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传国天命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回 第十章 隐情

传国天命志 辣子二荆条 3332 2020.09.16 17:24

  “嗖,嗖。”挥刀砍向张明明的两名喽啰应声而倒。

  强盗头子和其余喽啰见到此状,纷纷惊愕地四处看去。张明明愣了数秒后,随即反应过来,倒也不惊不讶,重重地舒出一口气。

  “谁敢动他?”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个白衣书生从屋顶上信步落在张明明身前,仰着下巴看着眼前这群强盗。

  “师父,您老人家......敢不敢再晚点来?”张明明有气无力地说道。

  “臭小子,还能说笑?看来是死不了了,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哟。”闲云看着一身血迹的徒儿,虽然嘴上说笑,但心里还心疼得紧。

  村民们看到闲云回来,纷纷大呼起来,把刚才的担惊受怕扫得一干二净。

  “妈的,哪里来的道士?想寻死,老子成全你。”强盗头子看到闲云是只身一人,倒也松了口气。

  “你个牲口!老子正和自己徒儿说话,你丫插什么嘴?信不信老子分分钟秒了你?再把你挂在村口的旗杆上,白天鞭尸,晚上抽魂,让你亲妈都不敢认你?”

  张明明可是和闲云一个世界的人,好不容易才遇上,却因为他的外出,导致了这徒儿伤成这般模样,闲云心中自然是一肚子的火。

  强盗头子没想到这书生模样的人,竟如此粗暴,一连串的粗话噼噼啪啪地爆出来,顿时让他语塞,都忘了怎么还嘴。可一想,不对啊,老子是强盗,杀人放火的那种,怎么几句话就给说懵了?不行,不行,这么多兄弟看着,老子是老大,得稳住,对对对,稳住。

  “呃...老子杀人放火什么没干过,还怕你了?兄弟们,一起上。”强盗头子想了一圈,觉得还是直接动手为好,毕竟自己读书少,肯定是说不过这个书生。

  一声令下,喽啰们举刀冲向闲云,吃定了这个逞口舌之快的书生。

  “嗯,气势不错,决心也不错,”

  闲云还有闲心点评一番,但看到强盗头子似乎因为受到表扬有些骄傲的表情后,他一字一句地补充道,“我是说赴死的决心。”

  他已然身动,所过之处,喽啰们纷纷倒地不起,强盗头子的表情也由之前的咬牙切齿变作了目瞪口呆,这嘴巴大得估计能塞下俩鸡蛋。

  这群强盗来这里之前,任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就是来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怎地又半路杀出个混世魔王?

  强盗头子眼睁睁地看着闲云背着手来到自己面前,已是冷汗淋淋,不敢动弹。

  “动动试试?”闲云伸着脑袋说道。

  “扑通”一声,强盗头子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大喊饶命。

  “你是不是还要说,你家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妻妾成群啊?”闲云看着对方,眨巴着眼说道。

  “是是是,大爷,我家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妻妾成群,求大爷饶小的一命啊。”强盗头子拼命地点头应道。

  村民们听了强盗头子如此跟风回答,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张明明也忍痛偷笑起来,师父正经了一小会儿,吊儿郎当的作风又来了。

  见周围笑声连连,强盗头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又摔进坑里了,恼怒地叫道:“你个臭道士,敢阴我?”

  “阴你又怎样?你都打不过我。”闲云耸耸肩说道。

  “你你你。”强盗头子气得直哆嗦。

  “我我我,怎样?来打我啊?”闲云学着对方的样子,勾勾手,摆出一副欠揍的表情。

  “我错了,求大爷留小的狗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强盗头子认怂地磕起头来。

  “妈的,欺善怕恶的垃圾,也配留你狗命?”

  闲云拾起地上的刀,一刀挥了下去,强盗头子便是身首异处。

  “这儿还有个没死,找根粗点绳子来绑了,记住,绑扎实了。”闲云撂下话后,回头朝张明明眨了一眼。

  这次人祸,村里的房屋烧了不少,十余口人命丧黄泉,整个村庄变得阴郁沉沉。

  此事皆因张明明而起,纵然他与闲云灭掉了全部歹人,可师徒二人心里仍旧难受得紧,愧对于浮云村的父老乡亲。

  乡亲们虽然心中存有芥蒂,但也是真心实意地感谢张明明那日的挺身而出,若他为求自保,一走了之,浮玉村也就不存在了。

  残存狗命的那个小喽啰在闲云的几句威逼利诱之下,很快就将事情的大概抖了个干干净净,闲云也给了他一个痛痛快快。

  张明明身上的几处外伤,虽是无碍,但强盗头子踢中的那一脚,却是势大力沉,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闲云再三嘱咐,不得下床走动,只得静养,不然留下隐疾,日后必难以恢复。

