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教练别闹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退即是死

教练别闹 子时天明 2644 2019.07.31 10:20

  李子明面无表情地看着彭落列,心里却是在捂脸痛哭。

  我有一个朋友,曾经精通所有枪械,后来,他去打联盟了。

  一名选手,不怕没天赋,也不怕实力差,就怕对联盟没有满腔的热血。

  一个人如果对所从事的事业没有热情,就算能够坚持下去,在这一领域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

  “那都三个月了,你怎么还没有走呢?”李子明面无表情地问道。

  彭落列的回答将决定他的去留,也决定了整个MYD战队的未来。现在这个时候,MYD战队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找到一名职业选手来填补adc这个位置了。

  “退即是死。”四个字掷地有声。

  彭落列眼神凝重了起来,一扫之前那种可爱单纯的气场,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态度也是非常的认真。

  李子明:“???”

  仅仅一瞬间,彭落列又恢复了之前那副人畜无害的正太模样,眨了眨眼睛说道:

  “后退就是死亡,这是当时父亲跟我说的。

  我们家族的人,没有人懂得后退,即使走错了路,也要闯出个名堂才能退出。

  战即是生,退即是死。

  我觉得父亲说的对。如果轻言放弃,那就什么事都做不成,更没法成为独当一面的人。

  接触了联盟之后,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

  虽然对我来说FPS游戏要轻松一些。但我想尝试一下更多的可能性。

  所以我想留在MYD战队。”

  一副无公害的模样,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却异常的坚定。

  李子明听完彭落列的话后,感觉有些惊讶。16岁的彭落列,相比那个年纪的他要内向很多,思想也更纯粹,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如果他有个这么坑的爹,那他一定不会就这样屈就下来。

  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单纯的少年身上似乎背负着很多东西。战即是生,退即是死。这样严肃而又不容动摇的教条,是在他这个年纪应该承受的吗?

  他不禁有点好奇彭落列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个世界上应该只有时刻承担着责任的人,才会如此严格的教育子女吧。

  不过话说回来,明明是作为父亲的失误把孩子坑了,现在这样义正言辞地“退即是死”真的好吗?心真的不会痛吗?

  李子明皱起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阳光一般的微笑再次爬到了脸上,拍着彭落列的肩膀说道:

  “好!只要你肯坚持,我一定尽全力帮忙!”

  虽然现在彭落列的实力有些扎心,但是他有信心。

  不单单是因为彭落列的决心,李子明还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

  回想当年,初入联盟他便深深地热爱上了这款游戏。

  一个英雄的技能排列组合虽然有限,但是和队友、地形、野怪、甚至是敌人配合起来就可以产生无限的可能。

  无限和无限的对决,拥有创造力的人才能胜利。

  现在的彭落列就像当年的自己,对那个无限的世界有着无尽的向往,憧憬着更加激烈的碰撞。

  “那我有机会在保级赛之前达到职业水平吗?”彭落列脸上的喜悦还未完全显露就转为焦虑。

  “能!”李子明果断回答道。

  能吗?

  即使是天才,要在两周时间里认识一百五十多个英雄,记住他们的技能机制、连招、套路,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种事只能发生在可以在梦中训练的系统网文中。

  更别提像一些化境级别的选手,可以将某些英雄操作出违反常识的隐藏机制。

  这里化境级别,是指选手将一个英雄的熟练度玩到足够高,高到足以触碰到英雄自身机制与游戏机制的界限,并能在实际对战中熟练利用这些机制达到目的技术水平。

  这种人未必是一定是职业选手,比如战鸟直播上的主播玄冥,他是一名只玩锐雯的联盟主播,他对锐雯的熟练程度就可以用化境级别来描述。

  他有时会摆擂台,邀请水友用锐雯和他solo,赢了可以得到他的百元红包。然而他总是能用Q技能·折翼之舞的隐层机制战胜水友。

  无论水友是先放还是后放Q技能的第三段击飞斩击,都会被玄冥第三段Q击飞。这说明他已经能够熟练使用这一隐藏机制了。

  其实,这无非就是技能的攻击过程中,有效时间和无效时间切换的时机的把握。只要摸到门道,勤加练习,就可以掌握。

  但是这个过程只能靠自己来不断的摸索,需要凭借肌肉的记忆来不断去感受。

  童中二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不知道李子明哪来的自信。也许明神真的有什么独特的训练方法吧。

  “真的能吗?恐怕我连职业辅助的水平都达不到……”彭落列眼中带着一丝希望望着李子明说道。

  “别瞧不起辅助好吗?我们也是有尊严的。”勒伏这时候拎着椅子又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眯眯地说道。

  勒伏作为队里最年长的成员,连刚来的李子明都算在内,他全都当做弟弟来看待,战队的事情他当然也是非常关心的。

  刚才在门外看报纸也只是装装样子,其实他把耳朵拉得老长,在听屋子里面的对话。

  彭落列来了三个月,三个月里训练比谁都准时,也比谁都要刻苦。

  他提出过要帮助彭落列,但被彭落列果断拒绝了。彭落列觉得双排的话,自己一定会受到勒伏很多的照顾,这样不能真正经历磨炼得到成长。

  最后,下路训练就变成了彭落列单人排位赛。偶尔彭落列也会问他一些关于游戏问题,但大多数时间他也只能端个茶递个水,打扫打扫卫生。

  他很担心新来的教练会劝退彭落列,却没想到李子明竟然不没有赶走彭落列,还答应帮助他。

  “小哥儿,你来的正好!你会打adc吗?”李子明看向勒伏问道。

  “不会,干嘛?”勒伏用诡异地看着李子明。

  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不会是想让自己打adc让彭落列打辅助吧?不行,会伤害彭落列自尊心的,那就会也不会。而且自己真的好几年没打过adc了。

  “正好,你来打adc,让彭落列辅助你!”李子明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小贼,你来真的?勒伏皱着眉说道:“我不会打adc,哪就正好了?”

  “对啊,正好了,这样你俩的实力差距不就没那么大了吗?这样既能让彭落列熟悉游戏,也能磨合你们两个的配合。”李子明解释道。

  勒伏看着在李子明旁边一个劲点着头有点可爱的正太,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

  “那比赛怎么办?”在旁边看了半天戏的童中二突然问道。

  “嗯,这个我刚想过,小列就用EZ这种能够远程消耗的adc打辅助吧。比赛的时候你们两个还是要换回来。”李子明沉吟了半晌然后说道。

  勒伏:“……”

  这样段位可能根本就上不去吧,到比赛那天下路可能会被打爆吧……勒伏如是想着。

  之后勒伏把椅子放到了彭落列的旁边,然后打开了电脑。

  这个位置本来就是他的,只是从彭落列开始单排开始,他怕坐在那里会给彭落列太大压力,便改行看大门看报纸。

  坐下来,打开联盟客户端时,勒伏还感觉有些感慨,侧过头看了看彭落列,发现彭落列也正在双眼有神地盯着他。

  那画面就像正坐在一辆参加死亡拉力赛的赛车上,出发的笛声即将响起,驾驶员和领航员确认眼神,然后点头示意准备完毕。

  此时笛声想起,两人面朝前方,赛车带着引擎的轰鸣声飞驰向远方的地平线。

举报

作者感言

子时天明

子时天明

感谢【不爱】大佬的推荐票和评论。您的认同给予了我极大的动力,谢谢您!

2019-07-31 10: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