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坑个捕快做牛做马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489 2019.06.17 15:26

  春风送来一阵桃花香气,几朵白云正绽放着它们的美丽。

  县令纠结得脸都皱成了一团。你说给他吧,他还真拿不出这个钱;不给吧,大庭广众下又下不来台。这问题是着实难办。

  于是乎县令笑不出来,众人跟着县令一团寂静,就连罪魁祸首花慕凉亦是一言不发等着县令答复。

  许久,县令皱纹松了下来,斟酌着道:“花公子。”

  花慕凉看着他。

  县令是挺自暴自弃了:“不怕与你说,本官即使是卖了自己也凑不出这五百两银子给你。若向上申报,上头估计亦是不批准的。”

  花慕凉颔首表示同意,一双眼睛看着县令,似乎在很认真地等着他的下文。

  县令又试探着道:“那花公子可否换个方式做补偿,就算让我们小蓝捕快给你暖床那也是可以的。”

  被毫不留情卖了的蓝展颖:“……”

  “或者让我们小季捕快给你当牛做马。”县令又补充一句。

  被毫不留情卖了的季晟:“……”

  花慕凉作沉思状,看起来是很认真地在思考究竟划不划算的问题。

  思考完后,花慕凉抬头道:“既然事情是因蓝捕快而生,那么也该由蓝捕快来结了这个果。花某这便借蓝捕快……三个月来……做牛做马。”

  蓝展颖还未作下回答,县令已经一拍惊堂木道:“一言为定。”

  被卖了的当事人蓝展颖:“……”

  于是蓝展颖便这般被花慕凉带去醉倒芳丛,自己都莫名其妙。

  路上三人,一人一身红衣红马;一人黑衣黑马;再加上一个骑着白马的随从,淡淡定定地上了路。

  蓝展颖到了半途才反应过来,急道:“花公子。”

  “你可以唤我阿慕。”花慕凉回过头来,微微一笑。

  蓝展颖没有那么自来熟,还是坚持道:“花公子,你那花瓶我无法修补,但日后我定当还你一个更好的。”

  花慕凉淡淡道:“县令都赔不起我的花瓶,你一个小捕快,哪儿来的钱?”

  蓝展颖坚持,脸上是一片坚毅之色:“我一定会赔的。”

  “所以呢?”花慕凉笑出了声,接着道,“想赖了我这三个月的做牛做马?”

  蓝展颖脸色微红,急道:“赖不了。”

  花慕凉回过头来,伸长手摸了摸她的帽子,啧了一声道:“逗你的,莫要那么认真。”

  随从自觉不符合此时气氛,自个儿不知道隐身到了哪里去。

  到醉倒芳丛时,店子还未开始营业,姑娘们各自坐在一块儿聊天。见着花慕凉进来,都围了上来叫花公子。

  蓝展颖这回才真正地参观了醉倒芳丛的全貌。

  一个巨大的院子,亭台楼阁样样俱全,假山鱼池,珍贵盆栽作点缀,一移步一换景,处处透露着雅致。

  而方才花慕凉领着她走过的那一条长廊,曲折蜿蜒有几百米之远,每隔十来步便见精巧石灯,或雕刻成狮子,或雕刻成振翅欲飞的凤凰,工艺绝妙少见。

  姑娘们聚集聊天的大厅干净整洁,地上铺的是异域贩卖的地毯,风味十足。

  布置得当,令人看着便赏心悦目。大部分地方不太像是他们所说的烟柳之地,反倒像个文人墨客聚集的地方。

  姑娘们确实如花慕凉所言,个个倾城之色花容月貌,随便提一人出去,似乎都能撑起一方头牌。而她们也不像别处的烟花女子,看起来是各有各的清高与矜持。

  “公子这么快便把意中人带回来了啊?”一粉衣女子团扇掩面,调侃道。

  又有一绿衣女子道:“那也是,不看看我们公子是什么人物。”

  众人又笑作一团。

  蓝展颖低着头,被她们调侃得面红耳热,又感觉有些新鲜。这醉倒芳丛,其实更像是这些个姑娘的家,而花慕凉是她们的骄傲,是她们偶像般的人物,且各人看起来彼此间的关系也是极好,十分有趣。

  “花公子这般带个姑娘回来,可小心如思姑娘呷醋了。”一白衣女子上前给蓝展颖奉了一杯茶,蓝展颖简直受宠若惊。

  花慕凉轻声道:“还是轻衣懂事。”又笑着对她们道,“都散了散了,你们这般调侃蓝捕快这脸皮薄的,将人家正经姑娘吓跑了怎么办?”

