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回 踏雪杀敌归故里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37 2019.07.10 23:01

  腊月二十三,

  京城城外,这天下着绵绵的雪。

  阎啸站在松软的雪地上,握着出了鞘的碧霄刀,谨慎地看着面前的人。

  眼前这人浑身都是破绽!

  歪斜地站着,一脸的肆意张狂,手里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左手倒右手来回掂量,嘴角挂着一丝不屑。

  “你知道你今天就要死了么?”

  阎啸的眸子不带任何情感,拔了刀的他,比这片雪还要冷。

  “我马群峰纵横江湖二十载,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可也不是你能拿去的。”

  他就是闻名京师的长空剑狂!

  马群峰!

  他的长剑换到了左手,手腕一抖,一阵清脆悦耳的剑吟传了过来!

  不再多说,生死之间没有那么多废话,阎啸握着刀便窜了过来!

  动如疾风!

  马群峰依旧一副张狂懒散的模样,

  阎啸有心试探,这一招留了些力,想看看这马群峰到底有几分本事。

  左手剑的剑客不多,高手就更少!

  马群峰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一剑横空,一拨一刺便轻巧地化了阎啸这一招。

  阎啸依旧没有表情,若是马群峰没有这种程度,还需要自己出手么?

  拖刀在手,踏了一式流星追月的轻功,眨眼便出现在了马群峰的身侧!

  鬼魅一笑,

  又是一刀!

  斜劈向马群峰的脖子!

  毫无保留的力道!

  这绿芒映在了马群峰的眼里!

  嗡嗡的刀啸窜进了耳朵里!

  他不敢大意,右手剑鞘,左手剑!

  交叉十字一起出手挡这一招!

  喀喀喀~

  一阵让人牙酸脑麻的声音,

  碧霄刀空中迂回变招!改劈为刺!

  摩擦着穿过了剑鞘之间的缝隙!划着剑鞘直捣黄龙!刺向了马群峰的檀中!

  阎啸的双臂真是天生神力、硬生生的把刀拉回来变招,一收一刺,看似简单,能做到的人却寥寥无几!

  需要的是极其强大的爆发力和控制力。

  马群峰也不是个易于之辈!

  左手一扭,用力把剑回了过来!

  剑尖冲向自己!

  分寸恰好的挡住了阎啸的刀锋!

  马群峰借力后撤三步,刚要说话,看见阎啸就像附骨之蛆一样贴了过来!

  “妈的!”

  马群峰长剑翻飞,二人叮叮当当交接了十几下,阎啸的脸上不露一丝波动,游刃有余的模样让马群峰越来越急躁!

  久攻不下!

  这阎啸太过棘手!

  得用点非常手段了!

  又过了几招,眼见阎啸下一刀必是顺劈而下!

  马群峰脑袋一歪,避过了这一招,脚下一扭!右手摸出了两枚金钱镖!

  这镖三寸大小,五角形,中间有一孔洞,边缘锋利无比!

  马群峰食指中指套在孔洞里,侧身一甩!带着呼呼破空之声旋转着飞向了阎啸的咽喉!

  这本是很普通的暗器,可在这近距离搏斗中,有空隙使出来也着实不易!

  阎啸的双脚在雪里非常受限!想拔腿撤开已是来不及!两枚金钱镖一左一右一前一后,角度尤为刁钻!

  侧身他只能接住一个!

  碧霄刀横举,对准左侧飞来的那枚,一刀劈了过去!

  右边那枚划了个诡异的弧线转向了阎啸的脸!

  眼看着他就要破了相!

  可阎啸心一横,嘴一张!

  死死的叼住了那枚金钱镖!

  强大的冲击和旋转力震的他牙龈出血!全部滴在了雪地上。

  “红色的血染在白雪上,当真是好看,你说呢?”

  马群峰一招得手,也不忘嘲讽一句。

  “我觉得?我觉得还不够红!”

  话音未落!抢身位又冲到了马群峰的身前,一刀扬手划了上去!马群峰左手剑轻轻一压,按住了这一刀!

  就在这时!

  阎啸的双眼闪着灼热的光芒抬起了头!

  嘴里的金钱镖染着他的鲜血还没有吐掉!

  近身过来就是为了这一招!

  他由右至左狠狠地甩了下头!

  就见马群峰的脖子被划出了一道血线!

  “你!”

  马群峰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后退了两步,手里的长剑跌落在雪地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紧接着一道血痕喷涌着鲜血洒在了雪地上!

  马群峰最后关头喉头一动,嘴里把一道精血淬成一股血剑喷向了阎啸!

  阎啸万万没想到他临死还有这一招!

  来不及躲闪被这道血剑刺到了檀中!

  这带着至毒怨念的一击,在阎啸胸前的棉衣化了个洞,直接打到了胸口!

  噗!

  阎啸也跌坐了下来,功力未收!直接被这一下打乱了经脉!

