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传国天命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回 第十五章 池塘

传国天命志 辣子二荆条 2726 2020.09.19 20:30

  浸雪春现下是苏州城内最受欢迎的酒,出自员外府的酒庄,那运往浮云村的酒便是此酒。

  酒色醇正,香气扑鼻,入口绵甜便是浸雪春的特点,正如其名,此酒以百花盛开的春蜜加上高山雪水酿制,黄泥石灰封坛,藏于地底九尺,八年之后才可开窖取酒,现在酒庄里的这一批浸雪春便是头一窖。

  看着酒庄络绎不绝的顾客,吴三儿毫不起眼地混入了其中,此时他正奋力挤进人群,站在一壮汉身后,眼瞧这汉子要将打酒的坛子递给伙计,他一个踉跄冲上前去,将自己手中坛子塞到伙计怀里。

  这插队也得看看形势啊,伙计看看这两位客人,一瘦一壮,脸上有些为难。

  吴三儿这才“得空”看了一眼身旁的汉子,发现此人正瞪着自己,于是,他猫着腰将自己的坛子夺了回来,站在一旁不吭声。

  壮汉打完了酒,快要出门口时,朝着吴三儿挥了挥拳头,后者装作没看见,把头扭向一边。

  “哼!下次老子再收拾你。”吴三儿嘴里念叨道。

  “兄弟,我看你年纪不大,可是爱酒得很呐!这两日,你喝了不少啊。”伙计将打满的酒坛递给吴三儿,说道。

  “小弟也没啥嗜好,就好这口,我说老哥,这酒是真得好!”

  “那是自然,连我家老爷如此挑剔之人,也对这酒称赞不已。”

  “噢,看来张员外也是爱酒之人?”

  “不是员外老爷,是张五爷。”

  “张五爷?老哥,小弟我怎么听说这酒庄是员外府的?”

  “嗨!这酒庄一向是张五爷把持着,那自然就是我家五爷的喽。”

  “那是那是,哎哟喂!家里还炒了俩小菜,这和你聊得,再不回去,怕是连下酒菜都凉喽!”

  “诶!那你慢点儿,回见!”

  “回见,回见。”吴三儿提着酒,一路小跑出去,险些摔了一跤。

  这两日,吴三儿都没瞧见酒庄的王掌柜,无奈之下,只得另寻办法。不料,竟从这伙计的嘴里把消息给探了出来,也是不枉他这两天喝的酒,怕是吐了好几回。

  “这人是?”

  “回老爷,就一酒痴,对咱们的浸雪春是爱得不行。”

  “嗯,是个懂货的。”

  这浸雪春如此受人追捧,白花花的银子像流水一般进了他的兜里,张五爷握着紫砂小茶壶,哼着小曲儿,满面春风。

  自从张明明得知了劫案的经过,这心里一直思索着,总觉哪里不对。

  便拉着碧蝶来到府里的花园。

  只见园里的池塘约有三,四十米见方,近一半的水域被荷叶所覆盖,此时荷花正开得盛,微风拂过,隐隐传来一阵清香,不少锦鲤游弋在其中,五彩斑斓。

  这里就是那小公子逗鱼的地方,也是他最后出现的地点。

  张明明缓步沿着池边走了一圈,接着又在池边站了许久,蹲了许久,

  似乎打算将池塘的一切都给记在心里。

  突然!

  他飞身跳了下去。

  “公子你!”

  这毫无预兆地举动,把碧蝶给吓得不轻,但见到张明明将手指放在唇前,这小妮子倒也不再吭声。

  张明明以一个不大寻常的观赏角度,将池塘扫视了一转,接着,又是一个措不及防,他瞬间消失在这碧波之中,泛起的层层涟漪。

  “我去。”

  碧蝶望着池塘,“感叹”一声。这公子也太胡来了,突然跳进这池塘不说,现在连人影儿也没了。

  不过,这小妮子就这样捏住拳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池面,看样子是不打算去叫人来。

  少时,张明明猛地从池里窜出头来,激起一阵浪花。

  此时,碧蝶紧捏的拳头也松了开,见张明明朝池边游来,碧她赶紧伸出手去。

  “公子,你也太乱来了,若是老夫人知道,定要骂你。”

  “哈哈,天儿太热,我下去凉快凉快。”

