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回 人心舍利练尸丹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208 2019.06.22 21:57

  贾云腾话音一落,

  琴瑟和鸣,轻音袅袅,优美至极又不显杂乱,整个摘星苑在如意坊八大乐师的演奏下宛如仙境。

  四周香炉青烟飘飘然绕着梁柱,倒真像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宴。

  门口一个个窈窕美女端着菜品依次而进,这些菜可是费了刘喜的大功夫,玉脍丝莼,青螺银虾,关外的熊掌,大漠的羚羊,天上的鸥鹭,水里的蟹黄,岭南的荔枝,关东的海棠,猴脑鹿血羹更是一人一盅。

  太白魂在纯银的酒杯里映着灯光摇晃,这等琼浆玉液,闻上一闻便觉香气入脑,浅尝一口直觉其他酒都如同刷锅水一样。

  “诸位,贾某办这宴席已有十余年,有人参加过很多年,有人第一次来。贾某只想创造个机会为朝堂武林提供合作契机。今日贾某便厚颜提这第一杯酒,预祝各位财源广进,加官晋爵,平步青云,功力大增!”

  众人一起举杯,态度却不甚相同。

  最随意的很明显是洪道和林贤,一个不羁,一个不屑。

  阎啸依旧的低调沉默,举杯浅尝辄止,深深的眼窝里都是冷静的目光。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表面上依旧客客气气,除了个别人极不对付以外,场面倒也不算尴尬。

  咚咚咚,

  楼梯上一阵嘈杂,

  贾云腾皱起了眉头,他心里知道这是阿七放进来的第一个,可是样子还是要装装的。

  刘喜哪里知道这些,脖子上冷汗顺着脊背往下流!

  坏了贾老板的大事、他刘喜可能死了连骨头渣都找不到!

  “谁敢在今天的日子闯我万寿阁!打死拖出去!”

  刘喜声嘶力竭地冲楼梯口大叫!

  落座的众人除了段云澄微微皱眉,其他人并无什么表情。杀个人而已,有什么好紧张?只是段云澄碍于身份,明知杀人而纵容,这感觉让他不太自在。

  楼梯口没有回应,

  过了一会儿嘈杂声慢慢平息了下来

  一个人影从楼梯口钻了出来。

  矮胖的身影还喘着粗气。

  “各位,在下,在下盐帮帮主,焦海!”

  “你,这...”

  刘喜还以为他是什么江湖宵小,没想到是一帮帮主,顿时也有点语塞。身后是财神爷,眼前是个帮主。

  而且落座的大人物都在看着他怎么做。

  “你,你说是就是?福禄宴来万寿阁闹事!不管是谁,都是死路一条!”

  刘喜想着身后的人,这些人杀焦海就像碾死一个蚂蚁一般,马上有了底气,说到后面也是铿锵有力。

  现在桌上表情最难看的不是刘喜,而是贾老板。

  贾老板根本不知道这焦海是个什么东西!阿七放错了人进来!

  贾云腾天性多疑,没有和阿七说清楚,他自认福禄宴也不会有人乱闯,可偏偏就来了这么一个愣头青!

  贾云腾恨不得一掌劈死他!

  “我记得,我并没有宴请阁下。不过阁下若是对这桌福禄宴很感兴趣,加个桌子也不是不可。”

  贾老板话语里明显带着不悦和怒气!他的计划被打乱了!而福禄宴才刚刚开始!

  “贾老板您好,各位江湖豪侠,各位大臣王爷好,我此番来只为揭开十年前一桩悬案!我已查明十年前盗孟帮主尸首的贼人是谁!现在就在这桌上!”

  焦海的话,像一块重逾千斤的巨石,砸在了一潭死水之上!

  孟大山当年在武林中威望极高!如此悬案被破也是大功一件!这里少林武当丐帮,和诸多豪侠,都曾受过孟帮主的帮助,如今已有真凶,少不了要帮孟大山报仇!不过嘛....

  “盐帮十八分舵出白银五万两!缉拿真凶!在下不才,明知仇人在前,但实力实在不济,望各位为我做主!”

  很多人等的就是这句话!

  焦海扑倒在地,行了个五体投地大礼!

  贾云腾环顾了一周,十年前在开封的人,这桌上只有郎峰,刘喜,锦王爷,阎啸,和他自己。

  这四人里难不成真有问题?

  “哼!”

  这一声冷哼惊的焦海打了个寒颤!

  “那你倒说说,谁偷了孟帮主的尸首?你又是怎么知道?”

  贾云腾面无表情,手里的筷子都没有放下,眼睛像狩猎一样盯着焦海。

  焦海抬起了头,脑袋不住地颤抖,显然也是被眼前这些人吓了个好歹。

  “他...他!!”

  他伸出一只肥手指向了阎啸!

  刷!

  一把铁刀比所有人都快!劈向了焦海的天灵盖!

  楚万里他动手了!

  动若疾风!

  自己徒弟受辱,当师傅的怎能咽下这口恶气!楚万里须目皆张!焦海的嘴还没来得及闭上!就觉得头顶传来了一阵凌厉的刀芒!

  叮!

  楚万里的刀气泄了下来!焦海贴着地滚了出去!

  “嗯?”

  楚万里定睛一看。

  骨碌碌...