  “花公子这是对自己没信心啊。”

  “你又骂我们不正经……”

  姑娘们又似真似假地抱怨起来,花慕凉似乎是无可奈何了,将面具摘下来放桌子上道:“闲了是吧,今晚我们的收入若是少了一两银子,我就把你们都给罚了。”

  众女笑道:“莫要吓唬奴家。”终究也是都散了开去,各自练习自己的长技。

  花慕凉领着蓝展颖上了楼,推开了一扇门道:“这三个月里,你便住此处罢。”

  房子小巧精致,比之她那门板都脆弱的屋子简直不知道强多少倍。

  蓝展颖站在门前道:“花公子,我留在此处究竟要做何事?”

  花慕凉似真似假道:“我怎的舍得让你做事?”

  蓝展颖正经地盯着他。花慕凉落败,叹了一口气道:“你不是武功高强吗?我这醉倒芳丛隔个几天便有人闹事,这三个月你便帮我跑腿打杂再料理料理闹事之人便好。”

  说完,花慕凉又道:“你这衣服这段期间是穿不了的。”花慕凉顿顿,便冲着楼下喊道,“轻衣,你带她下去沐浴一番,再寻套方便跑腿的衣裳穿上。”

  轻衣抬头一笑,应了声是。

  花慕凉其实早便认识蓝展颖。那年他七岁,在家里扭伤了脚,因为怕丢人便没有唤人来扶。好不容易自己一个人站稳了,却见一个小姑娘冒冒失失地扑倒在了自己的怀中,还正巧亲了自己的脸颊。

  看她猝不及防的模样,应该是被石头绊倒了。十分可怜。

  可花慕凉恶作剧之心起了,便假装自己扭伤脚都是因为她,还让她给强吻了,以后娶不到媳妇儿了。小家伙被吓得一路将他扶回了寝室,还拍着胸脯保证以后嫁给他当媳妇儿。

  这小家伙力气还挺大的。

  花慕凉想着想着,便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手中捧的书也看不下去了。这么多年来小家伙还是那蠢蠢的模样,还把他给忘了个一干二净。花慕凉怎么甘心呢?

  轻衣这时已经为她收拾妥当,假小子换上了丫鬟的裙装,黑发也给弄成了双丸子头,素颜朝天,无比可爱。

  花慕凉心中满意轻衣的杰作,忍不住调侃道:“蓝小姐这头上丸子,真让人想咬上一口。”

  蓝展颖露齿一笑:“您要是喜欢吃头发,我是不介意让你咬上几口的。”

  还会回嘴了真是。

  花慕凉曲起食指轻碰了碰鼻子:“你这小东西。”小东西后终究还是没继续说下去,换了个话题道,“轻衣,带她熟悉熟悉我们院子,再派些任务给她。”

  说完,花慕凉回了房,自己铺开了一张小纸条,用砚压着,毛笔蘸了墨水写道:“速查武林盟主蓝盛辉之女蓝展颖。”待墨水干透,花慕凉吹了声哨子,一只玉爪海东青竟出现在了窗沿。花慕凉卷起纸条放入筒中,又抚了下海东青的毛道,“去吧,小白。”

  海东青咬了花慕凉递来的生肉,眨眼间飞上万丈高空,不见了影子。

  花慕凉想不通堂堂武林盟主的女儿,为何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当上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捕快。

  真是和他一样稀奇的人,花慕凉低头,勾唇一笑。

  他俩果真是天生一对。

举报

作者感言

江欲澈

江欲澈

我应该能连续更新下去,每天四千字以上。   各位可以放心看书,也可以放心投资一下,很可能可以能赚点数哦。

2019-06-17 15: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