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 倒霉的阿福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2067 2019.05.21 14:37

  长安,开封,洛阳。

  总部,判官店,赏金大厅。

  长安总部,负责派下赏金榜。开封判官店,负责接天地人三榜,只接武林中的大案。洛阳赏金大厅,为各路小案件和民间悬案的发榜处,也作为江湖信息收集点。三处机构互相扶持,造就了判官店在武林中的威名。

  今年五月的开封总是下着连绵的阴雨,大白天也不见什么太阳。多亏了这阴雨,油伞店的生意这几天越来越好,阿福的午餐都加了红烧肉。

  吃完了饭的阿福又坐在了门槛上,看巷子里的几个小孩在房檐下玩着泥巴。

  “哎,也不知道阎老板抽的哪路风,居然把地榜压了下来没发,两万两白银啊,我去接了也行啊。”

  几个小孩抬了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毕竟小孩子也知道两万两白银是什么意思,虽然对金钱没什么概念。

  “看个屁,玩你们的!”

  阿福的眉毛一竖起来,几个小孩子马上低下了头。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从巷外传来,水花的声音格外的清脆。阿福转过头去,果然走进来巷子里一个人。

  这人撑了一把纸伞,已经被雨水打透,发梢都还挂着晶莹的水珠,可他还是撑着伞没有放下,照他这个情况,伞里的水比伞外更多。

  “你这伞。不贴桐油,怎么会防水呢?”

  阿福开始有点儿好奇了。

  “所以我来买把伞,你是掌柜的么?”

  他的伞压的很低,只能略微看见下巴和过肩的长发,低沉的嗓音是该是个中年男子,身高大约七尺,一身洗的发白的蓝衫,身上并没有带武器,起码看起来没有。

  “嗯,跟我进来吧,伞放在门口就行,别淋湿了我刚铺的地板!”

  那人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门口几个玩泥巴的小孩子,把伞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斜靠在了门槛的外面。伞下面是一张消瘦的脸,眉心有颗红痣,两撇鼠须让他起来十分狡诈,眼睛里也闪烁着精光,只是面色惨白,看起来精神不佳。

  他放下了伞,在门槛那里抖了抖鞋上的水,随后便迈了进来。

  “这几天一直下雨,店里的生意应该不错吧。”

  柜台上摆的都是阿福的小玩意儿,烟袋,茶壶,算盘,和一些他平时玩的手把件。这人就在柜台前看着阿福的这些东西,问了这么一句。

  “还行吧,油纸伞两钱银子一把!后面都是,自己挑,只有这一个价格。”

  阿福拐进了柜台里,胳膊撑着柜台对着他身后努了努嘴。他的性格从来都是这样,懒得和客人啰嗦,你爱买不买,反正不指着你这点钱过活,不买你就淋着雨走就是了。

  这人伸出了手,这只手的指甲有三寸长!好像还镀了什么材料,看起来银光闪闪,刚刚他拿伞时指尖冲向自己,阿福并没有看到异常。现如今,他的手指正轻轻抚过墙上的油伞,在仔细地挑选着。

  “做工不错,你这伞比起长安城的工艺,也不遑多让。”

  他抓起了一把黄色的油纸伞,走向了柜台。

  “算你识货,这伞都是我一张张纸糊的,算起来要二钱我都觉得太少了!”

  阿福接过了他的二钱银子,脸色好看了不少。

  “不如你看看我那把,我那把是在苏州买的纸伞,虽然不防雨,但是做工精良,尤其伞面的画,可是沈周沈先生的真迹。”

  “哦?那我倒要看看,沈大先生的真迹会画在伞上?”

  阿福平日就好些古玩字画,一听沈周的名字,心里倒是起了不小的好奇。

  那人听了嘴角微微一笑,转身去门框拿伞。他手里抓着他的纸伞走了进来,仔细看他的手,可以看到他扣得很紧,指甲都要嵌到了肉里。额角也有了几颗不知是汗珠还是水珠,小臂的青筋也开始突起,喉结一上一下地动了动,转眼就走到了阿福的柜台前面。

  “掌柜的您开眼。”

  阿福撑着柜台的手放了下来,凑着脑袋去看了一眼。

  “咔嚓”一声!

  纸伞的伞面全部爆裂开来,里面是一把铁伞的伞架!随着铁伞被撑开!里面飞出了一根钢针,迎着阿福的脸就飞了过去,此时阿福的脸离钢针只有一尺!

  阿福右掌飞快地斜拍了一下柜台,整个人横向移动了三寸!正是这三寸的距离,救了阿福的命!即使这样,阿福的耳朵也被钢针打了个缺口,没入了身后的墙里!

  “铁伞银爪,张叶!”

  “就是我!等他妈什么呢?动手!这胖子不好对付!”

  张叶话音刚落,门口一道绿影冲了进来!手里两把匕首上下翻飞,阿福手里没有算盘,被逼的步步后退,身上也挂了好几处的彩!他定睛一看这人,这不就是刚刚门口玩泥巴的小孩里的一个!

  “哈哈哈,阴鬼童子,你这匕首还是这样霸道!”

  妈的,阴鬼童子?没想到被这个侏儒把我骗了过去!这两个人好大的胆子,敢对我们判官店出手!

  “少废话,速战速决,别惹来麻烦!三招毙了他!”

  阴鬼童子嘴和手一样快,一刀险些把阿福的鼻子削了去!

  “老子的算盘要是在手里,定打碎你这个矮子!”

  阿福气的不行,被逼的一步步向后,眼看着旁边张叶也走过了过来,胖子眼珠一转,靠向了后门的门帘儿!

  ———————

  阎啸还在判官店里坐着,左手撑着下颚倚在了桌子上,右手拿着根毛笔在郎峰的地榜上不知道写着什么。

  哎,不知道胖子在干嘛呢,这小子最近生意不错,把店交给他我也放心,真想亲自去一趟扬州探一下红袖山庄的案子。

  “咚!”地一声响!

  阎啸看向了大门的方向,皱了皱眉。

  ——————

  阿福被打到了院里,摔在了地面上!他挨了张叶重重的一伞,肚子也被阴鬼童子刺了一匕首,可他现在并没一点儿将死的绝望,反而爽朗地笑了出来。

  他心里知道,到了院子里,一切都逃不过里面那位的耳朵,这两个小子,死定了!

  “你他妈的还笑,信不信我...”

  阴鬼童子抬起了头,看到了漆黑的判官店,店门口,站着一个已经怒不可遏的人影。

  他的手里,攥着一把翠绿翠绿的刀。

  刀已出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