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回 阎老板的正义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28 2019.07.05 23:17

  判官店的灯火昏黄清冷,

  阿福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手里的托盘上装了三碗热茶。

  摆在了断案桌之上。

  林贤也紧随其后走了进来,脸上还有着掩不住的悲痛。

  他刚刚问阎啸要了一具棺材,安置了姚龙。

  判官店毕竟是做这种生意的,店里经常备着几具棺材。

  林贤亲自封了棺,钉了板儿。

  “林兄,坐,喝杯茶缓一缓,姚前辈的事,以后定会大白天下。”

  听了阎啸的话,林贤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坐在了断案桌旁。

  坐下之后,两个人的眼光都停在了何清陽的身上!

  这个名字太熟悉了!

  蓬莱何探花的名头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存在。只是他们没想到,何清陽的易容术已经高超到了这种地步。

  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事实上他。仅仅被贾云腾带去观摩了黄天霖两个时辰而已。

  有时候,天赋真的比努力要重要。

  “二位别一直盯着我,阎老板,其实我们见过的,不记得了么?”

  何清陽展颜一笑,看向了阎啸。

  “当然,前天晚上,夜市里买猪皮的人,就是你吧。

  我认得你的手。”

  何清陽的手干净修长,像一块璞玉雕刻而成,而且他的食指格外的长,几乎快和中指齐平。

  “这就是缘分。

  那天之前我便见过了贾老板,他还特意和我提及了你,说你才是真正的年少有为,处变不惊。

  百闻不如一见,阎罗王名不虚传。”

  何清陽的马屁和他的人一样,干净漂亮。

  阎啸低着头笑了笑,喝了一口茶。

  “我就知道,福禄宴还远远没有结束。

  何探花不远万里来此,除了报门派之仇,应该还带着别的目的吧。”

  “的确,不过不是我,是贾老板的目的。”

  说话间,何清陽看了看林贤。

  “嗯,你们聊,我一个人出去静静。”

  林贤也自知何清陽有些避讳自己。

  姚龙的事让他心情跌到了谷底,本也没有心情去听这些东西。

  “多谢小王爷。”

  何清陽拱了拱手。

  “说吧,贾大哥怎么安排的。”

  阎啸的眼睛变得锐利了起来。

  “现在开封朝中人耳目太多,他无法抽身来这里,免得引人注意。

  他说今晚宴毕如果刘桐没有死,

  那就由判官店发一张天榜无涯令!

  罪状其一就是刘桐恃功弑主,

  暗杀锦王爷,

  其二,便是他指使殷灵盗尸,

  毁佛门重宝!”

  何清陽的话掷地有声。

  阎啸却沉默了,本来以刘桐这种人,于情于理,怎么杀都不过分。

  可是,弑主一事,必定是锦王爷操控的。

  指使殷灵盗尸,也多半是假。

  两宗虚假罪状,

  在此时此刻让阎啸越过长安总部的权力来发榜。

  阎啸觉得愧对良心。

  他可以杀刘桐,可以用任何理由去杀他!

  但是子虚乌有的罪名,即便加到一个恶贯满盈的人身上,在他的心里也是不公!

  郎峰,关鹏海错案在前,郎峰刚刚得已昭雪还未销案。

  如今明知假罪也要发榜?

  阎啸办不到!

  “不可,我才是判官店的主人。

  这罪名是你们联手强加,我判官店三年来就是以公正二字为本。

  倘若我今天发了,

  判官店,便也就毁了!”

  阎啸一只手摆弄着茶碗的盖子,一只手撑着膝盖,两只眼睛里都是不容质疑的决绝。

  “阎老板,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你说的前两宗我并不知晓。

  可刘桐此人罪大恶极!人人得以诛之。

  重赏之下,才会有勇夫,

  此次贾老板拿出十万两黄金!

  只要刘桐的人头!

  阎老板,

  杀了他,才是真正的为民除害!

  才是判官店说的惩恶扬善!”

  何清陽巧舌如簧,依然不放弃劝说阎啸的机会。

  阎啸心里却是冷哼一声。

  何清陽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贾云腾也被权力迷了心窍。

  发天榜。何清陽为的是引更多高手杀死刘桐。事到如今,他已经彻底明白自己不是刘桐的对手。

  而贾云腾,为的是刘桐永远不能回到京城!永远不能走近宁丞相!

  削弱对手的实力,就是壮大自己!

  这件事,贾云腾做的并不过分,站在那个位置上,对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使点手段,无可厚非。

  阎啸自问或许自己是贾云腾,也会这样做。

  可他不是,

  他是阎啸,

  他是这个判官店的老板,

  他是在这个武林匡扶正义的索命判官!

