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回 说书的穷道人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131 2019.06.11 22:54

  一只手撩拨开了车驾的门帘,正是富可敌国的贾老板。

  十年的岁月没有在贾云腾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依旧的潇洒儒雅,和煦的笑容永远挂在他的脸上,只是眉间隐隐有着一缕黑气,不知道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老赵,我下车走一走,长街前面拐进去就是伞店了,你先去万寿阁吧。”

  贾云腾一双洁白的云履踩在了长街的地砖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开封,有些时日没来了。

  “好,我这就去,您慢点。”

  马车哒哒地驶向了万寿楼。

  下午的开封愈加炎热,远处的街道在热气的蒸腾下已经在视线里扭曲升腾,两侧的小贩都擦着汗叫卖,巡街的士兵也都无精打采。

  贾云腾驻足在街中央,转而向东走去。

  判官店明明在西侧,贾云腾要去做什么?连赵总管也要隐瞒。

  ———————

  悦来客栈,

  这个阎啸江湖路的起点。

  永远那么熙熙攘攘,坐满了各行各业的能人异士。

  “话说那天是个大雨磅礴的夜晚,贾云腾这个暴发户,气的暴跳如雷!

  那孟帮主惨死之后,所有人都指向了贾云腾这个嫌疑犯!”

  贾云腾就微笑着坐在窗边,看着眼前这个说书人站在中间的桌子上大谈特谈。

  他是不会介意这些江湖谣传的。

  当年的事早已不是秘密,不过越传,却越离谱了。

  贾云腾给自己斟了一杯玉冰泉,端起来送到了自己嘴边,他也想尝尝这普通的烧酒是什么味道,居然当年让阎啸和锦王爷二人烂醉如泥。

  “你们猜怎么着?这贾云腾居然是个绝世高手!使了一招玄冰太阴掌!诸位可知道这是什么武功?这乃长白山的武道传奇至尊,天池圣教的绝学!原来这贾云腾就是天池的传人!”

  嘭,

  酒杯就那样停滞在了贾云腾的嘴边,被他一手碾成了粉末!

  冷汗就挂在他的额角,他缓缓移过目光看向那个说书人。

  那人一身道袍,蓬乱的头发收到一起,在头顶打了个髻,脸上一块青色胎记在右脸,鼻子下面长长的鼠须里还有一颗大痣,一对三角眼正看向贾云腾的方向,嘴里两个牙的豁口正随着他的笑容越来越明显。

  他是谁!他怎么会知道!

  “欲知后事如何,各位,给个赏银吧?”

  听了这句话,底下的人作鸟兽散,听这么几句就想收钱,真是想瞎了心了。

  这穷道人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还摔了个趔趄。

  边站起来边挠着自己满是油脂的头发,好像还有点儿害羞。

  他捡起了自己的包袱,摇摇摆摆地来到了贾云腾的面前。

  贾老板强忍着不动声色!

  他的身份不能暴露!天池圣教有着天大的秘密!绝对不是现在可以被人揭开的!可是在这里下手......

  这人能不能一招毙命,他心里没底。

  若是不能一招毙命,那打起来他的身份必然被人认出!

  不行!不能动手!

  “这位客官,您一看就是个体面的人,您说说,我这段儿,值多少钱?”

  穷道人拿手扑了扑衣服,整了整自己褶皱的衣领,盖住了那块黑色的补丁。

  “你说呢?”

  贾云腾手里的粉末被他扔在了地上,靠着窗户上,笑着问这道人。

  “一万两!黄金!我想买身新道袍!”

  悦来客栈陷入了一片静寂!

  接着是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牛鼻子怕是疯了吧?”

  “你说那段破书,连一碗狗饭都不够!”

  穷道人没有看向周围起哄的不入流的人。

  他的眼睛一直落在贾云腾的身上,等着他回答。

  贾云腾也笑眯眯地看着他

  眼里的杀气混着不安,都被这穷道人收在眼底。

  “上楼拿钱!”

  牙缝里挤出了这四个字。

  贾云腾站起身来,走上了悦来客栈的楼梯。

  这回轮到底下的人们发傻了,

  “这人是谁?”

  “一万两给这个穷道人?”

  “难道这富家公子看他顺眼?”

  “你他娘的没瞎吧?我家的老花猪都比他顺眼多了!”

  穷道人眼里闪过一丝赞许,他才没工夫理这些苍蝇,飞身过去踢了一脚楼梯,一个翻身就上了二楼!

  蜻蜓点水!如此高绝的轻功!怎会是默默无闻的说书穷道人!

  天字一号房。

  贾云腾坐在圆凳上,穷道人就站在他的眼前,冲着他咧嘴乐着。

  窗外的蝉鸣雀啼这个时候就像是催人心烦的战鼓,一声声叫的贾云腾心烦意乱!

  他不想先开口,怕被这人牵着鼻子走。

  可是很显然眼前这个人压根儿没有说话的打算。

  “我没带那么多钱,等等我带你去钱庄兑银子。”

  一万两黄金,不是小数目!但是他贾云腾还是掏的起,重要的是,这一万两必须买到这个人的身份。

  穷道人没有理他,而是回过头单手推开了房门。

  “小二哥,帮我拿一碗碱水来!”

