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判官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回 一场扑朔迷离的大雨

判官店 离别钩钩别离 3074 2019.05.31 21:42

  轰!

  憋了一天的积雨云,终于散成了瓢泼大雨,倾倒在了干涸的开封城!

  “倒霉!”

  阎啸一个鹞子翻身落下了房檐,拐进了万寿阁后面的巷子里。

  陈记油伞店。

  这巷子里只有这一家开门的店了,去避避雨吧。

  阎啸挎好刀,提腿迈进了这个改变他一生的店面。

  店铺的油灯摇曳在墙面上,本就昏黄的墙体被掩映的更加催人发困。除了右手边的柜台,整个房子的墙上都错落着油纸伞。

  柜台里是一个干瘪的小老头,脸上的皱纹都快能夹死苍蝇了,低垂的眼眉耷拉到太阳穴,握着一根狼毫毛笔,在他的账本上划拉着,左手摆弄着他的铁算盘,活脱脱一个精明商人的模样。

  “随便选,八钱银子一把。”

  老头儿放下了毛笔,捋着下巴上的几根白胡子,从上到下看了一遍阎啸,最后在他的泥巴刀上略作停留,又低下头去看他的账本了。

  “避雨的话就随便站一会儿。”

  阎啸瞬间有点不好意思了,挑了把油纸伞,摆到了柜台上,又放了块碎银两。

  “掌柜的,买把伞。”

  老头儿抬起头又打量了一下阎啸,眼睛再度定格在了他的刀上。

  “小兄弟刚到开封?这开封虽说人多,挎刀的人里你倒是面生得很。”

  收起了铁算盘,合上了账本。

  “看来老掌柜对开封熟络的很,晚辈的确刚来开封,打算闯闯江湖。”

  阎啸拿起了伞,坐在了门槛上,这个时间想必也没什么人会进来了。

  “今天贾老板大摆福禄宴,你还在街上游荡,应该不会只是闲逛而已。”

  老头儿的眼睛里满是精明的神色,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敢打探一个江湖少侠?有恃无恐?还是单纯好奇?

  “老掌柜想说什么?”

  阎啸的手摆在了大腿上,随时能出刀反击他想到的一切情况!

  “楚万里是你什么人。”

  他怎么知道!

  当!

  阎啸用脚踢上了油伞店的门!

  右手从那沾满泥巴的刀鞘里抽出了一把碧绿碧绿的神刀!

  刀长四尺二寸,修罗护手,双面开刃,璀璨的绿芒摄人魂魄!

  正是碧霄刀!

  “老掌柜,话不说清楚,今天我恐怕很难让你离开这里。”

  阎啸还略带稚气的脸此刻阴沉的像块冰,深邃的眼窝里杀意十足!他的底细,绝对不可以流传到江湖上!

  “二十年前,他在我这买过一把伞,也拿着这么一把刀。”

  老头儿全无惧色,从柜台里走了出来。

  天呐!

  这老头儿的右腿自膝盖以下完全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但他的步伐,比阎啸见过的所有轻功高手,都还要稳!

  高手!

  绝对的高手!

  “那年碧霄刀淬火出世,他夺得宝刀后怕引得杀身之祸,便在这刀鞘上用火镀了厚厚的一层泥。”

  老头儿就那样站在阎啸的面前,两个人相隔不到两米。

  “怎么,想要我这把刀?”

  阎啸掂了掂刀把,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

  “不。”

  老头儿眼神散了下来,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我不想旧友爱徒踏这趟浑水。”

  阎啸的身型缓了几分。

  “敢问前辈...”

  “我复姓司徒。”

  苍虬古剑!司徒焕!

  阎啸单膝跪地!双手抱刀,施以大礼!

  “晚辈阎啸!见过司徒先生!”

  他师傅曾经告诉过他。

  这江湖上如果有一个人能稳稳胜过他,只有司徒焕!

  今日的开封,到底还有多少高手!

  ————————

  贾云腾今天很开心。

  “诸位,今晚就住在这万寿阁。明日要离开开封的我可以安排马车,打算游玩几天的,贾某我自当好生招待!”

  什么?留宿?

  锦王爷的脸色有点差。

  若是这三人今夜不出万寿阁,阎啸岂不是白等了,自己的打算也泡汤了!

  他看了一眼郎峰,郎峰也在看着他。

  “武当不可几日无人,贫道就住在城外的三清观,就不在此多做停留了。多谢贾老板招待。就此别过。”

  临渊道长将拂尘托在肩膀,飘然而去。

  “老衲也去城外小寺讲经,不打扰贾施主了。”

  和尚老道向来不会有什么交情,不管愿不愿意,临渊走了,如心大师也不可能留在这里。

  两位泰山北斗离开了万寿阁。

  在评天下英雄人物的时候,很少有人把武当少林的掌门方丈列入其中,非是他们实力不够。

  恰恰他们代表了武林的最巅峰,无需任何评价。

  “我也不宜久留,山庄的事还有一堆,贾老板,就此别过了。”

  殷灵浅施一礼,向门外走去。

  李秦和刘喜在桌上相谈甚欢,一奸臣一奸商,怕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我就打算在这儿叨扰贾老板了!哈哈哈哈!”

