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回 神丐殒命判官店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129 2019.06.04 22:09

  雨后的夜风,吹着万寿阁的灯笼摇曳生姿,除了这里的人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惨案,一切都会随着夜风一起被吹走。

  “报!”

  咚咚咚!

  贾老板的门被拍响了,听声音是他心腹的赵管家。

  “进来!”

  赵总管脱下了雨披,即便隔着雨披,身上也是湿了一大片,今夜的雨,实在太大了。

  “云腾,事都办好了。”

  赵总管从贾云腾出生就在侍奉他们一家,从他父亲逝世后,赵总管待他如亲儿子一样,所以这私下里,两人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主仆礼节。

  “怎么样?”

  贾云腾指了指椅子,那是锦王爷刚离开的地方。

  “盐帮的苏长老正在这里,听了孟大山逝世的消息之后有点失控,平复了下来正赶往这里!”

  赵管家坐在了椅子上,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

  “李秦的车马没有出城!在福德酒楼门口,酒楼的掌柜的说他们回了房间就没再出来。掌柜的我已经打点过,不会说我去查过。”

  “孟大山的尸体安置在一楼院子里,等苏长老来了再带他去。”

  一口气赵管家把交代的事全部汇报完毕,贾云腾一直很欣赏他的办事能力,滴水不漏!

  “还是你办事最让我放心。派人盯住殷灵和神丐,我觉得今晚,还有事要发生!”

  “是!”

  赵总管喝完了茶,匆忙又退了出去,帮贾家鞠躬尽瘁,是他毕生的事业。

  锦王爷此刻在天字三号房,还没有睡觉,刚刚吹笛通知阎啸的小厮,现在正蹲在他的窗框上,是个约摸十五六的少年,和阎啸年纪相仿,很是瘦弱。

  “七儿,怎么样?”

  “回王爷,那阎啸不在房檐上,不知道人去向哪里,我吹笛时雨势头已经小了不少,他应该听得到!”

  小七的手里摆弄着他的短笛,生怕黄天霖责怪下来。

  “好,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今晚你还不能睡,去给我探一下福德酒楼李秦的客房,他今晚未必在房里,带上几个人,找到他的所在立刻通知我。”

  黄天霖摸着自己的扳指,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刘公公一派的党羽,对他来讲威胁极大!

  “遵命!”

  小七的轻功高明的很,一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

  “老白,你说这老叫花子,会不会把他徒弟的案子算在我们头上?”

  庞清在四号房里走来走去,他现在烦躁的很!孟大山死了,他们绝对是怀疑对象!可他心里有数,这孟大山真的和他们没关系!

  “你稍安勿躁!还没人怀疑到我们头上,锦王爷和那贾云腾也不是傻子,我们会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顶风作案吗?孟大山肯定有人故意为之,让我们引火烧身!”

  白如风比起庞清还是稍微有点脑子,可他的脑子显然也不是特别好。

  “放心,没人会怀疑我们,但是我们也一样危险。

  第一,少帮主的事与我们无关,能弄死他的人,弄死我们单独一个也不会多难。

  第二。孟大山的死我估计的确和杀少帮主的是同一人。这人想让别人认为两件都是我们做的。

  第三。我们一定不要分开,这个人实力一定很强!我们单对单没有必胜的把握!”

  罗启还是十分淡定,三个人的主意基本都是他拿,当然了,那些伤天害理的坏事儿,也是他出的主意。

  “好,今晚过去,明天离开开封,这儿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白如风啐了一口在地上。

  遇见这种事,真他妈晦气!

  天字二号房!

  神秘的殷灵,贾黄二人怀疑的头号对象之一。

  她的房间烛光曳曳,

  点心水果在桌上摆的好好的,

  里面却空无一人!

  她,去哪儿了?

  ————————-

  司徒焕看着阎啸,

  故人之徒,此刻的气势丝毫不让他师父!

  司徒焕心里很欣慰。

  “司徒老先生是家师旧友,亦是我的师长!对他不敬,死罪!

  老王八蛋说我师父是缩头乌龟,辱我师门,死罪!

  阴阳人想夺我视如生命的碧霄刀,死罪!

  数罪并罚,今日你们,谁也走不了!”

  阎啸身上腾起了一团黑气!

  黑夜里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手里的碧霄刀发出丝丝绿芒!

  李秦捂着断开的手掌在墙角惨叫!

  神丐目光也从司徒焕的身上移开,看向了阎啸,很明显这边的少年,更有威胁!

  “黄口小儿,你说罚谁就罚谁?今天我就替楚万里那王八给你上一课!”

  神丐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羞辱,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敢对他大放厥词!

  不过很快他就会后悔了!

  阎啸身边的四个黑衣人,两把剑两把刀、看着也都是大内的高手,四人站位分明就是配合精妙,有着自己的杀阵!

  阎啸根本没把这四人放在眼里,走狗的狗,一样该杀!

  “碧霄一斩断魂魄!”

  阎啸以左脚为轴,右脚点地四下、碧霄刀破空之声仿佛鹰啼,左右挥砍了四刀!

  回到原地!

