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工业成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捡漏了?

工业成神 请叫我庹清 1921 2021.06.10 19:11

  “这是神明给我的机会!任何阻挡我的人都要死!都要死!”科德尔举起树干,猛地向莫雷尔砸去。

  “嘭嘭嘭!”树干砸地的声音使大地微微颤抖。

  “成为畸变吧!畸变有什么不好的!它可以永生!它拥有人类无法拥有的力量!”科德尔的全力一击直接把那苍天树干给砸断了。

  “又或者,成为我的一部分!就像我的妻子那样!”科德尔说着,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笑容,眼神中透露着病态。

  “咳咳咳。”莫雷尔跪在地上,咳出一大片淤血。

  “你永远都不懂骑士的使命,科德尔,你早就丧失了人类的情感,现在的你,只是一个会思考的怪物!”

  莫雷尔说完这句话,便把那支秘银匕首插向自己的心脏。

  “神术.秘银铸体。”

  只见莫雷尔快速膨胀,皮肤也变成了银白色,皮肤就像镀了一层秘银一样。

  “那又怎样!我可以永生!永生!”科德尔近几乎是吼着说完了这句话。

  随后,科德尔扔掉在手上的半截树干,向着莫雷尔扑去。

  莫雷尔握紧拳头,对着科德尔抡去。

  拳头直接在科德尔的胸膛上砸出一个个大洞。

  奇怪的是,科德尔胸膛上那一个个大洞竟然都没有愈合。

  “这该死的秘银皮肤!”科德尔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怒骂一声。

  但就在这时,莫雷尔直接掐住科德尔的脖子,而科德尔的猫尾巴无力的缠绕住莫雷尔的手壁。

  莫雷尔直接一把将科德尔的猫尾巴扯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很显然,科德尔虽然丧失了人类的情感,但疼痛还是有的,莫雷尔这么一扯,直接使科德尔大声嚎叫。

  “这么痛苦吗?那我给你解脱吧!”莫雷尔看着科德尔,将他的头颅给掐了下来。

  只见科德尔的头颅从灌木丛旁滚落到莫雷尔的脚边。

  “哈哈哈!莫雷尔!我承认我输给了你!来呀!杀了我呀!”科德尔的头颅笑着说道,在这决定科德尔生死的最后一刻,科德尔反而放平的心态。

  “哼!”

  莫雷尔突然跪在地上,闷哼了一声。

  “原来人类的寿命这么短暂,我这么快就要死了。”莫雷尔看着自己银白色的皮肤,发出一声感慨。

  没过多久,莫雷尔身上的银白色皮肤开始消退,最终变成了正常人的模样。

  “你很幸运,科德尔,你又逃过一劫。”莫雷尔像是在为科德尔庆祝,也更是嘲讽。

  “莫雷尔,我会吃掉你的躯体,让你的躯体成为我新身体的养分。”科德尔凝视着莫雷尔,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凝视。

  “无所谓了,如果我死后的身躯能成为你实力更精进一步的基础,那我也无愧于神明。”莫雷尔回答着科德尔。

  科德尔能很清楚的看到莫雷尔体内生命的流失,而莫雷尔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

  “好像,就是这儿吧。”陈连落举着枪,来到了莫雷尔和科德尔战斗的灌木丛旁。

  “但...这咋啥都没有呢?震动也消失了?”陈连落探着头,看着灌木丛附近。

  突然,在陈连落旁边的灌木丛中,有声音传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莫雷尔!我才是被神明眷顾的人!我才是!”在灌木丛中传出癫狂且凄凉的笑声。

  “还有,你不知道吧,我的弱点就是我那两张嘴巴,你个蠢货,与我打斗这么久都没发现,哈哈哈!”

  “什么东西?”陈连落听到这笑声,便剥开灌木丛,朝里走去。

  陈连落一进去就看见了一个长着两张嘴巴的头和一具死去的尸体。

  “畸变?”陈连落盯着科德尔仅存的脑袋,认真的说道。

  在小镇的三天里,陈连落可并不都是混吃等死,他还是趁机套了旅馆老板的话的,其中就有关于机变的消息。

  “只不过是什么都没有凡人罢了,今天我心情好,滚远点。”科德尔的两张嘴巴微微张动,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命令陈连落滚远点。

  陈连落只用眼睛瞟了一眼科德尔的头颅,随后转身去看那具尸体。

  “咦,老人?”陈连落看着那具尸体,随后蹲下又摸了摸老人的手臂。

  “不对,骨龄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陈连落蹲在那句老人尸体旁边,思索着。

  “听好了,凡人,这是使用神术的代价,这群人说好听点就是神明的信徒,说难听点就是和神明做交易,交易的代价就是他们的生命。”陈连落身旁的科德尔开始嚷嚷。

  “闭嘴。”陈连落站起身,从背后把枪给取了下来,顶着科德尔的下颚嘴。

  “哈哈哈哈!就拿一把长枪?我告诉,你拿长枪捅烂我的头我都没事,除非是神术...”科德尔还没讲完,陈连落就拉了栓,扣动了扳机。

  “砰!”

  枪口冒出阵阵白色的硝烟,硝烟的味道十分呛鼻,这使陈连落连连皱眉。

  陈连落的这一枪直接打烂了科德尔的下颚嘴,流出一滩滩黑色液体。

  “啊哈哈,竟然伤到我了。”科德尔用额头嘴缓缓说道。

  “既然能伤到我,那就像我送去见神明吧,能死在这种新式的武器上,我算是见证了历史。”科德尔缓缓闭上眼,释然道。

  “所谓的永生,那也是神明的骗局。”陈连落拉开枪栓,那颗金灿灿的弹壳掉落在了地上,发出清澈的响声。

  “噢,对了,那具尸体是莫雷尔。”科德尔仿佛想起了些什么,睁开眼对着陈连落说到。

  “还有,要杀我就快点,不然等秘银抑制效果过后,我还会再生的。”科德尔笑嘻嘻的提醒着陈连落,生怕他杀不死自己。

  陈连落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扣动了扳机。

  “砰。”

  科德尔的额头嘴也被陈连落用枪打烂了,没过一会儿,他的头就变成了一滩黑水,慢慢融入陈连落脚下的土地。

  “我...是不是捡了个漏?”陈连落看着身旁莫雷尔的尸体,有些愧疚的说道。

  “害,管他呢,回家!”说罢,陈连落扛着枪,向着森林外走去。

  ps:就怕本书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