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回 浮出水面的真相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47 2019.07.04 22:57

  这个夜太漫长了,

  漫长的让人害怕,让人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

  黄伯风短暂的语塞没有被人注意到,毕竟万寿阁走出了两位大人物,停滞一下也没什么不可。

  走出来的黄天霖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一票人。

  而这些人也都看着他!

  他们想的都是同一个问题,

  这个锦王爷是真还是假?

  “诸位,他是真正的锦王爷,因负伤未能赴宴,刚刚才来找贾老板谈话。”

  郎峰站出来解了围。

  黄天霖笑眯眯地看着刘桐,还是没有说话。

  他走到了阎啸的身边,附耳低声说了些什么。

  阎啸表情奇怪地点了点头,给林贤一个眼神,二人便转身离去了。

  一旁黄伯风面具下的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锦王爷!

  不管有什么样的情绪包含在这对眸子里,这始终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亲立的太子!

  可黄天霖并没有看向他,江湖上隐匿自己身份的人多了去了,没必要关注,他也不曾看见刚刚黄伯风力克洪道的场面。

  所以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刘桐的身上。

  “一别两日,刘公公,一向可好?”

  “多谢王爷挂念,老奴身子还算硬朗,只是不知锦王爷是否被贼人盯上了,居然有人敢冒充您!”

  何清陽的易容和模仿真是惟妙惟肖,除了贾云腾知情,阎啸略有感觉,其他人都是毫无察觉!

  “刘桐!你当我和你开玩笑?两日前你声东击西用白云诀打伤我!让我不能出席福禄宴!此番又说有人假扮于我,不是你安排的,还会是谁?”

  黄天霖怒目而视!手指着刘桐破口大骂!气的自己伤口都有些崩裂,摇摇晃晃地站不稳。

  邱大邱二也从一楼走了出来扶住了黄天霖,一同怒视着刘桐!

  “老贼还敢现身?那日打伤我弟,刺杀王爷,你该当何罪!”

  邱大也义愤填膺地吼道!

  这下周围的人都懵了,

  刘公公莫非是想不开?不远万里来开封刺杀一个最位高权重的王爷?

  可如果是黄天霖做戏,可这戏未免也太真了吧。

  “王爷,我入你王府一人未带,如今就算我说破天,也没人信我,以后自有定论。”

  这老东西倒是镇定,

  黄天霖反倒希望他此刻激动一些,可刘桐这久经官场的大人物,入了一次局,岂会入第二次?

  “哼!”

  黄伯风冷哼了一声,

  伟岸的身影就像一座巍峨的高山,虽然挡住了脸,这里也没有一个人敢小觑他。

  他只出了两招而已,

  却让所有人认清了他的实力!

  “我们走。”

  阎啸已去,今天如果追着他挖了心,不仅刘桐会着急逃跑,我也会变成目标。

  且缓上两天,尸丹的事已经不是秘密,我太招摇只怕会惹来无穷麻烦。

  阎啸那小子还交上了林贤,他师父屠逍遥也是个棘手的滚刀肉!

  先走为上。

  刘桐点了点头,二人腾跃而起,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留下了万寿阁的几人,面面相觑。

  “可知道那黑衣人什么来路?”

  郎峰摸着自己的下巴,他没见过黑衣人出手,可刘桐都听他的话,显然是个绝顶高手!

  “不知,他的武功路数从没见过,形似鹰爪功,却比鹰爪威力大得多,而且看起来他只是单纯出拳出爪,并没有杂糅招式进去。”

  如心大师自问阅遍天下武功,从开始便一直关注着他,可也没看出来个名堂。

  “此人与刘桐怕是相处过一段,这二人彼此间都有着自信和尺度,刘桐相信他的实力,他也觉得刘桐刚刚面对洪道那一拳有些吃力,才出的手。

  这绝对是对彼此武功的了解,才有的默契!”

  寒虚子观察入微,分析能力也高人一等。

  “默契么,一个太监,会和谁有默契呢?”

  楚万里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转身回到了万寿阁。

  是啊,一个太监,

  会和谁有默契呢?

  几人在万寿阁的门口,停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散去。

  他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

  判官店,

  这里一片死寂,

  假山小溪的掩映下,白光点点,倒是真的像一块墓地。

  惨白的月光照在了院子里,血迹已经被夜风吹的干涸,姚龙圆睁的双眼还透露着不甘。

  “我心里怎么隐隐有着不安!”

  林贤捂着自己的心口,他一路过来就觉得胸口很闷!

  二人片刻便赶到了判官店的门口。

  吱呀...

  阎啸打开了门。

  两个人前后脚走了进去,径直奔向了后院。

  “啊?!”

  两个人都愣住了!

  阎啸率先跑了过去,抱起了已经冰凉的姚龙。

  低头看去,他的胸口只有一个黑黢黢的大洞,

  心脏不见了!

