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生辰快乐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3255 2019.07.17 09:00

  转眼又是一月过去,蓝展颖方才下班,路过揽月湖时习惯性地往树上一瞅,便又被花老板在半路上给截住了人。

  花老板总喜欢在同一棵树上躺着,日日不耽搁,天天往上躺。

  按他的说法是他不在路上截着,怕是不到休沐日都见不着蓝展颖的人影。且为了不让蓝展颖在他不在的时候被某些狼给盯上,花大老板只好天天抓人。

  蓝展颖对此很是抱歉,于是见花慕凉挑了挑眉毛,便自动自觉地上前牵了他的手。花老板喜笑颜开,拉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蓝展颖也没有出声,静静地跟着他。

  “最近都在忙些什么事情?”花慕凉柔声问道,“案件结束后见你倒像是比办案时还忙。”

  蓝展颖攥紧了花慕凉的手,许久才道:“有一件事要同你说说。”

  花慕凉挑眉:“哦?”

  “大人打算将我推荐到大明寺看看。”蓝展颖的声音低了下去。

  花慕凉停住了脚步,回身时是一脸的笑意:“你在犹豫?”

  蓝展颖脸红了红。

  大明寺在京都上头,而揽月县和京都,一个南一个北。若是因为工作调动到大明寺,她和花慕凉一年可是很难见上一面。毕竟路程之远,来回实在不方便。

  “你是怕你上了京都便见不着我了?”花慕凉捏了捏她的脸款款笑着。

  蓝展颖低了低头,讷讷道:“是……是啊。”

  花慕凉这回直接将人抱进了怀里头道:“我很高兴。”

  “高兴什么?”

  “我知道你这一路上付出那么多,无非就是为了上京都里头彻查你母亲的死因。”花慕凉道,“如果有能入大明寺的机会,你定然是想抓住的。”

  顿了顿,花慕凉道:“如果没有我,你毫不犹豫地便上去了。”

  蓝展颖缩着头,没有出声。

  “且不说你母亲的因素在里头。”花慕凉又道,“其实你本身有这本领到更好的地方。如若你上了大明寺,我会很高兴。”

  “那你怎么办?”蓝展颖抬起了头问。

  “那你想我怎么办?”花慕凉反问道。

  蓝展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能怎么办呢,总没有理由让花慕凉陪着她北上罢。

  自个儿正为难着,又听得花慕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傻瓜。”

  花慕凉抵住她的额头道:“你尽管去做你想做的。别忘了醉倒芳丛的生意可是想要开到京都,你若北上,打包一番后我是能跟着你上去的。”

  “可是你若是上了京都,开的还是这样的铺子,如果遇上以前认识的权贵子弟,可是会被认出来?”蓝展颖直视着他问道。

  “哪儿有那么容易认得出来。”花慕凉道,“面具一扣上去,除了平日里极其熟的,都不可能认得出我来。而我平日里熟的来来回回也就几个人。你家相公好歹以前是个皇子现在是个王爷,他们哪儿来的机会同我相熟。”

  蓝展颖看他的模样,没忍住笑了出来:“你和你父……父亲,我原来以为你们的关系会是水火不容的。”

  花慕凉折扇顶着下巴道:“一家人哪儿来的水火不容。”

  说的也是。

  蓝展颖又问:“那你为何跑到了这边?”

  “因为我想做的事情,他不会帮我,甚至于会阻挠于我。”花慕凉认真道,“可这些并没有办法,他不只是我爹,还是这整个虞国的主宰者。如若一直呆在他的控制之下怨恨渐深离了情分,那倒还不如让我自个儿跑了自己去查。”

  “你师父的案子……同我娘的死……应当脱不开关系。”蓝展颖斟酌道。

  花慕凉顿了顿,还是觉得应当坦白来说:“我师父行刑当日,有一名女子带着一群人来劫法场。她的棍法十分出众,手下之人个个不凡。”

  蓝展颖瞪大了眼睛。

  “我怀疑她便是你的母亲。”花慕凉道。

  蓝展颖有些失神:“那……后来呢?”

  “无一生还。”花慕凉将人拥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头发,“时间能对的上。”

  蓝展颖心里头明白了几分,只是没忍住伤心。花慕凉则是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头发,两人就这般静静地立了许久。

  “我会将你师父的案子查清的。”蓝展颖喃喃道。

  花慕凉放开了人道:“如今大好的日子,可别继续伤心。”

  “大好的日子?”蓝展颖疑惑,“今儿个什么日子?”

  花慕凉挑眉:“你竟然不记得?”

  蓝展颖:“我应该记得什么?”

  花慕凉嘴边的笑溢了出来:“不记得便不记得,跟我来便是。”

  蓝展颖一脸惘然:“今日是几月几日?”

  这人竟然是忙的连几月几日都记不清了。

  渐渐有了夜色,一些店铺已经开始取下门前的灯笼点蜡烛挂上去。花慕凉和蓝展颖一路上并肩而走,此番往夜市上走还颇有几番约会的感觉。

  平日里早应当开门营业额醉倒芳丛到如今这个时候还未开始营业,蓝展颖看着有些疑惑:“今日究竟是什么日子?”

