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狠不下心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066 2019.07.20 10:14

  “她自己糟践自己,你就让她糟践好了。”花慕凉也不知怎的便失了控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陈老板瞪了他一眼道:“你不也是如此?两人半斤八两。”说罢,陈老板夹出一团棉花又道,“别当我是瞎子,看不出她这般模样都是为了你。”

  花慕凉一时之间无法反驳。

  蓝展颖被陈老板勒令坐下,张开了手掌让她仔细看着清洗涂药。

  “看你这手心满是茧子,这些年肯定不曾落下过习武,如今你这手伤了,我看你怎么拿武器。”陈老板一脸凶恶道,“一个两个都喜欢自残的,再来下回我可不救你们。”

  语气虽凶狠,却是满满的关爱之心在内,医者之心,也不过如此罢了。

  蓝展颖小心地偷看着花慕凉,花慕凉没好气地凝着她。

  陈老板动作熟练,很快就把她两只手给包扎好了。花慕凉给了银子,陈老板又凶狠地嘱咐了几句,这才背上医药箱走了。

  两人同处一室,一时之间一片静寂。

  许久,蓝展颖才示弱道:“阿幕……就原谅我一次。”

  花慕凉也不好继续绷着脸:“我看你还有下一次。”

  “没了。”

  “你下次还敢。”

  “真没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蓝展颖最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花慕凉一脸无奈。

  遇到危险需要他们其中一个人去死,才能换另一个人活下来的情况下,蓝展颖把活下来的机会让给他。说实话,不是不感动。只是若到了这般情况,她那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花慕凉也是真的生气。

  谁知道杀手将她带走后是怎样的境况?是生是死?他还能不能将人给救出来?救出来是否还完好无损?

  这些花慕凉都不知道。这些花慕凉都怕。

  “你手上的伤,自己掐的?”花慕凉语气软了下来。

  蓝展颖点了点头。

  “傻瓜。”花慕凉彻底无奈了,“你怎么就这样。”

  蓝展颖没说话。

  两人又静了一会儿,蓝展颖才道:“不然你还真打算一辈子不理我了。”

  花慕凉:“……”这倒是他的错了?

  又有一人前来敲响了门,打破了两人的寂静。

  花慕凉整理了心情,让她进来。

  柳如思进来就看见蓝展颖一手的绷带,简直十分凄惨:“您让我留意的司马前辈刚起身。”

  花慕凉道:“好。”

  司马昭然没有在蓝展颖的小破屋里头住下。花慕凉生气归生气,却不敢怠慢媳妇儿的师父,亲自将人接到了醉倒芳丛上房里头住着。如今听说她醒了,自然也要出去为她布宴的。

  蓝展颖听说师父醒了,也跟着花慕凉走了出去。正对面碰上了司马昭然。司马昭然看着两人一前一后从同一间屋子里头出来,若有所思地瞅了两人几眼。两人实打实地如坐针毡。

  “过来。”司马昭然冷冷地说了两个字。

  花慕凉同柳如思吩咐了两句,这就跟了过去。

  司马昭然负手在前头走着,身子犹如一柄长枪一般挺直,整个人的气质散发出来,生人勿近。

  早膳在最快的时间内送到了司马昭然的餐桌前,司马昭然瞥了花慕凉一眼,只见他一脸笑容。

  司马昭然直接就问道:“你二人是何关系?”

  蓝展颖也没想着瞒住师父,于是便道:“我们在处着。”

  司马昭然直接便道:“你可想好了?你身边这人,不是惹不起的主,便是个白痴。”

  花慕凉:“???”

  蓝展颖忍俊不禁:“是啊,就是个惹不起的主。”

  司马昭然见她如此,也没了话说:“此事你有机会还需要和你爹说上一声。”

  蓝展颖的笑容收了回去,只淡淡道:“我知道了。”

  “听师父所说,是我兄长求您出山救下我的,展颖愚钝,不知为何惹得杀手追杀?”蓝展颖问道。

  司马昭然夹起一个包子,斯文地咬了一口道:“不是你招惹的。”

  “不知前辈此话何解?”花慕凉拱手问道。

  司马昭然看了一眼花慕凉。

  蓝展颖反应过来道:“他是自己人。”

  司马昭然点头,淡淡道:“近些日子里头也到了推选新一届武林盟主的时候,你是知道的,你兄长有此实力胜任这位置。”

  蓝展颖点头,她自然知道武痴兄长的实力。

  武功一说,在武林中有三大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九个小境界。三大境界为天,地,人。她的兄长蓝展智,十五岁入天境,如今兄长二十有二,不知实力又到了什么地步。

  武功而言天赋极其重要,蓝展颖的兄长蓝展智便是属于上流中的上流,故能年纪轻轻踏入许多人一辈子无法踏足的境界。蓝展颖比兄长要差上几分,到十七岁才勉强入了天境。但如今天境的她比不上当初天境的兄长。兄长对武功的追求,比她要重了不知多少分。所学所用之多,能令他越阶挑战。也因此,他有江湖年轻一辈第一人的说法,又因人光明磊落,颇有儒家风范,又被江湖人称为君子剑。

  “所有人都在盯着你兄长。”司马昭然道,“你爹也在怕。如若你兄长继任武林盟主之位过于顺利,怕是有人会不服气。”

  蓝展颖也晓得个中关系,只是被怀疑的是自己的兄长,总觉着有些不爽。

  “所以你爹命你兄长护送一卷亡灵书到南方迦越的寺庙封存。原便是凑个理由去继位,却不曾想惹上了魔教。”司马昭然道,“他们短时间内无法奈何你兄长,又无法到连州寻你父亲,只能挑你这软柿子捏。”

  蓝展颖:“……”

  所谓: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哥哥的锅,妹妹别逃。

  “你兄长自知你对付不来,便让我在此处护你几日,待他将亡灵书送到,便安全了。”司马昭然的语气一成不变,又对花慕凉道,“这个灌汤包,再来一笼。”

  花慕凉咧嘴一笑:“好嘞。”

  待花慕凉走开,司马昭然便道:“你这相公,别的暂且不说,还挺细心。”

  蓝展颖:“……”怎么又成相公了?

  “我这几日便在醉倒芳丛住下,你若是有什么危险,便发信号弹。”司马昭然嘱咐一句,继续啃包子。

  蓝展颖:“……哦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