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七七章 盘根问底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红泥小酒九 3381 2020.02.13 22:33

  真正的博安德,也是博安德这个部落的核心区域,便是祁有枫所见的这条云上川。

  出现在年年身边的陌生精灵便是圣诞小丑佣兵团的最后一位成员:亚历山大(Alexandra或Alex)。

  年年的笑容在漫天虹霞里愈加艳丽,祁有枫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手递给她,与她十指相扣。

  年年拉着他三两步踏上藤桥,亚历山大张了张嘴,跟在二人身后,一会儿推推眼镜,一会儿摸摸头发,很明显有话要问。

  祁有枫觉得自己与亚历山大刚刚见面,这连声招呼都不打似乎不太合适,奈何年年越走越快,看起来十分不想让他开口,更不想让亚历山大找到搭话的机会。

  如影随形的歌声清晰了许多,祁有枫看着年年稍显困惑四处寻找的表情,便知道她也没有找到这歌声的源头。

  藤桥很宽,足够三四人并肩而行,也很平稳,踏上去如履平地,一点高空悬索桥应有的晃动都没有。

  走到藤桥正中,轻纱一样的水雾拂过脸颊,年年放慢了脚步,微微抬头,看向那道飞落晴空的瀑布。

  七彩虹桥随着水珠溅落,仿佛触手可及,祁有枫看向年年。

  那双浅绿色的眼眸如同两块璀璨耀眼的钻石,无数的切面晶光闪烁,单调的七彩虹色映入其中,繁复成华彩的辉芒,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祁有枫抬手轻触她的眼角,扑扇的睫毛扫过指尖,年年软软的掌心覆上他的手背,贴在她的脸颊边,歪着脑袋笑道:

  “好看吗?”

  “好看。”祁有枫看着她的眼睛,“你眼中的风景,恐怕还要更美一些吧。”

  精灵族玩家的视觉增强不仅仅在于视野范围,也在于更细致的色彩分辨率,他所见的这道绚丽的彩虹,不知道在年年眼里又会是什么样梦幻般的画面。

  或许年年眼中的祁有枫,也和他自己所认为的祁有枫有些不同吧。

  “对啊,”年年也看着他笑,“我眼中的风景,特别美,特别动人。”

  祁有枫一愣,哭笑不得地捏了捏她的脸:“油嘴滑舌。”

  “原来你也有脸红的时候啊,”年年做了个鬼脸,与他继续向藤桥的另一端走去,“博安德是整个翡瑟斯森林里——恐怕也是整个游戏世界里唯一一条云上川,你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见到这幅风景的人类。”

  “荣幸之至,”祁有枫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藤桥上,“但我怎么感觉......我并不是很受欢迎?”

  这已经是第六个绕着他走的精灵了。

  好在这些精灵均是一副目不斜视的样子,并没有或好奇或嫌恶的目光,冷漠疏离之中还透着一股矜贵。

  “大家都没什么恶意的,”年年并不否认这种孤立,无奈地道,“但你也别指望会有人多么热情,把你当作贵客接待。”

  “那下面那些精灵的态度?”

  祁有枫想起了林中的热闹。

  “这个等会儿要问问亚历山大,我也想知道最近翡瑟斯森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年也无法解答这个现象,在藤桥的尽头踩住了一片浮叶,待祁有枫站稳后,在过往精灵古怪的注视下跟他挤在一起。

  浮叶颤颤巍巍地向上飘,停在一间树屋前,等这超载的两位乘客离开后,逃也似地躲进了树丛里。

  弯腰进入树屋,屋内的空间却没有祁有枫想象中的那样狭小阴暗。

  歌声瞬间消失,柔和的光线从屋顶洒下,点亮了每一个角落。

  树屋墙壁三面都是书架,整整齐齐地码放着数不清的书籍,脊背上的标题似乎是手写,让祁有枫不由猜测这些书恐怕也是某人一字一句手抄出来的。

  树屋正中的书桌上放着两摞正方体般的草纸,一摞空白,一摞似乎已经写满字,旁边的笔架上横躺着三只羽毛笔,长度粗细完全一致,羽毛的颜色样式也一模一样。

  “这是亚历山大的树屋,千万不要动任何东西,就这样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就行了。”

  年年以身作则,盘腿坐在地上。

  “这些都是他自己写的?”祁有枫从善如流,坐在她身边,问道。

  “复写的,他把自己在游戏里看过的书籍都默记了下来,当然也有些是现实里的书。”

  年年从地上爬起来,从书架的不同位置抽出薄厚不一的五六本书,递给祁有枫:

  “这些是他以前给我编写的课本,各个科目都有,我也没仔细看过。”

  祁有枫接过,看着封面上的几何概论、世界简史、科技发展简史和简明物理学等标题,对亚历山大陡生敬仰。

  只是可惜,以他对年年的认识,恢复记忆前的她绝对不是个好学生,恢复记忆后的她又完全不需要这些,注定了这些课本的废弃命运。

  年年继续扒拉着那些书,又翻出十几本给他看:

  “这些是故事书,就是尼克给我讲过的那些故事的原著。”

  年年绕到书桌前,抓起一沓写满字的草纸,哗啦啦一翻:

  “咦?亚历山大把尼克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也记下了?”

