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刺杀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025 2019.07.18 23:17

  血喷到蓝展颖脸上的瞬间,她便立即策马冲了出去,花慕凉还在搭弓射箭,一箭一个准,箭箭入肉。

  蓝展颖窜出几米后回头一看,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二十几名杀手,且看他们的模样个个身手不凡,训练有素,难缠至极。

  蓝展颖此时已经到了花慕凉的面前,花慕凉见此,调转马头便往围场里头跑。

  可是两人都被截住了。

  前前后后加起来截住他们的黑衣人,竟有三十几人之多。如此兴师动众,怕是根本就是想要了他们的命。

  “是你招来的杀手?”蓝展颖瞅花慕凉一眼。

  花慕凉摸摸鼻子:“或许,应该,大概,可能,是吧。”

  蓝展颖静静道:“没事,杀出去。”

  两人皆弃了马下地,蓝展颖从怀中取出追风枪组装完成,花慕凉也亮出了武器。

  一主近,一主远,背靠着背同杀手对峙。

  双方都动了。

  杀手们包围着人而上,蓝展颖长枪挑动,横扫而过,短时间内逼得人不敢靠近。两人相互交换着位置,花慕凉面对这么多杀手,也没有继续讲究打的好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几乎招招致命,干净利落。

  二人背靠着背闯出去,有刀剑向蓝展颖袭去,蓝展颖长枪向上一挑将人从喉咙处刺穿,转瞬又收回了长枪继续抵挡下一个人的攻击。

  刀剑交错,长枪引风。二人又分开去,蓝展颖往地上一划扬起一片尘土,花慕凉则在尘土之中穿梭,不过顷刻间又是几声闷响。

  花慕凉闪身而出,软剑上沾满了血迹。

  好不容易切开了一个豁口,蓝展颖和花慕凉默契地翻身上马,这便一拍马屁股就要离开。

  后头的杀手穷追不舍,打最后的一批竟然在袖子中藏了弓弩,如今对着二人的背影便是一阵箭雨。

  花慕凉从马鞍上抽出一把伞,瞬间站立在马背上回身撑开伞一旋接住了不少的弩箭,又迅速地将弩箭收到手中便往身后抛出。

  几声落地的闷响传来,紧接着又是新一阵箭雨。

  两人猛抽马,裂空和玲珑飞窜出去,一阵箭雨齐齐落在二人身后,几乎是差一点儿就让两人成为刺猬。

  两人翻身下马,裂空和玲珑却势头不减,直往前冲。

  花慕凉的剑几乎舞出了残影,这才又将一堆的弩箭收下。

  他们不是冲着花慕凉来的。

  弩箭里头,有七成是往蓝展颖的方向而去。

  花慕凉这时候还有空回头同她道:“没关系,一起冲。”

  蓝展颖心中微暖。这一刻谁都清楚了该怎么去做。

  花慕凉踏着凤腾步在杀手之间穿梭,蓝展颖则借枪的力量弹入人群中,又顺势向上一跳刺穿一人的胸膛。

  红樱染血,顺着枪杆滑落,粘湿了蓝展颖的手。蓝展颖撕破了衣裳卷着手又重新握紧了长枪,以免因鲜血的湿滑而导致连枪都握不稳的尴尬境地。又一人向蓝展颖的腰侧刺去,花慕凉护着她,在那一瞬间弯腰前进挑破一人的喉咙。

  却没有挡得住后头的人往他身上一砍。

  正正从后背划了一刀下来,所幸那人因距离远而力道不足,不然这一刀足够令人直接死去。可花慕凉如今的情况也是十分糟糕,血流的太多,竟然令他所踩的地方都能留下血脚印。

  蓝展颖反身就是一枪直接刺出去,左手扶住了花慕凉的手让他站稳。

  握枪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花慕凉站稳了依旧是那一脸的笑容:“男人留个疤不算什么,况且我府上大夫可是去疤神手。”

  说话间两人又换了个位置,手上动作从未曾停下。

  花慕凉红色的衣裳被染得更为鲜艳,因为失血的原因,薄唇已经是一片苍白。

  “你们究竟意欲何为!”蓝展颖大吼一声。

  一人从半空中跳下摆了摆手,围住两人的杀手瞬间停了手。

  “我们只是想请蓝小姐走一趟。”那人沙哑道。

  花慕凉握紧了她的胳膊,轻声道:“别去。”

  “你若不跟我们走,你的朋友会死。”那人明显握住了蓝展颖的软肋。

  蓝展颖一只手握住了花慕凉的手,轻拍了两拍:“我同你走。”

  花慕凉将人攥得更紧,蓝展颖却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

  可反派往往死于话多。

  不过瞬息之间,从天而降一根夹带威势的长枪,简单粗暴地在双方中间入了地。其中内力之厚,竟生生将双方的人都给弹飞出去。

  蓝展颖护着花慕凉,垫在他的身下落了地。一女子从天而降,立在了枪尖之上,背着手道:“要么滚,要么死。”

  没人敢质疑她的话。

  因为从天而降的长枪便是魑魅,枪上的女子则是这浩大的中原地界之中唯一一名枪仙——司马昭然。

  为首之之人下令撤退,剩下十来个杀手瞬间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蓝展颖同花慕凉站了起来,那女子也从枪尖上翩然下来。

  蓝展颖还未认认真真地喊一声师父,那女子便劈头盖脸下来一句话道:“孽徒,你可知罪?”

  蓝展颖一脸惘然。

  花慕凉瞅着这两人,果断不说话。但秋后算账还是要秋后算账的,刚才他都差点儿没按捺住去搬救兵了。

  那女子走近了蓝展颖,冷冷道:“如若你有你哥一般对武功的执着,如今对着这堆毛贼哪儿至于如此狼狈。你可知道同样是一个地方的杀手,你兄长一路上解决了多少波?若非我不赶过来,你不但自己得死,还得连累同伴死去。”

  蓝展颖虚心受教,却还是没忍住道:“师父,回去再骂罢。他背上的伤十分严重。”

  司马昭然挑眉,看了花慕凉两眼。其人面具下的双眼一片无辜,无比清澈。

  一看就知道不是老狐狸就是个白,痴。

  “那就回去。”话落,司马昭然背上了枪,一手拎了一个,便直接腾空而起。

  蓝展颖似乎是自己习惯了一般,花慕凉却是有几分惊讶。

  传闻枪仙司马昭然性情严苛冷酷,武艺高强,轻功卓绝,不喜与人接触。

  如今这一手一个,似乎传闻也不怎么真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