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花老板赶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003 2019.06.26 08:56

  蓝展颖做牛做马的三个月期限未到,缉拿凶手归县衙之事自然得归季晟来管。蓝展颖放了传信木鸟,花慕凉唤了她过去。

  “这蓄意的谋杀,幕后主使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花慕凉微笑着问道。蓝展颖看着他,老老实实道:“我所猜想,他应是想暗示白清羽一件事。”

  “我醉倒芳丛保护措施不足,她若在此住下,十分危险?”

  “甚至还可嫁祸于此处的姑娘。”蓝展颖皱眉,“事后轻衣姐姐才告诉我,绿漪姑娘的琵琶丢了一根弦。”话落,蓝展颖从袖中拿出一捆稍微有些弯曲的细弦道:“这是我在死者窗外寻到的,绿漪姑娘认过,确实是她的琴弦。”

  花慕凉撑着下巴,略无奈道:“这样啊……说来你说的那个凶手,我记忆中她昨日好像和袁贺有来往。”

  蓝展颖也点头道:“他确实是有作案动机。据说他在白清羽来前便已经打听了她的喜好送礼,还未到揽月县白清羽已经收了他两箱财宝。”

  花慕凉笑出了声:“谁知道这白清羽脑子不知道是抽风了还是怎么的,竟然到醉倒芳丛来了。”

  蓝展颖心里乐了,真不知晓那黎晚晴若是知道了花慕凉对她的评价,会作何感想。

  “所以啊,”花慕凉抬起了头,直起腰板正经道,“蓝展颖,你明日起,便回县衙里去。”

  蓝展颖心中莫名出现几分慌乱:“为……为什么?不用我三个月的做牛做马了吗?”

  花慕凉望着他,双眼中是不容置疑的坚定:“此事兹关体大,我希望是你亲自接手,能彻底证实醉倒芳丛的清白。”话落,花慕凉低声道,“毕竟在县衙里头,我只信你。”

  蓝展颖蓦地一愣。之后便一直模模糊糊,也不晓得和他说了什么。

  第二日天才方亮起,便已经有车夫候在了醉倒芳丛门口,蓝展颖来时便没带什么物件行礼,走的时候自然也是一身轻松,除了花慕凉所赠的玉玦,什么都没带。

  只是她没想到这时候应在熟睡中雷打不醒的花慕凉竟然在门口等着她。

  见她出来,花慕凉上前牵起了她的手,将手中一个食盒递了过来。蓝展颖蓦地眼中便有了泪意,也是奇了怪了。

  “今日起得早,你也没用什么早膳,这些糕点留着路上吃。”花慕凉低声道,“这也没什么贵重玩意儿让你带回去,忒是寒酸了些。”

  蓝展颖握紧了食盒,静了静道:“花老板亲自送行,倒比千金还要贵重。”

  花慕凉展颜一笑。他没有戴面具,云中漏了几丝阳光,斜斜地打在了他的脸上,生生晃花了蓝展颖的眼。

  两人告了别,花慕凉一人在阳光之中,目送着马车渐行渐远,一动不动。直到车骑绝尘,彻底没了影子,方才转身回去。

  白清羽依旧在他醉倒芳丛中住着,一方面是心大,另一方面还是别有企图。花慕凉且候着她自己说出个缘由,遣了柳如思去应付着此人,自己扣上了面具,牵了一匹白马出了门去。

  那案子看似这般便要破了,实际上却还有几处他们并不算清楚的点。

  例如那袁贺,从哪里雇来的杀手,又是怎么来的钱。

  影月楼的杀手千金难雇一个,雇佣的渠道亦是十分隐秘,像袁贺那般仅仅开着一个饭店之人,压根接近不了这组织。

  太阳渐渐西移,转眼便到了中午。花慕凉骑马到了郊外,寻到了一破旧的茅草屋后方才系了马往里头走去。

  外头看来破败昏暗的一座茅草屋,里头却是整整洁洁。花慕凉还未进门,已有名模样周正的女人候在了门口,见着他便行礼道:“东家。”

  花慕凉颔首,掀起衣裳便随她进去。

  屋子里头绑了一个人。

  那女人唤别人抬来一张太师椅放在了那人的正对面,花慕凉嘴边似笑非笑,自然地坐了上去。

  那人嘴上被塞了布条,眼睛却没蒙上,见着花慕凉坐在太师椅上,而别人恭恭敬敬的模样,多少也猜出了这才方是正主。

  “李老板,许久未见啊。”花慕凉单手撑着下巴,眉眼弯弯。

  那李老板激动起来,冲着他便是一阵乱叫。

  花慕凉看了看那女人。女人会意,忙上前去掏出了他嘴中的布条。

  花慕凉笑望着那李老板。

  他倒还不算过于狼狈,还能和花慕凉正常地说上几句话。

  “花老板,你这般将我绑来,可是违背了行业道义。”

  花慕凉玩着指甲,听他这一言,干脆笑出了声:“李老板,若说道义,可不正是你先违反了?”

  未等他反驳,花慕凉又悠悠道:“帮人雇杀手来杀人,给我醉倒芳丛惹麻烦,还真是不乖呢。”

  话落,身旁随侍的男子跨出一步,便是一棍子敲在李老板的背上。

  花慕凉乐了:“您瞧瞧,我这随从脾气可真是暴躁,这我还没打您呢,他便先忍不住了。”

  李老板痛呼了一声,又听得他那风凉话,当即气血都要喷发出来,咬着牙道:“你可知道我若是出了事,你们会有什么麻烦?”

  “不知道啊。”花慕凉摆摆手唤了一声,“让他出个事,瞧瞧我会有什么后果。”

  一棍子下去直接便打断了他的手臂。

  “花某这人吧,好奇心向来很重,李老板还请见谅。”谦虚真诚的语气,不知道的还真觉着他是在好好道歉。

  阳光透过窗,映着一束四散纷飞的灰尘。

  花慕凉侧颜沐浴在阳光之中,宛如毒品一般,危险而美丽。

  李老板见着他这模样,不由得瑟缩起来。

  “不是花某不给您脸,”花慕凉缓缓启唇,“你如今可以向你的上头求救一下,若你的上头不理你,那便……”花慕凉慢慢吐出三个字,“去,死,吧。”

  李老板得了教训,这厢看着他那模样,竟然发起抖来,脚用力地蹬着靠在了墙角。

  花慕凉微微一笑,抬脚便走了出去。

  阳光明媚,恰是一个大好的?。

  只是不知晓这李老板的分量,够不够引出他后头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