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夏川流云的火影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夏川流云的火影世界 于流鸣 2675 2019.08.12 20:34

  破空而来的手里剑,打断了雾隐的忍者的攻击。雾隐中的忽然闪现一柄苦无,回身便刺。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硕大的火球迎面而来。

  “火遁—豪火球之术!”

  雾隐忍者没有多加思考便向侧面一跳。

  “水遁—水流飞瀑之术!”随即一道强劲的水流赶上了豪火球之术。

  “什么!”雾隐忍者惊叫一声,

  豪火球和强劲的水流碰撞,巨大的雾气遮盖了全场。

  “是谁!”雾隐忍者忽然明白了,这个不知名的忍者根本不是想要攻击自己,他使用豪火球之术根本就是逼自己退开,他敢肯定,豪火球之术和之后的水流飞瀑之术间隔不会超过五秒。

  那个不知名的忍者是要趁着雾气弥漫的时候,救走这个水无月的后裔。

  雾隐忍者丝毫不敢怠慢,直接向白的位置冲了过去。

  在雾隐面前,玩这种水雾的把戏。

  雾隐忍者勾勒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在雾隐村,这种雾中杀人的伎俩,虽然算不上是人人精通,但是大致了解使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找死!”看到一道身影比扑向水无月的后裔,雾隐忍者愤怒了,并不是这个水无月的后裔对他又多么重要,而是没有这么玩的!

  先是稀里糊涂扔了一个手里剑,接着两个忍术扑面而来,算计自己成功后,迅速出手要救走这个水无月的后裔。

  太侮辱身为雾隐忍者的尊严了吧!如果是个人都可以在雾隐面前救走他们的叛徒,那我们还要不要腆着脸做五大忍村了。

  你这是逼我们退群!

  “混蛋!”那道身影抱着水无月的后裔迅速向左侧森林撤去,雾隐忍者不再多想,他要亲手斩杀那个忍者!

  血雾之下的忍者们,心理或多或少有点变态。再说,这个人既然救人就跑,必然是没有把握击败自己。

  那还等什么!追过去!把他打屎(把他打出屎)!

  等到雾隐忍者跑出去老远之后,在一颗巨树的后面,夏川流云抱着水无月白悄悄溜出。

  大雾从来不是为了救白,而是为了影分身加变身术。

  忽悠走哪个水遁忍者,夏川流云正大光明去救白。

  他可不想去战斗,万一搞大了,那么自己的任务还做不做了。

  怀中的白呆呆的看着夏川流云,她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居然会有人去救她,她居然没有死。

  夏川流云可没有理会怀中的女孩,他迅速向反方向跑去,直到跑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才敢将女孩放到地上。

  看着脸上黑乎乎,大概七八岁的女孩。夏川流云露出了一副温和而优雅的笑容。

  “你好,我叫夏川流云!是个忍者。”夏川流云伸出手。

  白看着夏川流云伸出的手,没有说话,依旧有些警惕的看着夏川流云。

  曾经的经历让她不敢相信任何人,尤其是这种明明长得很逗比偏偏做出一副我是好孩子的表情的男人。

  夏川流云悻悻的收回了手,忽然说道:“小姑娘你饿了吧,我去找点吃的。”

  看着夏川流云离去的背影,白想立刻逃走,可是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了。

  七八岁的孩子许多天没正常吃饭休息,又刚刚经历了生死,哪还有力气去逃跑。

  虽然刚才那个忍者看起来有些……有些傻,但是或许可能大概他不会觊觎自己的力量吧……

  她已经无路可走了,除了做出祈祷和信任,白不知道她还能做什么。

  没等她思索多长时间,夏川流云便带着一只打死的兔子回来了。

  虽然在水之国境内,但夏川流云是不惮于烤兔子的。因为敌后潜伏那节课,夏川流云也逃了……

  闻着烤肉的香气,白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说出了她的第一句话:“请问……您……可以给我吃一点吗?”

  声音清脆如玉珠落盘,委婉如小溪湍湍。

  夏川流云笑了:“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白不说话了,她不敢说出她的名字,水无月一族在水之国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她本来就是丧家之犬,能保住性命便已经感谢六道仙人了,怎么敢随意说出自己的名字和姓氏来无端惹人嫌弃呢。

  看着她靠着一颗树屈膝而坐,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腿,将脸埋在身子中,又沉默了。

  夏川流云感到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他十分苦恼,就感觉这个女孩好像被自己欺负了。

  自己明明是个三好忍者,怎么忽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无赖人渣呢……

  无奈的夏川流云只能拿着烤好的兔子走到白面前,缓缓的蹲下,柔声的说道:“陛下,我错了,您尝一口吧。”

  白迷茫的抬起头,看着夏川流云,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去盯着夏川流云手中的烤肉。

  “谢谢……您。”白接过了烤肉,即便饿的前胸贴后背,她依旧选择给夏川流云留了一大半的烤肉。

  “我吃饱了,剩下的给您吧。”白强忍着自己内心的冲动,将剩了大半的烤肉还给夏川流云。

  夏川流云摇了摇头:“你吃吧,我不饿。”

  白目光中似乎闪烁点点的晶莹:“谢谢您……”自从母亲死后,多长时间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温暖了。

  等到吃完了烤肉,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的气氛。

  “我叫……白……水无月——白。”白终于下定决心将她的名字告诉给夏川流云,如果真的会死去,那么死在这个人的手里或许不会有太多的遗憾吧。

  白?夏川流云一愣,那个和再不斩在一起的冰遁小姐姐吗?

  思索片刻,夏川流云问出了那个令无数人为之痛心的问题:“白……,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啊?”白不自觉的长大了嘴巴。

  “我是女孩……你想……”白忽然有些警惕的看着夏川流云。

  夏川流云笑了,我就知道,岸本是骗人的,这么漂亮的小可爱,怎么会是男孩呢。

  “没事没事,白刚才那个忍者为什么要杀你?”夏川流云赶紧岔开话题。

  他这么一问,白又开始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慢慢的说:“因为我是不祥之人,水无月的力量在我的身上觉醒了。不禁是村人,便是我的父亲也要将我杀死。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母亲为了保护而死,我真的不愿意这样……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清楚我的力量的人都要杀死我,可是我从来没有用这种力量去做过什么坏事,更别说要杀死比别人了。我……”说的这里,白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泪水。

  她不是忍者,甚至她还是个孩子。她不清楚为什么只因为自己觉醒了那所谓的力量,父亲就要杀死自己。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过啊,哪怕是在最为饥饿,最为无助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过要用这种力量去做什么事情啊!

  夏川流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白从来都是一个温柔的孩子,这一点想必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她这个温柔的孩子忽然有了可以杀死别人的力量,便成为了一个可怕恶魔。即便,恶魔从不杀人。

  “白,振作起来。如果你不去振作,那么谁来替你坚强。”空洞洞的话语说出,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白甚至都没有反应。

  从来没有经历过和我一样的事情,难道只凭借你的一句无力的话语,便可以让我忘记过去,放下一切,开始未来的生活吗?

  夏川流云长叹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劝别人,可惜他失败了。他不断去回想如果是嘴遁之王鸣人,或者是那个注定死亡的再不斩,他们在这里会怎么去劝白。

  夏川流云不知道,他也不明白。

  看着夕阳西下,夏川流云没有立刻动身离开,他还是决定留下保护白一段时间。

  不为其他,只因为这个女孩,无助和绝望达到了极点。

  目光一眨,夏川流云忽然想到该如何去做了。看着陷入沉默的白,他似乎知道要说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