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回 该来的没有来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69 2019.06.18 22:43

  开封城随着夜越来越深,也到了宵禁的时候,夜市已经渐渐散去,只有些许的小摊贩在收拾着长街的狼藉,三三两两的游人伴着夜风回到住处,整个城池又陷入了沉静。静静地等待着明天的来临。

  六月初八。

  福禄宴。

  判官店只剩下了阎啸和林贤,还有昏迷着的姚龙。

  院子里阎啸现在的样子倒真的像个阎罗王了,殷灵这三年来默默为判官店付出了许多!他愿意为殷灵赴汤蹈火!

  此番得到黑衣人的线索,阎啸更是心急如焚!

  林贤的手腕被他扣得生疼,即便这样他也没有说话,依旧直视着阎啸。

  他不知道把真相说出来对阎啸来讲是好是坏,因为他不确定是不是那个人,如果是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咳,咳!”

  剧烈的咳嗽打破了这僵持的局面,林贤一甩阎啸的手就冲回了判官店。

  姚龙醒了!

  姚龙本身苗疆人的体质,对一些毒性有很强的免疫,虽说这尸毒十分恐怖,姚龙也可以抵御住一部分。

  判官店的灯火被林贤带出了一道长线,林贤飞快地冲到了桌子面前,眼里都是惊喜。

  “老姚!老姚!慢慢说,别急。”

  “呃啊,小王爷您在呢...我这是昏迷了多久了?唔,脖子很痛。”

  姚龙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发现半边身子根本使不上力,稍微一用力,包着脖子的细布就开始渗血!

  “别动,你现在创口很深,先躺着,等会给你再喝一碗药。”

  “小王爷,我没事!这怎么能麻烦你?”

  姚龙死死拽住林贤的手,可刚刚苏醒的他哪有什么力气,林贤轻轻扳开他的手,按着他躺了下去。

  “你醒了。”

  阎啸也走了进来,他知道那人的身份是个秘密,现在姚龙醒了,过后再问不迟。

  “恕我眼拙,这位是?”

  姚龙其实猜出了个大概,就是不敢相信他和小王爷会这样和平地站在一起。

  “他就是阎啸。”

  林贤的脸上隐隐有些红,

  “多亏了他,才救了你。”

  “哪里,举手之劳而已,小王爷言重了,姚先生福大命大,命不该绝。”

  阎啸对着姚龙点了点头。

  虽然是晚辈,可以阎啸的性子,点点头已经算是很尊重了。

  “多谢阎老板救命之恩,这个情姚某记下了,他日定当涌泉相报!”

  姚龙又重重地咳嗽了两下,

  他是老江湖了,这个时候,恩情自己要揽下来,不然小王爷背了这份人情,以后面对阎啸少不了心里有压力。

  自己已经年近花甲,多一份少一份人情又如何。

  阎啸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他心里,林贤没那么可恶,反而活的很真实。

  在林贤心里,阎啸也不再是非杀不可,甚至也可以做个朋友。

  ———————-

  终于到了福禄宴的日子。

  这天比十年前晴朗了许多,也许是昨夜下过雨的缘故,今天空气格外的好。

  莺歌燕舞,绿草茵茵,

  叫卖着包子馒头的小贩,声音都是那么悦耳。

  今天的开封,无比的热闹,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热闹只能持续到中午。

  晚上福禄宴开始后,开封提前宵禁,没有人会敢在大街上触霉头。

  而提前宵禁的始作俑者

  正在开封府衙门里,

  开封府尹杜明禾

  他现在恨不得打个板儿把段将军给供起来!

  这两天里杜明禾可是忙的不行,里外打点,哄着小将军,还得顺着段大将军。

  段云澄现在也觉得这杜明禾办事还算可以,接待也很周到。

  这不,今天还主动召见了他。

  “杜府尹,我听卞遥说,你想把府兵委派给我?”

  段云澄的脸从来不苟言笑,杜明禾猜不出他什么意思...

  “将军说笑了,委派这个词下官可担当不起,只想着将军您久经沙场,但这开封城这几天也乱得很,想派些士兵给您放放哨,盯个稍儿什么的。”

  这话都是卞遥教给他的,

  这小子还真聪明,他日我高升了定要提携他!

  可怜的杜明禾,还处处为这卞遥着想。

  狼子野心早就路人皆知,这杜明禾的脑子,确实是转不过来弯。

  “也罢,逗留了几天你也够辛苦的,这些兵,就先跟着我,福禄宴结束,再交还于你!”

  段云澄依旧冷着脸,粗旷的嗓音像铜锣一样。

  “多谢段将军体恤!”

  烫手山芋总算是丢了出去!这下即便有什么问题,大理寺也不会找到我的头上!

  可怜的杜府尹,

  他早应该想到,万一出事了,大理寺同样也不敢找抚远大将军!最后背这口黑锅的,还是他杜明禾!

