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夏川流云的火影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你一直是我的英雄(七夕特别款,加量不加价!)

夏川流云的火影世界 于流鸣 4139 2019.08.07 19:10

  看着黑川滕高一路小跑着去找护送任务,夏川流云感觉自己被蒙了,原来黑川老师根本就没有接到护送任务,枉费自己昨天做了那么多的思想斗争。其实黑川滕高本来也没有接到任务,他之所以选择提前说出来,一是看自己的团队是否目标一致。二是看他们每个人的性格都是如何。

  夏川流云偏向保守型,不过会在思考后作出有勇气的决定。

  江口一龙有些莽撞,不过态度乐观向上。

  云母沈苏显得有些中庸,更像是一个自己团队的调和剂。

  黑川滕高掌握了自己队员的性格之后,便放心去任务发布所,找一个简单的护送任务。

  一般来说,护送任务是很好接的,毕竟那个年代,都是不缺敢于长途跋涉的商人和敢于图财害命的盗贼的。

  不一会,黑川老师就接到了一个护送商队的任务,从木叶忍村到火之国城都。

  商队的头领叫做福山臣源,福山臣源也算是一个久经商战的人,这次运了一大批战略物资前往火之国城都,为了保险起见,特意来木叶忍村下达了一个护送任务。

  木叶任务的成功率可是五大忍村中最高的,木叶忍者也称得上是最为负责人的忍者了。

  即便是福山臣源对木叶充满信心,可是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上忍带着三个似乎刚刚毕业的下忍来护送自己的时候。

  福山臣源还是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木叶…我这么信任你,你是在逗我吗?

  黑川滕高看出来福山臣源的顾忌,于是开口道:“福山先生,你放心,我和我的队友们,会赌上性命保护你的。”

  夏川流云是一个居安思危的人:“福山先生,如果遇到敌袭我即便跑路也会带着你的。”

  福山臣源:“……现在可以退货吗?”

  黑川滕高面色一黑:“退谁?”

  福山臣源一指夏川流云:“这个人看起来好不靠谱…”

  黑川滕高脸色更黑了:“没事的,福山先生,还有我们呢!你可以把他视作赠品的。”

  夏川流云:“……”我什么都没有说好不好。

  云母沈苏拽住还要说话的夏川流云,一手扶额,感觉自己不是女朋友,自己是妈妈……

  ……

  这个商队运送的是一些军用物资,因此打这批商队注意的人实在是不少。

  万幸的是,基本上都是一些盗贼,真正的叛忍应该看不上这些东西,他们应该都是一帮有梦想的人!。

  “福山先生,我能问一下,你是不是钱多了烧的?这些盗贼找几个保镖团队就可以对付了,找忍者干嘛?”夏川流云口中叼着根草,他感觉自己根本没有生命危险,当初白激动了。

  福山臣源瞅了瞅夏川流云,然后看了看在自己身边护卫的黑川滕高几人:“夏川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坐在我运物资的车上,我是花了钱的,能不能让我看到你的价值?”

  夏川流云丝毫没有挪窝的打算:“福山先生,我来这里是来保护你的,尤其是保护你的物资,我必须要待在和你物资最近的地方,如果有敌袭的话,我会带着你物资一起跑的。”

  福山无奈了,前几天还说要带自己一起跑的。

  云母沈苏看不下去了,这不是败坏木叶忍者的形象吗?自己应该行使身为母亲…身为女朋友的职责。

  “夏川流云!下来!”一声娇喝。

  夏川流云斜眼一看,云母沈苏眼睛眯起来了,眼睛长得那么大,没事总眯它干嘛!

  堵上性命,夏川流云一下子跳了下来。

  福山臣源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还是有人可以管住他的。

  火之国境内,没有风之国的满天黄沙,没有土之国的戈壁峻峰,没有雷之国喜怒无常的天气,没有水之国满天的水气。

  有的只是一片片茂密的森林,高大树木植根在肥沃的土壤上,一边摇曳着身姿,一边汲取不远处河流的力量。

  一路上,走走停停,几天的安静日子过去了,夏川流云也就没有了当初紧张的心情。

  赏花,赏水,赏沈苏,然后被沈苏用水遁打回来。

  好不容易出一次任务,没事老看我干嘛!

