发,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郎峰拉过来一把椅子,自己坐了下来。

  “贾老板当真不知道锦王爷是何人所扮?”

  郎峰的脸就像千年不化的冰山,十年来他一直以侠肝义胆的形象示人。

  贾云腾没有说话,他捏不准郎峰到底知道些什么。

  “千手婆婆是楚前辈那个时代的高手,一生中从未以真面目示人,不仅易容术天下无双,一套神鹤登云手,也是江湖上的独门绝招。”

  贾云腾依旧没有说话,而是把手慢慢移向了腰间。

  郎峰当然也注意到了,可还是继续说下去,

  “她晚年隐居蓬莱,依照前些日子蓬莱神机门被刘公公所灭,门主和千手婆婆又是至交。

  那此人必定是神机门的重量级人物,

  我看着锦王爷今天并没有太沉的住,

  可想而知年纪并不大,起码比你我要小。

  定是那四大年轻高手之一的,

  何清陽!”

  话音一落,郎峰站了起来!

  双目圆睁看着贾云腾,衡山派掌门的威势展露无遗!

  “我的确知道是他,郎大侠想问什么,便说吧。”

  贾云腾把手抽了回来,也坐了下来。

  郎峰见贾云腾如此,也收起了气势,这样的贾云腾反而更可怕!他若真的与自己火并,那倒好办!可他这毒蛇一般隐忍的性格,太难琢磨!

  “你想借何清陽的手,杀了刘桐?”

  “错,我想借何清陽和千手婆婆的嘴,把所有战火都烧向刘桐!”

  “楚万里是你故意相请!我很怀疑那司徒焕的行踪是你透露给了刘桐!”

  郎峰这句话一出,贾云腾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郎峰!我敬你是一派掌门!话!可不要乱说!”

  “好,姑且不谈这个,我不明白你的动机,朝廷和你一向交好,水路旱路都给你腾龙钱庄开了康庄大道,你为什么还要对付刘桐?”

  贾云腾颜面稍缓,现在撕破脸还不是时候,他天池圣教和神机门的关系,和自己的身份,定然不会让郎峰知道。

  “你就当我为了阎啸吧,他是我的朋友,为数不多的朋友,他师父的事,就是我的事。”

  这个理由,在郎峰听来,实在有些牵强。

  “不管怎样,这个局,这个计划,都被刘桐的逃跑给打乱了。”

  “我也没想到刘桐居然会跑,可能阉人天生就这样吧,丢了一次XXX,更珍惜自己的命。”

  这是贾云腾今天漏算的两件事之一,而另一件,正在楼下房檐里等着他。

  “所以,你失手了,也没机会了。下一次福禄宴,段云澄,刘桐,楚万里,都不会再来。”

  “失手?你当真觉得我失手了么?”

  贾云腾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当,咚,咚

  贾云腾正反叩了两下椅子,

  从窗外闪进了一个带着一身水的人影。

  阿七!

  “贾老板,楼下来了三个人。”

  贾云腾没有看他,依旧笑着看向郎峰。

  “说说吧,是谁?郎大侠不是外人。”

  “锦王爷,和邱大邱二!”

  郎峰的心里顿时涌起了疑问,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锦王爷?

  “带他们上来吧,莫要怠慢。”

  “是!”

  阿七又翻了下去,这小子的轻功,端的是高明无比!

  “郎大侠,等下你就会知道,我是不是失手了。不过既然身在局中,我希望你能安稳地做个看客!”

  郎峰抿着嘴,不置可否。

  他早就看出来贾云腾一定怀着绝世武功,但是达到什么地步,他并不清楚。

  可现在看他霸道的样子,郎峰心里也没底了。

  贾云腾几十年不显山露水,难道是一流高手的行列?

  进退两难!

  哒,哒,哒

  锦王爷穿着黑色锦袍缓缓地走了上来。

  “贾老板别来无恙啊!这万寿阁现在排场大的很!让我在外面等了很久啊。”

  黄天霖笑眯眯地看着贾云腾,顺便扫了一眼郎峰,似乎没有什么意外。

  “哎,王爷,别提了。”

  贾云腾站起来施了一礼。

  “我本来安排的假殷灵和你先后来访,假王爷撤走,你来说出刘桐暗杀伤你的事。

  可没想到,被什么一个焦海,给搅了局!”

  贾云腾真是被那个焦海弄坏了全局!

  “焦海?他不是盐帮的帮主么,不请自来?是想步孟大山的后尘么?”

  计划失败,锦王爷显然也不太高兴。

  “他的事,可就说来话长了。”

  贾云腾站起来给锦王爷把之前的事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黄天霖的前额隐隐有着黑气,

  果然是动了真气。

  “郎大侠,既然你坐在这儿听完了,我希望你也能加入我们的阵营,扳倒刘桐!”

  黄天霖陡然转过头来看着郎峰!

  看似面无表情,实则郎峰内心在盘算着。

  他本就是好奇使然才留下来,

  并没有想到锦王爷和贾云腾的关系如此密切!

  这两人代表了朝堂和民间的经济霸权。

  这两个人手里掌握的财力,可以承载几个王朝的兴衰!

  而财力,也间接预示着他们的权力!

  钱可通天!

  “郎峰虽自诩侠义,但也没真正杀过什么大奸大恶,都是小打小闹罢了。

  眼下二位如果只是为了除掉这恶贼刘桐,我倒是不惜献出份绵薄之力。”

  不管如何,眼前的状况,郎峰必须明确表态,只有他们三人在场,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郎大侠无愧于衡山掌门,此举日后也必将留名青史。”

  锦王爷抚掌而笑。

  “既然我们达成了共识,那么我就把明天要做的事,说一下。”

  贾云腾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

  还是那个昏暗的地下室。

  殷灵面无表情地迎接自己的命运。

  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神智,也彻底丧失了人格。

  它变成了黄伯风的人型傀儡。

  成为了一个最简单好用的工具。

  当!

  铁门被重重地推开!

  砸到了墙面上!

  黄伯风和刘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刘桐并没有因为殷灵而感到意外,

  黄伯风走过去一巴掌把殷灵抽在了地上!殷灵顶着通红的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刘桐低头跪了下来,

  “皇上,老奴重伴您身旁,定当唯您马首是瞻!”

  他没有别的选择,现在童子金身受限,他一定不是黄伯风的对手。

  “刘桐,”

  “奴才在!”

  “你跟了我二十多年,你什么德行,我一清二楚。

  童子金身刚刚在摘星苑用掉了吧?

  你这种人,已经在朝堂之上呼风唤雨了,又怎么会甘愿为我一个落魄之徒所用?”

  黄伯风笑了,

  如果说刘桐的笑是阴鹫,贾云腾的笑是精明,阎啸的笑是冷酷。

  那么黄伯风的笑就是变态!

  他瞪圆的眼睛和夸张的嘴脸,都不像一个正常人!

  “回皇上!奴才的确不甘!但是您的长子,黄天霖!做了个局证实我要加害于他,我此刻也无法回到宫中了!”

  刘桐赶忙解释,他知道在面对和自己一个等级的人的时候,跑是跑不掉的。

  “是吗?刘桐,那是我最心爱的儿子,他本来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可为什么要联合宁丞相来加害于我!

  又让位给了老三?”

  黄伯风的表情有些痛苦。

  他不愿意回想起那些让他痛不欲生的记忆!

  他要让这些人血债血偿!

  哪怕整个王朝分崩离析!

  也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堂堂武皇,

  失去的一定会亲手夺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