  一只铜葫芦在地上打着转儿。

  洪道!刚刚正紧挨着楚万里而坐!也只有他,才最有机会拦下楚万里这一刀!

  “小子,你想做什么?”

  楚万里微眯着双眼,倒提铁刀,整个人面向了洪道!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阎啸还端坐在椅子上,没有因为焦海的话有一点点情绪波动。

  “他指认阎啸与你何干?我觉得他说的未必就是假话。”

  洪道夹了一片鱼脍,送入了口中,满脸笑容地看着楚万里。

  “阎啸兄,你说呢?”

  话锋一转,他又把头扭向了阎啸。

  阎啸闻听罢笑了笑

  手里擎着的一双银筷子,抬手直接插进了这厚厚的桌子里!直没到顶!

  “我是什么人,不需要你来评判。”

  霸道!

  他对着洪道并没有客气,说罢转身看向焦海。

  那是一双毫无感情的眸子,看的焦海从头顶湿到脚底,干咳的喉咙上下抽动着。

  “别紧张,把话说完。”

  阎啸的声音悠长有力,真的就像断人生死的判官!

  可这也让焦海回忆起了黑衣人的恐怖如斯!一下子回过了神来!

  “你!你阎啸为了练传说中的尸丹求长生!欲集至阴,至阳,至柔,至烈,至毒五种罕见命格的高手!取心炼丹!”

  “孟帮主至阳!殷灵就是那至阴的命格!殷灵被你操纵指示偷取万佛陵三具肉身舍利,作为丹炉之底!”

  肉身舍利?少林寺消息封锁的很好,大部分的人都很惊讶!没想到万佛陵居然会被殷灵所盗!

  焦海深深地喘了一口气。

  “这一切!是殷灵清醒时发去盐帮的一封信所写!”

  从怀中取出一张信笺,焦海高举头顶递给了刘喜,刘喜接过信,又交给了贾云腾!

  听得焦海一番话,席间很多人已经坐不住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尸丹是什么,比如洪道,林贤,甚至郎峰和锦王爷也不甚知之。

  “诸位,贫道听闻过那尸丹,是赶尸派药典的最高杰作。

  如他所说,集五种命格人之心,加以肉身舍利的圣力,可以练就长生尸丹。但是代价是失去所有阳气,变成了一个活着的死人。

  殷灵此人,便是赶尸派的传人,这一点在江湖上不是秘密。

  她为何要献出自己的心脏成全阎啸,这点贫道不是很明白。”

  寒虚子仙气飘飘,落座之后的第一次开口,直击焦海话语的要害!

  刘桐冷笑了一声,这些人的死活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除掉阎啸对他来讲倒是不错的提议。

  楚万里感激地看着寒虚子,做为师父,徒弟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

  “阿弥陀佛,万佛陵的三具大能舍利确实被偷,作案人也的确是红袖山庄的殷灵。

  郎大侠也被传闻血洗了红袖山庄,不知道是否知道些什么?”

  如心大师看到寒虚子帮阎啸说话,心里不禁更加疑问,这老道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所有的目光聚集在郎峰身上!

  这安静的片刻只能听到那人造小溪哗哗的水声,映着如意坊正在奏的《广陵散》,居然也有一种紧张的气氛。

  “我的确去过红袖山庄,当时庄内上下均已尸变,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巨变,我当机立断斩杀了所有弟子下人,带着殷灵回到了衡山,她靠内功一直压着尸毒,所以情况稍好。因我和殷灵是故交,便一直为她邀请名医上山。

  后来她逃出衡山,之后的事我也不知道。”

  郎峰靠在椅背上,眼睛环顾了一周。

  他的话可信度很高!

  毕竟这事之前,郎峰的侠义之名,直逼当年的孟大山!

  “嘿,死胖子,你怕死吗?”

  焦海又是吓得一激灵,眼神过去一看,居然是久未开口的小王爷林贤!

  “您,您什么意思?”

  林贤眨了眨眼,突然踢翻椅子!一脚把焦海踩翻在地!

  这一下迅猛如电!

  洪道乐的看热闹,段云澄也不会管林贤的闲事。

  剩下的人,不说敢不敢拦住林贤,就是距离,也不够他们比林贤更快!

  “啊!啊!你!你干什么!”

  焦海的胸口被林贤踩在脚下,扑腾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翻过来的王八!

  “你这废物!昨日我刚见过那殷灵!疯癫的样子犹如吸血鬼一样!啃了我的管家!还对着我出手!阎啸也差点被她袭击!

  她是被!

  她被我们联手逼走!怎么会是阎啸的同伙!”

  小王爷差点说出来她是被黑衣人掠走!

  那个人的身份,林贤已猜的八九不离十。

  但他现在真的不能说!

  脚下狠狠一拧,焦海又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

  长街之上,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空荡荡的街道突然传来了一阵少女的歌声,

  一个红衣女子由远到近走向了万寿阁。

  她披着一身红纱,满头的青丝水银泻地一般披在脑后,她很瘦,也很美。

  若是阎啸在一定会认出来,

  她就是殷灵!

  可现在的她,脸上的红晕未消,还挂着甜甜的笑!哪还有一点癫狂的样子!

  轻快的脚步,曼妙的身躯,年近三十的她宛如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

  二楼窗户上的阿七远远地便看到了她。

  “第二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