  四个人只得慌忙招架!根本没有看清阎啸的动作,只看到碧绿的刀芒一闪而过!

  血线从左边的喉头开始散开,转而嘭出了一团血雾!

  一刀封喉!

  四个人捂着自己的脖子,倒在了地上!

  他们一辈子也没看过这么快的刀,快到无法招架。

  他们一辈子也没看到这么准的刀,四道伤口同样大小。

  他们一辈子,只能看一次这种刀。

  阎罗王的碧霄刀!

  李秦的嘴能吞下一个鹅蛋,这四人都是大内的真正高手!就算不比自己,也相差不多,一招之下就变成了四具尸体!

  这人,我绝对不是对手!

  他摸索着墙角站了起来,断腕处还在汩汩流血,他已顾不得许多,他只想逃离这个恶魔!

  “阴阳人?我的刀还在这儿,你不来拿吗?”

  李秦的耳边吹过了一阵风!

  刚刚三丈外的阎啸此刻就在他的身旁,一脸盈盈的笑意望着自己!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让我走,我不会再犯你和司徒焕!”

  “好。”

  “真的吗!”

  李秦已经黯淡下来的眼神陡然亮了起来!

  “人走,头留下!”

  横刀一抹!身后的墙壁撒出了一道丈长的血印!

  阎啸抓着李秦的束发冠,提着他的人头,扔在了神丐的脚下!

  “到你了。”

  神丐的眼皮跳了跳,这小子,怎么这么年轻就身手这么强,楚万里给他吃了什么大补丸?

  看这小子的速度,逃是不好逃,只能拼了,我这打狗棒法,还未输过江湖上任何一个流派!

  神丐绕过了司徒焕,铁杖点地,一跃而起飞到了阎啸的身后,拖着铁杖朝着身后就狠狠扫了过去!

  “碧霄二斩碎离愁!”

  阎啸人未回身刀已就位!横在身后乒乒乓乓斩了这带着千钧之力的铁杖十余下!

  火花四溅!

  铁杖被砍出了道道白痕!阎啸的碧霄刀丝毫无损!

  神兵就是神兵!

  “碧霄三斩判生死!”

  阎啸冲势未减!一步上前!抢到了神丐的胸前!

  司徒焕倒吸了一口凉气!

  擎着刀怎么敢抢到别人怀里!

  这是大忌!

  阎啸刀尖从脚尖起势!一个扬手刀!嘴里一声暴喝!这一招变得突然,没有瞬间的爆发力根本无法完成,若是撩中神丐,以碧霄刀的锋利程度,神丐必定被一刀两段!

  十多年的帮主生涯,大大小小战斗不下千场!多年的经验让他提前有了警戒!双腿一字劈开跳起,手中铁杖横过来向下压去!

  以全身之力压住了这一刀的上扬!

  当!

  司徒焕都瞪大了双眼!

  青出于蓝!

  这一招的选择和果决,可能自己全盛时期才能一比!

  “碧霄四斩落忘川!”

  忘川,即冥河。

  攻势一浪高过一浪!

  碧霄七斩!当年楚万里用前五斩搭配碧霄刀就足以笑傲江湖!

  碧霄刀划着铁杖砍向了地面!

  地上的五具尸体,和依旧活着的三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只有夜风吹着杂草沙沙地响。

  泥土翻飞!

  阎啸拉着刀跳的比神丐还要高!

  下落的神丐已经举不起他的铁杖,

  阎啸的刀已经随着他冷漠的脸,

  怒劈而下!

  地上的司徒焕,被迎面的血雨打了一脸。这温热的感觉让他觉得一切的不真实,都那么的真实。

  地上神丐的人头滚落到他的脚边,眼睛狰狞地看着他的脸。

  阎啸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以后的江湖,一定是他的!

  ———————-

  嗒,嗒...

  一匹青鬃马停在了万寿阁的门口。

  一个黑衣人翻下了马来,把缰绳交于门口的小厮,抢步就闯了进去!

  “孟帮主尸首何在!”

  他抬起了头,满脸的胡子拉碴,通红的双眼想必是刚刚干了眼泪。

  “苏长老!”

  贾云腾快步走下了楼梯。

  黄天霖扶着天井的围栏,看着一楼的苏长老,一个小小盐帮长老,并不值得自己移步下楼。

  “苏长老节哀,在我这里发生了这种事,贾某难咎其责!”

  双手抱拳鞠了一躬。

  黄天霖笑了笑,他明白了贾云腾为什么会成为首富了。

  苏长老显然被这一下子弄了一愣,他当然清楚贾云腾是谁,他已经抱着大闹一场的心态来此。

  “贾老板!你,你不必如此。我盐帮定会调查清楚,让孟帮主在天之灵安息!”

  苏长老赶忙去扶贾云腾。

  贾云腾脸上还流了几滴眼泪,是真是假,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孟帮主的尸首在后院,我已命人安置了金丝楠的棺材。”

  苏长老感激地点了点头。

  二人移步后院。

  苏长老跑上前去打开了棺材板。

  愣了一下子,紧接着回头望向了贾云腾。

  “贾老板!孟帮主的尸首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