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使坏不成反被扛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119 2019.07.01 08:34

  张春桃被拉下去后,三人在这府中可谓是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间便到了日落时刻。

  花慕凉与蓝展颖告了辞,纪雪知二人第二日都有工作在身,便也没留着人,备了回礼后二人也便牵了马离去。

  落日余晖之中,二人一路策马。蓝展颖的马乃是父亲所赠的良驹,忧心花慕凉跟不上这马的速度,便刻意放慢了动作。哪儿知道花慕凉却是直接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着与她道:“我这裂空也是匹纯血的宝马,你不必担忧我跟不上。”

  蓝展颖听此话便扬鞭提了速度,花慕凉果然轻而易举地跟了上来。

  “你这脸是怎的一回事?总不能真是磕着碰着了罢?”平日里她对这张脸宝贝得不得了,更何况胳膊腿磕着碰着还说常见,脸磕着碰着了,这实在是……罕见。

  “我若说与你听,你可替我报仇?”花慕凉掀了掀帷帽,落日余晖映着他右眼下一块乌黑,着实是没脸见人。

  蓝展颖见着笑了出来:“是哪家能人竟能毁了花老板的脸?”

  花慕凉又戴上了帷帽:“早知晓你会笑话与我,我便不让你看了。”

  蓝展颖正了神色又问说谁,花慕凉却打死不与她说了,整个人像闹了脾气。

  蓝展颖只好转了话题:“你此次来欧阳府,是想做何事?”

  “多日不见美人兮,思之如狂,我可是特意去见你一面的。”花慕凉不正经道。

  蓝展颖:“……”明明不久前巡街才见了一面。

  “别这般调侃我。”蓝展颖脸色微红。

  “顺便看看能否结识结识欧阳大人。”花慕凉又道。

  其实这才是主要目的。

  花言巧语的男人可真是可怕。

  “你可知晓那张氏为何如此敌视纪夫人?”花慕凉凑近了问道。

  蓝展颖摇摇头,又想起如今天色渐暗,也不知花慕凉能否见到她的动作。方想出声,又听他道:“张氏,是纪夫人亲自给夫君挑的妾室。要给欧阳大人传宗接代。”

  “纪夫人自己挑的?”蓝展颖实在匪夷所思,纪雪如此爱她的丈夫,为何会给他纳妾?

  “因为爱之深,便不忍丈夫为世人所谴责。但欧阳大人岂会背叛于她,故那张氏进门许久,二人却从未同房,更莫要说传宗接代了。”花慕凉笑说。

  “那欧阳大人也实在是有恒心的。”蓝展颖也笑了,“这世上极少有男子不是三妻四妾,也极少有夫人不护着丈夫,反主动给丈夫纳妾。更少见妻子给丈夫纳了妾,丈夫还当那柳下惠的。”

  花慕凉拉了拉辔头靠近蓝展颖,伸了头过去道:“你若嫁了我,我担保我不会有那三妻四妾。”

  隔着帷帽,蓝展颖看不清楚他的神色,但那区别于平日里的正经语气还是撩拨到了她。蓝展颖低了头,拉了拉辔头转了方向,扬鞭疾驰而出。

  花慕凉也提了速度,笑着跟了上去。

  花慕凉此番去那欧阳府里头,确实主要是想看看蓝展颖。花老板向来是被人倒追,如今要主动去追一个人,着实心中毫无计策。听柳如思说男子要追求女子,第一点便是要坚持;第二点便是要够不要脸;第三点是坚持不要脸

  花慕凉仔细想想还有些道理,所以刻意在蓝展颖面前晃悠,贯彻坚持不要脸的精神。

  而欧阳昊真,则是他的第二个目的。

  欧阳昊真是他老师门下高徒之一。林见影德隆望尊,他和季晟是师父的入室弟子,可他仍有门人弟子遍布天下,欧阳昊真便是其中最为学识渊博之人。三年前太傅被处以极刑,向来中立态度不明的欧阳昊真极力抵抗,暴露了他的立场,从而招惹上了左相派的嫉恨。终于,在前一阵日子被左相派扳倒,流放到这西边边境之地当县令。

  对他花慕凉而言这可还真是个好事,有事没事发展个地下组织,联系联系旧部感情,收拢几个人才一类的,他还是得干干的。

  可蓝展颖到那边去,又是为了什么。是调查她母亲的死因,亦或是追查别的什么东西?总没可能真的只是为了上门去和纪雪聊聊天。

  还有……选夫婿!

  花慕凉一想起来便有些牙痒痒,今儿个中午让她给糊弄过去了,如今他若还能让她糊弄过去……

  “蓝大人,听说你还得选夫婿啊!”花慕凉大声喊道。

  蓝展颖速度更快了起来。

  花慕凉赶了上去,见蓝展颖一直策马不肯停下来,干脆使坏。两人的马越发接近,一红一黑两匹马在官道上疾驰,当裂空距离玲珑有四五米近的时候,花慕凉突然跳了起来轻巧地站在了马背上,黑靴子一蹬就从马背上借力向前一扑,直接就坐在了蓝展颖的马上,抱住了蓝展颖的腰。

  “你这跑的可还真是快啊。”花慕凉下巴靠在了她的头上笑道,“你说,谁有我长得好看,你竟然还跟别人参谋夫婿。”花慕凉玩了一把她的头发道,“参谋的夫婿还不止一个,胆儿肥了吧蓝展颖?”

  蓝展颖拉慢了马,手肘微屈往后一撞。花慕凉没想到她还来了这招,又不能将她给拉下马去,便给她撞了下去。

  花慕凉往后翻了两个跟头才减缓了速度,堪堪稳住了身子。见蓝展颖实在是追不上了,花慕凉便往地上一躺,双眼一合装昏迷,心里头还想着她什么时候会主动回来。

  果然,蟋蟀声不过几十响,花慕凉身边便有了一阵哒哒的马蹄声。而这马蹄声铁定不会是他家骚里骚气的裂空,也便只能是玲珑了。

  马蹄声停了下来,一人翻身下马,停在了花慕凉身旁。花慕凉悄悄提起一点儿眼皮,果然是蓝展颖委屈巴巴地在他身边干着急。

  “花慕凉。”蓝展颖碰了碰他的手,“不会那么不中用吧。”

  花慕凉心里在偷乐,眼皮直接耷拉下去。

  下一刻,蓝展颖双手抄在了花慕凉的腰下,一用力就将一米八八的一个大男人扛在了肩膀上。

  花慕凉脸色一僵。

  他竟然一时间忘了蓝展颖是能单手拽起大男人直接扔的女子!

  裂空见主子被扛走,也没继续呆在原地,反而靠近了玲珑,一只马头直接蹭到了玲珑马脸上。

  花慕凉心中捂脸,裂空啊裂空,你一匹公马去撩拨别人玲珑干嘛?玲珑可也是一匹公马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