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回 九门提督姜白玉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13 2019.07.06 23:40

  何清陽离开了判官店,

  他走到拐角处,同着一位老妪一起走向了长街。

  “见过那阎啸了吗?”

  “嗯。”

  何清陽点了点头。

  “如何?”

  老妪干瘪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谁能想象刚刚风姿绰约的殷灵是她所扮?

  “人中龙凤,名不虚传。”

  何清陽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

  “来日方长,早晚会再见的。”

  老妪慢条斯理地说完,拍了拍何清陽的肩膀。

  何清陽并没有因为被阎啸拒绝而失落,他反倒对这个男人升起了浓浓的兴趣。

  正义?

  我倒要看看,你是要正义,还是道义!

  何清陽搀扶着老妪,两个人渐行渐远,隐没在了黑暗里。

  ————————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

  开封城一如往昔那般热闹,平民百姓有条不紊地继续着平淡的日子。

  可江湖上,今天却炸了锅。

  “知道吗?大内的刘公公据说练什么尸丹!要集五种人心,吃了能长生不老!”

  “我可是听说,殷灵殷女侠被人掳走已经挖了心!”

  “你们这都不算什么!万佛陵三具肉身舍利被贼人偷走了!我听说寒虚子道长和刘公公都有嫌疑!”

  悦来客栈比菜市场还要嘈杂!

  这些小道消息永远最引人关注,更能给这些普通的江湖人做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来彰显自己,是个消息灵通的圈里人。

  靠窗的角落里,有一张小桌子,格外的安静。

  一个老道人在这桌子旁闭目养神。

  没有参与这热火朝天的讨论,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这些江湖人一眼。

  他不时睁开的双眼,也只是瞥向窗外,像是在等待着谁。

  这老道人一身蓝白道袍,桌子上放了一把古朴的长剑,眉毛垂到了耳根,胡子长到了胸口。

  看着样子,已经是老的不能再老了。

  可这个老透了的道士,身上带着一种厚重又高傲的气场。

  那是一种历尽沧桑的淡然和战无不胜的自信。

  老道士闭上了一会儿眼,缓缓地睁开,

  门帘沙沙地响了

  外面又走进来一个道士。

  无眉无须,手持拂尘,身背道剑。

  正是武当的下任掌门,

  寒虚子!

  他直接走到老道士的对面坐了下来。

  “师傅,弟子来迟了。”

  师傅?!

  寒虚子的师傅是谁?

  江湖上恐怕没人不知道。

  十年前参加福禄宴的武当临渊道长,是寒虚子的师哥。

  三十年前大战过楚万里的秋风老道!

  就是他们的师傅!

  今年已是耄耋之年!

  九十有二!

  秋风老道已有十余年未下武当,

  如今突现江湖,意欲何为?

  “你下山之前,我便约你初九清晨来此,

  为何迟到?”

  秋风老道苍老的声音有着不容分说的霸气。

  “弟子昨夜赴宴出了许多事端,一夜未睡,清早贾云腾又摆一席说是赔礼,一番推脱,我一看时间已过,便匆忙过来。”

  年已五十的寒虚子此刻就像个孩童一样。

  秋风老道点了点头,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我已听着客栈里的人七嘴八舌嚷了一番,还说你去盗尸?

  此事当真?”

  寒虚子太了解自己的师傅了,他老人家一身正气凛然!如果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就算自己是亲传弟子也必被师傅一剑封喉!

  “师傅,弟子半年未曾下山,您都看在眼里,初二我才刚刚下山,如何能赶到嵩山?”

  秋风老道心里清楚,他也只是求证一下,若非信不过寒虚子,怎么会钦点他为下任掌门。

  “我晚你两天下山,就在这两天,山上来了一人。”

  “何人?莫非扰我武当?”

  秋风老道摇了摇头。

  “随我来。”

  二人顺着楼梯走上了楼,来到了一个偏间,破旧的木门一推便开。

  里面居然还有一人!

  “嘿嘿,二位道长,小生这厢有礼了。”

  这是个胖子,

  不同于阿福的彪悍和膀大腰圆,这人是胖的像个球一样,眼睛鼻子嘴都快要挤没了。

  手里的手绢不停地抹着额头上的汗,肥厚的胸口随着呼吸一阵的起伏。

  寒虚子都担心他马上猝死过去。

  可是寒虚子也认识他,这个胖的出了名的年轻人。

  皇帝新提拔的京城九门提督!

  姜白玉!

  一个极不衬他的名字。

  师傅带我来见他做什么?

  “这便是姜白玉姜提督。也是前几日上山访武当之人。”

  秋风老道坐了下来,示意寒虚子也坐下。

  “这位就是寒虚子道长吧!

  闻名不如见面,在下姜白玉,见过道长!”

