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偷盗之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095 2019.07.04 21:28

  自昨日发现金矿后,蓝展颖便下了山将此事禀报给了官府。县令听说此事也是十分吃惊,忙派了人去查看是否属实,查明情况后,立即便修书一封命人快马传鞭地送至皇帝耳前。

  还有被追杀而死的十七名农夫以及截杀他们的杀手,甚至后来赶来救援的花慕凉,蓝展颖都一一汇报给了县令。

  死了人的十几户人家从昨日起到现在都在不断地击鼓鸣冤,县令给他们立了案下令调查此事,他们却仍不放心,直接便在县衙门口打了地铺,请不走,赶也不走。

  于是这么一件事传遍了整个揽月县,弄得可谓是人心惶惶。

  蓝展颖仍旧在山上寻找证据,季晟则在官府与花慕凉做笔录。

  傍晚的风较为温和,轻吹在案边坐着的二人身上。

  季晟取了笔墨纸砚,便对花慕凉道:“姓名。”

  花慕凉:“幕青戈。”

  季晟:“我杀了你吧。”

  花慕凉:“花慕凉。”

  季晟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算了,我等会儿给你造一套说辞,免得被你气死。”

  花慕凉在一旁低笑。

  “你被蓝展颖发现了,有何打算?”季晟皱眉道,“她可不好打发。”

  “我央求了她莫要查我。”花慕凉托腮。

  “她若没见过你真容便算了,可偏偏……”季晟没说下去,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花慕凉,“以前展枫之事我尚未同你计较……”

  “停。”花慕凉打住他道,“那还叫没同我计较,你都把我揍毁容了。”

  季晟:“……”

  “小颖知道便知道,总归我的身份讲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她也不是个不识轻重会四处嚷嚷之人。”花慕凉甚是无所谓,“我与她说过别查我,那她即便是查了,也该知晓我不愿太多人知道此事。”

  季晟没好气道:“我自然是知道如此,若是他人发现了此事。”

  “那么不劳烦您老人家动手,我亲自便宰了他。”花慕凉露齿一笑,“你猜昨日我寻到了何物?”

  季晟见他那神色,多半是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便合作地问了一句:“何物?”

  花慕凉从怀中掏出一物扔给了季晟,季晟拿在手中一看,几乎让他惊了个半死。

  “左相的通行证?”季晟压低了声音道,“这矿是他私吞的?”

  花慕凉一笑,神秘莫测道:“怎么会是左相呢,肯定是哪个不长眼的偷了左相的令牌行事呢。”

  “你是说他会寻替罪羔羊?”

  “不然,你以为凭这个便能动摇他的位置?”花慕凉玩味道,“只是无论如何,都得要抓紧这个机会,断他一臂才好。”

  季晟看了看他,只见他嘴角一弯,突然道:“展枫似乎就在幽州对吧,他那个捕快,权限可大得很呢。”

  季晟突然之间便为远在幽州的展枫捏了一把汗。

  “季大捕快,过来。”花慕凉勾了勾手指,“我与你说一件事。”

  风闹落了枝叶,在窗外飒飒。二人靠的极近耳语几分,季晟听着,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

  当夜,蓝展颖从山上下来,意料之中的一无所获。死者的亲属依旧在县衙门口候着,橘黄色的灯光自县衙的灯笼中投下,映着人影一片斑驳。众人见着蓝展颖,忙从草席上迎了上来,一人拉扯着一名总角儿童问道:“蓝捕快,可有何进展。”

  蓝展颖不便同他们透露太多案情,只好按了按那人的肩膀道:“我们官府正全力缉查此案。”

  那人拉着孩子直直地跪了下来,另一群人见她如此,也跪了下来。蓝展颖忙将人扶起,那人却一动不动。

  “你们这是何意?”蓝展颖有些慌乱。

  “望大人能给我们一个交代,让他们在泉下也能够瞑目。”那人颤抖着声音道。

  蓝展颖只好继续安抚他们,再三保证官府不会放弃他们。等到他们情绪渐定时,县衙里头却忽然传来一声巨响。蓝展颖忙推开了人,运起轻功便进了门去。

  一蒙面人正与季晟缠斗,季晟明显处于下风。那蒙面人举起一剑便向季晟刺去,蓝展颖抬枪上挑,将那人的剑挑偏了位置,季晟则趁此机会躲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

  那蒙面人也不恋战,见蓝展颖来了便立即逃遁。

  “追。”季晟道,“他说不定是这案子里头的重要人物。”

  话落,季晟第一个跟着施展轻功跟上去。蓝展颖也运起轻功跟在了二人的后头。

  “给我站住!”季晟冲着前方的人影喊道,停手!”

  那人动作都没有慢上半分,季晟忙跟了上去。

  “谁?”蓝展颖问道。

  “偷偷摸摸来偷东西的小贼。”季晟从怀中摸出一物,“那些凶手的尸体被我们殓回了尸房,那人潜入行盗之时被我发现,故一直缠斗至今。”

  “所偷何物?”蓝展颖又问。

  季晟将那黑色令牌状的东西交给了她:“我还未来得及细看,你等会儿自行察看便是。”

  蓝展颖将这令牌收入怀中,季晟眼看着那凶手渐渐与二人距离拉长,急问道:“你可能再快一些?”

  蓝展颖点头。

  “全力去追,不必管我。”季晟道。

  蓝展颖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客套,速度又提了上去。

  那二人一前一后地便撇开了季晟,季晟摸摸鼻子,慢慢地停了下来。

  “这花慕凉……可真舍得辛苦媳妇儿。”季晟笑了笑,干脆便从屋顶上跃了下去,打算去找个饭店把晚饭给吃了。

  蓝展颖紧紧跟着那逃窜的凶手,追至如今鸡鸣时分,约莫也有追出上百里远。直接便从揽月县追到了幽州地界。

  轻功,拼的不仅仅是上乘与下乘,还有耐心与体力。她已经追了那人许久,而她也能明显看出前方的蒙面人体力已经开始不支。

  蓝展颖保持着这速度,不断在房檐上轻点跳跃,那人忽地回了头,蓝展颖双眼一眯,只见银针在散发着寒光。

  蓝展颖下意识便躬腰往下一弯滑了过去,再起身时,那人便不见了踪影。

  蓝展颖左右环视一圈,又上了前去。

  朝阳之下,眼前琉璃九彩缤纷,显然这边的人家非富即贵。蓝展颖停了下来,只见一户人家屋檐上的一块琉璃瓦片断成了几块。

  看来这蒙面人不是消失了,而是回了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