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回 各怀鬼胎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2135 2019.05.30 21:20

  贾云腾,腾龙钱庄的大庄家,江南纺织局的幕后老板,富可敌国!

  贾老板的福寿宴,每年只有十二人有资格参加,那是最高规格的宴席,能来的,都是这一年里朝廷内外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今天的开封,阴云密布,憋着一口气的雨始终没有落下来。刚辞去晚霞的长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贾老板安排了三十名高手在长街清场,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的人,还没生出来。

  阎啸叼着根甜草杆,坐在万寿阁后面的一栋酒肆上,旁边放着那把糊满了泥巴的刀。这是从万寿阁出来的必经之路,也是他一战成名的路。

  ———————-

  一个男人,一个面若冠玉,剑眉星目的英伟男人,正站在万寿阁天字一号房的窗口。

  他一身红白锦缎的长袍绣了八只仙鹤,紫金束带,一顶镶了鸡蛋大小夜明珠的发冠戴在头上。腰间一块玉佩上金笔刻着一个大大的“贾”字。

  贾云腾!

  “酉时了,去包房吧,该入席了。”

  “是!”

  身后一个一身华服的老管家毕恭毕敬。

  万寿阁的福禄房,每一年只给贾老板宴请宾客使用,雕梁画柱,小桥流水,厅内摆满了奇珍异草,点缀的都是稀世珍宝。光是门口两只鹦鹉都价值千两白银。

  “贾老板好!贾老板好!”

  鹦鹉学舌,也似人那般势利。

  贾老板抚了抚两只鹦鹉,对着厅内已经到齐的十二人,做了个揖。

  “贾某人晚到,还请各位宽恕则个。”

  “哪里的话?贾老板请上座!”

  众人皆起身回礼。

  环视过去,这十二人相貌身份各异,但是贾云腾确是都认识的。

  刚刚讲话这一脸谄媚的男子,叫李秦,刘公公的心腹,大内的红人,虽然官职不高,但是地位却不比刘公公差上多少!而且据说此人,是童子功的内家高手!

  郎峰,自不必多说,衡山派掌门,如日中天的江湖名侠!

  临渊道长!武当的掌门,一身仙风道骨,尤为显眼。

  如心大师!少林寺的住持,佛家功夫的集大成者,虽然体态极胖,但是身手,足以让这里任何一个人吃苦头。

  铁杖神丐,这老叫花子是丐帮的老掌门,本以退居二线,但是现任掌门突然暴毙,他不得不重掌门派,此番出来也是为他徒弟寻仇家。

  孟大山,盐帮帮主!长江水域的头儿,掌控着一部分经济命脉的老瓢把子。

  白如风!庞清!罗启!

  三人挨着坐在一起,皆是一身布衣,脸色平静又严肃。

  贾云腾心里清楚这三人不是什么好鸟,但以这三人睚眦必报的性格,不给他们请柬,恐怕日后要上门找麻烦,这三人的人品和武功,可是两码事儿。

  刘喜,这万寿阁的大老板,每一年,都是有他一个位子,一个目露精光的商人,看起来人畜无害。

  殷灵!红袖山庄的少庄主,红衣红纱,端的是美艳无比,浅浅一笑就可以迷尽这世上男人,不过在这里,除了刘喜以外,其他人对她的美貌丝毫不感兴趣。

  最后一位!

  “锦王爷!哈哈!我还以为王爷您不会赏脸!真是让贾某人这包房蓬荜生辉啊!”

  正是那黄断易!

  他就是让位给三太子的大太子!

  锦王爷!黄天霖!

  “贾老板第一次发我请帖,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黄天霖微微一笑,这里面能拿架子的,唯有他和武当少林那两位,这是贾云腾也必须要讨好的存在。

  “哪里的话!锦王爷日理万机,贾某我是每年都有心,却不敢相请啊!”

  贾云腾看到锦王爷是真的心里欢喜,有这么一尊大人物,若能站在自己这边,那以后的商路,可谓平步青云了!

  寒暄片刻,尽皆落座。

  “老规矩,今日只谈风月,不讲利益!上菜!”

  隔壁纱帐内,高山流水,琴瑟和鸣,京师第一歌姬柳菲菲也被贾云腾请来献声。

  伴着悦耳的琴声,菜品一一端上。

  当真是:

  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

  就这第一道花尾榛鸡做的飞龙汤,就抵得上寻常人家十年的收成!

  酒也是国宴的太白魂!

  真不愧是最高规格的福禄宴!

  香飘十里!味洒凡尘!仿佛整个开封都置身在宴席的香气之中。

  楼外房顶上的阎啸,都是砸了砸嘴。

  “这黄大哥要能带我进去该有多好!”

  终归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哪里吃过这么多奇珍异兽。

  看了看自己手边的玉冰泉,叹了口气。

  “闻了里面的酒菜香,我可是咽不下你了。”

  —————————-

  包房内表面觥筹交错,实际各怀鬼胎。

  贾云腾为了彰显自己地位的福禄宴,每年都能成为这些人明争暗斗的舞台,这已是第八年。

  “诸位。”

  众人定睛一看,正是那铁杖神丐,

  “本不该扫大家的兴,但收到请柬的,是我那不成器的徒儿,怎奈他七天前于洛阳被人打死,横尸街头,我才来替他赴宴。”

  贾云腾皱了皱眉,他的确知道此事。

  “神丐前辈,这事我倒是有耳闻,不是说他饮的酩酊大醉,中风休克而亡么?”

  “呵呵,我已看过尸体,身中数招,拳脚掌法都有,应该被群殴致死。此番前来也是为了替徒儿寻仇,不知几位可有线索。”

  问得妙!

  黄天霖心知肚明是“杀破狼”三人所为,如果能揪出来他们,有了神丐相助,加上阎啸和郎峰,胜率极大!

  他表面上装作一无所知。

  “神丐前辈。”

  略一拱手,对这等前辈高人无需摆架子。

  “锦王爷请讲。”

  “敢动少帮主之人,必定是顶尖高手,下九流来个三五十人也未必是打狗棒的对手,眼下大可搜查一下,三日前,谁在洛阳,筛选一下便知。”

  庞清铁青着脸略微有些挂不住了。

  罗启暗中拍了拍他的腿。

  “我兄弟二人三日前在洛阳。与洛阳知府商议铜锣山剿匪之事。锦王爷可是说我二人?”

  换做他人,罗启恐怕已经一枪封喉,锦王爷这等人物,他可是万万惹不起。

  “哈哈,二位当世名侠岂会做这等事,此事交付于我,三日内给神丐一个答复。”

  谁敢揽这等事?

  端着酒杯一饮而尽,众人看去,

  孟大山!

  这的确是个耳目遍布全国的人!

  盐帮的消息,一向来源广泛。

  “那就有劳孟帮主了。”

  诺大的包厢内,

  暗流涌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