  姜白玉行了个礼,

  看来这位九门提督,还是挺平易近人。

  寒虚子看看自己的师傅,也举起拂尘回了一礼。

  “道长,我去武当也是事出有因,此番前来开封特意寻您,是因为秋风道长告诉我,您马上就要接掌武当。

  深思熟虑后还是决定和您细谈。”

  寒虚子自然是知道,他今年腊月便要上任武当掌门!

  “不知提督所为何事?”

  姜白玉站了起来,打开房门左右看了看,又紧紧地关上,插上了门闩。

  “此事太过紧要!我不得不小心!”

  姜白玉又擦了擦汗。

  “我上任总督,是皇帝唯一一次越过宁丞相颁布的圣旨。”

  寒虚子点点头,宁丞相在朝中掌握大权,并不是什么秘密。

  “如今宁丞相似乎和段将军达成了某种协议!欲要起兵!

  我京城九门是朝廷的重中之重!

  必须确保皇城的万无一失!

  这也是我姜家自当朝开国皇帝便留下的遗训!

  姜家身为皇族最后的绝密力量,一定要不遗余力守卫皇城!”

  姜白玉肥胖的脸激动的颤抖。

  寒虚子明白了他的意思,摇了摇头。

  “武当行无为之道,顺应天意,不会插手朝廷更迭之争。姜提督还请见谅。”

  “不急!”

  姜白玉打开了自己桌上的背囊。

  “还请道长看看此物!”

  寒虚子出于礼貌,还是看了过去,他的双眼渐渐瞪大,顷刻间满脸惨白!

  “什么!”

  —————————

  长街上熙攘的人群来来往往,

  被大雨淋去了一身华装的万寿阁依旧是开封最显眼的酒楼。

  “贾老板,我这便回衡山筹办,等事情办妥,即刻启程去往长安!”

  郎峰在门口的马上对着贾云腾拱手道。

  “有劳了!郎大侠为国为民,他日必定名垂青史!”

  贾云腾就这样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

  洪道和楚万里在黄伯风撤了之后便走了。

  如心和寒虚子一早上也离开了万寿阁。

  只剩下了他的老朋友,

  锦王爷黄天霖!

  二人重新回到了天字一号房,对坐而谈。

  贾云腾吩咐赵管家沏了一壶茶,便让他退下了。

  “贾老板,何清陽和那千手婆婆,去哪了?”

  黄天霖自然是知道贾云腾的计划,这二人也是很可观的战斗力,怎能放走?

  “不知道,我交代他去阎啸那借宿一晚,今天一早同阎啸一起来,可眼看正午将至,人影都没一个。”

  贾云腾也是一头雾水,

  难道那何清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

  “昨夜的黑衣人和刘桐,该如何相处,是敌是友?”

  说到黑衣人时,他明显顿了一顿,他昨夜看那对眼睛便觉得熟悉。

  心中也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只是这些他还不会告诉贾云腾。

  眼下黄天霖问的并不是没有理由。

  他心想着,虽说阿七被黑衣人杀死,可贾云腾是个生意人,恨归恨,但也可以合作。

  “敌!阿七暂且不提,刘桐和他捆在一起,必然我们是劣势,而且就他的气场来看,想把他纳到账下,比登天还难!”

  黄天霖摇了摇头,看来这次贾老板动了真怒。

  既然只能为敌,那便要壮大势力了!

  “现在最炙手可热的抢手势力,首当其冲便是少林,宗教信仰的范围,太大了!”

  “其二贾老板可知道是哪方?”

  贾云腾也露出了笑容,他当然知道!

  “称霸江南的百战王,林洪庆!

  林洪庆当年替先皇南征北伐,立下赫赫战功,破格升为王爷,待遇权力与亲王一般无二!

  先皇驾崩后的十余年,他再未上过朝,整个江南隐隐成为了国中国。

  林洪庆百万铁骑在手,他的军事实力,绝不下于段云澄!”

  身为这个时代的佼佼者,贾,黄二人都有着锐利的目光和见地!

  “可是林洪庆为人乖张暴戾!除了他的亲儿子林贤以外,他谁也不信任。

  朝廷几次出访都无功而返。

  即便是我,去了怕也不会被礼遇,江南现在已经几乎脱离了朝廷的管制。

  只恨我弟弟他被宁丞相控制,军事荒废多年,已经没有资本去制约他。”

  锦王爷无奈地说道,他认识的人,没有一个和林洪庆交好。这个百战王,性子太过古怪!

  “想得到林洪庆的势力,也未必就是不可能。”

  贾云腾喝了一口茶,眉梢挂笑,这次福禄宴,还是有一个好消息的。

  “阎啸这小子和林贤现在交好,虽说不知道他为什么结下了这个眼高于顶的小王爷,不过我看得出来,林贤很信任他。

  这是个再好不过的切入点!”

  “噢?

  阎啸还真是有本事啊!哈哈哈哈,这个消息可比杀了刘桐还要好!”

  锦王爷眼睛一亮,抚掌而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