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病弱千金奋斗指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九、思念

病弱千金奋斗指南 结木木 2006 2020.09.16 14:36

  深坑中传来金玉兰凄惨的喊声,“啊啊啊啊!”她克制不住的抱着头大叫,朝云觉得金玉兰的状态不对,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几乎是爬着,用两个手肘用力拖动身体,支起身子看着金玉兰蜷缩在地上痛苦的样子,可没想到金玉兰几乎是同时恢复了神志,紧抓着她的手腕,哽咽的说道,“小心,小心西坦……”

  金玉兰想起来了,那年她趁着老头子去药王谷的时候,自己偷偷跑出鬼谷,没想到遇上了一群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他们抓住了刚从鬼谷出来不谙世事的自己,对她下毒,对她的暗示让她忘记了关于老头子的一切,只记得那是她的敌人,而西坦,才是她该效忠的。从那天开始她就失去了自己的光,时常觉得自己处在一种游离的精神状态,每次都是一些片段的记忆。二她也清楚的记得自己对老头子下毒,记得他临死前让她别怕,记得自己带着报仇的笑意,可眼前却被泪水模糊,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头子死在这深坑里,身体维持在原地,可内里却有另一个她叫喊着要冲破这禁锢。

  也许这次是因为受伤,一直呆在鬼谷里,没有和西坦的人接触,才让那致幻的药有些薄弱,才能让她在最后一刻想起来,她是多么想念师父,想念着同鬼谷有关的一切。金玉兰想让朝云提防那些人,可一张嘴,却想起老头子死去时的那张脸,“朝云……”金玉兰躺在几乎和张丰年同样的位置,盈着满眼的泪水,眼前的星空逐渐模糊,一切都成了一团光影,当年师父是否也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看着星空,对她失望透顶,在绝望中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一定会恨我的……”金玉兰喃喃的说着,朝云握着她的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金玉兰的眼神变了,之前的她只会直勾勾的盯着人,眼睛里没有一点儿神采,现在即便是盈满泪水,却能看见一抹清晰的光亮。“师伯说过……他不恨你……”朝云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着。

  金玉兰听到这话,脑子里回马灯一样跳出一幕又一幕,先是母亲死在血泊里,老头子带着无情的杀意将那些歹人生生撕裂。后将母亲安葬,将自己安顿好,便消失了踪影,直到三日之后浑身浴血,将吓的呆住的自己带进了鬼谷。接着她又看见那些死在多年前的鬼谷的师兄弟们想尽一切办法逗她开心,给她最好的一切,一根糖葫芦,一瓶新制的毒药,一条漂亮的裙子。转眼又想起老头子曾将年幼的她抱在怀里,柔声说道,如果她学好了,便将她带去药王谷,那里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她们若是见到,一定会成为很好的姐妹。因为她们都是上天赐的礼物。

  朝云不知道金玉兰在想什么,只是她的呼吸逐渐弱了下来,胸口也渐渐看不出起伏来。虽然哭着,却缓缓带上笑意,只听她大喊一声,“师父!玉兰来找你了!”说完就在一吸间停止了呼吸,临死时还带着无憾的笑。朝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内心的触动,只是抬起手,合上了金玉兰的双眼。师伯……我们都很想你……

  乾夜在坑外几乎都听见了,不管是朝云的询问还是金玉兰最后的呼喊。听见下头没了响动,这才随几名暗卫跳了下去,稳稳落在地上,却见朝云握着金玉兰的手,久久没有松开,那金玉兰脸上还挂着笑,今晚的月光极亮,单有一束从坑顶落下来,照在金玉兰身上,就像是为她铺就的转生路。乾夜上前抱起朝云,“你怎么样了?”朝云低下头靠在他的胸口,“把她带回去,交给青云师兄,跟他说,之后和师伯葬在一起。”乾夜应了一声,周围启辉阁的暗卫得令。乾夜使轻功飞出深坑,又怕朝云冷着,将她护的更紧。朝云看着一地的尸首,像极了那日,黄昏之下尸横遍野,真真成了鬼怪横行一般的谷地。金玉兰死了,带走了师伯最后的心血,鬼谷只剩一座空谷,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也带走了江湖上的诡秘的传言和药王谷最后的思念。她不知道西坦究竟要做什么,但他们确实让朝云体会到了绝望。

  “还有一件事……”乾夜轻声说道,“那领头的女子被她逃了……”朝云并没有听清他说的话,只觉得耳边呼啸的风声变得刺耳,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云墨一直按照吩咐,等在谷外,守住附近的进出路口。直到乾夜将信号弹放出,夜寒立马知道王爷那边定是事态发生变化,不得不动用人手,于是立马安排启辉阁的人进谷,自己和云墨则留下来守住出入口,以防此时谷内势力出现援军。夜寒知道云墨想跟着一起进谷,但碍于朝云吩咐,不得不在这里留守。察觉到谷内的打斗声逐渐减小。天空中再次绽放一朵灿烂的烟花。几人一看,急忙进谷。这是乾夜对他们的召集。

  云墨一看见朝云的样子,就顿觉眼眶湿润,她从没见过小姐是这样的状态,像是失了魂一样,眼睛无神,身上也到处都是伤。虽然没有丧失意识,但也对周围的事物失去了反应,仿佛一切都对她不再重要。云墨不敢相信,久久的站在远处不敢上前,直到夜寒推了一把,像是才拾回全身的力量,含着泪上前查看朝云的状态。细看远比她想的要糟糕许多,小姐的身体她十分清楚,二爷早就万般叮嘱过,可现在不仅腿上被血沾湿一片,手腕处也有一道深深的口子,身上的泥泞处,细密的小伤口就更不用说了。乾夜一直看着朝云的样子,眉头紧皱,不言语却透露着无穷尽的自责。是她没保护好朝云,才让她伤成这样的。

  “别急,不妨事的。”朝云勉强找回视线,对云墨笑了笑。

举报

作者感言

结木木

结木木

记录:金玉兰正式下线,作为亲妈心里真的还挺难受的。玉兰真的是非常美的一种花,是那种单独摘下来,不需要任何绿叶衬托就已经足够迷人的花。如果张丰年没死,金玉兰也会是同朝云一样鲜艳明亮的人生。

2020-09-16 14: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