  “对了对了,”年年随手扔下那沓纸,从其中一面书架的最上层抱下厚厚的三本书,“这些是亚历山大的游戏见闻录,也包括了我们佣兵团的历史,要看看吗?”

  “......”

  非常听话地没有乱动任何东西的祁有枫正襟危坐,并不想接过这些“赃物”,尤其是在这间树屋的主人正站在门口、捂着胸口呼吸急促的时候。

  有强迫症的人,似乎都有些洁癖的吧?

  祁有枫看了看被年年翻乱的书架和书桌,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帮忙整理一下。

  如果拿出来的书放错了地方,这又好像是帮倒忙吧?

  年年迅速把手里那三本书塞给祁有枫,看着亚历山大嘿嘿一笑:“他想看,我替你尽地主之谊。”

  祁有枫低头,翻开第一页,原本想配合一下朗诵全文,却被满眼不熟悉的单词堵住了嘴。

  这位亚历山大的母语绝对不是英语。

  “来来来,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不如我们先准备些吃的东西?”

  年年跳到书桌前坐好,刷刷刷取出一堆花草水果,殷勤地招呼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扶着书架,从老实的祁有枫手里接过那些书,默默点头:

  “先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直到前几天才想起来联系我。”

  “之前是联系不上,后来是忘了。”年年笑得无辜。

  “为什么联系不上?后来为什么又可以联系了?为什么忘了?当时有什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你们九个人都忘了?尼克他们呢?这个男人是谁?你怎么跟他认识的?你跟他什么关系?尼克知道吗?他们怎么说?你刚才怎么飞上来的?是特殊装备吗?能带人一起飞?”

  亚历山大问完,怀里的书也都被放回了原位,年年一脸生无可恋,抱着苹果发呆。

  祁有枫抓着一把樱桃,慢条斯理地给樱桃剥皮去核,专注异常,好像没听到亚历山大的话,也绝对不打算接话。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祁有枫觉得这句话放在这里简直太合适了。

  “你怎么好像长高了不少?身高增长速度这么快?你的月灵弓是不是换水晶了?克拉夫特给你换的?他还给你做什么新装备了吗?其他人呢?他们——”

  “停停停,”年年打断亚历山大滔滔不绝的问题,清清嗓子,“你先听我说,有什么疑问留着等我全部说完再问。”

  亚历山大点头。

  “事情要从我在蓝鲸号上时说起……”

  ……

  年年的故事讲到太阳落山,又讲到朝阳升起,亚历山大边听边记,祁有枫边听边给年年倒水递零食,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出场顺序和戏份。

  年年的第一人称叙述方式省略了大部分旁人的所作所为,也省去了一些细腻的心理变化,相比较与祁有枫的情感之路,更多的细节描述被她放在了是岁和西米尔这两人的身上。

  “……然后我就回来了,就这样。”年年结束了故事,可怜兮兮地看着亚历山大。

  看在她这么声情并茂绘声绘色的份儿上,就不要再用十万个为什么砸她了吧?

  亚历山大想了想,开口:“最后一句话。”

  年年趴在地上装尸体。

  亚历山大笑笑,推着眼镜:“欢迎回家。”

  ……

  “你们走之后不久,巴别塔元老会就开始换届选举了,刚好那时月灵木的消息传回来,狄厄尼索斯兄妹又说知道怎么获取月灵木,又说能够保证支持他的玩家人手一个,暂时吸引了一些注意力。”

  亚历山大递给年年和祁有枫两个木杯,里面是清甜可口的晨露,既是这里最常见的早餐,也是一种可以提神醒脑、恢复精神力的饮料。

  “这样的空头支票总会被戳穿,先不说月灵木不是那么好拿的,部落里的原生精灵也不会答应他们胡来的吧?”

  拥有月灵树的三大部落的原生精灵数量都比玩家要多,也是部落的中坚战力,各部落的大祭司更是深受包括玩家在内的精灵族爱戴,影响力极大。

  迪厄尼索斯兄妹的这个策略,是一定会得罪看守月灵树的大祭司的。

  年年猜测,那些跟着迪厄尼索斯兄妹乱来的玩家恐怕都是其他部落出生的,并不了解月灵树对原生精灵的意义,或许还有侥幸心理和嫉妒心作怪,才会做出这种把神木当柴火贩卖的傻事。

  亚历山大点头,表示年年的判断没有错:

  “他们的支持率曾一度下跌到毫无希望翻盘的地步,更被很多原生精灵厌恶。”

  “但是?”年年挑眉。

  “似乎是突然开窍,他们改变了竞选方针,又似乎是结识了非常强大的人类盟友和策划人,当我察觉到异样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另外两族那里赢得了压倒性的人气。”

  亚历山大谨慎猜测,其中的内情和细节他还没有调查清楚。

  “他们做了什么?”

  年年惊讶。精灵族在另外两族眼里的形象并不是很好,常年与冷漠、阴郁、排外、落后和孤僻等形容词为伍。

  “他们……”亚历山大的表情有些难以形容,“做了偶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