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办案同时撒狗粮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3135 2019.07.15 09:00

  在现场混乱案件不清的情况下,押后再审确实是个好的选择。只是如今两名都还只是嫌疑人,县衙没有理由去留他们过夜,到点了还是得放回家里头,只是得派人跟着。

  一群人见两人被押了下去,只好扫兴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等公堂上只剩下了三个人,县令这才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跟着过来。季晟和蓝展颖就跟在身后进了另一间房子。

  “你们觉得那卢员外,”县令笑眯眯问道,“和那林娘子,哪位可信些?”

  季晟直接便道:“我不好说,看起来谁都不像作假的模样。”

  “小蓝,你跑了一趟后山,你说说看?”县令又看向蓝展颖。

  蓝展颖抬了抬头,摸索着下巴道:“林娘子的话可信度比较高。”

  两人等着她的下文。

  “我到他们后山找那小木屋的时候,小木屋是十分干净的,一目了然。没有收纳任何东西,更别说是人。”蓝展颖道,“但也正是因为太干净,反而引人生疑。”

  “为何这样说?”

  “我们巡街的时候你可有留意过卢员外的宅子?”蓝展颖看向季晟,“他宅子后头,屋檐之下是成捆成捆的木柴。”

  季晟点头:“确实是,县上那么多富户,就几家是这样的。”

  “那是否可以说明,他本宅并没有过多的地方去安放木柴?”蓝展颖问道。

  季晟同意这说法:“这个设想可以成立,若非没地方安放,他也不至于将柴放到屋檐下,若一场大雨下来,屋里头又恰好没了干柴,那便十分麻烦。”

  “那既然他后山处便有小木屋,还是空的。”蓝展颖抛出来一个问题,“为何不将柴火放到小木屋去?”

  几人陷入了沉默。

  许久,季晟才道:“许是地方远了些?”

  蓝展颖道:“你是宁愿跑远两步路,还是宁愿柴火湿了?”

  季晟又道:“可若是他后山,虽然后山是他家的地盘,但离街区也并非十分远。如若有女子被关在里头,总不能那么久无人知晓。”

  “这就是我这设想想不通的地方。”蓝展颖叹了一口气道,“为何会无人知晓呢……”

  “也便是说即使林姝说的是真话,那也是藏了些话没完全说出来?”季晟道,“又或许,她了解的不完全?”

  “这便是我为何还在山上绕了一圈的缘故。”蓝展颖面色冷峻,“这里有两枚珠花,款式,颜色都不一样,很明显不是出自同一个人身上。”

  顿顿,蓝展颖又讷讷补充道:“除非那人……审美方面问题比较严重。”

  县令和季晟都没忍住笑出了声。

  “正经,正经。”县令摸了一把胡子道。

  季晟又说:“若是这山上的两枚珠花不是同一个人……观这质地可不像是普通人家能够用的起来的,这般金枝玉叶的贵人,跑山上去干嘛?”

  “所以便有可能是他们转移那些女子的时候,混乱之下掉了的?”蓝展颖皱眉,“两个以上的女子在山上被转移地方,路上枝丫又多,确实容易掉些珠花。”

  “他又是怎么得知的消息?”

  “说不定自林娘子出跑开始,便有人在追捕她。”县令也道,“只是我们官府抢先一步将人救了,他们没法子进官府抢人,只好连夜回去做准备。”

  “可若是卢员外的说法才是对的,那么又会如何?”季晟问道。

  “卢员外?”

  季晟这便将卢员外的说法同蓝展颖说了一遍。

  蓝展颖道:“此事还需邀药店老板作证。”

  “只是既然他敢这般说,便说明他们确实有在将人参往林姝娘家送。”季晟说出一个事实。

  眼看着日头过半,几人仍然没个结论。县令也便放了两人去用午饭,又吩咐了一名捕快先将卢员外带回去。林姝无处可去,伤势又重,县令夫人见她可怜,便让她在值日室暂住着。

  季晟同蓝展颖这番下班晚了,也吃不到什么物美价廉的好东西,正愁着没地儿找饭,便见花慕凉提了食盒过来。蓝展颖见着他,不由自主就笑了出来。

  自从确定了关系之后,一些东西便发生了质一般的变化。原来还不至于这般挂念,如今却总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见着了他就觉得高兴。

  季晟也不是什么蠢人,看着他们便觉得处在一个酸臭的坛子里头泡过一般,整个人又酸又臭。

  这便是常人所说的……恋爱的酸臭味?

  “你们这是……成了?”季晟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人。

  花慕凉点了点头:“现在她可是我准媳妇儿了,注意保持安全距离。”

  季晟:“……”她不是你准媳妇儿我俩也是安全距离。

  花慕凉放下了食盒作出一个拥抱状,蓝展颖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把钻进了人怀里头。

  季晟:“……”这简直没眼看啊!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说好一同打一辈子光棍的好兄弟转身就投入了另一个兄弟的怀抱!