  ———————

  悦来客栈,一间角落里的小房间。

  楚万里正端坐在桌子前,

  年纪大了总是起的很早,

  他已经吃过了早餐,在房间里休息一下,下午就准备去万寿阁了。

  他面前破旧的木桌上,摆了一柄同样破旧的狭长铁刀,这刀鞘已经生满了铁锈,闻着都有着腐朽的味道。

  楚万里沧桑坚毅的面容上,一双温柔的眼眸像着情人一样,看着桌上的铁刀。

  被岁月风干了的宽大手掌,轻轻抚过这满是铁锈的刀鞘。

  嗖!

  楚万里一把将刀抽了出来!

  依旧寒光闪闪!刀柄上缠绕的粗布已经变成紫黑色,那是敌人的鲜血染成的。

  楚万里三十年未入江湖,如今来赴福禄宴,只为自己挚友司徒焕之仇!

  他要用这把铁剑!

  劈碎刘桐的喉咙!

  楚万里的胡须都在颤抖,他手握铁刀这一刹那,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年前叱咤风云的时代。

  那个时代,楚万里就是最强的代名词。

  “我恐怕已经被遗忘在这江湖了。”

  楚万里的眼里,

  有藏不住的落寞。

  ———————

  同样在悦来客栈,三层的天字一号房里。

  有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坐在桌子前。

  这桌子上还摆了一面铜镜。

  “锦王爷”正对着这铜镜抚摸着自己的脸。

  眼角,鼻梁,颧骨,脸型,额角。

  他揉捏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那认真的样子就像在海滩里挑选最精致的贝壳。

  仔细看去,这眼神里的清澈明亮,哪里是锦王爷这种老油条有的?

  这正是何探花,

  何清陽!

  他把自己易容成了黄天霖去赴宴!

  看来他果然跟贾云腾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贾云腾有意安排他易容混入福禄宴。

  何清陽最后要做的,就是喝下面前酒壶的变声散,让自己的嗓音更贴近黄天霖。

  一饮而尽!

  “咳,嗯...”

  他清了清嗓子。

  “刘公公,近来如何?”

  眼珠一转,那股帝王之气被何清陽拿捏的,恰到好处!

  举手投足之间,贵族风度展露无余。

  这何清陽,还真的是个天才。

  那么真正的锦王爷在哪?

  —————————

  锦王爷的大宅子里。

  一片欢声笑语,

  今天锦王爷的下人们放了假,在庭院里放风筝的,赏花的,玩沙包的。

  应有尽有,每个人都开心得很。

  唯独这没有一个女仆人,全都是男丁。

  庭院前面的五阴亭里,

  黄天霖闭着眼睛坐在了桌子上,

  肉眼可见他身上的真气流窜!

  难道他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不过贾云腾这种商人,都是天池圣教的传人,他锦王爷会武功,也不足为奇了。

  这股阴冷之气散发开来,冷得要命。

  借着下人们喧闹玩耍的阳气方才压住一些。

  “王爷,今晚福禄宴您当真不去吗?”

  邱二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和邱大一起站在亭子两侧。

  “昨日贾老板带着那小子来了一趟,他们自有安排。福禄宴我就不必露面了。”

  黄天霖睁开了双眼,嘴里吐出了一股寒气。

  “那个何清陽,手上活儿还真是厉害。今年的福禄宴。我们就来个守株待兔!”

  他见识了何清陽的易容术,也看到了他的武功,毕竟是四大高手,当之无愧!

  黄天霖十年来变得更加攻于心计,今年,他的目标,只有刘桐!不过,要是战火能拉到段云澄的身上,那也很不错!

  想到这里,锦王爷不免的流出了一丝笑容。

  ———————-

  万寿阁。

  “轻点!轻点!这可是我存了多少年的宝贝!”

  “放在那儿!说了多少遍听不明白吗?!”

  下面天井里刘喜忙的满头大汗,指挥着下人装点门面。

  今天的万寿阁,一定要比皇宫,更奢华!

  他刘喜要的只有面子!

  当然了,也多亏了贾老板,还能选中他万寿阁。

  贾老板就在楼上,

  二层楼的天字一号房。

  这是贾云腾的专属房间。

  赵总管拿着一件锦袍站在他的身后。

  贾云腾和十年前一样,早上起来总喜欢在窗子前站一会。

  “赵管家,你说今天这么好的天气,人能到齐吗?”

  “回贾老板,想到的自然会到。

  可有些人被人盯上了,就未必会到,而且还会流血。”

  贾云腾听罢了嘴角上扬了起来。

  他希望今年混乱一些。

  因为他手里的牌很多,

  他手里握着一个可以信任的何清陽。

  和一个无人能挡的阎啸。

  起码他认为,这两个人会为他所用。

  所有人都知道,今年的福禄宴,关乎于朝堂权力更迭,江湖风云变幻。

  每个人都希望在这场盛会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当然代价就是赌上自己的性命。

  “希望今晚的雷雨不要比十年前的那场更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