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六五章 以毒攻毒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红泥小酒九 3173 2019.09.18 22:22

  低头看着离自己胸口不过寸许的毒针,年年举起了左手,说不清是想推开它,还是想用手掌挡一挡。

  她却先看到了左手紧握的短弓,刚刚好被她送到了毒针之下。

  哎呀,会不会把弓弄坏?

  明明是生死一瞬间,年年却有些懊恼地想起了这个。

  若是我死了,不知道会被扔到哪里去复活呢......

  这一秒仿佛被无限延长了。年年甚至看清了那如细丝般的毒针上闪过的每一缕流彩,璀璨得像被浓缩过的彩虹。

  漂亮的东西果然都是致命的,年年想着。

  彩虹却稍稍地向后退了一点,在她有些惊讶的目光中猛地下落,擦着年年左手手背在空中划出一道细小的虹线,一直向下。

  她连忙低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把自己救了回来。

  她看到了一双满含关切的眼睛,而这双眼睛的主人,竟然是半跪在了这条蝎尾之上,手里的圆月弯刀深深地切进了蝎尾两节之间,喷涌而出的鲜血打湿了他的粗布衣服,就连面容都被染得不甚清晰了。

  在所有人滑上冰面攻向巨蝎的时候,祁有枫只看到了空中年年的危机,他毫不犹豫地跳上了蝎尾,哪怕不能伤害到这条巨蝎,也一定要把这条蝎尾压下来,把那根毒针从年年面前拖走!

  还停留在空中原处的年年却慌张地举起了弓,任凭所剩无几的法力在手里破碎成了一只看不出轮廓的利箭,徒劳地射向了祁有枫的身侧。

  这只巨蝎,有两条蝎尾,两根毒针。

  就在祁有枫抬头确认年年安危的时候,另一根毒针也离他不远了。

  “畜生找死!”

  随着一声厉喝,三尺水有样学样地用「梯云纵」跳上了另一条蝎尾,新得的龙子剑被他双手倒握,狠狠地插进了脚下的蝎尾。

  只不过,不知道是他力量不够,还是没有找对正确的插入点,这一剑实际上只插进了半个剑尖。没有创造出支点的三尺水顿时站立不稳,他却没有心思去在意这个,而是惊恐地转头,看向自己想搭救的祁有枫,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心理准备白做了,三尺水松了口气。

  三尺水确实没有像祁有枫那样直接压下了蝎尾的攻势,但也稍稍阻碍了些许,而祁有枫也靠着这一点空隙收刀撤手,顺着蝎尾滑到了蝎背之上。

  三尺水也拔出剑,双脚一蹬,落到了祁有枫身边。

  “这地方算不算攻击盲区?”三尺水微喘着气问道。他们两个刚好在蝎尾与蝎背的交接处,看蝎尾的长度、弯曲程度和攻击方法,可能这个地方还比较安全。

  “马上就知道了。”祁有枫抹了一把脸,举起双刀,紧盯着下落的巨蝎尾刺。

  “轰——!”

  没有等来尾刺上的毒针,却等来了身后传来的剧烈震动,巨蝎在这一瞬间的挣扎也颠得祁有枫二人站立不稳。他俩刚刚扭头,打算看看发生了何事,就被扑面而来的血雨碎肉砸了满头满脸。

  巨蝎的脑袋又被轰碎了,这次看起来是连着半个腹部都没了。

  “年年。”祁有枫再次抹了一把脸,两个字里满是愉快,嘴角也已经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

  “啊啊啊!我艹这好恶心!”三尺水一边干呕,一边甩手跳脚,作势就要脱衣服。

  “等等!”祁有枫一把按住了三尺水的手,拖着他向前走了几步后,立时脸色大变。

  ......

  “所以,重点还是要解决这个泉眼吗?”

  留在地面的是岁抬头看着这只正在缓慢恢复的巨蝎,喃喃自语道。

  虽然恢复的速度慢了很多,但是这样下去依然是一场疲累的持久战,而且......

  是岁回头看了看那些明堂的玩家,知道在这个持久战里最辛苦的就是这些人了。

  大漠黄沙,烈日当头,从环境而言,此地主土。

  土克水。

  这里本就没有施展大规模水属技能的地利,现在哪怕借助年年的寒冰箭借到了水势,明堂玩家们要一边维持这大片冰原,还要一边抵挡环境的五行逆势,这个消耗是很可怕的——不仅仅是对那个蓝条数据的消耗,也是对这些人心神的消耗。

  维持长时间的高度集中力,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

  “木石!想办法固定住巨蝎的动作,把那两条蝎尾拉下来!”

  心中已有决断,是岁立刻找到麒麟军的指挥,不容置喙地说道。

  木石扭头,本有些不耐的眼神对上是岁的视线后微微一凝,立刻转头大声下令:

  “全军,铁锁阵!固定蝎足,拉蝎尾!”

