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华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端阳

灵华记 三十离 2155 2020.05.23 14:23

  再过几日就是端阳节了,临抚城中节日的气氛很是浓厚。

  民间的习俗除了划龙舟、吃角粽和“五黄”之外,家家户户还都洒扫庭除,将菖蒲、艾草插于门眉,悬于堂中。

  艾草、菖蒲和蒜被临抚百姓称为“端阳三友”。菖蒲是宝剑,艾草是鞭子,蒜头是锤子,将这三种散发浓烈气味的“武器”组合起来,就可以击退蛇、虫,甚至斩除妖魔。

  端阳节是五月初五,可从四月底开始,家家户户就准备着过节了。

  如今市面上包角粽的箬叶倒是多见,许多摊铺也都是在卖的,但若说菖蒲和艾草,还是数花木铺子卖的最好。

  姜家的铺子里,只需付了定钱,最快第二日就能取货,艾草都是在每日鸡鸣之前就出发去采收了,之后直接快送到城里来的,很是新鲜,在家里挂上许久都不会干黄。

  所以,每年这时的姜家花木铺子格外忙碌。今年自然也不例外,整个铺子带上苗圃,最近一直在准备菖蒲、艾草还有箬叶。

  倒也不是能挣多少钱,只是身在这临抚城中,姜家的铺子也多亏了城中百姓们的照顾,这时候能以己所长为城中百姓提供便利,姜繁绝不会推脱。

  这几日,腿脚刚好了的姜繁,可谓忙到脚不沾地,一直在苗圃和铺子之间奔波。好在苗圃有车来回,无非是多费些功夫,倒是不太累。

  可就算再忙碌,家里也要布置过节,其实往年里姜家都是顾着铺子生意,家里倒是忽略了,都是托了四邻帮忙。

  今年可就不一样了,是由姜念操持家中的事情。趁这个机会,姜念又邀了娟娘来家里做客。

  说是做客,其实姜念是为了同娟娘讨教包角粽的技巧。至于旁的目的嘛,自然是有,不过,当事人彼此清楚就行,姜念可不去瞎参合。

  到了约好的日子,上午姜念在家准备了许多食材,跃跃欲试,只等着下午娟娘随着姜繁的车到了姜家,就能正式开始。

  从前姜念也包过角粽,多是跟在大人身边依样子画葫芦。可包角粽这个事情是一看就会一包就废,姜念包出来的角粽卖相着实是不怎么样。

  姜繁以前总说是姜念人小手小力气不够,可长大了之后再包,也还是那样子,就算勉强包得好看了,也经常煮一煮就散了。

  是以今天的姜念,左等右等,望眼欲穿。

  直到快晚饭时,姜繁才带着向大哥与娟娘来了,还同上回一样,向大哥是进城来给旁的铺子送货的。

  只不过今日他没在姜家吃晚饭,说是几个兄弟约好一同吃酒,明日里还要练习划龙舟,和姜繁在堂屋里略坐了一会,吃了杯茶就匆匆走了。

  晚饭时,娟娘问姜念想要包什么样的角粽,姜念罗列了一堆,从简单些的碱水粽、豆粽到复杂的各式肉粽,咸口甜口都有。

  甚至还提了三角粽、四角粽和牛角粽,缠着问娟娘会不会包,自己想要学呢。

  姜念说个没完,听得姜繁直皱眉头:“你包上这些角粽,可是准备吃上一年?”

  姜念不以为然,“要我天天吃都行,我爱吃角粽!从小就爱!”

  这话叫娟娘听了,没忍住笑出“噗嗤”一声来,她悄悄打量姜繁好像有些严肃的表情,只得转过头去偷偷低笑。

  “你可有什么不爱吃的?我在家里备上一些。”姜繁放下筷子,摇着头看向自己一边说,还一边大口扒饭的姜念。“你这样贪嘴可怎么好,今年眼看快要过了一半,再转过年去就是大姑娘了。”

  姜念感觉到来自父亲的注视,怯生生地抬起眼睛看了姜繁一眼,又赶紧看回来盯着眼前的饭菜,嘴里的食物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嚼上几下。

  娟娘见状赶紧同姜繁说话,想将他的注意力引过来,至少,别这么盯着姜念,“小念如今正是长身体的年纪,不多吃些怎么行?难道你要她学那些高门里的小姐,足不出户不敢多吃,身段是有了,身子也弱了。”

  一边说着话,娟娘给三人添了茶水。

  姜繁怎敢不给娟娘面子,端起茶杯刚喝了一口,冷不防抬眼就看见姜念憋红了脸皱着眉使劲往下咽饭菜,没憋住笑,一口水就喷了出来。

  娟娘也看见姜念噎住了,刚要帮她端了水喝,那边姜繁就喷了一地,一时间手忙脚乱的,将水端给了姜繁,又将帕子塞给了姜念。

  好不容易等三个人都缓过来了,相互一看,三人又笑了一场。

  姜念一边笑着一边想,这样的气氛,以后在家里应该会常常见到吧?

  娟娘毕竟还是位姑娘,在心仪的人面前那般表现,虽说大家都出了丑,但还是有点儿不自然。

  姜念瞧见娟娘的神色,赶紧换话题,对姜繁说:“爹爹,过几日得空了,咱们将冬衣冬被都收到小阁楼去吧,我房中那几个箱子上面如今都堆满了,显得屋里很乱。”

  这等家常里短的事,也当着娟娘的面讲了,是打从心底里拿娟娘当自己人了。

  姜繁偷偷向姜念投来一个赞许的眼神,姜念心领神会,立刻又开了口,“爹爹爹爹,我去年的夏衫都有些小了,正好娟娘在,让娟娘陪我去挑了料子裁衣裳吧!”

  姜繁其实心里乐开了花,但面上还是故意做出如山一般沉重的样子,着重地表现了一回自己的父爱,端着茶杯道:“未吃端午粽,寒衣不可送;吃了端午粽,还要冻三冻。”

  说完又趁着娟娘不注意,轻轻给了姜念一个同意的眼神后才道:“夏衫可以做,但冬衣冬被还是等端午之后再收吧。如今时近夏至,正是寒气暑气交互转换之时,从饮食到穿衣、出行都得注意。”

  说罢又温柔地看着娟娘,“如今早晚还是凉,万不能因为午时里热就贪凉,该加衣就加衣。”

  这话叫娟娘羞红了脸,她抿嘴笑着应道,“我记下了。”

  姜念是第一次看到自家爹爹这个样子。平日里爹爹不是那种很会表达情绪的人,现在对娟娘这般地小心与关切,颇有些铁汉柔情的味道。

  此时的姜念是乐呵呵地盯着他俩看,笑得合不拢嘴。

  等到娟娘羞羞答答地抬了头,姜念怕她尴尬,又若无其事地拉着她讨论角粽的食材,看看自己还有没有什么没准备妥当的。

  一番取舍之后,最终定下来,只包碱水粽、蛋黄肉粽和八宝粽。

举报

作者感言

三十离

三十离

感谢回归的路投了100张推荐票!感谢大佬!!!

2020-05-23 14: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