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回 血溅奈何桥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39 2019.06.23 15:10

  天朗气清,开封城终于迎来一个干爽凉快的晚上。

  可这万寿阁的氛围,跟这宜人的天气恰恰相反。

  隔着窗户都听的到焦海像一头肥猪一样在嚎叫!身上林贤的鞋把他的绸缎衣服都拧破了!

  “说!为什么这么做!谁让你来的!”

  林贤反手抽出了锻魂剑,挽了个剑花抵在了焦海的耳根!

  “再有一句假话,我就从你身上挑个物件割下来!”

  林贤狞笑着引着剑锋划过他肥胖的身躯,停在了他的裆部。

  “我看这儿就不错,你说呢!”

  “够了!”

  林贤这时候还有人敢拦他?他挑起地上洪道的葫芦,朝着声音的方向就投了过去!

  啪!

  一只手稳稳地抓住了铜葫芦!

  居然是锦王爷!朝堂中人敢拦林贤的,也只有他!

  黄天霖掂了掂葫芦,抛还给了洪道。

  “别,二位开心就好,都是这么大的官儿,砸碎了我还怕你们不赔我个金的?”

  洪道一个指头转着葫芦画了个圈儿,顺着放在了桌子上。仰头拎着太白魂的酒壶一饮而尽!

  “林贤,这人固然有问题,也不要惹了贾老板和诸位的雅兴,不如关起来明日再审。”

  锦王爷双手放在桌上,冲着林贤淡淡地微笑。

  焦海满脸的鼻涕眼泪,感激地看着锦王爷。

  “王兄,这狗东西出言不逊,现在就已经扰了我的雅兴,杀了他又如何?”

  林贤丝毫不让,清秀的脸庞酝酿着一股子狠劲儿!

  贾老板算什么!

  “桀桀桀....”

  边上的刘桐发出了声声怪笑,

  “二位,依我之见,这焦海分明冲着阎啸而来,不如交给阎啸处理。小王爷何必趟这趟浑水?”

  说这话的时候,刘桐一直盯着锦王爷,这老谋深算的太监总管已经察觉出了不对,他想从锦王爷镇定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废什么话?这小王爷说的没错,杀了就完了,你们不动手,老夫来!”

  楚万里在一旁早就想出手了!眼见着刘桐说话心里更是不快,恨不得连他一块劈了!

  不过,焦海是能够随便杀的么?

  显然不是,不然楚万里早早就动手了!洪道拦他其实也是在帮他!

  焦海是谁?

  盐帮帮主,十八分舵的势力遍布全国!你如今当着这些人的面宰了焦海,盐帮就算实力不济,可他们的钱包有足够的重量请大人物来复仇!

  楚万里就算久未入江湖,也晓得这其中利害关系!嘴上说的强硬,也不过是冲着刘桐而已。

  可他这句话也间接激怒了林贤!

  林贤要杀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插手?

  眼看着锻魂剑就要插进焦海的心口!

  连焦海那砰砰砰的心跳都无比的清晰!

  “慢。”

  第二次了!

  林贤脑袋蹭一下回了过来!锦王爷拦了一次他已经动了真怒,他倒要看看是谁还敢!

  阎啸!

  这下林贤愣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阎啸扶着把手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阎啸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仿佛都那么懒散而随意,轻飘飘的不修边幅。

  可当他动手的时候,这平日里积蓄的能量会在一瞬间爆发!

  “我来。”

  他看了看楚万里,拍了拍林贤的肩膀。

  事情做到这一步,焦海必须得死了,既然是殷灵的事,不能让林贤背下,更不能让自己师父犯险!

  “你!你敢!我可是盐帮帮主!你草菅人命炼邪丹!如今还滥杀无辜!你!诸位!救我啊!”

  哪里有人会理他?如心大师都是闭上了双眼不再看他。

  洪道和刘桐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眼前的一切。

  段将军压根没有回头,喝着自己的酒。

  唯一面无表情的人是贾云腾,没人猜得出他在想什么!

  “啊!啊!”

  焦海挪动着肥胖的身躯一点点的后退,他腿软的已经站不起来了,眼睛里倒映的阎啸离他越来越近!

  阎啸的身上又散出了黑气,那是他杀人时候内劲的外放!他的瞳孔缩到极致,像两根钢针一样盯着焦海!

  空气中四面八方都是阎啸的气息!焦海退到了小溪石桥的旁边!退无可退!

  阎啸的呼吸随着焦海的动作而改变频率,手里紧紧攥着碧霄刀的刀柄!

  “啊啊啊!”

  焦海猛然间弹了起来!

  胖如皮球的他此刻灵活无比!他隐忍这么久就是想等逃跑的时候留一线生机!

  裂山掌!

  焦海的实力比不上这里的绝世高手!但在江湖上也算是个一流高手!露了半天的怯,这些人倒真是小看了他!

  这一掌竭尽了焦海的全部气劲!带着呼呼的破风之声像一颗翻天印砸向了阎啸的面门!

