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展开行动

王爷总想顶风作案 江欲澈 2019 2019.07.07 10:08

  三人在吃饭的时候便说定了计划。

  金矿所在地是揽月县,要采矿而言,人力物力自然少不了,那么绝对不可能将痕迹擦的一干二净。所以在揽月县里头的季晟便负责驻守本地,带领当地捕快展开搜查。因为始发地在揽月县,季晟这边也是最光明正大的。

  而这边的三人,则另有任务。蓝展颖的任务是潜入库房搜查账本等交往记录凭证。毕竟仅仅一个四品官员,若要运起这般一个工程,少不得与人合作,同样少不得将利益分出去。而若他的钱财全都用来上交给左相府的话,那么很可能他只占了小头而已。

  展枫则是在知州府中便打听好了黄综英的行程,打算去打一架继续确认嫌疑人。白宣朗的任务最为重要,便是在黄综英出门之时找个由头上知州府办案,拖住黄知州与其家人。这般一来,三人协作去将应该确认之事确认下来。

  揽月县县衙如今是一片肃穆,为了一个案子,接连有一人死亡,两人失踪,县衙上下无论是县令还是捕快,都是心头发疼。

  可他们现在甚至不能为死去的小刘举报丧礼。罪犯竟犯下了这般重罪,藐视法纪挑战官府权威到这个地步,他们必须时时刻刻以破案为主要问题。

  蓝展颖追敌追到了幽州,整个县衙的捕快如今都有季晟一人去引领。他已经有一夜没有闭眼了。

  鸡鸣不过几声,县衙里头的捕快已经来得差不多了。

  季晟也就从躺着的树上跳了下来喊道:“集合!”

  围在一起吃大饼的捕快立即就将饼揣在怀里头迅速列队集合。他们也都没有休息好,并且明确地知道将来一段时间里,晚睡早起将会成为常态。

  季晟在队伍里头绕了一圈,朗声问道:“有谁怕累要退出的?”

  众捕快齐刷刷回答道:“没有!”

  县令也到了他们的面前,向来笑容满面的人如今严肃到让人害怕:“在这件案子里头,除去死去被毁尸灭迹的杀手,我们总共死了十七个农夫,一个同事,还有两名同事失踪,下落不明,官府还让贼人欺负上头将尸房给烧了。”县令顿了顿,缓缓道,“如今即使不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法纪,单是为了给我们的伙伴讨回公道,便足够让我们去拼命工作。”

  众人一时之间心中苦涩,只回答道:“是!”

  “我不多说了,季晟,蓝展颖不在,你要将人带好。”县令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便走了出去。

  季晟领了命,转身对他们道:“牛哥,你们组情况如何?”

  被点到名的捕快道:“杀手的遗体经仵作检查后,发现有几具尚未烧焦彻底的尸体身上有类似纹身的东西,我们正试图复原。”

  “陈曦,你们这组情况呢?”季晟点了点头又问下一个。

  陈曦回答道:“城东一块进行搜查,未曾发现陈水生和陈水成的下落。”

  “你们二人继续扩大范围搜查。”季晟神色正经,“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封叔,你们那边呢?”

  “生产那些刀剑的作坊已经找到了,但是本县作坊说不是出自当地分行。”

  “或许你们要到幽州走一趟。”

  封丘点了点头回答道:“好。”

  “各自分开行动。”季晟最后说了一句,一群捕快自觉地分了组出了县衙,与季晟一组的还有四个人。

  “我们还要继续到坡塘村处问话。”季晟在前头走的飞快,“大家再用心一些,一个人对家人的隐瞒总没有那么彻底,或多或少都能从那群小媳妇儿老娘口中捞出些东西。昨天我们点到即止地施了压,今天她们的态度也应该有所软化。”

  众人上了马,这便从揽月县策马往坡塘村方向而去。

  ——

  幽州三人小组也开始了他们的行动。

  舞绝舫临江边而设,集吃喝玩乐赌于一体,舫中姑娘秀丽,也可进美人房中春宵一度,是幽州一带出了名的销金窟。

  展枫易容掩了自己的身份,换下了自己一贯的黑衣,穿上一套足以称得上骚气的纨绔子弟服装,这便配了一把折扇混入了舫中。

  舞绝舫此时正是欢歌燕舞,展枫才入了去,便见一外域姑娘披着仅仅能遮住的薄纱扶着钢管舞蹈,眼间一片媚态,那盈盈一握的蛮腰,光洁的大腿,几乎是任客人观赏。

  展枫此时正是一个浪荡子的身份,有两名浓妆艳抹地姑娘见他一身不凡,直往他怀里去钻,他也没有将人推开,反而将二人搂入怀中索吻。姑娘欲拒还迎,展枫也配合她们,始终没吻得下去。

  黄综英正是此时出现在他的眼中。一身亮蓝色的衣裳在身,怀中女子柔若无骨,肤色白皙,不知胜了他怀中两名女子几分。展枫将怀中两人推开,假装失态地往前去追。

  那两名女子急了,一人一边拉住了展枫便用力扣住展枫的手臂,直将展枫的手臂往怀里带,语气中都是委屈:“公子,难不成有我们二人了,你还想着别人怀里的?”

  展枫抽出了手臂认真道:“怎么会,只是那位姑娘生得更为好看。”

  两名女子当即便嘤嘤欲泣:“可那姑娘是知州府家大少爷长期包着的,我们劝你还是算了。”

  哪儿知道眼前的男人竟是直接张开手中折扇,一脸不服气道:“那知州府家公子霸占美人那么久,总也该腻了,我这便抢了他的美人去。”话落,人便挣脱了两名美人,往前几步就不见了人影。

  那两名女子在原地面面相觑。

  可不消半会儿,她们便听到了展枫的声音。

  “我当是那个癞蛤蟆抱着个一顶一的美人呢,原来是知州府的大公子啊。”展枫学着白宣朗的模样说话,一脸的似笑非笑。

  前面的黄综英果然回了头,沉沉问道:“来者何人?”

  展枫刷地一声张开折扇,一头青丝随风轻扬。他弯了弯嘴角,上前一步便道:“孩儿,你可要记住,如今来教训你的人,是你的爷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