  “最近天气热,给你带了些酸梅汤。”花慕凉温和道,“先找个地方坐下把饭吃了,才有力气去办案对吧。”

  蓝展颖点头。

  季晟急了:“那我的呢,我怎么办?!”

  花慕凉瞬间变了语气:“自己随便吃点得了,大男人的叽叽歪歪。”

  这还是好师弟吗?季晟内心在咆哮,他向来知道花慕凉重色轻友,却没想到重色轻友到昏君的地步!

  还是蓝展颖先看不下去,找了个地方摸出来两只碗道:“没忘了你的,过来吃。”

  花慕凉微微一笑。

  季晟的怒火顷刻间被浇灭了,乐呵乐呵坐了下来。

  十分好哄的一个孩子。

  在吃的面前,季晟倒是十分自然地忽略了两人的互动,面色不改地吃完了两碗饭,又喝了一口汤。一双桃花眼中仿佛写上了眼瞎两个大字。

  几人吃完饭,蓝展颖又和他提了一下案件的事情。当然,只是将能说的说了一遍。

  两人打算到药店老板那边问问。花慕凉听此道:“我和药店老板蛮熟的。”

  季晟:“这你也熟?”

  “院子里头的姑娘三天两头病一次,早和药店老板混熟了。”花慕凉一本正经,“如今药店老板给我卖药能打九折优惠。”

  季晟:“厉害了。”

  蓝展颖也跟着道:“厉害了。”

  这就三人成行往药店里头跑,见着药店老板便将人叫住。老板见着两捕快和花慕凉,一阵心慌。

  花慕凉却微微一笑道:“陈老板不必慌张,这两位大人只是来问几句话。”

  这春风化暖的一个微笑彻底是抚平了女老板的心,连笑容都被催了出来:“花老板,两位大人。”

  季晟直抽嘴角……这美貌的问题原来还可以这样来用。于是乎更坚定了撩妹的时候不能站在花慕凉旁边的觉悟,不然分分钟有被人家一双眼睛秒杀的可能。

  三人进了药店,这边药店里头生意正旺,几个伙计麻利地给客人抓药打包,也有耐心地将所有顾忌事项和用药用量和客人嘱咐。

  女老板亲自将人迎进客厅,这就要去给人泡茶。花慕凉上前两步道:“陈老板,我们问几句话便走,不必如此麻烦。”

  蓝展颖暼了她两眼,花慕凉后背一僵,缩回了要伸出去的手。

  活生生的妻管严,现实中的真例子。

  陈老板也没发现异样,听此就放下了茶壶道:“不知两位大人要问什么。”

  蓝展颖上前一步,温和道:“我想看看卢费凡卢员外在此处的开药单子。”

  陈老板哦了一声道:“听卢员外家的伙计说,他在这儿买的药可都是送到他家林娘子娘家的,虽说是妾,却倍得宠爱呢。”

  说话间便将药单从柜子里头翻出来递给了蓝展颖,大夫的字体向来写的潦草。据说一开始是为了药方不外传,免得大夫丢了饭碗,后来自个儿形成了一种字体后就辈辈传了下来,也有简化的趋势。

  蓝展颖能看得懂大夫的字。她师父的夫君便是一位名医,故小时候曾跟着师父的夫君辨过百草,耳濡目染之下也认得大夫的字体。

  这一摞单子上确实都少不了人参,用的都是补气的方子。

  “林娘子家是谁这般虚弱,得用人参养着?”季晟问了出来。

  陈老板抱歉地笑笑道:“这我便不太清楚了,他们是直接拿的方子过来抓药,我也不好过问太多。只是和他们说道这般的方子补气过盛,如若病人并非是那般虚弱之人,便不要常用这些药。便是改成红枣银耳一类的,温养着也好。”陈老板摇摇头,“只是他们说了无碍,我便没有管了。”

  “那你可记得来抓药的是府上哪位?”蓝展颖问。

  陈老板道:“我也并非每次抓药都能碰上卢员外家里头的人,但仅仅是我帮忙抓药的那几回,便每次都不是同一个人。”

  这便有些糟糕了。

  “那你觉着一个断了腿的人,需要用人参吗?”

  陈老板实诚道:“用人参还不如多煲些汤喝。”

  几人又问了些话,然后便走了出去。

  蓝展颖一路上眉头便没有舒展过,花慕凉上前几步将人拉住,修长的手指便轻柔地按着她的眉头:“总这般愁着可不好。”

  蓝展颖笑了笑,又听花慕凉道:“其实如果一处地方问不出来,你还可以转个放向去问另一处。”

  “你的意思是?”蓝展颖眼睛一亮。

  花慕凉微微一笑。

  

举报

作者感言

江欲澈

江欲澈

继续感谢天随风舞的推荐票。   各位若是不嫌麻烦的话,能帮忙一下移步到作品首页,来点亮角色的……小心心(?)

2019-07-15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