  马群峰满意地哼了一声,脑袋一歪,便睁着眼死了。

  ————————

  “贾老板!贾老板!阎少侠他他他,他醒了!”

  一个小厮当当地捶打着房门,这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

  贾云腾赶忙去打开了门,看都没看那小厮一眼,和胖子一起跑进了阎啸的房间。

  “水,水...”

  睡了一天一夜,阎啸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火给烧了一般!

  贾云腾亲自去给阎啸倒了一碗水端送到了床前。

  “把饭菜和炖汤端上来!”

  “是!”

  底下人赶紧去忙活了。

  阎啸喝了水后,嗓子也恢复了一些,眼睛扫了扫,看到了贾云腾,也看到了那胖子。

  “好小子,有本事,还真让你找到了。

  贾大哥,真是有劳您了,鬼门关上走了一回还把我拉了回来。”

  阎啸的脸色惨白,嘴唇发灰,整个人都有气无力。

  “嘿嘿,我找贾老板也是废了一番功夫,看你就是阎啸本人的份上,钱我就不要了。”

  阿福搓了搓手,眼睛的余光看向了贾云腾。

  话是说给你听的你心里没数么?

  “怎么样,感觉身体好一些了么?多亏了阿福,他是医仙的徒弟,是他救了你!”

  贾云腾坐了下来,关切地看着阎啸。

  “阿福?”

  阎啸看着胖子,回想着他叫什么来着?

  “别看了,你贾大哥觉得我俩名字重字儿,就这么叫我了。”

  阿福挠了挠脑袋,心想着这天下首富怎么不说给自己点赏银呢?

  “哈哈...挺好听的,就叫你阿福吧。

  这次真是多谢你了,不然我就殒命在这场安了,莫说是几千两银子,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阎啸笑了笑,身体还是很虚,半坐着的身子又躺了下去。

  “轮的到你吗?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了?”

  贾云腾佯作动怒,轻嗔了一句。

  逗得阿福都差点笑出来。

  “阿福,我兄弟的命,可比什么都值钱,我说了,长安城的腾龙钱庄都归你!绝无戏言,明日初一,便去交店!”

  “别别,贾老板,我可不是开店的材料,您若是有心,我初入江湖没个靠山,手里的本事也没处施展,不如我就投靠您。您意下如何?”

  背靠大树好乘凉,阿福可不是个傻子,这可比银子和钱庄值钱的多。

  天下第一巨富,这是开玩笑的?

  “啊?那可再好不过了!今日双喜临门!阎少侠伤愈!医仙亲传弟子做我的兄弟!

  我贾云腾何德何能啊!”

  说着对阿福鞠了一躬!

  这可把阿福吓了一跳,赶忙去扶他。

  “万万不可,贾老板,我也是一介粗人,受不起这等大礼。”

  贾云腾握着阿福的手,眼里十分激动。

  这阿福,实力,医术,尽皆上乘!看着憨傻,实际上也聪明的很,这种人,最好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贾大哥...”

  阎啸在一边轻咳了一声。

  “聊的忘形了,阎啸,你可是还有哪儿不适?”

  贾云腾尴尬地笑了笑,阎啸就在身旁他这就忘形地和阿福攀谈了起来。

  “没,只是想问问贾大哥,这些时日是没在开封吗?”

  “说来话长,开封的时候我面见了你黄大哥。”

  说到这贾云腾没有直接说锦王爷,他觉得现在一些事还不要让阿福知晓。

  生意人,总是话到嘴边留一半。

  “和他商议了一些事我便先来了长安。”

  阎啸听罢言了口气。

  “哎,我在开封钱庄寻你,掌柜说你动身来了长安,我马不停蹄奔赴这里,刚吃了些酒准备去钱庄,我便经脉难以承受,晕在了雪地上。”

  阎啸苦涩地笑了笑。

  “下人没有把你的信给我,昨天我才刚刚看到。

  放才知道这些日子你在江湖上掀起了多大的风浪。

  兄弟,真是苦了你了。”

  当当当!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贾云腾三人。

  “菜来了!”

  “来,闲话少叙,我们先吃点东西。”

  说罢贾云腾和阿福搀起了阎啸,把他扶到了桌前。

  阎啸风卷残云般地填饱了肚子,一向彬彬有礼的他,从未这样不拘小节过。

  “感觉重新活了一回。”

  阎啸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靠在了椅背上,脸上有了几分血色,状态也精神了不少。

  “你这小子。

  再要寻我,直接要钱庄出车带你来,切莫自己赶路了,他们一路上会照应你。

  我这方圆几百里的生意,哪有下人不认识你?”

  阎啸点了点头,自己确实是莽撞了。

  “贾大哥,你给我的罪人榜,都死干净了。

  还有么?”

  “还有,不过我们要先见见你黄大哥,商量一下对策,以后这些人,自然有人替你去杀!”

  贾云腾神秘一笑。

  看得一旁的阿福都心里直嘀咕。

  这个奸商,又想出了什么主意?

  黄大哥?

  黄大哥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