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母亲的友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3022 2019.06.20 19:00

  蓝展颖本还以为花慕凉说的去玩,是单独想和她出去逛逛。没想到完全是多想了。

  四月里的桃花开的美丽,而李家庄种了满村子的桃花,最是引人流连忘返,游客众多。花慕凉便挑了个好日子,带上了一群姑娘们,包了整整五座马车方才浩浩荡荡上山去。

  按花慕凉的说法,这时候让姑娘们去露露脸,也好让那些个人记住醉倒芳丛有美人,让他们惦记着惦记着,便上来送钱了。而这日子杏花映着美人娇颜,那叫一个人面桃花相映红,更令姑娘动人,也显得有才情。所谓名声,就这样传了出去。

  而按蓝展颖的解释,那便是集体撩骚。花慕凉一脸嫌弃道她没有才情。

  蓝展颖无所谓,本来便是靠武力为生的人,要那劳什子才情何用。

  出来后是寻了个地方让姑娘们都住下。村庄住宿条件自然是比不得醉倒芳丛,只是好在还有些整洁,她们倒也不见嫌弃。最后花慕凉单独一间屋子,柳如思同样也是一间屋子,不过屋子没有花慕凉的气派。剩下的姑娘们两个两个一间屋子,蓝展颖与轻衣住在一处。

  到了中午时又上来了一个青衣侍从,蓝展颖认得他,正是在县衙里头有过一面之缘,后来不知怎的又不见了,存在感极其的低。

  所以后来他又不见了,蓝展颖也没有发现。

  下午吃完饭后各自行动,蓝展颖寻了个机会也便自己一个人溜了。

  许多人都知晓这李家庄山头上的桃花绚烂,却极少人知道这李家庄山脚下,沿着碎石路走到尽头,有一悬泉瀑布,从高处之上倾泻而下,激起团团飞花,力拔千钧之势,令人心生激荡。

  而这瀑布的不远处有一陋室,泥砖做墙,青瓦为盖,已经多年没有人居。

  那是蓝展颖母亲小时候的住所。

  蓝展颖再次来到此处,心中不免有些伤感。

  母亲死前,她与她大吵了一架,离家出走整整三月不归。

  母亲死后,她得知消息赶回来时人已下葬。她连母亲的殓容都没有见到。

  那是她这辈子的遗憾

  风卷落了桃花,片片桃花于空中飘舞,轻旋,没入泥中,卷入泉内。

  蓝展颖突然间抽出了长枪,铿锵声下便将三节的枪组装完毕,紧接着是一枪刺出。枪风挑起了地上桃花,纷纷扬扬便在空中重新飞扬。

  “我本云端一散仙,

  社稷重,封疆塞寒,于我值半钱?”蓝展颖怒喊出声,枪锋直击岩石,刹那间飞沙走石,迷人眼睛。

  “我本云端一散仙,

  人情故,世间百态,于我如云烟!”

  又是一枪击出,蓝展颖挽个枪花,面前巨树摇摇欲坠。

  “我本云端一散仙,

  江湖阔,英雄义气,于我皆虚妄!”

  长枪枪直指苍穹,似乎要将这天都给戳出一个洞。

  “莫不如,莫不如折花入酒,

  问前方客,能饮一杯无?”蓝展颖撤了长枪,紧紧握住抬头望天。

  许久,方才长叹一声,再次将长枪收回了怀中。

  花慕凉紧紧地凝着她,看她绝世枪技,听她胡言乱语,恍惚间一阵心酸。

  “你有一枪破苍穹,浮天碧海奈你何?

  你有一枪斩邪魔,魑魅魍魉奈你何?”花慕凉喃喃自语,“莫不如将万般放下,待我为你……披荆斩棘……”

  他知晓这般执念的痛苦,他为她而心疼。

  两个人都如此背负着执念,在这样的荆棘路上一路前行,是真正的荆棘穿入骨,万般凉人心。

  风穿过山崖,似鬼哭狼嚎。花慕凉久久站在林后,终于还是转头离去。

  蓝展颖开了门,进那屋中取了水桶,至瀑布边打了水,便提着水回去打算收拾收拾这屋子。

  她没想到这小屋子竟然也会有来人。蓝展颖扭干了抹布,侧耳仔细听来,脚步声听起来是个女人,正往这屋子而来。

  蓝展颖愣了愣,这屋子在山脚下,树林中,地方偏僻,怎的能有人找来?而且听这脚步,似乎对此地还熟悉得很。蓝展颖看看周围,屋子四方一尘不染,水桶中还有一桶水。这痕迹无法短时间内掩盖,于是她舍了藏起来的念头,继续将桌子擦拭。

  女人果然停在了屋子前。

  “这门怎的开了……莫不是有贼?”女人喃喃自语,而后很快地笑着否定了自己,“清英大姐这屋子有什么好偷的。”

  蓝展颖身形一顿,她母亲名字就叫李清英。看来这女人与母亲相熟?

