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黏黏腻腻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070 2019.07.29 10:00

  “原来是没那么容易成的,听说大明寺里头展枫替你说了几句话。”季晟道,“真是好运气啊。”

  “展兄?”蓝展颖笑了笑,又问,“那你呢?”

  季晟摆摆手:“我就免了,我如今可不想到京都里去。”

  “为何?”蓝展颖不解。

  花慕凉上前将蓝展颖的头抚了两下道:“他在京都里头四处是熟人,若在大明寺办事,会很麻烦。”

  “他是你的师兄,那你二人都是师从林见影林太傅?”蓝展颖皱眉。

  “正是如此,季晟才需要避嫌。”花慕凉道,“他若在京都被认出来,便乱了套了。”

  “既如此,我岂不是要同季晟分开?”蓝展颖皱皱眉头。

  花慕凉将她的皱纹抚平:“人生无不散的宴席,更何况等一切尘埃落定,季晟还是会回到京都的。毕竟……他最爱的人还在京都等着他。”

  蓝展颖抬头:“最爱的人?”

  季晟没同她说太多,只道:“你也不用伤心,我也可以升职到幽州去。”

  花慕凉给蓝展颖倒了一杯茶,蓝展颖顺手就接了过来,直接入嘴便喝。季晟瞧着这两人,觉着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狗粮。

  “我便不打扰你二位了,这一波的狗粮吃的我膈应。”季晟抱拳告辞,花慕凉跟在后面,趁他出门时狠狠踹了他屁股一脚,一瞬间又带上了门。

  季晟差点儿趴在地上,心里头骂着这狗东西重色轻友,不尊敬师长。也就心里解了解气,然不一会儿又越想越窝气。一个人气冲冲地回了家。

  花慕凉将蓝展颖拥入了怀里,蓝展颖则窝着看账本,时不时还拿起毛笔圈圈点点,改正几个字。

  花慕凉轻笑一声:“平日里头看你天天追着毛贼满街跑,还真想不到你也有对着账本认认真真的时候。”

  “我平时看着你天天风骚,也想不到你是能一天里头处理那么多事情的人。”蓝展颖回了一句。

  两人双双看着眼前堆成一摞高的信件,账簿等,齐齐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海东青从窗户进来,停在了架子上。蓝展颖从一边拿了些肉,放下了账簿走到海东青面前给它喂肉。

  花慕凉嗔怒道:“你再给它喂肉,它得胖的飞不起来了。”

  小白鸣了一声,一双鹰眼活生生地反映出来什么叫嫌弃。花慕凉气不打一出来,直接拍了它一头。

  小白琢他一下,花慕凉孩子气般将肉给抢走,指着它道:“我给你喂肉时你一脸嫌弃,怎的换个人就变了。真是白养你那么久了。”

  蓝展颖只管在一旁偷着笑。一人一鸟来来回回闹了一会儿,蓝展颖才问道:“素梁悦那案子,经徐楼月的辩护后已经免了死罪,后来县令直接放了人,是不是你在捣鬼?”

  花慕凉将人环住:“我让柳如思过去走了一趟,忠良之后,总不能让她受了委屈却不得朝廷庇护。你不也想从轻发落吗?”

  蓝展颖点了点头:“只是你如今这身份敏感,能少用还是少用为好。”

  花慕凉“嗯”了一声:“过两日你便要去京都了,我还真不放心。”

  “有何不放心的,难不成我这么大一个人还能丢了?”蓝展颖笑着说。

  花慕凉闷闷道:“那可不是,京都的权贵个个都是豺狼虎豹,我又没法立即跟你过去。”

  蓝展颖安慰他:“我武功高强洁身自好,不怕不怕。”

  有时候男人就是莫名其妙的比女人还焦虑。蓝展颖也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只是我还没问你,寇嫣然你打算如何处理?”蓝展颖转过了身子正视着他道,“那可是我的情敌啊。”

  花慕凉好笑道:“她不过还是个搞不清楚什么是情爱的小屁孩。以前一直跟在我屁股后头叫哥哥的,说喜欢我也不过是孩子气而已。”

  话落,花慕凉又接着道:“其实与其说她喜欢我,还不如说她喜欢你哥哥。”

  蓝展颖疑惑:“此话何解?”

  花慕凉神秘一笑:“你可知道我今儿个陪她去逛街时,她同我说过最多的人便是你兄长蓝展智。整日里头都是蓝大侠,估计她自己也没反应过来。”

  “我兄长向来不喜同旁的女子接触,此次还带了寇嫣然一路,估计也是对她有好感的。”蓝展颖听后沉思了一会儿,也道。

  花慕凉不厚道地提了一个建议:“那日后我们尽量将这两人凑一对罢。”

  蓝展颖见他那模样总觉着有些奇怪,又说不出怪在何处。

  “那还有个徐楼月。”

  花慕凉一笑:“路人而已。”

  月色西斜,透着窗颇有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感觉。蓝展颖走到窗前,花慕凉也跟着走过去。

  “你今晚上身上带了血腥味。”蓝展颖突然道。

  花慕凉揍人完了后回到房间便看见了蓝展颖,自然没有时间去梳洗一番,如今听她这样说,也并不吃惊:“只是去料理了一个人。”

  “是谁值得你亲自动手?”蓝展颖仰头问道,“是很棘手的人吗?”

  花慕凉摇摇头:“并不是很棘手。”

  他要是让蓝展颖知道了袁贺那案子就是他给断了的,蓝展颖还不宰了他!死活那都是不能承认的!

  “是你们璇玑楼上的事情?”

  花慕凉再次摇头:“也不完全算是璇玑楼的。”

  蓝展颖握了握他的手:“我不管你如何,只是别让自己再受伤便好。”

  上一次为了护她,花慕凉的背部被砍了一刀。血口子鲜血淋漓,直接让人都要晕厥。而如今他还尚未大好,背部留着一条狰狞的伤疤。

  花慕凉素来是臭美的,为了安慰她还说这疤痕留着阳气。蓝展颖又怎的不晓得他暗地里一直在寻这去疤痕的药物呢?

  好在前几日黎晚晴从西方同她带回来几瓶膏药,药效还可以。不然蓝展颖自己都嫌弃自己,竟然给如此美的一个人留了疤。

  花慕凉将人带进了自己怀里头,抚着她的头发道:“放心,我心中有数。”

  或许放以前来说,受个伤而已,并不算什么。

  可如今有了在乎他的人,便是擦破个手指头也是不想的。

  没她,春夏秋冬。

  有她,春花夏蝉秋月冬雪。

  人生才更有盼头。

举报

作者感言

江欲澈

江欲澈

感谢今天帮我破了222推荐票的人

2019-07-29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