  孟大山这人一向豪放洒脱,对朋友从不会客气,朋友有难他也从来都是尽自己的全力。

  “哪里的话,孟帮主豪气干云,贾某自当好生招待。”

  “我就住在悦来客栈,明日还要起早,下次来开封,定当拜会贾老板。”

  郎峰收回了看向锦王爷的眼神,站起身来对着贾云腾拱了拱手。

  “郎大侠客气了,我过些时日也要去湘西一趟,顺路去衡山拜会才是。”

  好一个八面玲珑的贾云腾!

  锦王爷听了郎峰的话,转而看向白如风三人。

  庞清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端着杯子掩饰的很好,除了一侧的锦王爷应该无人看到。

  罗启就像一尊雕像一样坐在那里,永远的面无表情。

  白如风眼神有点飘忽,看了看楼梯,又看了看郎峰。

  “我兄弟三人也留宿万寿阁了,这开封没来过几次,还想多逗留几天。”

  罗启开了腔,另外两人也没有太惊讶,三人里面最镇定城府最深的就是罗启。

  “好!好!三位大侠还有孟帮主,请随赵管家去楼上各自休息,明日我陪大家游一游开封!”

  贾云腾心里更加欢喜,有这些人的人情,今年的生意一定更好做。他这个人机灵的很,给少林送去了残本易筋经,武当送去了丢失的张真人真迹“龙行大草”!帮盐帮开了江南水路的八个码头,送给白如风三人千两黄金美其名曰铜锣山剿匪资金。就连殷灵,都收到了天女剑的剑谱。

  钱可通天!

  每个人都收了莫大的好处,不然怎么会年年有如此身份地位的人前来捧场。

  这钱,花的值!

  “殷女侠,怎么了?”

  殷灵去而又返,隔着面纱的脸有着浅浅的红晕。

  “外面风雨太大,我恐怕是走不了了。”

  开封现在像开了闸的水库,武当少林两位不知如何离开的,但这殷灵孤身前来赴宴,一身红纱,让雨打了可就成了笑话了。

  “殷女侠莫担心,天字二号房就你来住,我派两位高手驻守门外,你大可放心休息,绝不会有人打扰。”

  贾云腾的双眼写满了真诚,殷灵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也跟着上了楼。

  “我也在此等待孟帮主的消息吧。”

  神丐抓起一壶太白魂,摇摇晃晃走上了楼。

  “锦王爷,您呢?嫌这万寿阁规格不够?可以随我去贾府客房,只要您肯留,我送您一座宅子都行。”

  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让贤给三太子的锦王爷,手握着朝中的经济命脉,除了不问军事,其余事宜他皆替年幼的三太子做主。

  这等人物贾云腾怎么会不拉拢,如此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锦王爷回过神来,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天公不作美,我想走怕是也走不了了,贾老板当真是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啊。”

  “哈哈,都靠朝廷开路,贾某是个商人,也只是个商人。”

  这两人话里都带着深意,相视而笑。

  锦王爷来到自己的房间。

  天字三号房。

  奢华的万寿阁布置的不亚于皇帝的寝宫。

  波斯的地毯铺满了整个大房间,福云轩的缎被铺在白虎皮的褥子上,水曲柳的小桌面上摆着八仙楼的点心,就连角落的夜壶,都是青花瓷镀了银边儿。

  锦王爷坐在了椅子上。

  罗启三人是绝对留宿的,在他意料之中,否则郎峰出事,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他们,若是丐帮少帮主的事再揪出来,神丐发难也够他们喝一壶。

  这三人暗中灭了多少的江湖新秀,恐怕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三人平日里剿匪平寇,接济穷苦平民,样子做的倒是好,没几个人知道他们背地里的勾当。

  名声,多少人为了这二字无所不用其极。

  锦王爷望了望窗外的瓢泼大雨。

  不知道阎啸那小子怎么样,他应该躲在不远。

  今晚那三个贼人肯定会动手,这么好的机会,又借着留宿能洗嫌疑,杀了郎峰也不会被怀疑,如此好的契机,千载难逢!

  “啊!!!!”

  出事了!

  黄天霖推开了房门,赵管家一个跟头摔在了他面前!脸色铁青着说不出话!整个人看着魂儿都被吓没了!

  天井对面的房间门四敞大开!

  那是...

  孟大山的房间。

  黄天霖的身手也不弱,越过了天井就进了屋。罗启三人和神丐都在,殷灵在一旁脸色很难看,好像随时要吐出来,刘喜鬼叫着绕过黄天霖,哇地一口就吐了出来啊。

  “怎么了!”

  贾云腾也赶到了房间。

  “你们自己看。”

  神丐身子一侧。

  露出了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