  花慕凉眯了眯眼睛,看着刚开始爬上坡的月亮道:“今日是七月八日。”

  蓝展颖忽然之间便明白了一切。

  花慕凉看了她两眼,用衣袖掩住了嘴,明显是在偷着笑。好一会儿,他才扣了门。小厮开了门后,他方扬了扬衣袖道:“请进。”

  蓝展颖嘴角边也忍住弯了起来,毫不客气就抬腿进了醉倒芳丛。

  一路上沿着走廊慢走,周遭灯火通明,所悬之灯竟都画上了蓝展颖的肖像。姑娘们此番在厅内玩耍,弦歌不辍,悦耳动听。

  二人沿走廊到了尽头,到了入厅的时候忽地就下了满天的花雨,一厅子皆是桂花的香气。

  蓝展颖在花阵中回头,花慕凉便在后头微笑地看着她。

  “这个季节我暂时也只能寻到桂花,便先凑合凑合。”花慕凉道,“说来我还不知你喜欢什么花?”

  蓝展颖朗声道:“原来是没有喜欢的花,如今有了。”蓝展颖接了一捧桂花,“是桂花。”

  柳如思从上头探出头来,笑着道:“我就说只要是花公子送的,蓝大人都喜欢。”

  院子里头的姑娘都笑开了去,纷纷出来围了一圈道:“祝老板娘生辰快乐!”

  蓝展颖脸有些红,但还是微笑着还礼:“谢谢各位,谢谢。”

  “我们可是蹭了老板娘的光才被放了一天假。”桃红团扇掩面,语气中是一片揶揄。

  花慕凉这回也没好意思,假装赶她们道:“你们这群不正经的,都吓着我们小颖了。”

  蓝展颖看破不说穿,就静静地看了他几眼。

  “进去吃饭吧,好不容易大家蹭老板娘的光聚在一块儿吃顿饭。”轻羽轻笑道。

  花慕凉同蓝展颖耳语:“今儿个这一桌都是轻羽的的功劳,进去尝尝,可不比皇宫里头的御厨差呢。”

  这屋子里头的姑娘个个深藏不露,蓝展颖自然是信的。

  于是一堆人凑在一块吃了一顿饭,饭菜美味,美人环桌,美酒不吝,可谓是吃了个畅快。

  饭后姑娘们有表演助兴的,直闹了许久方才散去。蓝展颖收了整整一桌子的生日礼物,小到配饰大到衣裳,满满地两个人四只手都拿不过来,蓝展颖许久未曾那么尽兴了。

  饭后天色已晚,花慕凉邀她在醉倒芳丛住一晚上:“你的房间定期有人在清洁。”

  蓝展颖笑他:“我的丫鬟房吗?”

  花慕凉摸了摸鼻子:“从来便不是丫鬟房。”

  “不是丫鬟房是什么房?”蓝展颖追问道。

  花慕凉咧嘴一笑:“老板娘房。”

  两人笑闹一番,蓝展颖伸手道:“我的礼物呢?”

  花慕凉打了打她的手掌道:“我这整个人都是你的,还要礼物。”

  “这可不一样。”蓝展颖伸了伸腰道。

  花慕凉装作服输的模样道:“真是怕了你了,且随我来。”花慕凉伸了一只手过去,蓝展颖自然地便握住了。

  “合眼。”花慕凉将人拉近了自己,轻而易举就将人抱了起来,“可不许偷看。”

  蓝展颖闭上了眼睛,还不忘回一句道:“我倒要看看你耍的什么花样。”

  花慕凉的轻笑声传了过来,蓝展颖莫名开始面红耳赤。

  周围是风声。花慕凉抱着人轻点地面腾空,运着轻功便出了醉倒芳丛。昆虫声绕耳不绝,还有蛙叫更甚,很可能是出了城区。

  及到闻到一股青草香气,花慕凉才停了下来,将蓝展颖轻轻地放在地上:“可以睁眼了。”

  蓝展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不过顷刻之间便被面前的光团震撼了一番。

  夜色之中以昆虫之鸣作为背景,以这漆黑中照亮整片地方的淡黄色光团为主色调,一时之间,竟美得令人忘了呼吸。

  那是一只只灯笼状的果实,挂在高高的树上,自然地垂下来,散发着荧光。蓝展颖此刻宛如画本里头误入仙境的主角一般,满眼是梦幻的色彩。她以前不是没有见过这般情景,只是如今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个人,便满心雀跃到想原地旋转。

  花慕凉见她有些失神,扶住了她道:“小心些,摔了我可不扶你。”

  蓝展颖则直接跳出了他的保护范围,一个人运起轻功上了树,伸手就采了一个灯笼果下来。

  灯笼果离了树后便渐渐没了光芒,不一会儿便成了普通果实的模样。

  花慕凉上前几分握住她的手道:“灯笼树果实离了树便会这样,也便是因为这顷刻间的光芒,才让它们弥为珍贵。”

  “这雪国的灯笼树,怎的能在此处存活?”蓝展颖靠在了他的怀中问。

  花慕凉只道:“这世间多的是能人异士,只要你肯花心思去找。”

  只要肯下心思,便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两人静静地靠着,就这般消磨着时间。

  仿佛地久天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