  当

  门又被合上了。

  “贾老板,这一万两我可以不要,你的事我也可以不说,我只有一个要求。”

  穷道人笑嘻嘻地坐在了贾云腾的对面,从包裹里摸出了一个小碗,又打开了一个小小的油纸包,倒出了一些黄色粉末在碗里。

  “说说你的要求,我看看比一万两要贵多少。”

  “贾老板是个爽快人。我的要求对您来讲并不难。

  他顿了一顿,手里还在鼓捣着那些粉末。

  “我要参加福禄宴。”

  穷道人小心翼翼地弹下油纸包的每一颗粉末,确保没有一颗浪费到小碗的外面。

  “福禄宴?这的确不难。不过,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

  “嘿嘿,先不急...”

  当当当!

  “客官!碱水来了!”

  这悦来客栈可不如万寿阁的小二有素质,所以也只能是个江湖客栈。

  穷道人开门接过那灰秃秃的碗,回过身来坐了下来。

  贾云腾没有说话,他倒是要看看这个穷道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穷道人将这半碗碱水,倒在了他那碗粉末里,他的神色凝重,生怕有一个动作做错,又从包裹里摸出了一只银钗,正三圈反三圈,重复了数遍将这粉末均匀地混在了碱水里。

  他双手食指沾了些混好的药水,从自己的下巴,顺着下颚,耳前,一直抹到前额的发际线。

  重复了三遍,又将整碗药水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皮,

  蜕掉了!

  从一圈儿的轮廓开始,皮肤翘了起来,随着药水的不断渗透,这穷道人扯下了自己的“脸”。他又在牙上抹了一下,擦掉了那两块掉了的“黑洞”。

  “嘿嘿,做个自我介绍。”

  “在下蓬莱何清陽,适才认出了贾老板,又无法相见,只得出此下策。”

  好一张俊美的脸!何清陽的脸没有阎啸的冷峻坚毅,没有林贤的英俊潇洒,但他的五官当真是比女人还要美丽,闪闪的桃花眼,含着点点星光灿若星辰,高挺的鼻梁连着微微翘起的鼻尖,轻薄的嘴唇开合间吐纳芬芳。

  就是男人看久了这张脸也要动心!

  “我道是谁,易容术能达如此通天之境的,也只有蓬莱千手婆婆的传人了。”

  贾云腾松了一口气,千手婆婆和天池圣教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这何清陽知道细情,并不为怪。

  “晚辈冒昧了,也的确有着想试试您的心态,刚刚楼下的话,那些莽夫是不会信的,还请贾大哥恕罪。”

  这何清陽正是与阎啸,林贤齐名的蓬莱何探花!一手暗器天下无双!

  “无妨,既然自己人,无需多言。不知道你这次来开封所为何事?肯定不会只为了吃这一顿饭吧。”

  “不是,我们神机门最近被朝廷招安,门主本欲传位于我,但是被刘公公派人暗杀,现在群龙无首,乱成了一锅粥!

  神机门高手众多,我没有门主谕令难以服众!师父于我有大恩!我不能看着神机门变成一盘散沙!我唯有杀了刘公公,替他老人家报仇,才可以稳住神机门百年基业!

  婆婆说了,让我一定要来找您!只有您才能救神机门!”

  何清陽攥紧了拳头,他不是个爱出风头的人,但是为了神机门,他这次必须在福禄宴上,杀了刘桐!

  “清陽,先不说刘桐武功如何,你杀了他,神机门会覆灭的更快!何况刘喜的先天童子功已经大成,挥手间崩石裂地!莫说是你,武当少林也未必胜得过他!”

  听了贾云腾的话,何清陽牙根咬的越来越紧,但慢慢地还是泄了气。

  “贾大哥,那您说怎么办...”

  “这次福禄宴并不简单,你听我慢慢给你说。”

  贾云腾把椅子挪近了何清陽,他现在需要帮手,而何清陽作为一个绝顶高手的同时,还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故人之徒。

  贾云腾把整个福禄宴的计划告诉了他。

  ————————

  开封府的大门,又驶进了一队车马,两列黑盔黑甲的士兵在前开路。

  车驾简洁而肃穆!一头麒麟刻画在车盖之上!车前大旗上书一个大字!

  “段!”

  车队行驶在开封长街的中间停住了,被前面一队府兵拦住了,两侧小贩早已被疏散干净,府兵前面两人正是开封府尹杜明禾!还有他的副手,卞遥!

  “躬迎段将军移驾开封,下官有失远迎!还请大将军去开封府休息!下官已备好房间酒菜给将军洗尘!”

  杜明禾对自己的开场白很满意,段大将军一定会觉得很有面子地来赴宴。

  车里伸出了一只手掀开了门帘,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了马车上。

  “滚。”

举报

作者感言

离别钩钩别离

离别钩钩别离

欲知后事如何,各位看官,给个赏银吧?

2019-06-11 22: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