  闲云分析过那日的形势,其实张明明的武学实力早已在那群强盗之上,奈何他缺少实战经验,又不懂得如何掌控局面,所以才失了锋芒。

  这就和纸上谈兵是一个道理,光是熟读兵书,空谈理论,最终只能落得个被俘坑杀的下场。

  喽啰那里探出的隐情,闲云一字不差地告知了徒儿,那群强盗确实是为杀张明明而来,但背后却是买凶杀人,另有玄机。

  张明明听得是云里雾里,实在想不通他一个穿越之人有何德何能,这些年来未曾离开过浮云村半步,怎么就被知道了名字,而且还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可那个喽啰毕竟只是个卖命人,自己老大接了活儿,底下的人只管跟着干,只知道买凶之人是来自苏州城,其他细事就不得而知了。

  这苏州城张明明更是连城门口都没见过,这仇家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张明明心里简直比窦娥还要冤屈。

  世间有时候就是那么得妙不可言,有些巧合能巧合得让人不敢相信。闲云外出的这几日,正是去了苏州,而其中的缘由便是张明明。

  苏州城有一员外,姓张,这家人在城中家底甚厚,张员外有一独子,名叫张明明,五年前被贼人掳了去,多番搜寻打听,都不得而终。

  等等!竟然有和自己重名的人,张明明硬是问了五遍,才敢相信这是事实。

  “你家人替你寻到了,只是这”

  闲云真是有人在想方设法地找,有人又在背后下黑手,这个张明明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一日,张明明在院子休息,突然脑袋被硬物击中,低头一看,竟是一块小石头,正要张口骂人,便看到院子门口站着俩小孩儿,一个是小六子,一个是马二丫。

  “扫把星!还我阿娘!”

  “还有我阿爹!”

  看到两个小人儿一下呜咽起来,张明明原本伸出的手悬在半空中,一张脸面如死灰。

  闲云听见动静,缓缓走了出来,一声叹息之后,便一手抱起一个娃,轻声安慰道:“不哭不哭,大伯拿糖给你们吃。”

  “大...大伯,你让...你让明哥把我阿娘...娘还..还回来吧。”小六子抽泣着说道。

  “还有我阿爹。”

  “乖,不是明哥带走了阿娘和阿爹,是坏人干的,你们明哥一定会打跑坏人的,对不对?”闲云回头朝看向张明明。

  张明明仍是愣在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可看到两个小孩儿那如此纯粹的目光,没有半点杂质的眼神。他捏紧了拳头,露出笑容,重重地点头说道:“嗯,我一定会打跑坏人!”

  两个孩子一听,立马从闲云身上挣脱下去,马二丫来到他面前,勾了勾自己的小手。张明明不知其意,只能蹲了下来。

  这时,马二丫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奶声奶气地说道:“明哥,还疼吗?我给你揉揉。”

  这话一出,张明明顿时泣不成声。

  见明哥哭了,马二丫转身对小六子说道:“六子哥,你看明哥疼哭了!都怪你!”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你们明哥勇敢着呢,大伯送你们回去。”闲云一手牵住一人,慢慢朝院外走去。

  “对不起,明哥。”小六子回头朝明哥喊道。

  对不起?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张明明心中默念道。

  一夜未眠。

  第二日清晨,张明明将心中所想告诉了闲云,而后者似乎早有准备,只见闲云颔首一笑,同时交给他一盒烟火和一块令牌,嘱咐道:“非大事不可用,燃烟火,必接应,执令牌,皆听命。”

  见徒儿一脸懵逼相,闲云又是不正经地说道:“私人定制,仿冒必究噢。”

  “师父,我严重怀疑我加入了一个非法组织。”

  张明明刚说完,脑袋上便挨了一记暴栗。

  闲云因为要帮助乡亲们重建浮云村,师徒二人只能暂别有期。出发那日,浮云村的乡亲们都齐齐地来到了村口送别,他们都知道张明明此行的目的。

  “小哥,你可要早些回来。”

  “女婿,等你回来,咱就把喜事儿给办了啊。”

  “嘿,我说张家婆子,怎么就是你女婿了?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明哥,你打跑了坏人就回来啊,二丫等你。”

  虽然大伙儿们受了牵连,但张明明毕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人,所以心里还是将他当作了自家人看待。

  张明明看着这一张张朴实无华的面孔,一股暖流从心中流淌而过,无须多言,他转身走去。

  “明明!”

  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张明明转身一看,竟是吴三儿跟了来,只见他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挎着一个大大的包袱。

  这是要闹哪一出?吴三儿要去哪儿?

  一问才知,这厮是要跟随张明明去往苏州,他也要去替冤死的村民们报仇。

  这不是瞎闹吗?张明明回头看向闲云,却发现闲云朝他点着头。

  “哎呀,别看啦,这事儿就这这么定了。”吴三儿继续说道,“还有,你还欠我来着。”

  张明明没听明白,心里琢磨着自己欠了这人啥?

  见对方不明白,吴三儿马上摆出一个“仙人摘桃”的爪式,这下算是明白了,这捏蛋之谊还真是别有风味。

  就这样,在张明明诸多要求和叮嘱下,这二人踏上了去往苏州的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