  “嗖!”一柄手里剑自夏川流云左侧飞来。

  黑川滕高大喝一声:“敌袭,第三班,准备。”

  江口一龙早就热血沸腾了:“不要跑,看招。”

  江口一龙快速奔了过去,连续击飞了四五柄手里剑,只见一个高大的人影从树后跃出。

  “火遁—石焦之术。”

  江口一龙感觉自脚下传来了一股热浪,炙热的气息漫入身体。

  刹那间,江口一龙感觉自己被抛了出去,接着就听到:“水遁—飞瀑流之术!”

  云母沈苏的水遁造诣在夏川流云的训练下,绝对不输给一般的中忍,甚至是上忍。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查克拉没有夏川流云那么多。

  黑川滕高救下了江口一龙之后,根本没有时间回头看:“土遁—石上岩之术!”

  黑川滕高站在数块岩石上面,不断跳跃,身形仿佛是一只巨大的鸟,急速向敌对忍者哪里飞去。

  江口石岩趁着黑川滕高跳跃之际,又是一个火遁:“火遁—爆飞叶之术!”

  一片片树叶射向黑川滕高,黑川滕高正在空中无处借力,只好结印:“风遁—大突破!”

  一阵狂风卷去,飞来的树叶在狂风中发出怒吼。

  江口石岩根本没有关注黑川滕高,使出火遁之后,江口石岩抽身便走,黑川滕高也迅速赶上。

  ……

  商队旁,云母沈苏,江口一龙,夏川流云正在和三个忍者战斗。

  江口一龙修炼的忍体术,在此时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面对他的忍者咬着牙节节败退。

  江口一龙攻势更急,一击雷遁直拳打在了敌对忍者脸上。

  那个忍者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甚至还有几颗牙齿,忍者没有多看,几柄手里剑射向江口一龙。

  江口一龙的忍体术颇像云隐村的雷遁铠甲,不过没有雷遁铠甲那么强大,这种忍体术是加藤一家不传秘术,虽然不能和宇智波千手相提并论,但是对付一个流浪忍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云母沈苏的情况大概是三人之中最好的,沈苏的天赋毋庸置疑,云母一族自来就是木叶隐族,从来不将自己的秘术置于大庭广众之下,不过木叶三次忍者大战全部以胜利告终,让云母一族看到了木叶的潜力,云母沈苏参加忍者学校考试,就是云母一族对于木叶表现出来的巨大善意。

  “水遁—水流飞瀑之术!”一束巨大的水流飞射过去。

  云母沈苏对面的忍者迅速躲避,刚刚好躲避过去。

  这时只看到云母沈苏轻轻一笑:“水遁—化泽之术!”

  水是流动的,在敌对忍者躲过水流飞瀑之后,就已经注定这场战斗的胜利倒向了云母沈苏。

  敌对忍者脚下化作一片沼泽,心中正是大骇,却听到:“水遁—水泽吞噬之术!”

  “啊!”敌对忍者大叫一声,只感觉自己脚下传来了巨大的吸力。

  与此相比,夏川流云就有些险象环生了。

  正如之前所说,夏川流云是一个没有丝毫梦想的咸鱼忍者。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战斗。虽然面前的流浪忍者实力不强,但是自己也找不到必须战斗的理由啊。于是就出现了一副手忙脚乱的情景,一个内心没有信念支撑的人,如何可以坚持住前路的方向。

  “火遁—豪火球之术!”

  “水遁—水流飞瀑之术!”

  那个敌对忍者眼睁睁的看着即将到自己的面前的巨大火球,被随后而来的水箭浇灭。

  忍者心中出现了上万头草泥马……

  “手里剑—影分身之术!”

  “风遁—豪乱舞之术!”

  敌对忍者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被狂风吹散的手里剑,心中又是一句MMP。

  仗着巨大的查克拉量,无双的忍术天赋,夏川流云完全没有了对战云隐上忍时的沉稳。

  当初是为了救太子妃,目标明确。可是这一次,是为了什么要杀人?