  “何探花,请回吧。”

  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多余的表情。

  门口的阿福走了进来,对着何清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明日我亲自去找贾大哥交代。

  有劳了。”

  何清陽点了点头,跟着阿福走出了判官店。

  寅时,

  破晓前最黑的黑暗。

  无边的墨色浸染着广阔的天空和街道。

  判官店就像一座吞噬一切的石兽端坐在那里。

  曾几何时,这个组织变得背离了本心。

  曾几何时,这个组织不再为了初衷而存在。

  变为争名逐利的工具?

  阎啸看了看自己的碧霄刀,

  用手轻轻抚上。

  “我要斩得云雾,见光明。”

  ———————————

  城外的一个木屋里,

  两个奇怪装扮的人正在烤火,

  这火上还架着一只野鸡,烤的香气四溢。

  地上四散的鸡毛和鸡血,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戴着巨大耳环的天竺人,手边正是那把象牙弯刀。

  天竺象宗的四护法,阿契彭。

  时不时拨动着烤鸡的波斯人,

  正是波斯神火教的特使,扎尼洛德。

  两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烤鸡之上,二人身份样貌显眼,不敢再进城内,跑了几个时辰才逮到这只野鸡。

  此刻二人肚子空的像几个月没住过的茅草屋,又疼又扎。

  “好了!”

  扎尼洛德一把扭下了鸡脑袋,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嘎嘣嘎嘣地嚼着。

  阿契彭也扯下了半扇鸡,连皮带骨地啃食。

  二人吃的是满嘴流油,一地的鸡骨头。

  “嗝~”

  扎尼洛德满意地拍了拍肚子。

  “嘘!”

  阿契彭止住了他的身型,用手指点了点木屋的外面。

  “嘿嘿嘿...”

  木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黄伯风戴着修罗面具,携着刘桐一起走了进来。

  阿契彭一刀带着劲风就扫向了黄伯风的脸!

  黄伯风面具下的眼睛轻轻一瞥,刀离一尺时侧身!

  伸手!

  扣爪!

  按着阿契彭的脑袋插在了地板里!

  一气呵成!

  另一边扎尼洛德双指成剑!带着炽热的气息点向刘桐的檀中!

  刘桐一声冷笑。

  手里红日诀瞬间凝气!

  扎尼洛德的炽热指功在红日诀的面前毫无作用!

  “蚍蜉撼树!”

  刘桐卡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抵在了墙上!

  不愧是绝顶高手!二人合力且能战林贤一段时间不败,面对这二人却不是一招之敌!

  “是你!你是谁!”

  生硬的话从扎尼洛德嘴里吐出来了。

  他认出了黄伯风正是昨夜院子里的黑衣人!那恐怖的轻功和内力,自己亲眼看见了之后,更觉得恐怖!

  “放心。不杀你们。”

  黄伯风把阿契彭的脑袋从地板里拔了出来,对着刘桐摆了摆手。

  刘桐也松开了卡住扎尼洛德的手。

  “你们一见面就动手,可是忘了这里是哪里?”

  纵然退了位,

  黄伯风的帝王之气依旧十足!

  番邦异族敢在中土撒野,就足够判罚他们死一万次!

  可今时不同往日。

  象宗和神火教,都是他们各国最大的武林教派!

  能拉拢的话,也是一股不小的助力!

  阿契彭和扎尼洛德对视着看了看。

  “我们二人只为杀阎啸夺刀!

  不想挑起教派间的争端!”

  两个人一起弯腰拱手,这礼仪,倒是学的像模像样。

  “我知道,不然也不会来找你们。

  你们二位在各自教派应该都有些不小的来头,我希望两位能促进我们的友谊。

  我会帮你们夺得碧霄刀!”

  直入主题!

  对付他们这种石头脑袋。绕弯子只会让他们更难懂。

  “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实力,

  阎啸,说杀便杀了。

  只要你们身后的势力,愿意助我一臂之力,碧霄刀我亲自奉上。

  我相信能派人不远万里而来,二位的势力一定对这把刀很渴望。

  可是,

  如果你们不答应,那你们面对的刀主人,就不会是阎啸了,而是我!”

  “我”字一脱口,黄伯风顷刻间又变得霸道无比!身上气势震的木屋都摇摇欲坠!

  有时候,威慑比动手,

  来得更直接有效。

  黄伯风的实力,两个异族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比起象宗宗主,和神火教的教主,也不遑多让!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我二人这就回国复命!”

  “叫我黄老爷便好,再回来,可以到长安的紫云茶楼去找我。”

  二人连连点头,施礼之后便出门闪身不见了踪影。

  木屋里除了黄,刘二人。

  只剩下被篝火烧的噼啪作响的木头。

  “皇上,天底下那么多高手,为何要和这蛮夷如此客气。”

  “刘桐,攻心计,耍手段,你已经登峰造极,

  可对于战争,你一无所知。

  这二人背后的势力,不光代表一个教派,也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立场!”

  黄伯风走出木屋,仰着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

  他的眼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那年他登基,

  风华正茂,青葱年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