  近千名士兵立刻齐声回应,随着响彻云霄的吼声,原本的长枪兵全部换上了单钩枪头,拆下半截枪身连上铁锁,像是投标枪一样对准了蝎足掷出,飞出的铁锁准确地套上了一侧的三只蝎足,士兵们奋力一拉,枪头的单钩就钩住了拉紧的铁链,也拉得蝎足动弹不得。

  木石目不转睛地看着陆续钩住了巨蝎螯足和蝎尾的铁锁,开口道:

  “解释一下。”

  “泉眼必须解决,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用毒。”是岁回道。他也在注视着这些卖力拉住铁锁的士兵们,在心里感叹有时候还是NPC比较方便。

  “毒?”木石立刻理解,皱眉道,“这些毒蝎应该是同出一源,你就算弄来了那只大蝎子的毒囊,也不能保证一定有效吧?”

  “有效!”另一个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是岁淡淡一笑,没有回头。

  木石转身,就看到那位赢弱书生样的松青大人拎着一只死蝎子走了过来,等到松青走近,木石还看到他手里捏着一根毒蝎的断尾。

  “这是......”木石看着这根断尾整齐的切口,“之前军阵推进时被砍下的?”

  “对。”松青点头,又把死蝎子递给他,“我们试过了,同类的毒对它们是有效的。”

  木石接过,拎在眼前看了看,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外伤,这才点头:“确实可行,不过这实际操作起来有点难吧?”

  三人扭头,看着正与巨蝎拔河的这千名士兵,是岁连忙让行天下的人也一起去拉蝎尾下来。但片刻之后三人面色愈加严肃,这跟巨蝎拔河的效果显然不太尽如人意,他们想要的毒囊还高高地挂在百米高空中。

  “要不让人学三尺水他俩,跳上去把蝎尾砍下来?”松青提议。

  “让等级高的墨家人去试吧,我估计没有60级的话很难破甲造成有效杀伤,若是再没有些力量加持,其他人上去也没用,还是在下边拔河吧。”

  是岁有些无奈。他们这一行人里等级最高的也就59级。哪怕经过送亲任务后大家等级都有增长,这些人的战斗力也不能单纯用等级来衡量,可60级进阶的这道坎也不能说过就过去了。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现实,数据不达标,有些事情就是做不到,哪怕用回忆杀嘴炮怒吼加持主观意愿,客观现实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某人在情急之下爆发出的精准又强力的那次攻击......应该就是这个等级段的玩家所能做到的极限了吧。

  “嗯。”松青点头,就要去传话。

  “让那个人再上去示范一下,不求他完全复制出刚才那一刀,最起码也是个定心丸。”

  “好。”

  ......

  年年从空中落回地面的时候,就看到五个墨家玩家跳上了巨蝎背部,五人略一交谈,齐齐挥刀斩向了其中一条蝎尾。

  “枫哥。”她收回目光,看着迎向她的祁有枫,几次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谢意和那一瞬间的感动。

  “你没事就好。”祁有枫笑着抖了抖自己的衣服,上边的血迹已经半干,“我也没事,刚好还洗了个澡。”

  “......枫哥。”年年无奈,但也终于被他的豁达感染,调皮地笑了笑,“我好像听说人沐浴了龙血会刀枪不入,你这会不会百毒不侵啊?”

  “是不是百毒不侵我不知道,不过百人不侵的效果到是有的。”祁有枫状似苦恼地回道。

  年年也看到了他刚才跳下蝎背一路走来时其他人的躲闪,同样被嫌弃了的还有三尺水,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找地方换衣服去了。

  “放心好了,我不会躲的,不嫌弃你。”年年嘿嘿一笑,往祁有枫身边凑了凑。

  祁有枫却是后退一步,连忙摆手:“别别别,还是别太靠近了,不好闻。”

  “没事啊,我真不嫌弃。”年年踏上一步。

  “我知道。”祁有枫没有再退,站在原地看着年年笑,“真的不嫌弃的话,就让我在你身边多待一会儿吧。”

  年年没有回答,也只是看着祁有枫傻笑。她好像已经有些习惯被人照顾的感觉了。

  “咳咳!”走到附近的松青大声咳嗽,打断了两人的相视而笑,引得二人齐齐扭头看向他。

  松青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指向了年年:“是岁说,你等会儿还得飞上去一下,有任务给你。”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年年立刻正色,问道。

  松青转头看了看那边斩蝎尾的进度,欣慰地点头:“这大家伙的毒囊马上就能被砍下来了,是岁让你把毒囊射进那个泉眼里,再立刻用冰封住,能做到吗?”

  “能是能......”年年略一思索,“不过这样的话,毒素不就蔓延不开了吗?而且这大家伙也没被弄死啊!”

  “这你就放心吧!”松青自信一笑。

  “等等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精英行会的精英玩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