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回 初入江湖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2102 2019.05.29 19:07

  今天早晨格外的晴朗,开封府的城门口,零散的几个士兵在打着哈哈。聊着上个月芳林院的小桃红,家里又懒又馋的黄脸婆,前几天在赌档输的二钱银子,和今晚去老刘店里要点的米酒。

  城内长街上走过来了两个人,都很高大,步履也很稳,一个挺拔,一个佝偻。

  这么早还有人出城?

  “我就送你到这里,去衡山找郎峰,我有个老伙计也在那。”

  阎啸停住了脚步,他现在还不能离开开封。

  “你救了我一命,我相信你一次,这很公平。希望日后你能给我个交代。”

  关鹏海深深地看了一眼阎啸,转过身走出了城门,再也没有回头。

  ---------------------

  阎啸先回到了油伞店,稍微打理了一下就开了张,坐在了门前的躺椅上晒太阳。

  房檐遮住了洒在脸上的阳光,只吝啬的把光芒披在阎啸的衣服上,巷子里来来往往地过着推车,手艺人都要出摊开工了,开店小老板的也都打开了门闩。开封的白天总归是十分热闹的。

  阎啸看到这些不免嘴角笑了笑,他想起了十年前自己刚来开封时的样子。

  那天也是个不错的早晨。

  十六岁的他刚出师门,第一站就来到了开封,一个鱼龙混杂的城市必定可以磨练磨练自己。

  那一年,小王爷还在漠北学艺未下中原

  郎峰正带领衡山发展的蒸蒸日上

  关鹏海初掌鹰爪门,满腔雄心壮志

  小皇帝三太子刚刚继位,面对着奸臣宁丞相和刘公公的党羽,王朝百废待兴。

  这是一个英雄四起的时代。

  初入江湖的阎啸和很多小少侠的选择一样,住了个干净的客栈,闲来无事就去附近的酒馆坐一坐,听一些江湖上的消息,涨涨见识。

  大家都是装装样子,很多人对江湖路只是懵懵懂懂而已。

  “悦来客栈”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个城市里总有这么一家悦来客栈,而偏偏这个名字的客栈,总会成为江湖消息最多的地点。

  阎啸坐在了窗口的一张小桌子。

  “一壶玉冰泉,二两花生米,一盘酱牛肉。”

  “好嘞!这位爷稍等!马上就到!”

  这里的小二见到客人比见到亲爹还要亲,谄媚的笑容把五官都挤到了一块儿。

  这一楼的大堂里,坐着很多客人,大多数在侃侃而谈,少部分人自己一张桌子,或是装装深沉,或是大口地专心对付桌上的饭食。

  “听说了么?郎峰郎大侠前几天荡平了雪峰山的三百贼寇!”

  “废话,现在湘西的地界儿,哪有人不崇拜郎大侠!”

  “我倒是听说,开封就有人想取郎大侠的...”

  “嘘...老张,你不要命了?”

  隔壁的桌子上两个长工打扮的中年人的话,都被阎啸收在了耳朵里。

  “哼!”

  中间的一张桌子上,一个粗布麻衣的中年剑客冷哼了一声,背冲着阎啸,只能看到他背着一柄宽大的铁剑。剑上篆刻了两个字

  贪狼!

  当时中原风头一时无两最强的三人!

  贪狼剑神白如风!

  破军刀皇庞清!

  七杀枪圣罗启!

  这三人就好比现在的阎啸,林贤四人。最可怕的是,这三人还是老友,江湖人称“杀破狼”。

  “无知鼠辈,可知道祸从口出?”

  白如风扫视了一周,整个大堂一片寂静,阎啸嚼着花生米看着他,他当然知道白如风是谁,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去起刺儿,静观其变就好,没想到初入江湖就遇见大事儿了。

  白如风很满意自己的震慑效果,起身就走出了店门。

  “菜来咯!客官您慢用!”

  不适时宜的小二过来挡住了阎啸的视线。

  等他移开的时候,白如风已不见了踪影,客栈里又开始了窃窃私语。

  “小兄弟,分杯酒?”

  一个紫袍男子坐了下来,两只手交叉支在了桌子上,拇指上翠绿的扳指格外显眼,有些人,不穿龙袍,也是那么的像太子。

  “乐意至极。”

  阎啸最大的优点就是喜欢交朋友,他这个人虽然话不多,但是总能吸引到各种各样的朋友。

  “在下黄断易,你叫我黄大哥就好了,我看你也是初到开封府吧。”

  “的确是个拗口的名字,没错,不知道黄大哥有什么指点?”

  阎啸给黄断易满了一杯,

  “杀破狼那三人,你可听说过?”

  “当然了,江湖豪侠,有哪个不知道他们三人!”

  阎啸虽然答得快,但是眼神里还是很平静,丝毫没有一点崇拜和向往的意思。

  “他们可不是什么豪侠,这是三个嫉妒心极强的刽子手。”

  黄断易的声音压的很低,周围的人还在吃吃喝喝,这桌上的两人却仿佛入了定,彼此看着谁也不动。热闹的酒馆里,好像多了两颗冰块。

  半晌

  “你的意思是,他们为了名气,会杀了郎峰。”

  “聪明!”

  黄断易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阎啸依旧没什么表情,但他的手已经攥紧了他的刀把。

  “你知道吗,宝刀就是宝刀,糊了再多的泥巴它也是宝刀。人也一样,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像一把出了鞘的宝刀!”

  黄断易眼神紧紧看着阎啸的双眼,那是一种热切和盼望!

  阎啸松开了握着刀的手。

  “你想救郎峰。”

  “郎峰不该死,我想让这江湖有一座阎王殿,能判那些真正沽名钓誉之徒的死刑!”

  “哈哈,那应该叫判官店。”

  “来,这个判官店,值我们喝上三杯!”

  觥筹交错,两人喝了十壶玉冰泉和两坛女儿红。

  阎啸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大堂,回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他把自己的刀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枕头旁边,这真是一把糊着厚厚泥巴的刀。

  呼...

  长舒了一口气,他想着黄断易最后和他说的话。

  今天是六月初六,在后天初八的晚上,当朝首富贾云腾要在开封的万寿阁开一桌招财福禄宴,郎峰收到了请柬,还有其他行当,甚至包括当朝重臣也收到了请柬,不过那些朝廷的人能否赴宴,就不得而知了。我也有一张请柬,但我不会带你进去,那样你的样子就会被看到,我希望你能在外巷帮我盯梢,宴席散了之后,如果有人对郎峰动手,你能助他一臂之力。

  谢礼,五千两,黄金!

  “钱不重要,奸佞之人,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