  为什么要战斗?为什么要杀人?如果我不接这个任务的话,我就不需要战斗了!如果福山臣源运送的不是军用物资的话,也不会这么惹人注意!如果没有战争的话,那么还要军用物资有什么用!

  夏川流云迷茫了,前生的他,远离战场,今生的他,也没有经历过这种无意义的以命相搏。

  “风遁—风刺之术!”趁着夏川流云走神的时候,敌对忍者立刻结印,无数细小的风刺朝着夏川流云飞来。

  “夏川流云!”只听到一声大喊,夏川流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撞飞了。

  “水遁—豪水流飞瀑!”一道巨大的水箭飞速射向那个忍者。

  没有看到那个发射风刺的忍者最后怎么样,夏川流云缓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江口一龙浑身扎满了细小风刺,疼的龇牙咧嘴。

  夏川流云赶忙扶住江口一龙:“为什么你要救我!”

  江口一龙瞥了夏川流云一眼:“你是我的同伴,我怎么可能看着你死掉。”

  “那你知道不知道你可能会死啊!”夏川流云内心充满了悔恨,如果不是自己优柔寡断,或许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流云。”赶过来的云母沈苏,看着状若疯狂的夏川流云和浑身扎满风刺的江口一龙大惊失色。

  “不会的,这些小风刺最后也就是让我疼上几天,不会死的。”江口一龙把头扭了过去,似乎不想让夏川流云和云母沈苏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

  ……

  “呵呵…,你们三个小鬼真是出乎意料。福山臣源,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运气。”不远处的树上,跳下来一个身材高大忍者。

  福山臣源看着那个高大忍者,一字一顿的说道:“福!山!臣!流!”

  福山臣流哈哈大笑:“哥哥,想不到吧。最后送你上路的还是你的弟弟我啊!”

  福山臣源面色悲哀的说道:“福山臣流,为什么?为什么是你要杀我?”

  福山臣流面色冰冷:“因为这个该死的福山家族!因为你明明只不过是一个忍者天赋差到极点的人,就因为比我早出生那么几分钟!这福山家的一切就都是你的了?哈哈!凭什么!凭什么我每天努力修炼,努力为家族做贡献,最后得到这一切的,还是你这个废物!!”

  福山臣流越说越怒,最后竟然失笑:“现在杀了你,福山家族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这本来就是我该得的!”

  说着,目光转向了夏川流云三人:“不过,再杀你之前,还要先解决掉这三个臭虫啊。”

  福山臣源大叫道:“这和他们没有关系,福山家族的事情不要牵扯到他们身上。”

  福山臣源看明白了,夏川流云几人已经尽力了,黑川滕高也在鏖战,自己已经不可能活下去了,既然注定死亡,那么自己上路就行了,不要在牵扯到三个孩子。

  福山臣流冷笑道:“哥哥,你觉得到了这一步,还有回还的余地吗?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说着一步步走向夏川流云三人。

  云母沈苏看着一步步逼近的福山臣流,咬咬牙,还是挡在了夏川流云和江口一龙身前。

  江口一龙一手撑着地,也想努力的爬起来。

  “沈苏,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懦夫!”夏川流云跪在地上,低头小声的说道。

  云母沈苏看了看身后的夏川流云,轻轻摇了摇头:“流云,你一直都是我的英雄。当初你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竟然敢去正面抵抗云隐上忍。流云,你是英雄。只是现在的你,或许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既然如此,那么在你找到自己的东西之前。我来保护你!”说着,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福山臣流,云母沈苏做出了战斗的姿态。

  “沈苏,你的查克拉已经接近枯竭了吧。一龙,你现在身体还不能剧烈运动吧。”一直沉默的夏川流云忽然轻轻笑道。

  云母沈苏回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夏川流云,却见夏川流云将她拉到自己身后:“沈苏,好好照顾江口一龙!”

  夏川流云绝对不允许云母沈苏为了自己站在危险的前面。如果说曾经的他不懂得为了什么而战斗,那么从现在开始,自己要为了云母沈苏而战,为了她心中的英雄的而战!

  这一次,他绝不会后退!

  夏川流云死死的盯着福山臣源,慢慢的说道:“夏川流云,来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