  见到这一幕,刘喜惊呼了起来!

  可其他人依旧不动声色,

  他们和刘喜想的不一样,他们想的是,

  这焦海完了。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是阎啸?

  眼见着这一掌离阎啸的面门只有三寸不到!

  焦海眨了下眼,他怕鲜血溅到他的眼里,管你是阎王爷还是太上老君,这么近的距离,面对自己的一对铁掌,都该被劈碎了!

  可就是这一眨眼,

  焦海拍空了!

  他只看到隐隐的绿芒!

  阎啸已经不在他的眼前!

  “贾老板,这座小石桥,有名字么?”

  阎啸的声音从焦海的背后传来!

  “还没有。”

  焦海看到贾云腾在说话,可是怎么感觉这么慢!

  “以后,它可以叫奈何桥。”

  焦海努力地想回过头看看阎啸,他转着自己的脖子,扭着自己的身体...

  当!

  他的头掉在了地上,

  颈腔里一道血箭!随着身躯的轰然倒下,溅在了石桥之上!

  阎啸,就提着刀站在这小小的石桥之上!

  “贾老板,劳烦给盐帮发帖,就说,人是我杀的。”

  贾云腾看着阎啸,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他在权衡利弊,也在为阎啸想着开脱的办法!

  可这众目睽睽之下如何开脱?

  焦海诬陷人?

  谁会信?

  一旁的刘喜脸色煞白,强忍着呕吐的感觉,挥手叫来下人清洗地面。

  段云澄有些诧异,他没想到阎啸比传说中的,还要生猛!这一刀他自问接不下来,能不能躲过,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刘桐把玩着酒杯阴森森的看着阎啸的手,

  碧霄刀,真是柄好东西...

  苍虬古剑和凌天神诀已经到手,若是再得到碧霄刀和碧霄七斩,纵然离开朝堂又如何?天下还有谁是对手?

  洪道和锦王爷一脸平静,这两人对阎啸的实力没有感到任何意外,这种实力都没有,怎么会被称为四大高手!还隐隐排在第一?

  郎峰摇了摇头,他明白阎啸惹上了一身的麻烦,和当初自己血洗红袖山庄一样。很难洗清。

  如心大师的眉眼倒是隐隐有些笑意,阎啸的敌人越多越好,这晚辈近年来风头太盛,该吃吃苦头。

  “贫道愿以人格担保,这焦海的确是该死之人。”

  寒虚子!

  这时候站出来的人居然是他?

  刘桐和如心大师都皱了皱眉,这牛鼻子老道精神有问题?

  包括阎啸自己,都诧异地看了看寒虚子。

  三天前院子里他和如心大师来访那一幕还历历在目,怎么现在居然会犯险来保我?

  “多谢道长。”

  没有多说话,阎啸收起了刀回到了座位上。

  寒虚子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楚万里神色复杂地坐了回来,他明白阎啸这一刀也是给自己解围,不然动手的人,很可能是自己。

  林贤看看阎啸,嘴角又挂起了笑容,也回到了座位上。

  “贾老板,节外生枝,多有打扰。”

  “小王爷哪里的话,这等贼人,死了也就死了,我贾云腾,还无需畏惧他盐帮!”

  贾云腾脸上一扫阴霾,豪气干云!

  不过焦海的死,到底对这桌人有多大的影响?

  太大了!

  万佛陵盗尸案,马上就会传遍江湖!所有人都会知道江湖中有三具肉身舍利!

  佛门恐怕也要花大代价来悬赏!

  殷灵盗尸!判官店也马上会被推到风口浪尖!

  少不了发一张地榜!

  至于阎啸杀了焦海!已成事实,无论多少人证明焦海诬陷他,盐帮也不会放过他!

  还有那传说中的长生尸丹的秘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会有大批杀手冲着阎啸而来!

  整个江湖,

  接下来会乱成一锅粥!

  ————————

  判官店,这一刻灯火通明。

  阎啸还不知道,自己的后院已经起火。

  一个人影坐在石凳上,透过夜叉面具可以看到他满是血丝的眼睛。

  他抬头看了看刚上梢头的月亮。

  “这个时辰,那胖子应该已经死了。”

  他的手抹了抹自己裤子,蹭掉了满手的血迹。

  面前的石桌上,放着当初阎啸给殷灵送饭的食龛,盖子在一边随意地摆放着。

  “这林贤也不是个聪明人,居然还把你藏在判官店。还把你的大穴给点了,这不是给我省了许多麻烦么,哈哈哈哈哈哈!”

  黑衣人朗声大笑!

  “你说是吗?”

  他一脚踢了踢脚边的人。

  姚龙!

  他现在怒瞪着双眼,盯着黑衣人,嘴巴扭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身体还保持着被点穴时平躺的姿势。

  可他的胸口,已经空了,

  只剩下黑黢黢的大洞,

  他被黑衣人在点穴的情况下,活生生挖去了心脏!

  那颗心脏。

  就在石桌上的食龛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