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花老板找媳妇儿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087 2019.06.30 20:55

  “花老板?”纪雪诧异挑眉,“可是醉倒芳丛那位招牌?”

  蓝展颖口中喝着的茶差点儿喷了出来,现在这些人,提起花慕凉基本都是醉倒芳丛的招牌。可见这名头是打出去了,可惜名声不太好。

  纪雪见她神色微妙:“这茶可是不合口味?”

  蓝展颖摆了摆手道:“不是。”

  纪雪这又对冯管家道:“既然花老板千里迢迢来到此处,那便请入罢。”

  那二夫人又开口道:“青楼老鸨姐姐也敢请进屋里来,可真是有礼数啊。”

  纪雪蹙眉,蓝展颖也同样添了几分怒火。她这话,摆明了是瞧不起那花慕凉,顺便还将纪雪给骂了。

  “来者是客。”纪雪沉了沉声音。

  蓝展颖喝了口茶水,明显不打算搭理她。

  花慕凉在冯管家的沿请下进来,见到厅中正坐的纪雪,便作揖道:“花某见过夫人。”

  话落,将手中的拜礼递给冯管家道:“早便听闻县令新官上任,花某如今方才备上白玉如意一双前来拜礼,望夫人原谅。”

  纪雪没有客气,让冯管家将礼物送去了仓库。

  又听得花慕凉道:“花某未提前给贵府送上拜贴便上门来,实在是抱歉。”

  纪雪见他虽帷帽掩面,却仪态得体,言语恭敬,不由得微微一笑道:“无碍,我们家不兴虚礼。”

  原来下一步纪雪便打算让他入座,那二夫人却刻薄道:“怎的戴了一副帷帽,自觉没脸见人?”

  蓝展颖心中一跳。按花慕凉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被她欺辱了去,这厢若是吵起来,她不知该如何收场。

  可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花慕凉笑出了声,听不出有何异样,启唇道:“确实是没脸见人了。花某昨日里头不小心磕着了眼睛,如今漆黑一片,若摘了帷帽,怕是会吓到夫人。”

  这是自动自觉地将二夫人的刻薄话当作玩笑话处理,也好全了各位的面子。

  可那二夫人实在没有眼力劲儿,听着花慕凉给他的台阶下,也还没有接着下去,反倒哼了一声,玩弄着指甲道:“只怕这打架,并非是一般的打架罢了。还打的鼻青脸肿?花公子,您可真不注意节制。”

  花慕凉落了座,一身气质端的是无比矜贵,丝毫无法让人联想到那不正经的玩意儿。

  蓝展颖握紧了扶手,也冒了火,花慕凉转了转头,虽看不真切,蓝展颖却觉得他是在对着她笑。那信号传达的是,无碍,尽管让她说。

  果然,这厢花慕凉还未出声,纪雪便已经站了起来,一手打在了桌子上,很大一声响。她美眸上挑,语气严厉:“张春桃,如今我才是这屋子里头的女主人,我在此招待客人,你在此胡言乱语唐突了他们,是意欲何为?你可知道你丢的不仅仅是你自己的脸面,还是我们整个县令府的脸面?”

  张春桃似乎没想过向来文文弱弱,对她百般谦让的人会有这般的语气,一时间也被镇住了,不知如何出声。

  “来人,”纪雪唤了一声道,“把她给我拉出去,领二十家法棍!”

  张春桃这回彻底被吓一跳:“二十棍下去我可还有命活着?”

  纪雪没有看她,冷冷道:“你如此无礼,若不惩戒,怕是损了我府中脸面。”

  话落,二人上前将张春桃拉了下去。那张春桃不断挣扎着,可终究挣扎不过,被拉了出去。

  大厅里瞬间清净下来。

  家中小妾怠慢客人,是为无礼,传出去有辱门风;身为正妻被小妾爬上头来,是为治家不严。这样之事,若主家不处理,便是主家的错。客家若当着主家的面去处理主家的人,且不说逾矩,绝对会落了主家的面子。

  所以花慕凉不言不语,便是看中了纪雪不会放任不管。

  纪雪又恢复那温和的模样,慢慢做了下来,抱歉道:“家中小妾见识短浅,唐突了你们,我在此替她说声抱歉。”

  花慕凉掀起帷帽的一脚,喝了口茶水道:“无碍,横竖也并非第一次有人说了。花某也是习惯。”

  纪雪眼睛瞬间红了起来:“那些人哪里知道公子的伟大之处?”

  蓝展颖挑眉。

  花慕凉同样诧异。

  “我听相公说过,他翻阅县志时知晓花公子曾路过这抱珠县。”纪雪缓缓道。

  花慕凉脑壳又开始疼了。

  “当时抱珠县发了旱灾,若非花公子散尽财物千里运米运粮运水,那张氏怎能活到如今,抱珠县怎能活下这千百百姓。”纪雪缓缓说道,“相公也曾说过,这世上他所敬佩之人不多,前太傅林见影是一个,如今的花慕凉也是一个。”

  花慕凉最受不的有人在他面前数他干过的好事,这厢也不晓得如何回答。蓝展颖听及此话,微微挑眉:“怎的没听过你说过此事?”

  花慕凉讷讷道:“这种事情……有何好说的。”

  他向来不求流芳百世,如今更是能藏多深便藏多深,即便是捐赠本也是匿名,但当初的县令强硬要求,又保证不外传,他便留了个花慕凉上去。如今倒被下一任县令翻看县志时见着了,那县令还是欧阳昊真。

  也是缘分了。

  “你二人认识?”纪雪轻笑一声。

  蓝展颖如实回答:“我曾在醉倒芳丛打过两个月的工。”

  花慕凉不正经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虽说这捕快大人并非窈窕淑女,但奈何花某着实喜欢,所以花某这阵日子里头都追在蓝大人身后,可惜蓝大人是个不解风情的,都不曾回头看看我这样一个美男子。”

  纪雪没忍住笑了出来,毫不犹豫便抖了蓝展颖出来:“花公子这可是说错了,方才展颖才与我说要挑选夫婿呢。”

  “挑夫婿?”花慕凉声音都大了几分,“我这般能赚钱养家,又善六艺,文武双全之人在后头追着,你倒好,还敢看别人!”

  纪雪掩面而笑:“我若知晓花公子对展颖这般穷追不舍的,肯定帮着你说好话。”

  “那便与夫人约下了,她若是往您这边跑,您可千万记着说好话。”花慕凉含笑道,“不知蓝大人方才看中了何人?”

  蓝展颖:“……”她忽然便十分后悔一开始时用婚姻之事套话……是怎么一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