  阎啸回过头去看还在后门处的林贤。

  此刻林贤的神经几近崩溃,

  他双眼红的快要滴出血来!指甲扣进了掌心的肉,下颌不住地颤抖!

  “老姚,

  老姚,

  老姚!”

  他声嘶力竭地咆哮着,怒吼着,他的声音盘旋在判官店上空久久没有散去。

  他冲了过来抢下了姚龙的尸体,满脸的眼泪不断地滑落!

  “我他妈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你留在这里!我应该带你一起的,我应该....”

  说到后面所有的话都变为了哽咽。

  林贤像个孩子一样号啕大哭,

  姚龙之于他,仅次于自己的亲爹,从小便是姚龙陪他玩耍,帮他在外人面前出头。

  这个丑陋干瘪的小老头,在林贤的心里却是可爱至极。

  他的情感再也压抑不住地爆发了!

  “黄伯风!!!!!”

  在城南的黄伯风似乎也听到了风中传来的动静,回过头一笑,便带着刘桐走进了黑暗之中。

  “我林贤以天地为证!此生必杀你!走天涯跨江海,上碧落下黄泉!我终一生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拿你的人头给老姚祭天!!”

  林贤歇斯底里的怒吼,怀抱着姚龙久久不能平静。

  一旁的阎啸看着林贤,

  若是阿福死了,我恐怕也会如此吧。

  “啊?这是咋了?老板!”

  门帘被掀起,阿福也走了进来,他从万寿阁溜了回来。

  “嗯。”

  阎啸没有多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阿福很识趣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阎啸!”

  “嗯。”

  “你可知道那日掳走殷灵的人是谁?”

  “自然是刚刚的黑衣人。”

  阎啸苦笑道,他也见识了这人的武功。

  太强了!

  “我口中的黄伯风,就是他!”

  黄伯风?

  阎啸当然知道那是谁,

  在位二十年,平西方蛮夷,北伐鲜卑大军,一生荡寇无数!

  自身皇脉传承的九转神龙诀,强到没有道理!

  可是他,在自己初入江湖时,就已经死了,算起来,也过去了十年了。

  “他当然没死!

  具体如何我并不知晓,但那个轻功我见过!

  正是他的独门轻功

  游龙四海!”

  阎啸明白了。

  集尸丹之人,正是他!

  “林贤,你想想孟大山,殷灵,姚先生必定也是五心之一!

  这黄伯风,才是真正想练尸丹求长生的人!”

  林贤抬起了头,

  通红的眼睛看起来可怖至极。

  “姚龙是苗疆青龙寨的上任寨主,五心之中,刚好有一颗至毒之心。”

  完全说得通了!

  黄伯风一定是当年被人谋害,侥幸活命!

  如今十年过去了他恢复元气卷土重来!一求长生!二争天下!三定江山!

  这老东西藏的好深!

  如今刘桐跟了他,更加的不好对付。

  我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贾老板的建议呢?

  阎啸定了定神,

  现在还不该想这些。

  “林贤,我们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阎啸拍了拍他的肩膀。

  虽然残酷,但是很现实。

  “嗯,我要回漠北,请我师父出山!他老人家一生虽邪功傍身,但也看不惯这等卑鄙无耻之徒!必定会下山助我!”

  林贤咬紧了牙!

  面对这种级别的敌人,

  自己的力量太过微薄!

  可话虽然说的漂亮,屠逍遥这种阴晴不定的怪物会因为他林贤下山么?

  哎....

  “林贤,现在最危险的人,不是我们。最重要的事,也不是复仇。

  而是避免下一次的惨案。”

  阎啸眼睛一亮,隐晦地提醒着林贤。

  “我爹!”

  完了!

  黄伯风想夺回江山!首要的就是兵权!

  长江以北段云澄!

  长江以南林洪庆!

  天高皇帝远,他爹林洪庆的势力更为重要!

  “明日我便启程,多谢阎啸兄这两日的关照,日后来到江南,一定通知我。

  我林贤没有朋友,可我心里,已经认定了你!”

  阎啸会心地一笑,

  他也觉得林贤这人虽然带着轻浮和邪气,但是本质并不坏,还颇有几分正义凛然。

  他在金陵杀奸污妇女的何雨谦,

  便完全是本心所为。

  “好,他日若需要我,随时可以来找我。

  判官店,永远欢迎朋友。”

  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了空中。

  一份真挚的友情,开始在两人心中酝酿了出来。

  阿福在一旁看着两人。

  自己的老板就天生带着这种魅力,总是在自己都没察觉的情况,交下一个又一个朋友。

  想想当初自己,不也是这样被感染的么。

  嘿嘿....

  “阎啸!林贤!”

  一个身影翻过院墙飘然而至!

  锦衣华服,气宇轩昂!

  脸上的笑容灿烂至极。

  “锦王爷?!”

  “不,我叫何清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