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回 寒风里的相遇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10 2019.07.07 23:06

  转眼便到了下午。

  开封城外来凑热闹的人,散去了不少。

  长街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贾老板,别送了,你我二人尽可去了那些繁文缛节,麻烦得很。”

  万寿阁的门口只剩下了贾云腾和锦王爷。

  “相识十年,送一送怎么了!王爷日理万机,我一年也见不上你几次,好不容易有机会,多送你两步。”

  贾云腾摇着扇子,脸上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阿七的死,对他打击确实不小。

  “我这便要回京城了,免得我弟弟现在出什么意外,我不在宫中,宁丞相不知道会动什么手脚。”

  锦王爷低声对贾云腾说道。

  “嗯,那便就此别过!王爷保重!”

  “保重!”

  锦王爷在邱大邱二的陪同下,驾马走出了南门。

  做为判官店幕后东家的他,深深地望了一眼长街。

  “三年了,再过三年,判官店还会不会在呢。”

  他和贾云腾是利益纠葛的合作伙伴,虽说因为利益走到一起,可也逐渐变成了交心的朋友。

  阎啸在他心里更是亲弟弟一样。

  他记得贾云腾刚刚说的话。

  眼里渐渐地流露了一股无奈,这是锦王爷很少有的表情。

  他叹了口气。

  一拽缰绳,策马扬鞭便出了城。

  有些时候,选择还是要做的。

  “一切都能回到三年前那天,该多好。”

  ———————

  那是一个深冬。

  长安城大雪封路。

  街道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银子,每家屋檐下都挂着长长的冰柱。

  两旁的杨柳都像光秃秃的老头儿,弯着腰,低着头,任这凛冽的寒风驱使它的枝条抽打着自己。

  这时的阎啸,二十三岁,

  穿着一身厚厚的银狐皮,在一个城内的小酒馆围着一个小火炉喝着酒。

  相比七年前,他样子成熟了许多,英俊得很,也稳重的很。

  可他的神色很差,额头的黑气快要离体而出,眼里的红血丝密密麻麻,他修长的手指拿着根烧黑了的树枝不断拨弄着火炉里通红的焦炭。

  不时地停一下,用颤抖的手饮上一杯酒来暖暖胃。

  他即便烤着火,嘴唇也冻的发紫。

  他抿了下嘴唇,紧了紧领口,脖子缩在了银狐皮大衣里。

  身上那一袭华贵的银狐皮,是他从关外一路过来猎的。

  大衣的左边鼓鼓囊囊的,藏着他那把碧霄刀。

  “客官!”

  “客官?”

  这小二叫了两声,阎啸才抬起头看着他。

  “嗯?”

  “您喝一天了,要吃点什么吗?咱们这什么都有哇!”

  小儿搓着手看着他,

  这人还真怪,看这大衣少说值个百八十两,怎么光喝酒不吃饭?

  “不用,我,我这就走。”

  阎啸站了起来,拎起酒壶,一饮而尽。

  双手紧紧地扣着大衣,迎着风雪走了出去。

  这街上的雪越来越厚,

  他的脚每迈一步,都十分艰难,每挪动一下,他神色就黯淡了几分。

  最终,在一阵狂风之下,阎啸眼睛一闭,栽倒在了雪地里。

  这大晚上,街上除了风雪,一个人也没有。

  “这个日落西山坠西坡啊~”

  声音由远到近越来越大

  “哼哼哼哼~”

  远处摇摇摆摆走过来一个庞然大物,

  这胖子又高又大,穿着一个棕黄色的棉大衣,手里拎着个小酒坛,嘴里哼唱着这下三滥的小曲儿。

  “我操,

  这是个什么东西?”

  他喝的醉眼迷离,一脚踢到了阎啸的腿。

  这胖子一脚把他掀了过来。

  “晦气,本以为是个迷途的美女,哈哈哈哈。”

  “救...救我...”

  阎啸好似回光返照一样,抓着胖子的裤管说了这么一句,就再度昏迷了过去。

  胖子皱了皱眉头,

  原来还活着,

  他抓了抓自己秃秃的脑袋,

  “哎,谁让爷爷我心肠好呢!”

  他抓着阎啸的一条腿,就这么拖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小房子。

  “嗨,你这小子,他妈死沉死沉的,等你醒了,少说给我几十两补补身体!”

  胖子坐在了桌子旁,端着酒坛灌了一口,

  用脚拨了拨昏迷不醒的阎啸。

  “别提钱就装死啊,暖了半天了都。”

  毫无反应,

  胖子俯下身搭了搭阎啸的脉搏。

  然后睁圆了双眼!

  一下子把他的胳膊甩到了一边!

  这!

  这是见鬼了吧!

  有呼吸,没脉搏?

  他又掀开了阎啸的银狐皮大衣,耳朵贴在了他的胸口。

  “咚!咚!”

  有节奏的心跳十分强劲,可是特别缓慢。

  胖子心里大概有了底。

  这人一定是练武出了问题!

