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九五章 往事(英文预警)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红泥小酒九 2487 2019.11.02 17:44

  “And that guly face was the most real thing I had ever seen in both worlds, real and nonreal.(那时我所见到的那个女孩,是我在现实与虚拟两个世界中所见过的最真实的存在。)”

  尼克坐在树下,微微仰头,目光掉进了年年那双浅绿色的眼眸里。那个时候,他在这双眼睛里见到了这世上最动人也最疯狂的火焰。

  年年沉默片刻,与尼克相对而坐。

  “When was that?(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A year before that day you met me.(我和你相遇的一年之前。)”尼克答道。

  “Did I... did you talk to me?(我、你有没有跟我讲过话?)”

  年年问得小心翼翼,说不清是在期待还是害怕。尼克所说的那个时间段,在她的记忆里是一团模糊。

  “No. I just kept watching you.(没有。在那之后,我只是一直在旁边观察你。)”尼克摇头,似乎也有些遗憾。

  年年闻言,有些怪异地看了尼克一眼。尼克无奈摊手。

  “Okay, I know it makes me sound like a disgusting stalker, but I really was just...curious.(好吧,我知道我听起来很像个恶心的跟踪狂,但我真的只是......好奇。)”

  “So what did you find out about me, my dear Mr.Stalker.(所以,跟踪狂先生,你的观察结果是什么?)”

  年年双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尼克,难得发现这人原来也会尴尬。

  “Not too much. You were afraid of communications with others at first, but later you grow an enthusias-m for that, along with the enthusias-m for all kinds of sensations.(没什么。最开始的时候,你非常害怕与人交流,但不久之后,你对这件事和其他的感官感觉都产生了极大的热情,以至于有些狂热。)”

  年年的笑容愈发戏谑。尼克躲开她的视线,揉着额角叹气。

  “Sensation?(感官感觉?)”年年的笑容皱了皱。这个词似乎触动了她记忆里的某个片段,某个最近才提取过的片段。

  “Sense of touch, s-mell and taste. You were like a sick sensation addict.(触觉、嗅觉还有味觉,那时的你就像个有特殊嗜好的瘾-君子一样。)”

  “Your time in this world was very regular, three days a week, and half hour a time. Later one hour a time.(你的上线时间也很规律,一周三次,每次半个小时,后来延长到了每次一个小时。)”

  尼克只说了他观察的结果。年年应该可以发现这个结果背后的信息。比如,上线时间如此规律,足以说明在那一段时间里,年年的自由是受到严格限制的。

  “How long had you been watching me?(你到底观察了我多久?)”

  年年甩了甩头,一拧身又躺倒在了尼克腿上。

  如果是岁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个时候正是那位绵绵小姐姐被送回基因工程实验室的时间。这不是她的经历,所以她才没有记忆。她与那位绵绵的关系,似乎更像是继承。

  尼克犹豫了一下,答道:“A while.(有一段时间。)”

  “And one day, you disappeard. When I finally got you back, something was...(然后某一天,你消失了。当我再次见到你的,你......)”

  “Changed.(变了。)”年年了然,主动接话。

  “No. Hidden.(不是。是隐藏了一些东西。)”尼克摇头,笃定地道。

  “The flame in your eyes was like being coverd by a thick mist. You looked... lost.(你眼里的那种火焰像是被厚厚的浓雾笼罩住了。你看起来......很迷茫。)”

  ......

  “Where are you going?(你要去哪里?)”

  坐在树下的男子突然开口,吓了兀自发呆的年年一跳。她转身看去,男子的长袍已被林间的晨露打湿,一片树叶飘飘摇摇地落在他的肩头,又滑落到了柔软的大地上,如同终于归巢的倦鸟。

  “Anywhere.(哪里都可以。)”

  年年不认识这个人,却也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人的问题,给出了一个似乎不太认真的答案。

  “If you are going to be anywhere, you might as well as be here with me.(如果哪里都可以,那不如与我一起留在这里吧。)”

  男子笑道。年年点头。

  少女来到树下,拉起了似乎早已等待多时的男子,终于确认了这个陌生的新世界的真实。

  ......

