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瞒弟妹的艰难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047 2019.06.27 12:10

  袁夫人哭了许久,这才渐渐止住了泪水。季晟这才继续问道:“你可晓得你丈夫何时离开的此处?”

  “不太记得了,只知道那时天已经亮了起来。”袁夫人握紧了手中孩子的手道,“那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真的抛下我们娘俩儿走了。”

  季晟安慰道:“既知晓了那是个禽兽不如的狗东西,那便不用再维护他,他若有什么恶行,也尽可以告诉我们官府。”

  袁夫人眼神微退,很快又坚定起来:“大人问什么,那便问罢。”

  “他出去之前,可见了谁?”袁夫人眉头轻锁,许久才斟酌道,“我也不太晓得,只依稀记得模糊间听得有下人来报,说是谁……失踪了。然后他便急匆匆地出了门去。”

  “失踪?”季晟细细咀嚼这两个字。

  究竟是谁失踪了,能让他选择抛妻弃子跑路呢?

  难不成失踪了的是那个牵线人,袁贺知道他这一失踪定是惹上了什么大麻烦?

  季晟轻扣桌面,手中毛笔蘸着的墨水滴落,淌在纸上,晕染出一片墨花。

  那袁夫人怀中的孩子怯生生地看着他,季晟回神,对着那孩子笑了笑,又道:“夫人可能回想回想谁失踪了?”

  或是见着他那微笑,袁夫人心中俞加地安定下来,当即垂手回想起来。季晟微笑着,正是给她最大的鼓励。

  可他再鼓励奈何不了袁夫人实在想不起来。季晟一片无奈。

  “那你可知道前几日你丈夫都与谁来往?”季晟又问。

  袁夫人这回脸色更难看了,叹了口气便道:“虽说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才是夫。可那生意人向来凉薄,一天到晚不着家的,即使是着家,那事情也不愿意与我这般妇道人家来说。所以他和谁来往,我也是不知。也不大敢去问他。”

  窗外海棠开的艳丽,有如美人唇瓣般浅粉色的雅致。

  袁夫人怀中的孩子动了动身子,挣扎着要下去。

  袁夫人更用力地抱紧了人,喝了一声道:“别闹。”

  那孩子望了母亲一眼,又看看季晟,张了张嘴。季晟抬手制住了袁夫人的动作道:“他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

  “小孩子哪里懂得什么事情。”袁夫人僵硬地笑说。

  季晟却不管她,转而对那孩子道:“你可是有何事要告诉哥哥?”

  那孩子点了点头。

  “说罢,哥哥在听着。”季晟微笑道。

  那袁夫人还欲再拉那孩子,季晟却直接搁了笔起身将孩子抱了过来,放在自己腿上坐着。袁夫人如此一看,只好吞回了口中的话。

  “是,是李叔叔,失踪了。”孩子怯生生道。

  “李叔叔是谁?”季晟逗着他。

  孩子摇了摇头。季晟想想也是正常,毕竟他本人长这么大,实际上也不怎么晓得自家亲戚的名字,在此地更是基本上见到老公公就喊伯公,见到老婆婆便喊伯婆,这孩子那么小不认得人名,也是正常。

  但他母亲若不认得,那便有些奇怪了。

  于是,季晟换了一个更加和蔼可亲的笑脸:“孩子口中的李叔叔,是什么人呢?”

  袁夫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约莫是李正奇,李氏商行的掌门人,在这揽月县里头靠贩卖布匹起家,生意做到了外头,是十分有钱的人家。”

  两只麻雀突然飞下在窗沿停靠,季晟听着这名字,心中一跳。

  昨天夜里花慕凉才传了信件过来,让他帮他打掩护,有关李正奇的事情全给扫清了尾巴。

  可这老混账也没说他会把蓝展颖放回来,这下子让他打掩护实在是为难了他!

  季晟心里苦得不知晓该说什么话。

  “我知道了。”季晟点了点头,将孩子放了下来,“等会儿如果无法将袁贺抓拿归案的话,依照案件需要,我们官府会派遣几个皂隶过来守着贵府几日。二位若要出去,先打个招呼。”

  袁夫人瞅着他,几次想开口说话,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季晟写好了手中的纸,又将墨水吹干,这便让袁夫人按了手指模,而后折叠起来放在袖袋中。

  审问完了便出了门去。他不能让蓝展颖知晓袁贺是因着李正奇的失踪才决定出逃的,所以这线索,他不能告与她听。甚至于袁贺这案子,他也得想方设法给掐断了去。

  只是那牛脾气的人,不知道是否会硬着头皮追查下去。

  想到此处,季晟仰天长叹,实在是觉着花慕凉这人看上了蓝展颖,实在是令人头疼得很。在聪明的弟妹面前撒谎,既不能打又不能骂,还得哄着……

  季晟一甩袖子,抬起刀便回了衙门。

  “季哥。”临街上巡视的小捕快见着了季晟,正正经经地站直了身子。季晟点了点头笑道,“巡街呢,可得好好干。”

  小捕快点头如捣蒜:“那是自然的,我方才见着大姐头逮了个人回去,运起轻功那叫一个威风凛凛,我啥时候才能有那般厉害呢?”

  季晟知晓蓝展颖效率快,却想不到蓝展颖竟然那么早便将那袁贺抓拿归案。这下子忙加快了脚步回去,连和小捕快客套两句都给免了。

  回去时袁贺已经被蓝展颖押进了监狱里头。季晟进了门,县令听着这事儿,打算多给蓝展颖结算月奖金。于是便逮着季晟问道:“你说我若是给小蓝捕快发些奖金,该发多少钱好?”

  季晟瞧着他,一脸不可置信:“大人,您今儿个可是鬼上身了?”

  县令一脸微笑地拿起手中竹简冲他脸上扔去:“我叫你嘴贱。”

  蓝展颖从监狱里出来,见着县令打人,抱着双手便站一旁看戏。季晟忙喊救命。

  又闹了一场,季晟才问道:“你在何处逮着的人?”

  蓝展颖回答:“出了城门约莫有十里地罢,看前方似乎置了客亭。”

  “他为何跑了?”

  “说是见着凶手被抓,怕她供出了自己,便想抓住机会跑了,以免落入官府,落个小命都没了的下场。”

  还算聪明,没将那李正奇给供出来。季晟心中大石终于落地,又听的蓝展颖道,“可我觉着他在撒谎。”

  季晟心里头的大石又提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