  “那可凉快了?”碧蝶捏住鼻子,“咦...公子你一身泥,真是太臭了!”。

  “有吗?我闻闻”张明明朝自己身上嗅了嗅,随即干呕一声,“果然臭,对了,这事儿你可别告诉祖母,免得她老人家担心。”

  “哼!奴家偏要去说。”碧蝶往后退了两步,实在受不了这淤泥的味道。

  “小妮子听话,咱不说,啊!”张明明朝碧蝶走去。

  “你别过来!快随奴家去洗洗。”

  说完,碧蝶转身走去,张明明跟在后头,趁机从怀里摸出一件物什,快速看了一眼后,又放了回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得匆忙,不料被路过的吴管家给瞧见了,他见张明明浑身湿透,衣物上尽是污泥,便赶了上去,挡在他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

  “是奴家,方才公子和奴家在花园里打闹,奴家一不小心将公子推进了池塘。”碧蝶低声说道。

  吴管家看着有些心虚的碧蝶,说道:“大白天的,瞎打闹什么?这可是员外府,可别让人给抓了把柄。”

  这话看似是对着碧蝶说去,可张明明一听就明白,这吴管家含沙射影,分明就是对他说的。

  碧蝶朝吴管家行了一礼,对着张明明说道:“公子,起风了,快随奴家去换了衣裳,当心受凉。”

  瞧着吴管家一脸得意的模样,张明明在经过他身旁之际,一下子扑了过去。

  “哎哟!”

  毫无防备的吴管家被张明明给压在了地上,洁净的衣服顿时被弄的黑漆麻乌。

  “哎呀,真是对不住,对不住,这脚下的泥巴太滑了。”张明明嘴里道着歉,可手上一个劲儿地往对方身上摸去。

  “你你你!”吴管家气得正要发飙。

  “唔......阿嚏!好冷!我得去换身衣服。”

  说完,张明明缩起脖子,领着碧蝶转身走去,留下吴管家杵在原地,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小妮子力气真大,这又推了我一把。”

  “公子这脚滑得也是时候。”

  “小妮子为何替我遮掩?”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吴管家也不敢把奴家怎样。”

  “这人还真不招人待见。”

  “他一向这样,仗着自己从小就在府里做事,又是老爷最信任的人,自然要在下人面前摆谱,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

  “就是一管家,现摆什么?”

  “那奴家还是个丫鬟呢?”

  “小妮子可不一样。”

  “哪不一样?”

  “哪儿都不一样。”

  换好衣物,张明明见好些下人都往花园里去了,一问才知,是吴管家禀了老爷,说池塘的淤泥年久未清,堆积过多,现正要召集人手进行清理。

  张明明一想,这吴管家还真是有些无趣,他被自己糊了一身泥,却又不敢怎样,只好将气撒到这池塘里。

  不过,这池塘还是不动为好。

  于是,张明明赶紧去到花园,将众人止住,众人一听,皆是奇怪,不过一方池塘,怎么就动不得了?

  “明儿,这是为何?”张员外也是不解。

  “父亲,孩儿曾跟随师父,学过些风水之术,方才来这花园,见布局有些蹊跷,便用罗盘一算,竟发现这里是个煞局。”

  “煞局?何煞之有?”

  “难道父亲忘了五年的事?”

  五年前的事,虽然已翻了篇,但仍是让张员外心有余悸,特别是看到眼前的张明明,他突然担忧起来,生怕自己连这个孩子也没了。

  所以见张明明这么一问,张员外的脸色顿时阴郁下来。

  “父亲不必担忧,孩儿方才不小心将罗盘落入了这池底,巧合之下,已将此煞化了。”

  “化了?就这么化了?”

  “正是,孩儿入水寻找不得,后来一想,此宝乃是受师父亲传,又是受过师父开光,本就是镇局之物,这落入池中,定是机缘,自然也能将这煞气化除。”

  “原来是这样。”

  “若是现在又去动了这安定之局,只怕是适得其反,再说这淤泥是肥沃之物,不清理也不妨事,明年的荷花会开得更盛,岂不是府中美景?”

  “哈哈,明儿说得有道理,你们不必清理了,收拾干净,各自退去罢。”

  被张明明这么一忽悠,大伙儿还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赶紧收拾得干干净净。

  一旁的吴管家听着张明明滔滔不绝,硬是连嘴都插不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