  年年的思绪被拉回到了他们相遇的那一天。她一直以为那是一次奇迹般的缘分,原来这不过是一个有预谋的邂逅吗?

  他当时在等的那个人,是她?还是她?

  “That’s why I adopted you.(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收养你的原因。)”

  尼克懒洋洋的话打断了年年的胡思乱想。

  “Adopted ??(收养??)”

  年年扯着嘴角,像是没听清这个词,不由重复了一遍。

  “Yes. Adopted. So, you may want to call me d-(对。收养。所以你也可以叫我爸——)”尼克面容慈祥,语气里满是殷殷期望。

  “Nicholas!(尼古拉斯!)”年年一头黑线,没好气地警告。

  “Okay. Not too bad. At least it’s not another d-word.(好吧。也不算太糟,至少不是另外一个词。)”

  尼克很知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开心熨贴的样子。

  被尼克提醒,年年想到了这个人常常挂在嘴边的脏话,也陡然惊觉这个人竟然半天都没有说过一个脏字,简直堪称是另一个奇迹。难道萨拉姐对团内成员的素质教育终于起作用了?

  “Where is Sara? And other guys?(萨拉和其他人都在哪里?)”想到萨拉,年年也连忙问起了佣兵团里其他人的行踪。

  “They are coming. I asked Dehum to look after their bodies.(在路上。我让迪昂留下照看他们扔在这里的身体了。)”尼克答道。

  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剩下那些人的安危,也不在意迪昂是否也需要下线休息。大家都是成年人,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也不需要别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年年仔细地看了看尼克的表情,终于发现了这人隐藏在笑容下的疲惫。年年禁不住有些自责。

  尼克应当是收到她的消息后就立刻赶了过来,而这个人很可能是自离开那艘飞艇后就再也没下线休息过。无论在游戏里如何强大、如何多变疯狂,他终归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却保护了她这个非人的存在多年,更是给了她一个坚实的归属。

  “Thank you, Nick.(谢谢你,尼克。)”年年轻声说道。

  太阳落下,月亮升起,微风从草丛间飞过,轻柔地包裹住尼克两人,草叶的沙沙声像是催眠的小夜曲,驱散了年年妄自纷乱的猜疑。

  “For what?(为什么谢我?)”尼克双眼微闭,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卷着年年的棕色头发。

  “For... being my best mentor.(为了......感谢你这个最好的导师。)”年年也眯起了眼睛。

  “You do learn lots of fancy words from Dehum.(你倒是从迪昂那里学来不少好词。)”尼克轻笑一声,点了点年年的额头。

  “And I learned more from you.(我从你这里学到的东西更多。)”年年失笑。尼克对迪昂的敌意依然如此幼稚且直接。

  “Good things or bad things?(好的还是坏的?)”尼克睁开眼睛,挑眉问道。

  年年故作沉思,一分钟后才惭愧地开口:

  “Both. Half and half.(都有。一半一半吧。)”

  “That’s good enough.(那还不算太坏。)”尼克点头,很是满意。

  “I think so.(我也这么认为。)”年年也点头,深表赞同。

  虫鸣声响起,映衬着林间的安静愈发幽然。

  “Whare are you going now,My Lady?(那现在的你想去哪里?)”尼克再次闭上眼睛,喃喃问道。

  “Home.(回家。)”年年的呼吸平稳悠长,仿若梦呓。

  在启动游戏内置的深度睡眠功能之前,尼克深深地看着已经熟睡的年年,懊恼和后悔一遍遍地在他眼中闪动挣扎。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声拳头砸地的闷响,尼克叹着气给出了他的回应:

  “Then let’s go home.(那我们就回家。)”

  

举报

作者感言

红泥小酒九

红泥小酒九

——不要误会尼克和年年的关系,我真的没有在写后宫文......   ——至于最后......年年所说的回家和尼克希望她回的那个家,大概是不一样的。   ——感谢「看看看夏洛克」的打赏~

2019-11-02 17: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