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夏川流云的火影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来自水无月的后裔。

夏川流云的火影世界 于流鸣 2019 2019.08.11 17:52

  不出三代目所料,夏川流云得知自己居然要执行这么一个令人绝望的任务之后,他第一时间悄悄的告诉了云母沈苏。

  “沈苏,我要做任务了!”夏川流云坐在一乐拉面店。

  一嗓子嗷嗷起来,正在吃一乐拉面所有人几乎都去看向他。

  云母沈苏拽拽夏川流云,同时对那些人颔首表示歉意。

  “流云,你要去做任务吗?”云母沈苏看着猛吃拉面的夏川流云道。

  夏川流云塞着面条呜呜咽咽的点着头。

  猛喝了一大口汤之后,夏川流云抹抹嘴:“沈苏,这次或许我要很长时间才可以回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云母沈苏给了夏川流云一个爆栗:“好好照顾自己的人应该是你,你要记住,在外面出任务要好好吃饭,时时刻刻都要提高警惕,这次你自己去,你可不能像上次一样战斗中走神了。还有你的兵粮丸和忍具代购了吗?要在手里剑上多绑些起爆符,有备无患嘛。当然,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无论能不能完成任务,都一定要平安回来知道吗?”

  夏川流云挥挥手:“放心吧,沈苏。我你还不放心吗?”

  云母沈苏咧咧嘴:“就是因为是你我才不会放心的……”

  夏川流云:“……”

  “流云,我有一个私人请求你可以答应我吗?”云母沈苏咬咬牙忽然说道。

  夏川流云看着云母沈苏,疑惑道:“什么啊?”

  云母沈苏紧紧拉着夏川流云的手:“如果面对太危险的环境的话,你不要把完成任务放到第一位,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十二岁的沈苏虽然经历过战斗,却没有经历过离别。况且夏川流云的脑子还不好使,万一明明知道打不过人家,还一门心思的完成任务,她是真的很怕夏川流云遇到什生命么危险。云母沈苏知道,她这个心态根本不是一个做忍者的心态。因为忍者要以任务为第一。但是,云母沈苏再三考虑,还是决定说出来。哪怕夏川流云真的任务失败,凭借自己云母一族的力量也可以保证夏川流云不会受到村子的责罚和伤害。

  当然,前提是夏川流云活着回来。

  夏川流云拍拍云母沈苏的手:“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夏川流云对于自己很有信心,他的信心被大多数不怀好意的人称作“蜜汁自信”。虽然自己很low,但总觉得自己很牛X。

  说完,给一乐老板付了钱,让云母沈苏安心等自己回来。便和她挥挥手告了别。自己还有好多事情要去准备呢,不能在儿女情长上磨蹭时间。

  云母沈苏一直默默的看着夏川流云的背影,直到太阳将这份思念拉的很长很长。不知道为什么,云母沈苏总有一种奇特的危机感,是因为这次任务吗?

  “手里剑,把手里剑绑到起爆符上。兵粮丸,多种口味的兵粮丸。需不需要带拉面?带太阳帽吗?带几身衣服呢?”夏川流云抓瞎了,第一次自己收拾远行的东西,好无奈啊。

  自己能不能带着沈苏去啊……自己出远门好难啊。

  …………

  木叶55年,正好是血雾之里四代水影矢仓统治时期,不,应该说是宇智波斑或者宇智波带土统治时期。

  这个时期,雾隐村以杀戮为忍者之本,以封锁为立村之基。

  换句话说,这个时期,是雾隐有史以来最动乱的时期。

  琳是被雾隐村忍者设计杀害的,你觉得带土能好好对待他们吗?

  为了保证四代水影,或者说是自己的统治牢不可破,带土几次刻意发动政变,消灭了雾隐村许多拥有血继限界的家族,自然也包括掌控冰遁力量的水无月一族。

  几天前,夏川流云出发来水之国。

  自己一个人出远门,夏川流云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没有沈苏调戏,嗯……没有沈苏调戏。

  “哈哈,想不到啊。这里居然还有水无月一族的后裔!”一声狂笑声响起。

  水无月一族,夏川流云福至心灵,他们不是被水影灭了吗?

  “不要,不要杀我好吗?”一声虚弱的声音仿佛使太阳暗淡。

  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觉醒那被称作恶魔诅咒的力量,整个村子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将自己视为恶魔的后裔,欲杀之而后快。母亲已经为保护自己而身亡,而自己也只是在这世间苟且偷生。如今遇到了雾隐的忍者,或许死是无可避免的,但是作为人,求生不过是本能而已。

  偶然间夏川流云听到这个虚弱的声音,声音中的绝望和无助令夏川流云实在不忍心去视而不见。他可以战斗,可以杀人,甚至可以为了村子做出一些自己都感到邪恶的事情。可是,他作为人的良知还没有泯灭。他不想去管闲事,但是却不得不去管闲事。

  杀人是自己作为忍者无法推卸的责任,救人是自己作为一个人无法逃避的义务。

  那个忍者却不理会这么多,狠狠的笑道:“放过你?如果水影大人知道水无月还有后裔的话,水影大人一定会很开心的。呵呵,况且你生活的这么凄凉,不如我帮你解脱了吧。”血雾之下的忍者,那里还有对他人的同情。从杀死同期同学毕业开始,他们便只是水影手中毫无感情的工具。

  “不要!不要啊!”那个虚弱的声音忽然抗拒起来了。

  雾隐忍者恼怒了:“你觉得你有拒绝的权利吗?臭虫!”

  没有声音传出来了,似乎那个水无月的后裔已经明白了,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力。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绝望的?也许是父亲要杀自己的时候,也许是受尽世人冷眼的时候,也许是面对忍者感到无力的时候。

  也许,死亡对自己来说,是解脱吧……

  也许,死亡对自己来说,是归途吧……

  也许,死亡……是命运吧。

  ……

  正当那个雾隐忍者将手伸向水无月的后裔的时候,一声手里剑破空的声音忽然响起。

  雾隐忍者大吃一惊,抽身而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