  “清英姐,果然是你回来了!”女人推开了门,蓝展颖回头,正与她对上了视线。

  “不对……”女人忽然迟疑了一下。

  “您好,您认识我母亲?”蓝展颖停下了动作,微笑道。

  “你……真是像极了你娘。”女人吃惊道,“咋一看我还以为是清英姐回来了。”

  女人看上去有三十来岁,肤色略有些发黄,但仍旧是一个清丽的女人。服装料子也不错,应当不是村姑。蓝展颖实在不晓得她是谁,她曾经将这李家庄翻了个天,从未见过她。

  “我自小与母亲长得相像。”蓝展颖微笑道,“不知您是?”

  “哦,”女人反应过来,款款一笑道,“我叫纪雪,你母亲于我有恩,是我的恩人。”

  “我名唤蓝展颖。”蓝展颖微微一笑,顺手洗干净了抹布,“家母与我说过您,只是我来此许久,都未曾见过,故无法上门拜访。”

  女人上前几步道:“这也正常,这些年里,我陪相公上京都赶考,来回路途遥远,故也没机会回来。如今我相公在邻县谋了个闲官,这才回来了。”

  “原来如此。”

  “不知清英姐和林大哥如今身体可康健?”

  “林大哥……”蓝展颖心里回想,丝毫想不起来母亲有哪个相熟的人姓林,可听这纪雪的说法,她母亲倒像是和这林大哥十分相熟,最终还是去往一处的。也因为如此,她才会在问候母亲的同时也问候了他。

  “家母前年……已经,”蓝展颖垂眸,“死了。”

  纪雪双眼瞬间涌上了泪意:“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此事。”纪雪上前几步,也不嫌弃她的手脏,就这般握住了她的手,“好孩子,是我的错,唤起了你的伤心事。”

  蓝展颖见她神色不像作假,忙拍拍她的手道:“无事,快请坐。”蓝展颖拉开了一张椅子请她坐下,又道,“你也莫要太伤心了。”

  纪雪拿丝帕抹泪。

  “不知您所说的林大哥是何人?”蓝展颖试探性问道。

  “你不知晓林大哥?”纪雪反倒是惊讶了。

  蓝展颖叹了一口气:“不大想的起来了。”

  纪雪看了看她,慢慢道:“林大哥全名叫什么我也不大清楚,只记得他是一个很有才气的男子。”

  “有才气?”蓝展颖皱眉。

  “人长得俊俏,能吟诗作对,也能上山打山贼。我相公是当今的进士,也惭愧自己的学识不及林大哥一二。”纪雪道,“那时候他和你娘亲走在一块,郎才女貌,村里头的人都以为他们会是一对,后来才知道了你娘亲和他是兄妹。”

  她母亲从未曾和她说起过她还有个兄长。蓝展颖心中讶然,脸上却一脸恍然大悟:“原来是大舅舅。”

  纪雪眼神微微放空:“那时候你母亲是这县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却从来不喜欢绣花,而去学那男子才操练的武功。学的还有声有色的,县里的男子都不是她的对手。我们那时候很羡慕她。”纪雪叹了口气,“可惜后来李家没落了,你母亲也不见了踪影。若非我无意间跌落山崖被她所救,怕是连我都不知晓你母亲在这山崖底下。”

  “为何您会失足落下了山崖?”蓝展颖问道。

  “上山里赏桃花,遇到了狗贼。”纪雪的眼神带了些怒色,“他们夺财之后扔想抢我回去当压寨夫人,我便跳了下去。”

  蓝展颖肃然起敬。

  二人又说了一些话,通通是有关蓝展颖的母亲以及那位林大哥的事情。之后纪雪邀请她有空的话可以过邻县去找她,有麻烦的话她或许也能帮得上忙。蓝展颖谢了她的好意,表示以后会上门去拜访。

  虽说那林大哥是素未谋面之人,但在纪雪的话下,蓝展颖隐隐约约对这不知何处出来的大舅舅有些好感。

  很神秘的一个人,神秘到即使蓝展颖是她母亲的女儿,也从未曾从她母亲口中知道过这个人。

  或许是母亲有意地在掩盖他的存在,刻意地撇清关系,以至于即使是亲近无比的“大哥”,也从她母亲的口中消失了。又或许,母亲的死,就和这个大哥有关呢?

  山上春风又夹带了桃花下来,纷纷扬扬卷了一地。蓝展颖走出门去,看这山水,看这桃花。一只传信木鸟晃悠着翅膀向她飞来,蓝展颖看着眼熟,那传信木鸟扑闪着翅膀,就停在了她的肩膀上。

  比一般木鸟都要胖一圈的小东西,可不就是那花慕凉特意弄来和她联系的吗?

  蓝展颖摸了摸它的羽毛,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