  他出门去了一家还开着门的药铺,打了几味强心提神的猛药,回到了家。

  一推开门,

  “小子,你遇见我就是交大运了!爷爷我也是倒霉,救了你这么个累赘,等你醒了,咱们好好谈谈价钱!”

  胖子关上了门,转过了身。

  “我操!”

  “你!你!你怎么醒了!”

  阎啸坐在桌子旁边,喝着他那坛酒。

  “谢谢你。”

  阎啸看了看自己被拖过来身上脸上的泥渍,皱了皱眉头。

  “看什么啊,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指望我背你回来?”

  胖子心虚地撇了撇嘴。

  “哪里的话,您能救我,在下便是感激万分了。”

  阎啸嘴角一丝苦笑。

  “不过您还得帮我个忙!”

  “怎么?你麻烦人还上瘾是吗!你拿我当你保姆了?”

  这胖子气的横眉立目,

  “到时给你五百两白银。”

  “您说您说,什么事?”

  胖子的嘴脸比女人变得还要快!

  看的一脸愁容的阎啸都差点笑出了声。

  “帮我找一个人,他叫贾云腾,我刚从开封过来,听说他就在长安。”

  胖子思索了一会儿。

  “不就是腾龙钱庄的大老板么,你认识他,我又不认识,你怎么不自己去寻?”

  阎啸叹了口气。

  “我看你步伐和气息,也是个高手,难道看不出,我现在身体出了问题吗。”

  胖子摸着下巴来回踱了两步,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

  “不行,你得先交点订金,萍水相逢,我也不是傻子,嘴上的话我可信不过!”

  这还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胖子。

  阎啸脱下了狐皮大衣,想将它交给胖子。

  “慢!”

  阎啸一愣,手上动作也停了下来。

  胖子颤抖着的手指着他!

  “你腰上那把,可是碧霄刀?”

  阎啸陡然变脸!狠戾的眼神像一匹饿狼一样!摸着刀柄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胖子!

  稍有问题便随时出刀!

  “别别!别紧张!

  你就是最近江湖上风头正劲的阎啸啊!

  我没别的意思,

  你可别砍了我,我只是觉得你这几年杀了那么多奸佞之人,值得我佩服!”

  胖子拍了拍胸脯,他好色贪财,但对阎啸这种人,是发自内心的佩服。

  “我叫方云福,之前拜师在庐山苍涯门,修武二十年,才刚刚下山。

  没想到我这才来长安三天,

  就捡了个真正的大侠!”

  胖子笑嘻嘻的样子当真是人畜无害。

  “嗯,说完了就快去吧。”

  阎啸的身子左右摇了两下,眼睛一翻,就又昏了过去。

  “哎?兄弟,光告诉我个名字就让我找?”

  方云福一脸的茫然。

  ———————-

  圣心楼,

  长安城的天字招牌!

  黄河流域最最出名的酒楼!

  六层高八角形,没有大雁塔那么巍峨,

  却也相差不多。

  楼顶的天字一号房,正是贾云腾专属的房间。

  他穿着一件貂绒的大衣,坐在桌前,桌上是厚厚的一沓纸。

  他手里正拿着一张。

  “腊月初九,渤海斩淫贼,花斑老六,尸首已掩埋,掠得银两都赠予受害女子家。”

  又拿起一张,

  “冬月十七,关外无名山沟斩马贼二十,所得银两散发四周村庄。”

  贾云腾翻到了最新的那张。

  “腊月二十三,京城外,杀长空剑狂,马群峰,经脉受创难以动弹,伤好再去寻贾大哥。”

  贾云腾眉头紧锁,

  “老赵!”

  赵管家赶忙推门走了进来!

  “开封收到的传书!为什么现在才给我!”

  贾云腾狠狠地拍了下桌子!

  “老板,这,这,您当时忙着生意的大事!我收到许多这些也不知何人寄送来,便心思着等您不忙再交付给您。”

  噗通!

  赵管家跪了下来,不住地磕头,眼里难掩的惊恐!

  “那是我的兄弟给我发的战况!眼下他身负重伤不知在何处!已经腊月二十九!过了六天!我人早已不在开封!

  他去哪里寻我?

  他的钱都散给了穷人!

  身无分文,又伤及经脉!

  你让我贾云腾变成了不忠不义之人!”

  贾云腾第一次对着赵管家如此咆哮!

  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

  “去!开封和长安方圆一百里!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他!

  阎啸如果再有什么差池!

  你就不用再干了!”

  “是!是!”

  赵管家吓了够呛!没想到贾云腾对这个小子这么上心!他连滚带爬退了出去!

  召集了所有人手!

  搜!

  房间里只剩下了贾云腾自己,他攥着快要捏碎了的纸团,牙齿紧咬。

  贾云腾的脸色很差!他是个惜才之人。这几年他和阎啸暗地里杀了很多恶徒!

  他提供资料,阎啸去执行。

  说是只为了替天行道!

  可贾云腾也打着自己的算盘。

  他要扶持阎啸变成江湖上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